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1章:强权与苦行(一) - 最强妖孽

第1181章:强权与苦行(一)

轰!!一道剧烈的波动,如同将空间都要震塌,刑天目光微动,手中法诀正要呼啸而出,却停止了。 “这……”它愕然看着眼前的一幕,就在最初的碰撞过去之后,整个丹炉嗡鸣一震,一圈七彩光华海潮一样从丹炉中喷发,冲击在地下大厅的墙壁之上。丹炉只是晃晃,黑红色的南明离火之中,那些斑驳的魔气已经开始疯狂靠拢。 没有炸! 徐阳逸长长松了口气,第一步坚实迈出,眼中符箓越来越多,他已经看到无数符箓包裹的灵光球,在先天灵火的炙烤下层层剥落,下方显露出更繁杂的符箓。 挥手之间,一片黑沉沉的晶体状物体悬浮而起,这个房间很大,大约数百米,而这片晶体,已经布满了这片空间,如同黑色的长河。 魔晶。 如同七界的灵玉,蕴含本位面生物修行力量的承载物,他修行的是恶魔功法,所以也用的魔晶,倒是不需要用到灵玉。 “刷!”反手一压,顿时,无数魔晶奔涌进入丹炉,南明离火火焰大炽,无数魔气掩映中,这朵先天灵火漆黑如墨,变得妖艳起来。 火焰越来越炽热,丹炉之中已经闪现出七彩光华。就在此刻,整片空间猛然抖了抖,三人目光一凛,齐声喝道“不好!!” 三道神通同时爆发,黑,白,金,三色光华同闪,下一秒,一股恐怖的魔气浪潮,轰然从丹炉中爆发出来。 刚刚还璀璨无比的七彩光华,刹那间被撕得粉碎。一道如潮黑色光柱直冲天际,直接击打在头顶百米之上的禁制上,禁制光华狂闪,无数魔纹暴涨,还不等它将这股恐怖的冲击力卸到四面八方,随着一声惊天巨响,整个屋顶瞬间成为碎片。 轰隆隆!!黑色光华直冲天际,数百恶魔直接消失,这可是宗师巅峰的丹药,爆炸威力堪比尊圣,安德丽娜的新犀牛堡只见一道方圆百米的光柱冲天飞起,眨眼消失,一个巨大丑陋的孔洞,已经出现在城堡中央。 死寂。 本来经过杀戮恶魔的爆炸,周围除了这里已经被夷为平地,现在新犀牛堡也惨遭大劫。安德丽娜呆滞地坐在房间中,数秒后才回过神来,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猛然冲到大裂口面前,赤红眼睛往下看。 该死!哪个该死的!这可是她的家底!现在丹药没卖一枚,好处只回收了一点,就立刻遇到魔神印记,所有顶级贵族都死死捏着自己的筹码不投资,自己的老巢居然还遭到了这种厄运! 它是愤怒,但新犀牛堡一共五层,它的眼光不到,没看出来这是什么,不代表其他的人看不懂。 “炸炉?”灰熊亲王的代表目光眯了眯,刚才一道黑光贯空,魔力恢宏,只差数步就波及到它,此刻它却根本没有计较的意思,优雅地端着酒杯,走到了巨大的裂口之前,伸出头看了下去。 “搞砸了啊……”咆哮大公的代表,挪动着肥硕,布满鳞甲的庞大身躯,七十二只眼睛飞出体外,不带一丝感情地看下去。 一个个古怪的头颅从裂隙边缘往下看,越来越多,最后,足足有三四十个。 赤红的月光从头顶的窟窿投下来,仿佛掌管命运的神明俯瞰人间,透过支离破碎的地面穿透大地。而其中,有三道身影最为显眼。 一位,浑身金色,两个头颅,骨质如同铠甲。一位,浑身流质,好像沸腾的岩浆。还有一位如同爬行的乌龟,甲壳里却透出无穷火焰。 看到这三位恶魔的身影,其他欺骗之间的顶级贵族代表,目光全都缩了缩,随后情不自禁的点头,对方视若无睹。 原初世家,暴虐恶魔,安东尼家族。族长门罗.安东尼,同样参加过天堂地狱的神魔之战,跟随阿斯蒙蒂斯,得封十二地狱,暴虐之间。 原初世家,血腥恶魔,格日勒家族,族长拉赫.格日勒,神魔之战中斩杀智天使,攻破真知平原,得封第七地狱,血腥之间。 原初世家,虚荣恶魔,蒙达拉家族,族长罗塞里昂.蒙达拉,攻破大族之一,精灵族东方要塞明日森林位面,斩杀、精灵族大元帅深绿,得封十一地狱,虚荣之间。 三位尊圣初期。 裂口底部,金色魂狩盘旋如龙,无物不刷,硬生生刷掉了所有冲击波,但其中的徐阳逸和鱼肠,早已满身黑灰,衣服残破,狼狈不已。而刑天在感到冲击波的瞬间,就已经潜入了猫八二的身体。 “啊……您就是尊敬的大炼金术士吗?”暴虐恶魔的代表端着酒杯,借着血红的月色居高临下打量下方:“看样子,您的情况不怎么样呢。” “是不是感觉太难了?”格日勒家族的代表轻轻抿了一口酒,浑身的岩浆流动更加剧烈,微笑着,却冷漠地开口:“可以理解,但是人类,你既然来到了地狱,就得遵守地狱的规则。” “等价交换。” “你的要求,就得用同等的东西来换取。” “那可是魔神印记啊……您藏得可真深。”虚荣恶魔的代表也沙哑开口,高傲地笑道:“我们差点都被你当枪使了,不过……这不重要,万魔盛典即将来临,无数的精锐将出现在这里。普通的丹药,或许对肯德拉莫那位老得快死的副议长有用。但对我们,没用。” “只有炼出了别西卜的胃袋,让我们看到您真正的能力,才能让家族下定决心。或者……”它微笑着顿了顿:“如果您愿意将灵魂交给伟大的蒙达拉家族,也不是不能商量,完全掌握一位大炼金术士,我们有绝对的信心和无尽的资源让您攀登更高的巅峰。” “您看,三个上界为您提供物资,够不够?” 这就是恶魔。 好恶明显,毫不掩饰,实力为尊。 安德丽娜的身影出现了,它死死看着这三位原初家族的代表,魔穷志短,它的资源根本不可能和对方比。 “各位。”尽管如此,它也绝不舍得离开徐阳逸,磨着牙道:“这里是新犀牛堡,费勒斯家族的地盘!你们吃相是不是太难看了一点!” “无妨。”从残破的城堡深渊之下,徐阳逸平静的声音传了出来:“任何成功,都带着无数的失败,这只不过是失败的第一次而已。” “只不过,各位前倨后恭的嘴脸还真是让本圣君大开眼界。” 所有人的目光都眯了眯。 “‘只不过’是第一次失败?”虚荣恶魔收敛了笑容,目光如冰:“大炼金术士阁下,我不得不提醒您,您没有‘更多’失败的机会。” “如果我没记错,您好像才进阶大炼金术士没多久。一旦能完成别西卜的胃袋,代表您随时可以迈向圣炼金术师的境界。而您的时间,只有一个月。” 它竖起三根指头:“这也是我们最大的忍耐。” “为你抵抗一个月的魔神印记,如果您还没有进展----虽然我从头到尾就不认为会有进展。那么……”它转身离去,一只晶莹的酒杯,带着血红的液体撒落半空。拉出一条优美的光带,伴随着刀子一样的话响彻骨堡。 “虚荣地狱的大门为你打开,作为您妄图玩弄原初家族的代价。” 哗啦,被子被摔成碎片,血红的酒液如同一点血色的曼珠沙华盛开地狱之底。 城堡底部,徐阳逸缓缓抬起了眼睛,轻轻抚了抚衣服:“本圣君不喜欢说废话,你做好挨打立正的准备了么?” “这巴掌扇在脸上,可是会肿的。” 和恶魔交谈,不需要拐弯。 要,就来求。不要,就来杀。 他喜欢这种做派。 “放肆!!”血腥恶魔的代表冷哼一声,同样转身:“一个月,记住,现在还有二十九天。如果你真的达成,我们会给予你难以想象的回报,但是一旦无法完成,您的灵魂……恐怕不止有虚荣地狱想要呢……” 三道身影缓缓离开,安德丽娜死死咬着牙,其他顶级勋贵也看了一眼下方,轻轻摇了摇头消失在裂口边缘。 三十天,攻克别西卜的胃袋,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身影都离开了,安德丽娜沉默数秒,化为一道黑光冲入裂口底部,还没开口,徐阳逸擦了擦脸上的炉灰,淡淡道:“如果我真的炼出来了,它们会不会跪下来求我?” “当然!毋庸置疑!”安德丽娜压着嗓子尖叫道:“在我的城堡如此放肆……如果我是王位序列,它们也敢!!” “费勒斯家族同样是原初世家!它们不过是欺软怕硬罢了!” 徐阳逸笑了,笑的很愉快。 “你有把握?”安德丽娜心情非常复杂,它虽然期待真正形成战略同盟,但是同样害怕。 它怕,怕魔神印记。更怕完不成之后这些顶级贵族的大清算。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恶魔的就是这一点。”徐阳逸微笑着看着它:“有错就要认,挨打就立正。用最卑微的方式道歉,只求利益,永远屈服于强者。” “你们不存在气节,不存在骨气,无论是你一次次咒骂肯德拉莫为老杂种,还是称呼自己的同胞为杂碎,都证明了这一点。你们追求的只有力量,无论是力量的任何表达形式。” “不管是实力,或者丹道。” 安德丽娜脸一点都没红:“很奇怪吗?这就是地狱,欺骗无处不在,杀戮如影随形,不过,只要你有超人一等的力量,就可以去任何地方。” “这没什么不好。” 徐阳逸深深看着它,也笑了:“对,没什么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