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1章:许德拉的忏悔 - 最强妖孽

第1191章:许德拉的忏悔

它的动作太过突兀,以至于所有恶魔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你怎么了?”灰熊亲王的代表不悦地看着许德拉,皱眉道:“是不是不会写字了?要不要我教你?” “我,我立刻就写!”这些话语让它清醒了过来,马上拿出另一支笔,脸都因为过度的激动而发红,拼命书写着。 黑街在这一晚迎来了它的第一个春天,当第二个一千万报出来的时候,许德拉差点捏碎了自己的笔! 接着,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直到第十个一千万报出来的时候,它已经激动地浑身打摆子,打鸡血一样拼命书写!面前的魔语密文已经卷出去两三米,按照平时,它早就不耐烦,今日却觉得从未书写的这么畅快过! 一亿…… 自己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魔晶! 然而,还没有停! “一千万。”“一千万。不需要归还,什么时候阁下开始动手了再说,不过我希望能赶在恶魔洪炉爆发之前。”“一千万,另外,这里是我代表考洛克大公给准圣大人的一点小礼物,三百万魔晶,还请大人收下我们友谊的见证。”“一千万,如果大人能有空去第十七地狱一行,我想族长会非常愉快。说真的,我一看到您就觉得您和族长特别投缘。” 一个个声音响彻许德拉的耳边,它奋笔疾书,它埋头苦干,它笔耕不辍,它从不断更。那些一千万一千万的声音在它耳边形成了优美的华章,两亿八千万,九千万……三亿! 随着最后一道声音落下,它的笔都在颤抖。 三亿五千万! 它表现地有些失态,目光赤红,呼吸急促,胸口起伏,灰熊亲王的代表厌恶地扫了许德拉一眼,碍于安德丽娜的脸面没有再说,而是转换了一张笑脸问道:“公主殿下,您是否要和大炼金术士一起进入欺骗之间了?” 安德丽娜点了点头,彬彬有礼地提起裙子:“当然,这里太不安全了,我不认为我现在有实力抵御那些疯狂的魔神信徒,事实上在欺骗孽宫也同样存在危险,它们就像苍蝇……抱歉,空气一样无孔不入。我有自知之明,先生。” “那么,我想,我们以后交流的机会会非常多。”圣炎余孽的代表若有深意地笑道:“我代表的魔王能有这个荣幸吗?尊敬的准圣阁下?” “我们也是啊……我想,我们的财务大臣,外务大臣,以及各位族老,都在翘首以待。”“没错,整个欺骗孽宫最大的血液泳池,就在我们西德罗家族,我非常乐意您前往。”“您需要什么,只说句话就好。” 准圣? 这两个字如同钟一样敲响了许德拉的神经,它好像明白了什么,立刻顺着声音转过头去。却看到了一双平静的眼睛。 当……手中的第二支笔再次掉在了地上。 是……他? 那个孱弱的人类? 徐阳逸感觉到了它的目光,微微扫了一眼。再无一丝精力投到它身上。随后,在所有恶魔的簇拥下,走向新犀牛堡的地基。 许德拉就这样呆呆地站在天空中,许久都不曾动一下。心中不知道是悲是喜是失落。这一刻它忽然明白,从开始,自己就没被对方看在眼中。 跳蚤?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有一个在它耳边响起:“您好,尊敬的大恶魔阁下。” 是一只元婴恶魔,许德拉有些呆滞地回过头,呆滞地点了点头,呆滞地低下头。 穆萨维斯有些愣了,这个大恶魔……怎么呆呆的?费勒斯家族的欺骗恶魔不是智慧型的吗? 它试探问道:“您好,我是逸.费勒斯先生的指定代理人,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从这里开始打开十二地狱的丹道专卖场?百年不开张,开张吃百年的那种?以高贵定制为路线?” 许德拉魂不守舍地哦了一声,忽然浑身针扎了一下那样抬起头,脸上无比复杂,最后换为满脸诚恳的笑意,一把握住了身为元婴期的恶魔的手,诚挚地说道:“原来你就是逸阁下的代理人吗?真的……真的是太好了!” “我第一眼看到你,就知道你绝对会从万千恶魔中脱颖而出!” 它们的身影在半空中攀谈,许德拉无比恭敬,但是谁都没有注意到,极远处的黑暗之中,地面忽然动了动。 一点黑色的光芒,化为一只灵光眼珠飘然飞出,扫视了足足半个小时,黑沉沉的地面才动了动,接着哗啦啦一片声响,隆起一个圆桌大的土丘。 “呵……”数秒后,土丘上的泥土纷纷落下,紧接着,居然出现了一只……螃蟹? 就是地球上最普通的螃蟹,只不过大了许多,桌子大小,豆粒一样的眼睛警惕地扫视着四周,磐石一样趴了一个小时,这才无比慎重地闪起一片黑芒,两道披着斗篷的身影从掀开的甲壳中缓缓走出。 “太虚恶魔……”一道身影明显是恶魔外形,斗篷下的身形粗短,背后隆起一大片,声音都在颤抖:“是奥术亲王!它……它老人家出手了!但是,但是它怎么会为一位大炼金术士出手!” 另一道身影是人类外形,一言不发,双手合十,仿佛苦行僧。 “无肠公子,您倒说几句话啊!我们,我们到底怎么办?那位魔神化身起码联络了五位以上的化身!上万狂信徒,如今被奥术亲王一招覆灭,它们……它们恐怕快疯了吧!我们也完全无法完成饕餮魔王的任务啊!回去……只能是死路一条!” “四大魔王从不需要废物……这……这是数千年以来的规矩……我……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谁没完成任务活下去过!”它仿佛想起了什么,浑身都开始发抖。 “听说,你是费勒斯家族的叛徒。”无肠公子终于开口了,声音沙哑,完全不像公子。 斗篷恶魔愣了愣,想不到对方这个突如其来的话题,半秒后才颤抖地抱着发抖的身体道:“没错……” “老衲听说,费勒斯家族都是以智慧见长,你难道就没发觉什么吗?”无肠公子波澜不兴,缓缓说道。 “没有……小的……对丹道没有研究……” 无肠公子声音带上了笑意,斗篷下一双眼睛复杂地看着恶魔,许久才道:“那是大宗师级别的丹药。” “换做你们的叫法,是准圣。” 准圣! 恶魔的颤抖都被这个恐怖的消息停止了,愣了一下差点尖叫起来:“您,您是说,这个人类在短短时间里突破了准圣炼金术师?!这,这怎么可能!” 无肠公子眼睛幽幽看着一片残骸的新犀牛堡,幽幽道:“没有不可能……” “这股灵气……老衲太熟悉了。”他轻轻掀起右手,在那里,一截断掉的锁链正发出淡金色的光芒,他瞳孔微缩:“当年,他炼气之时就给我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以区区炼气,居然能从太虚和尊圣的手中逃出一劫,侦破整个丹霞宫的奥秘……真的没有想到……徐施主,再次见面,你竟然已经走到了这个境界。” “你的灵气很可怕……老衲感觉着都为之心惊,老衲没有必胜的把握,甚至好几次想出手,都感觉仿佛被虚空中一双冥冥的眼睛看到……” 他放下衣袍,感慨地看着天空:“在末法时代的地球,老衲能搅动万里风云,你们却只能如同小鱼小虾一样站在老衲面前瑟瑟发抖,现在……你却已经在地狱站稳了根基,我还是无根浮萍,寄人篱下,造化弄人啊……” “咱们都是一样的人,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恶魔愕然看着无肠公子的仰天感慨,对方身份不明,四大魔王却对他比较看重,实力极强,而且……这个人类身上有太虚印记,那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太虚,四大魔王推测此人和一位至强太虚生活了上千年,这位太虚至少是亲王水准,甚至逼近副议长级别。 这样的怪物,对于元婴的它无疑是座大山,然而……现在这座大山却让它感觉…… 发冷? 没错,就是冷,一种极致的寒意,仿佛……死神降临。 感慨中的恐怖,让它情不自禁倒退了数步。无肠公子却仿佛立刻感觉到了,目光淡淡看向他:“你说,他乡遇故知,人生四大喜,我是继续寄人篱下,做我的无根浮萍。事事看四大魔王的脸色呢?还是投奔一位曾经的后辈,如今在地狱站稳脚跟,现在的各大勋贵座上宾,准圣炼金术师呢?” 你要叛变! 恶魔瞬间明白杀意从何而来,它颤抖着倒退了好几步,猛然尖叫着化作黑光飞射而去,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这片天空:“魔王绝不会放过你的!东方系谱单体战斗力比西方更强!你如果叛变,下次恐怕魔王会亲自动手!你,还有他,都会死!!” “轰!!”话音未落,不见无肠公子动手,它已经化为一朵彼岸花炸开空中。 “阿弥陀佛。”无肠公子双手合十,念了声佛号,掀开斗篷,苍老的面容,破烂的僧衣,还有头顶上六个戒疤,正是法海。 “无我方为我,出世即在世。苍茫位面,你我再次重逢,徐施主,人生际遇无常,莫过于此。” “如今,老衲来投,你可敢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