第1179章:主动权 - 最强妖孽

第1179章:主动权

“所以,它们仍然‘仁慈地’‘大度地’继续给机会。” “这是等待,等待一个说服自己的契机,等待我可能拿出能够让他们的家族动手的理由。你还不懂吗?它们从一开始就没想罢手,只不过是想要加码!它们想动手,却感觉代价不够!” 他站了起来,深深看着安德丽娜,安德丽娜不自觉地身体紧了紧,现在的徐阳逸,它感觉很陌生。气势完全压倒了它。 “你知不知道,合作伙伴和战略合作伙伴的差距?” 安德丽娜茫然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徐阳逸笑道:“你应该多看看新闻联播。” “单纯的利益联盟很容易破碎,因为太脆弱。” “它们的热情被玛门印记压了下去,而一旦我炼出这枚丹药,它们的热情将再度炽热,完全燃烧!和我组建一个牢不可破的同盟,远非单纯的财富交换可比!” “只要我能炼出来,这一段联盟如果维系下去,我和这些原初家族互相握有对方的秘密。对方知道我的魔神印记,我知道对方为了利益敢违抗魔神……这是把握对方大秘密的真正战略伙伴。这才是乘风顺势。” 在别西卜的胃袋出现的同时,他就已经品出了其中七味。 机遇从来和危险随行。 沉默,随着徐阳逸品完最后一口酒,安德丽娜针扎了一样猛然站起,捂着起伏的胸口,一只手指着徐阳逸颤颤巍巍,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它不如徐阳逸聪明,但不蠢。 它太清楚普通的合作伙伴和真正的联盟有什么不同了,而对方的心理徐阳逸居然能吃得这么透彻,让它既惊恐又感到浑身都在燥热。 “你他妈……真是个疯子……”它喘着气,数秒后才说:“这种时候,你居然还能找出这样一条大道来……我真的后悔……当初我不应该拉你来地狱!” “晚了。”徐阳逸放下酒杯冷笑道:“请神容易送神难,没听说过这句话么?” 安德丽娜提着裙子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呼吸粗重,许久后才嘶哑开口:“如果它们不愿意?” 徐阳逸目光一寒:“信不信我马上去找魔神化身,将他们这些东西全都给揭出来。你觉得,一位可能还活着的魔神在听到原初世家公然挑衅自己威严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但是他们现在也在这么做!” “这就是你只能混黑街的理由。”徐阳逸不徐不疾地说道:“有的事,大家心知肚明。但说出来就是错。” “魔神有魔神的威严,魔神有魔神的态度。面对它的化身,它要表态,要立威。正好数万年都没什么由头立威了,所谓杀鸡儆猴,你觉得我这只鸡和原初家族这只鸡,对比起来哪个更大?” 安德丽娜浑身都在发抖,这个人太可怕了……谁说人族都是孱弱的生命体,这个人简直某些地方比副议长还可怕! 面对魔神印记,面对原初家族的加码,魔君威压,他居然在对方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无声地打开了第三道门! 根本不存在的选择被找出来了! 对方可能都不会想到,这份加码的丹药,别西卜的胃袋,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然而这个人却在拿到的一瞬间就想到了! “别想离开我。”徐阳逸看到对方闪烁的目光,淡淡道:“咱们是盟友,不是吗?” 见鬼去吧你! 安德丽娜牙齿都磨得卡卡响,它怕了,真的怕了,明明对方很友善,不曾对它动过一次武力,此刻却感觉心胆俱寒。 如果可能,它宁愿从没见过穆萨维斯! 所谓的联盟,在这一刻已经完全颠覆了过来。 “好!”数分钟后,它终于开口:“我这就去回复他们!” 徐阳逸笑道:“你这么肯定我能炼出来。” 安德丽娜面无表情:“不是我肯定,而是我已经没有退路。” “而且……”它咬牙切齿地看了徐阳逸一眼:“我还不想死在一个疯子手里。” 徐阳逸竖起了一根指头:“一个月。” “一个月后,让他们看看来自东方的神迹。” “等不到的,让他们走就好。不过……” 轰……大门打开关上,带进来他最后一句话:“到时候,别后悔。” 门关紧,光亮消失,安德丽娜颓然坐在了座椅上。 这算是交底了,这些话它本来打算藏在心中,但那位不知名的魔神化身骤然动手,变生肘腋,已经让它无法考虑这些了。更没想到,它终于目睹了对方的真面目。 心硬如铁,狡诈如狼。 “该死的……”它双手插进头发中,许久才拿出来,长叹一口气,看向大门:“你才是恶魔……真正的恶魔……血统最高贵的恶魔!我怎么会找到你这个怪物!” “你说的没错……只要你能沾到圣炼金术师的边……炼出这份丹药……我们才是真正和他们结成了战略同盟。彼此掌握对方的秘密,而不是单纯的财富交换……” “一旦你做不到……我和你……咱们这艘刚起航的小船……恐怕再也无法看到未来的美景……” 静坐许久,它脸色平静了,缓缓站了起来,打开大门,在数位新购买的仆人搀扶下,优雅地走下装饰一新的旋转阶梯。 阶梯很长,很有恶魔特色,粗狂而原始。当往下二十多米后,一个奢华的大厅出现视线中。 就在这个大厅里,整整四十个恶魔,坐在华贵的骨椅上,沉默地看着它。 “公主殿下,希望您能给我们一个好的答案。”一位有些苍老的恶魔,带着一个金色的族徽,暴虐之龙,眯着眼睛看着它。 “如果我们和他交易,等于我们这些原初家族开始对魔神不敬。等于他借助我们的手,抵抗那些不知道藏在哪里的魔神化身。”另一位女性恶魔也淡淡道:“这个代价,是不是太大了些?” 安德丽娜的眼中带着一丝怜悯,这些勋贵,恐怕还不知道那个怪物已经从这份契约上嗅到了怎样的滋味吧…… 它微笑道:“不敬?从魔神消失一万年后,我们敬过?” 没人回答,但一道道高傲,矜持,探寻的目光,全都看在了它身上。 安德丽娜平静对视,它和徐阳逸这个联盟的局面不好,甚至很差。但并非毫无翻盘手段。 按照以往的惯例,敢欺骗原初家族的人,而且还是异族,恐怕只能在火焰之河中寻找对方的尸体。 然而,现在没有人离开。 安德丽娜环视了一眼,微微鞠躬,站起来昂声道:“各位尊敬的先生。” “一个月以后,安德丽娜新犀牛骨堡,将召开大炼金术士。逸.费勒斯先生的首次作品发布会,我已经为各位准备好了客房,到时候,一切都由各位的眼睛判断。” “一个月么?”一位浑身紫色鳞甲,青色瞳孔的蜘蛛形恶魔扫了安德丽娜一眼:“公主殿下,这个数字很荒谬,别让热切期待这里的勋贵们失望……恶魔洪炉喷发对于恶魔的机遇有多大,炼金术师不知道,但你不可能不清楚……我想,我的主人更希望出手,而不是沉默。” 是的……在绝大的利益面前,在数万年一度的至高荣誉之前,消失几万年的魔神算什么? ……………………………………………… 新犀牛骨堡地下大厅,方圆五百米,雕刻了无数禁制的黑色修炼室中,徐阳逸盘膝而坐,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丹炉。 “我都听到了。”鱼肠缓缓飘了出来,凝重地看着他:“你头顶上悬了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你……到底还是触动了某些存在的目光。” 徐阳逸没有开口,许久才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或许我早就在等待这一天,和玛门----这位存在不知道多少万年的雅威交锋,会为我以后积累太多的经验。” “你的意思是……” 徐阳逸神色毫无波动:“我以后,可能还会遇到更多的雅威,随着这件尘封的真相被揭露得越来越多。” “所以,珍惜眼前还算平静的时光吧。”他微微一笑,金光闪烁中,羊皮纸再次出现。 所有的一切,所有的决定,全都要取决于它的作品是否成功。 费勒斯家族的顶级贵族,跨越数个地狱而来,亲自表态,留下代理人,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然而,却因为杀戮使魔的出现众人却步。从炽热中冷却下来。 它们在等待。 等待下一次的动力,等待他们亲眼看到的动力,等待……能让他们怦然心动,与魔神为敌的动力。 “你要动力,我就给你动力。”徐阳逸冷笑一声,神识倏然铺开,冲入羊皮纸。过目不忘的丹灵存在,文字,要求,功效,很快录入脑海,他缓缓闭上眼睛,脑海中,关于这枚丹药的高楼已经开始渐渐搭建。 刷刷刷……无数的信息,配合他所获的丹道知识浮现于脑海,形成一个个闪光的节点,一条条银色的线勾勒其中,形成一栋摩天广厦。 这就是宗师世界。 不是看文字,而是用宗师的目光去看,看丹药的构架,看天材地宝的搭配,看炼丹的手法。已经开始摸索透过表面看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