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2章:强权与苦行(二) - 最强妖孽

第1182章:强权与苦行(二)

安德丽娜想离开了,不过走到门口,还是咬牙回头:“你……真的能炼出来?” “谁知道呢?”徐阳逸神在在地看着天空,从这里看过去,一片血红,如同血液之井。 安德丽娜咬了咬牙,终于离开了。 徐阳逸一挥手,一片禁制挡住了所有,化为一层滚动的黑雾。刑天再次出现,三人都若有所思。 “刚才怎么回事?”它终于忍不住问道:“炸炉?果然,这种方法不适合炼丹,小子……等你死后,我会好好和这条狗说说的,想必,现在魔神化身,以及他们的狂信徒,正在黑街周围跃跃欲试。就等着你完全崩溃的一刻。” 鱼肠闭上眼睛,神识倏然放出。 夜,一片血红。 黑街周围光滑如镜,但就在镜面的边缘,和无限黑色交织的中间,一只只血红的眼睛,仿佛饿狼一样,死死盯着孤立镜湖的新犀牛堡。 就在鱼肠的目光准备继续前行的时候,忽然,一道深绿色的神识迎了过来,两方的神识相撞,虚空震动。鱼肠皱了皱眉,无声地收回了神识。 血夜孤城,群狼环伺。 如同暴风雨即将来到的海面,杀意潜藏。 “这是魔神化身的恶魔军团。”刑天也感觉到了,笑的非常惬意:“看啊……它们已经毫不掩饰,赤裸裸地告诉所有人,它们就在这里。其中我感觉到了七道尊圣等级的灵气,这还不包括我们东方系谱的杀手,我想,它们一定隐藏在某个角落。” “应该是符箓的组合还有些不对。”徐阳逸根本没有管这些,沉吟开口:“毕竟,我现在还无法看到最小的单位,只能看到上一层的符箓。是功法问题。” “有什么办法?”鱼肠问道。 “差距不是很大,但微小的差距同样能引起炸炉。”徐阳逸斟酌道:“我感觉,再多看一层,最多两层,这些瑕疵就能被我找出来。” “这个方法可行。”他目光如火看向丹炉,握了握拳头:“这次炸炉,不是我的方法有问题,而是方法的过程中还不够精细。我决定先将无限之真修炼到元婴期……” “找死?”刑天嗤笑道:“以你的境界,修炼一部功法到元婴期起码二十七八天,最后三天开炉……你真以为你是丹道祖师?” 徐阳逸冷笑:“那么,你要试试么?” 试什么? 试试要不要前倨后恭,再面对实力卑微前行。 刑天没有开口。 它不敢试。 这个方法太过匪夷所思,然而……错的不是方法本身,而是一些步骤问题,它心里很清楚,别说三天……就算两天,一天!都有成功的可能! 一旦成功,这条大道彻底被冲开,此子丹道之路不可限量! “难道……又一个丹圣雏形要诞生了?”它沉默着转过身,心中五味杂陈:“继神农老鬼之后,华夏仅仅两三个丹圣,几千年后又有丹圣出世?” “来吧。”徐阳逸毫不犹豫隔绝了视线,修炼起无限之真来。 时间过的很快,安德丽娜根本没有修理骨堡,一旦成功,它立刻会去欺骗孽宫,一旦失败……它也没钱修缮这里了。 每一天,都有数十道目光隐晦地扫过禁制,但是它们什么都没发现。 “这小子怕了?”裂口边缘,一位代表眯着眼睛收回目光:“他在拖时间?” “他不敢。”数位恶魔坐在支离破碎的房间中,丝毫不以为忤,端着骨器酒杯缓缓道:“他很清楚,这事关生死。恶魔从不做没有利益的交易。” “从魔神印记出现的那一刻起,他的大炼金术士身份就变味了。必须有更高的要求,才能让这片热情再次炽热。魔神印记之前,没有绝大的利益,没人敢出手相助。就算大炼金术士也一样。” 它深深看了一眼破碎的裂口,缓缓道:“但……圣炼金术师不一样。” “没有任何魔气波动?”另一间房间中,血腥恶魔的代表躺在巨大的骨床上,手指轻轻敲动床沿,看着裂口嘶哑道:“你怎么看?” 虚伪恶魔,暴虐恶魔代表就在旁边,这是它们的圈子,隐隐凌驾于顶级勋贵之上。两位恶魔品着血液酒,其中一位站了起来,缓缓走到窗边看了出去。 现在是白天,然而黑街的边缘,一道道虚空裂缝已经出现,无数的魔力开始汇聚在这里。积蓄着,顾忌着,只要这些人敢离开,它们就敢将这里的一切撕成碎片。 “大胆。”暴虐恶魔收回目光,冷哼了一声:“希望他耗费的时间不要太长。” “我一点都不想面对这些魔神的狂信徒。” 血腥恶魔代表狞笑道:“是啊……太长可不好……人类啊……这种生物,总是喜欢在绝望中挣扎,苦行之后看到更深的绝望……一位大炼金术士,平时应该是我们的座上宾,现在么……呋呋呋……” 三位恶魔感叹了一声,目光幽深冰冷地看向下方,许久才有声音开口。 “只能说,不被神明眷顾,在不对的时间,遇到了不对的恶魔,背上了不对的印记。玛门大人的威名……你就带着它陨落到地狱的深渊吧,也算是我们给那些老鼠一样的魔神分身一个交代……” “从开始,我们就知道你绝不可能成功。如果你真的做到了不可能的可能,那么,我很乐意为你的强权卑躬屈膝。”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没有任何目光离开这里,十五天,二十天……二十五天!它们仍然没有发现任何波动! 每一天,所有代表都会高傲地站在层层叠叠的深渊之顶俯瞰下方,但除了禁制什么都看不到。 安德丽娜站在最高一层,每一天,每一夜,都咬着嘴唇看向下方,它的心脏已经几乎跳出了胸腔,却根本不敢说一句话。 在它下方,一位位实权派的恶魔,目光交汇深渊之底。 “公主殿下。”一个淡漠的声音响起,灰熊亲王的代表抬起头来,眯着眼睛道:“难道大炼金术士阁下在享受最后的三十天生命?” 不能乱! 安德丽娜抓着裙子的手都握得卡卡响,脸色苍白,逆光正好没有被那些恶魔看到,它摩挲着巨大的獠牙,彬彬有礼道:“他不会这么做。” “是吗?”又一位代表抬起头:“最后五天,公主殿下,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 安德丽娜慌乱地点了点头,保持着最后一分风度飘然而去。 回到没有人的地方,它狠狠抓起一只酒杯就想砸出去,但看到已经化为深渊的城堡,停住了。 要冷静…… 现在一点点响动都会成为导火/索!这份捏住心脏的沉默几乎要让它发疯!一道道火焰从它巨大的嘴中喷出来,火红的头发都化为火焰飘荡了起来。 “该死的……”它死死捏紧裙子:“你他妈到底在干什么!” 声音如同寒风中颤抖的蚊子:“你知不知道……只要你出了错……你必死无疑!魔神化身大军压境,就是在忌惮原初家族!一旦他们离开……你会死……我……恐怕隔不了几年就会被兄弟姐妹送下来陪你!!穆萨维斯!!” 最后几个字,它几乎低沉地尖叫起来。 穆萨维斯庞大的身体从黑暗中出现,恭敬地匍匐地面,脸色也是因为恐惧而苍白,颤声道:“公主……” “闭嘴!”安德丽娜从牙缝中吼道:“打开灵魂链接……我要和他对话……不,算了……算了!他万一在炼丹,我如果打搅了……” 咔哒咔哒的蹄子踩在地面的声音,充分表达了主人焦灼不堪的心情。从毫无遮挡的深渊中传了下来。下方一位位恶魔顶级贵族的代表抬起头,深邃地看着城堡中心巨大的孔洞。 “看来……我们的公主殿下很不安啊……”安东尼的代表沙哑道:“不过很遗憾,这是恶魔的法则。” “那又怎么样?”它对面的一位勋贵深深看了一眼深渊:“戏弄原初家族而不拿出代价,这样的生物早就被恶魔撕碎在历史的长河。” 它们不知道,就在同时,深渊之底一双灼灼的眼睛睁开。 “饿!!!!”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从徐阳逸口中发出。 极度的饥饿感,充斥他整个胃袋,目光赤红地打量周围一切,身体已经完全魔化,苍白的恶魔再次出现,磅礴的魔气扫荡四周。 如果不是因为禁制,上面的恶魔已经发现了这一切。 “好饿……”他恨不得将地面都啃干净,在这种极度的饥饿下,终于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件事。 无限之真每突破一个境界,就会带来无尽饥饿,这是一种身体进化的过程,这一次连续突破两个境界,将无限之真达到了元婴级,那种饥饿感……根本让他无法开炉炼丹! 随便来点什么……随便什么都好……他喘着气四处打量中,忽然一震,身体看了上去。 上面……传来好多美味的气味,每一道都比安德丽娜更加美味,在这种时候根本无法忍受! “不行!”它狠狠咬了咬嘴唇,低下头来,吞噬了这些恶魔,后果太大了。 “这个呢?”忽然,鱼肠的声音响起,随着它身影出现的,还有无数的魔晶。 徐阳逸没有开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只感觉一阵精神的舒坦。 没错了…… 就是它! 深厚的魔气,自己的绝顶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