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6章:挨打要立正 - 最强妖孽

第1186章:挨打要立正

四面八方针落可闻,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声。徐阳逸的目光戏谑地从所有半跪的恶魔身上扫过,如同刀子。 所有的恶魔代表都偷偷交换了一下脸色,它们怎么还不明白对方在等什么? 在等他们自扇耳光啊……自己都懒得出手。 不是崇拜力量吗? 那,就请跪伏于我。把你们之前的话一句一句舔回去。 “怎么?”徐阳逸声音不徐不疾:“不愿意?” “不!”他话音刚落,下方一个声音几乎是磨着牙响起:“准圣炼金术师阁下……五个大千世界!” 就连藏在灵识中的鱼肠都愣了愣,好大的手笔! “五个大千世界五十年的一半资源,只要您点头,就是您的。”说话的是虚荣恶魔的代表,脸上没有一丝愤怒,只有郑重的神色,以及和熙无比的笑容:“不需要任何抵押!只要您点头!我们不争取别的!我们只争取一份指定丹方!!” 可笑。 徐阳逸嗤笑了一声,当初从上空抛下杯子的恶魔不是你?现在和我谈这个?不觉得太迟了? “你……” 然而……他绝对没想到,话音刚落,就被蛮横地打断了。 打断他的是六记响亮的耳光,却不是抽在他的脸上,而是抽在虚荣恶魔代表的脸上,用力之猛,甚至对方的血都流了下来,化作火焰飘入空中。 抽它的人是它自己,六只手狠狠抽在自己脸上,但脸上出现的没有任何愤怒,反而是…… 谄媚? 徐阳逸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没有。 该死的就是谄媚! 三大原初世家,代表全部都是尊圣,和他一样同为初期,此刻却堆满了谄媚,如同筑基看到元婴一样,恨不得舔对方的脚丫。 “您看,够了么?”对方的眼中火热,笑容从不曾消失,发自真心,由内到外,谄笑道:“如果不够,您看怎么样就怎么样?” 不对…… 这个剧本不对。 徐阳逸愕然看着对方,他忽然发现自己忽略了一点东西。 那就是恶魔不要碧莲的程度! 这不行啊!自己还没爽到啊!自己处于如此大的压力之下炼出这个东西,你们不是应该咬牙切齿,对我恨之入骨却不得不跪舔吗? 这他妈谁写的剧本!辣鸡!老子要拒演!罢戏! 或许是自己看错了……这个恶魔比较特立独行……嗯,一定是这样……所以,徐阳逸的目光闪烁地转向了第二个人,血腥恶魔的代表。 “啪!!”一个响亮无比的耳光,在他目光刚刚接触到对方的时候,没有一点点顾虑,没有一丝丝防备,它就这样出现。分明是流动的岩浆体,居然扇得比虚荣恶魔还狠,全身闪动起十几只眼睛,声音无比温顺。 “都是我的错。” “我真的没有想到,世界上还有您这样高贵的生物,居然在三十天中完成了根本不可能的任务。小的实在是眼拙,这次回去……不!不用回去!我现在就有专断之权,为您提供您想要的一切代价!只要我可以做到!” 徐阳逸心中一团鬼火:“你……” “大人!您就是高高在天上的雄鹰,而我只不过是泥沼里的蛆虫,您何必和蛆虫一样见识?” 神打断! 徐阳逸嘴都快气歪了,醒醒!醒醒!记住你的身份,你可是原初家族!能药店碧莲吗!快和我肛起来! 老子憋了一肚子鬼火,你们几个杂毛现在神拆台? 然而,他的心声显然被忽略了,他忽然想起,自己问过安德丽娜,如果自己真的炼出来,对方会不会跪下来认错。 安德丽娜回答是:必定!毋庸置疑。 呵呵…… 必定你妹啊!这他妈已经不是认错了好吗!它们自虐地很开心好吧!恐怕自己要让对方跳进火焰之河对方都不会吭一声好吗! 从不知道自己吐槽能力是如此的强大…… “顺气,顺气。”鱼肠飞了出来,轻轻抚摸被气得不轻的徐阳逸的背,它都被恶魔的无耻惊呆了。 所以……天主教对他们的秉性描写还是积极正能量的吗? 这特么……完全是一团负能量的集合体啊! 欺骗,倨傲,残暴,无耻,虚伪,毫无尊严……都不能说尽,但只要你强,只要你能达到巨大的利益,想虐?随便。皮鞭够不够?不够再加点蜡?跳蛋乳夹您看着来,哼一声老子就不姓魔,只要您把该给我的东西给我就成…… 徐阳逸气得不轻。 “这尼玛……”难得地爆了粗口,眼光从所有恶魔身上扫过,无论男女----虽然他根本分辨不出来恶魔的男女,但只要他看过去,脸上都是一片谄笑,温柔可爱,萌萌哒。 手还随时蓄势待发,只要看到他张嘴,肯定毫不犹豫就是一巴掌,如同设下了按键精灵那样。 哎,没办法,您要我们立正,我们绝不稍息,谁让我们得罪了您呢?您看……消气点儿了吗? 消点儿了……咱们可以开始谈正事了吗? 什么?还不行?那您看咋办,说往东绝不往西,说打狗绝不撵鸡。 贵体最重要啊,您注意身体啊,和我们这些蛆虫生气干嘛呢?看前面,看,就是那里,您看到一条铺满魔晶的大道了吗?以及再顺带看看旁边等着您开口的我们?时间宝贵啊亲。 世界如此美妙,您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 “我他妈算明白了……”徐阳逸嘴角抽筋,神奇地从所有恶魔眼中读出了这些隐含的话语:“拜金主义太伤人。这些东西有必要进行马列主义改造!” 不爽……太他妈不爽了,面对瞬间奴化的恶魔众,打吧,这些可是上位恶魔,都有不死之躯,不用特定的方法根本杀不死。而且自己没有必要杀死他们,这等于和自己未来的战略同盟翻脸。 不打吧,你总得让该老子扇肿脸吧?结果还不等自己动手,脸已经都肿了。 但是别人不以为意啊! 身体的折磨哪里比得上精神的折磨。不好好折腾折腾这群鸟人,他不滋润啊。 “滚起来。”数秒后,他终于咬牙切齿地一挥衣袖,皱眉道。 所有恶魔麻利起身,血腥恶魔代表和虚荣恶魔代表眉来眼去,徐阳逸看在眼里,且神奇的读懂了。 血腥:我就说,没有任何生物能承受我们的不要脸程度。 虚荣:没错,这一招百试百灵,特别是对于人族这种居然有着尊严这种奇怪情绪的生物。 血腥:是啊,不灭魔体是个好东西,我觉得我们可以深入开发一下。我很羡慕你啊,你居然有六只手。一秒六扇我是做不来的。 虚荣:没错没错,下次我下手的角度再挑好一点,争取一巴掌就让对方尽释前嫌。 老子有一句mmp不知道当不当讲…… 黑着脸,看到众人都起来了,他化为一道流光飞入了下方,所有恶魔一愣,立刻闻着血腥的鲨鱼一样,马上尾行……不,尾随而去。 “感觉怎么样?”刚来到安德丽娜已经破破烂烂的密室,对方就激动地脸色发红,嘶哑道:“是不是爽透了?这种时候,你让它们做什么,它们二话都不会说一句。” 并没有! 徐阳逸扫了它一眼,没好气地坐在椅子上,这里只有一把椅子,就是安德丽娜曾经的王座,不过它非常识相地早就让了出来。恭敬地站在一旁,甚至端着一杯红色酒液。 “我太天真了……”徐阳逸看着上方苍蝇一样飞来的三十多道身影喃喃道。 “我也天真了……”鱼肠也幽幽开口。 安德丽娜笑的如同向日葵,看着徐阳逸的脸色,忽然有些疑惑地说:“逸,你怎么好像不开心?” “没有……我只是觉得这些恶魔太没有气节了……它们可是原初家族啊……” “气节?那是什么?好吃吗?”安德丽娜更加狐疑:“当初我说‘这样不好吗’的时候,你不是神色古怪地说:‘对,这样很好’吗?” 那是自己涉世未深……青葱少年还不知道世上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徐阳逸感觉自己的嘴角又有抽筋的迹象,忍住了。 三十七道人影速度极快,却没有超过徐阳逸一分一毫,这里没有其他椅子,它们根本不在意。 “我就知道,大人一定是分得清轻重的。”灰熊亲王的代表笑道:“亲爱的圣阶炼金术师阁下,时间非常紧迫……” 徐阳逸收敛心中的鬼火,好,好得很,不要碧莲是吧?今天不让你们大出血,这口气是顺不下去了。 他扫了安德丽娜一眼,安德丽娜犹豫了一分,还没有开口,穆萨维斯已经急不可待地走了出来,巨大的身体如同小山,恭敬地匍匐在地面:“各位尊敬的贵客……” “你是谁?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和我说话。”话音未落,一道冰寒的声音落下,虚荣恶魔代表脸上的谄笑瞬间消失无踪,一股浩瀚的尊圣初期魔气从体内涌出,淡漠地看着穆萨维斯。 “这是我指定的代理人。”不等它说完,徐阳逸就淡淡道。 瞬间,虚荣恶魔冰块一样的脸上绽放出一片笑容,神色转换无比自然,微笑着走了上去,亲自扶起穆萨维斯:“原来是代理人大人,哎……你怎么不早说呢?日子还长啊,希望以后能和大管事多多交流……” 徐阳逸接过安德丽娜递来的酒杯,只不过被捏的卡卡响,从这些生物身上激发尊严的战略毫无用处,这些东西完全不知道什么是自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