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5章:食腐之蝇(三) - 最强妖孽

第1185章:食腐之蝇(三)

“杀!!”漫山遍野,海啸一样的喊杀声,瞬间震荡整个骨堡,就连血月的光华都因为这片杀意震颤。四面八方的黑潮,火焰,疯狂席卷向风暴中心的骨堡,下一秒就能将它吞噬。 黑色的洪流吞没一切,地面剧烈颤抖,遮云蔽日的魔气将尘世染黑,仿佛是回应,就在这一瞬间,新犀牛骨堡中陡然爆发出一片黑色光圈,食腐之蝇的大潮冲击波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扩散,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息,让所有恶魔毛孔都为之打开的气息,幽然弥漫在空气之中。 很轻,却泌人心脾,让人流连忘返。 很淡,却勾引恶魔的魂魄,让它们色授魂与。 无声的催促。 来吧,选定立场的时候到了!“盟友”们。 地动山摇的震荡响彻骨堡周围,所有代表视若无睹,它们闭上眼睛又睁开,心中天人交战。最后一次睁开的时候,安东尼家族的代表已经眼中一片血红,声音嘶哑,却无比坚决:“消失几万年的魔神……几个分身就想骑到原初家族头上?!” “你们……找死!!” 随着它下定决心的一声怒吼,一个纯黑色的骷髅十字架从它口中飞出,迎风就涨,顷刻间涨到了百米大小,悬浮在古堡之上,如同墓碑。上面,一个被倒吊的女子雕像如同活了过来,眼睛缓缓睁开,爆发出一片红芒。 原初世家面对魔神,终于选择了说不! 这一声,就像进攻的号角,刹那之间,三十多道阴森森的声音响起残破的骨堡,三十多道光华几乎同时飞了出来,顿时,苍穹之上,光华四射。 “别太嚣张了啊……魔神化身。”“我们不理你,是因为你是大人的化身,不代表你们可以制定律法。”“我们……可是原初家族啊……” 万魔来袭,新犀牛堡如海中孤岛,在诸多顶级法宝的防护中,即将面对惊天动地的首轮冲击。每个人的神色都凝重无比。 就在此刻,天穹嗡鸣了起来,开始还是轻轻震荡,没有人发觉,但不到一秒,整片虚空,连绵数万米,都在疯狂哀鸣! 有什么东西要来了…… 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即将降临在这里…… 那种令人心悸的感觉,就连冲锋的魔神信徒都愣住了,巨大的不安抓进了它们的心脏,惊恐地看着四周疯狂震动的虚空。 “你们……可还记得这里是奥术亲王的领地?”一个杀意沸腾的声音响彻半空:“你们……可还记得这里是安东尼家族的领土?!” “藐视原初家族……湮灭吧!下贱的蛆虫!” 随着它最后一个字落下,虚空之中,一组繁复到了极致的符箓,带着让人心颤的恢宏魔气,已经缓缓出现。 繁复,威严,雄伟……无法用文字表达它的可怕。 “魔神在上!!”安德丽娜刚冲到窗户旁,惊呼都没来得及,立刻毫不犹豫趴在了地上。 “老天!!”蒙达拉家族的代表尖叫一声,双翼立刻包裹自己,仿佛受惊的猫,同样趴在地面上动都不敢动。 “太虚魔王!”“奥术亲王!是奥术亲王的奥术禁咒!”“魔王出手了……是魔王出手了!圣阶炼金术师……魔王都拉下脸面和魔神为敌?” 惊呼声此起彼伏,然而,一个更加恢宏的声音,君临万物,成为这方天穹的唯一主宰。 “奥术禁咒……万物皆虚。” 轰隆隆!!!根本数不清的奥术洪流从天而降,深紫色,毁天灭地,没有半点迟疑! 没有惨叫,没有惊呼,因为触碰到它的所有物体,全部一瞬间化为灰烬。 所有人趴在地上,冲击波疯狂从它们背上刮过。没有一个人敢开口。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们抬起头的时候,血月还是血月,夜空还是夜空,但是之前的魔神大军,已经灰飞烟灭。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 就在他们还在震撼余波之中的时候,整个地面,地震一样响了起来。 隆隆隆……如同无数巨鼓敲击,数不尽的大军,从黑暗中出现,天空中,成千上万飞舞的石像鬼排着整齐的队列出现天际。地面上,黑甲血刀的队伍化为黑色长龙,从四面八方冲向新犀牛骨堡。 “这是……奥术亲王安东尼达斯的禁魔大军?”所有恶魔眼睛眨了眨,刚刚平静一瞬间的心,刹那间吊了起来。 不是怕亲王对他们做什么……而是……你他妈的阵仗未免太大了点!这是要和我们抢人吗! 我们可是在这里毕恭毕敬地等待了三十天!三十天! “该死!!”邪眼亲王的代表一声尖叫,随后头也不回地化作长虹飞去,直奔骨堡。 其他恶魔愣了愣,随后一片谩骂,齐齐朝着骨堡冲去。 无论如何,要给对方留下第一印象!奥术亲王已经决定不要脸了,它们只能比对方更没有下限!再怎么说也要给圣炼金术师留下第一印象! 血月都在金色光柱的衬托下失去了颜色,它们的眼中,也只剩下彼此。 嗡……金色的光柱抖了抖,下一秒,一声尖锐的嘶鸣响彻整片天地,一个磅礴无比的虚影从光柱中轰然升起,没入虚空。紧接着,一个巨大的曼陀罗在星穹中缓缓凝聚。 魔气森森,却诡异地神圣无比。神与魔,原本一线之隔。 所有恶魔都停在骨堡之外,屏住呼吸看着这一幕,一位准圣的诞生……它们太清楚其中蕴含的意义了。 万籁俱寂中,圣炎余孽大公的代表死死咬着嘴唇,深呼吸了好几口,随后,恭敬地半跪于地。 这就是恶魔的秉性。 它们不傻,但是直接,当你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是蛆虫,当有了足够的价值,它们愿意为一切曾经的蛆虫下跪,愿意将一切过往的蝼蚁捧上神坛。 就如同安德丽娜的前倨后恭。随着圣炎余孽大公的代表半跪于地,其他恶魔对视了一眼,没有半点心理障碍,齐齐半跪虚空。 服从本能,向强权致敬。 沙沙沙……一道道身影无声地跪下,随着虚空中曼陀罗缓缓旋转,金色光柱越来越细,最后,天地间微微一震,光柱消失的同时,一道人类的身影冯虚御风,脚踏虚空缓缓升起。 于血夜中傲视群雄。 对比恶魔,不算高,却让所有人用炽热的目光顶在他的身上,勾子一样,撤都撤不去。 也不算雄伟,却让每一个人,都觉得此刻的他如同山岳,高不可攀。 “恭,恭喜逸.费勒斯先生摸索到圣阶的边缘!”万籁俱寂中,穆萨维斯撕心裂肺的恭贺声,更像喜极而泣的哭声,尖叫着响了起来。紧接着,安德丽娜疯了一样捂着嘴,眼中只剩下狂喜的火热,嘶哑开口:“你做到了……你做到了!你做到了对不对!” 针落可闻之中,两人的声音无比突兀。但无人反对,一秒后,四面八方,首先是新犀牛堡的护城军,然后安东尼达斯的禁魔大军,一层一层,整齐有序地跪下,带着炽热的声音,惊天动地地高呼道:“恭喜准圣炼金术师驾临!!” 声音海潮一样扩散开去,准圣驾临,万魔来朝。 所有的代表没有开口,只是用炽热地快要融化的目光死死盯着徐阳逸,它们在等,在看,等待徐阳逸拿出决定性的东西。虽然之前的一切已经说明对方成功了,但不看到实物,它们不会甘心。 徐阳逸无悲无喜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多么可笑,这一个月仿佛眨眼之间,前几天还趾高气扬的顶级勋贵代表,这一刻卑躬屈膝地半跪虚空。 “在等什么?”他缓缓伸出手,所有代表的呼吸瞬间急促,因为它们清晰看到,手掌中,一道道黑光钻石一样投射出来。数十位勋贵的代表,脖子随着一只手转动,无比可笑。 徐阳逸嗤笑了一声:“等这个?” 刷……一片璀璨的黑色,横贯天际。 月色再璀璨,也难以比拟它的华美。 它其中仿佛蕴含宇宙,吞吐不定,整个丹药好像活的一样,轻轻跳动。一颗颗银白的光点,在中心形成光带,流转不停,好似带着宇宙的奥秘,令人神往。 准圣级别丹药,别西卜的胃袋。 “小子。”鱼肠悄然道:“你……这可不是别西卜的胃袋啊……” 徐阳逸冷笑道:“只好不差,完全不同的炼丹手法,自然是完全不同的造物。相信我,这东西会让它们发疯的。但是,我不准备先告诉它们。” “来吧,争夺吧,我要刮干净它们身上每一滴油水!” “咕嘟……”一阵难耐的声音出现周围,禁魔大军,护城军,就算穆萨维斯,此刻也强迫自己吞下一口唾沫。 准圣等级的丹药啊…… 在炼丹师被东方系谱追杀殆尽的今天……这种东西只在传说中听见过,如今却真实出现在他们面前!而且……那股该死的香味!简直想要挑动自己最脆弱的神经,就连心脏都随着光芒的闪烁跳动。 “呵……”虚荣恶魔的代表深吸了一口气,简直感觉灵魂都要飞扑出去,舒服地浑身呻吟。 什么矜持,什么高贵,这一刻都不见了。 只剩下对于强权的膜拜,对于另一种力量极致的崇敬。 本性无可隐藏。 徐阳逸的目光冷冷看向了这些人,它们出手了,这代表双方已经无法分开,它们还不明白为什么,不过它们回去禀报之后,这些贵族一定明白。但,它们会后悔? 不,不可能! 从这些恶魔卑躬屈膝地半跪在这里,他就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正得到了强援,远比安德丽娜强大的多的真正盟友,敢在大争之世挺他一把的恶魔勋贵。 不过,这并不等于他会宽恕对方的无礼。 做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既然你们喜欢对强权下跪,那么,就按照大家的标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