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丹成(一) - 最强妖孽

第118章:丹成(一)

“本座正为此事而来。”千刃淡淡道:“三个月前前,不语道友葬花军团全军覆没,无一逃出。本座亲自查验过,留在本座这里的本命玉简全碎。” “陈道友,本座先走一步。改日再叙。”他微微拱了拱手,头也不回地走向内殿。 陈姓修士站在原地,愕然了片刻,仰天长叹了一声:“世事无常,造化弄人……不语道友竟然能陨落……” 五分钟后,千刃停在了一闪门前。 这是一扇最大的石门,起码有十五米高,五六米宽。人站立于其下,仿佛蝼蚁比之大树。 千刃抬起双手,微微抖了抖,外套飘然而下,被两位助理接住,随后识趣地离开了这里。 古朴的大门,上面布满一丝丝裂痕,仿佛太久没有打开过。看似普通,但只要站在这扇巨大石门之前,一种让人心折的感觉,无端便会从心中升起。每一道裂痕,都仿佛岁月的痕迹。他们古朴,沧桑,如同在提醒所有人,这扇门前,门后,是人与神的差别。 正上方,一个硕大的“天”字,说明了一切。 这,是华夏最高战力,世界顶峰。修行法院双子巨头其中之一,上院长天载真人分身行宫所在。 这一个天字,足以让百妖退避,万人臣服。 半步元婴!人族最高战力! 千刃深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每一次,站在这里,即便明知里面只是一个筑基后期,或者大圆满的分身,他也根本生不起一丝抵抗的心理。 只有崇敬,臣服,以及已经深入骨髓的敬畏。 深呼吸,他再次睁开眼睛,轻轻敲了敲门,然后半跪于地,朗声道:“明水省羽林卫舵主千刃,求见真人。” “咚……”巨大的石门,他没有用灵力,却发出一阵黄钟大吕之声,回荡在整个房间,仿佛安静下人的一切心绪,让人顿生安详之感。 没有回答,千刃却根本没有起来,脸上更没有一丝不满。 “平身。”足足过了五分钟,石门一丝缝都没有开,只是一个苍老得仿佛看破了一切事情的声音,清晰地响在他的耳中。 “是!”千刃这才静静站起。 “呈上。” “是。晚辈座下分舵,葬花军团于三月前一个小时内同时全灭,还请真人圣裁。” 屋子里的声音仿佛没有一丝情绪,三秒后,缓缓道:“不语么……本真人记得那孩子……可惜了……” 说的是可惜了,但是那种语气,如同他只是一位历史的看客,经历了成百上千年的风霜雨雪,大抵就是:那座桥塌了,我曾经走过,很可惜。这种心情。 “你是想问本真人,是否有金丹出手?”石门后的声音,再次响起:“无。你可归去。” “是。”千刃深深鞠躬:“谢真人解惑。” 石门后,再没有一丝声音。 千里迢迢,用法宝一个小时赶来,等待两个月,就听到了三句话,其中一句,还是感慨,第二句,是反问。回答他问题的,只有一个字。最后四个字,是端茶送客。 他,并未感觉到任何不妥。 这,就是世界巅峰应有的权利。 数百年苦修,换来一朝登顶。从百万修士大军中脱颖而出,逆天改命,斩风破浪,成就一代“护国法师”一般的威名。别人凭什么不能有这种威势? 就仿佛他在办公室,几十年站在聚灵阵上办公兼修炼,谁敢说半句废话? 实力,决定地位。 他没有停留,又过了一个小时,他终于回到了分舵。 靠在椅子上,他端着茶杯微微沉吟,天载真人的话是所有真人中最值得信任的。他说没有,就肯定没有。 “不是金丹出手……葬花军团却瞬间团灭。那么……是遇到了‘不可抗力……’”他的手,不知何时翻出了那张黑杀令,灵活地在指尖翻飞,脸上,已经露出了一抹如同寒冰一般的笑容。 他拿起了电话:“是我。” “立刻,调查葬花军团的踪迹,他们最后消失的地方。我要确切地点。” 挂上电话之后,他手轻轻挥了挥,一份资料夹,就到了他的手上。 “道友……”他有些复杂地看着上面第一页的不语,资料,照片,许久,微微叹了口气:“修行无常……你我进入修士界便一清二楚,本座……送你一程。” 一团火光,无端散发,许久之后,那份资料夹成为灰烬。 “不过……你也不算白死……”他冷笑着看着电脑前那个代表徐阳逸的红点:“你让我更清楚了,何谓天道无常……放心……我会送一个活小子进去给你陪葬的……魁首呢……比当年的你都强……” 他非常清楚,如果不是金丹修士出手,那就是……葬花军团,这个正在冲击s级军团的a级军团,进入了不该去的地方! 能一个小时团灭葬花军团……这,已经超越了橙色区域的范畴!无限靠近红色区域! “真是一个……再理想不过的埋骨之所……”他感慨地呡了口茶:“小友,你也等很久了吧?” “这份大礼,作为你刑天军团的首个任务,你……可还满意?” 时间,再次匆匆流过,不经意间,半年又是弹指间过去。 外界的一切,徐阳逸根本不知道,修炼室中,他的炼丹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 修行,已经过了一年半。如今的他,神色更加平静。孤独在磨砺着他的坚韧,坚韧在捶打着他的心性。远超上一次半年的闭关时间,这一次的一年半,离群索居,独自求索的一年半闭关,让他这种年纪甚至带上了一丝出尘的感觉。 他的目光,正静静地看着面前丹炉中,一颗滚圆的黑色丹药。 它如同一块晶莹剔透的黑曜石,在丹炉中悬浮不动,偶尔,有兹兹声在周围响起。那是徐阳逸在用自己的灵识为丹药“缝缝补补,”将它所有凹凸不平的地方,全部填满。 并不是为了美观。因为一旦丹成,一丝细小的裂缝,都会导致灵气外泄! 换句话说,固灵丹的五芳子,或者其他丹药的“外壳,”都并不具备药性,只是牢牢包裹住它,让它内部所有药性绝不外泄而已。 他的目光平稳而坚定,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轻轻地“嘘”了一声,一口浊气从口中吐出。 丹成! 只差最后的一步了……只剩最后的一步! 成丹阶段,这一步完成,末法时代,消失了一百多年近两百年的丹道,就可宣告重出江湖! 成丹法,万古丹经王记录有十五种,然而,经过他一年多的参考,他终于选择了其中一种,也是最中正平和的一种。 半仙魏伯阳,丹鼎派魏氏成丹法!鲸吸成丹术! 所谓成丹,乃是在未成丹之前,丹药的品性仍然是药性未能统一。比如现在,徐阳逸就能清晰地感觉到,在丹药之中,四股药力互相拉扯,互相平衡。但是,仍然没有统一成一股。 而成丹,就是让这颗外表已经和丹药一般无二的丹胚,真正药力合一,成为真正的丹药! 相反,对比起前几步的耗时,这一步,异常的简单。 他深吸一口气,站了起来,心中再次默读了一遍魏氏成丹法。平静下所有心思,运转法诀,一指轻轻指向那颗丹胚。 下一秒,他忽然发现,整个房间的灵气……动了! 修炼室中浩瀚如海的灵气,在他身后,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白色漩涡!而顺着他那根指头,赫然像一个漏斗一般,对着那颗丹药直接“注入”了过去! 何种情况,就仿佛巨鲸吸水。而那颗丹药,通体竟然发出了蒙蒙白光,在丹炉中沉沉浮浮。紧接着,随着“咔”的一声轻响,徐阳逸的心都跳了跳。 这种时候,难道丹药裂开了? 不! 随即,他立刻发现,不是裂开了,而是……丹药的表面,如同有一只无形的笔在雕刻,一圈一圈,肉眼难辨,只能用灵识分辨出的光晕状纹路,正缓缓出现在丹药之上。 丹纹! 徐阳逸强压心中的兴奋,那种极致的快感几乎让他头皮都发麻。却手指头都没有颤抖一丝,仍然直指着那颗丹药。 末法时代,失传百年的丹道,即将在他手中再现! 即便是最简单的四种配方固灵丹,也是真正的丹药! 丹纹,代表丹药的品级,他不奢望达到别的程度,最基本的君臣佐使,能达到佐丹,就不错了。 一道丹纹,代表这枚丹药已经是最低级的使丹。 而随着纹路出现,他清楚地感觉到,其中的药力,正飞快的融合到一起! 他不发一语,只是呼吸,已经有些急促。 房间里,寂静无声,第二声“咔”响起,第二道纹路出现。 他的心,轻轻放了放。 佐丹。 两道丹纹,这个成绩,他很满意。 就在同时,灵识之中,他终于再也感觉不到那颗丹药有其他药力。四种天才地宝,完全在此刻汇聚成了一股,之前任何天才地宝都不具备的奇异灵力! “来吧……宝贝儿……”他兴奋地舔了舔嘴唇,这种让失传百年的东西重现于手的感觉,实在太棒了! “嗡……”一声宛若龙吟的声音,悠扬从丹炉中响起,这一声,仿佛揭开了一个序幕,一个大时代的序幕! 失传百年的丹道,如今,在一个小小练气修士手中,正式宣布复苏! “刷!”徐阳逸没有任何犹豫,一把从炉鼎中捞出了那颗丹药。顾不上端详,而是在手中仔细观察了起来。 “咔!”就在此刻,第三道声音响起!

上一篇   第118章:凝丹与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