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2章:危机与投诚 - 最强妖孽

第1192章:危机与投诚

夜,繁星如醉。穆萨维斯恭敬地站在徐阳逸旁边。 一只巨大的空间魔,大约一千米大小,如同剥皮的青蛙,背上几十米大的恶魔翼,居然将它带动地飞空起来,悬浮在残破的城堡废墟之外。 安德丽娜在一群仆人的伺候下,群星拱月一样坐在废墟中心,它的目光从未从空中等待的空间魔身上移开。从徐阳逸要回欺骗孽宫的消息传过去之后,仅仅一个小时,肯德拉莫副议长亲自出手,已经将空间魔传送了过来。 虽然四周一片残破,虽然披星戴月,虽然要离开自己呆了千年之久的黑街,但是它心中只有无边的畅快。畅快到几乎要仰天长啸。 目光深深看着欺骗孽宫的方向,握着酒杯的手有些微颤,许久,它才回过头来:“欺骗孽宫,建立时间已经不可考,从原初之间建立开始,欺骗之间就已经建立。” 徐阳逸很理解安德丽娜的心情,不过并没有想法去沟通,只是轻轻抬了抬眉,他知道,这是安德丽娜在告诉他欺骗孽宫的“生存法则。” “欺骗孽宫和欺骗之间同时建立,最高的欺骗灰塔,就是墨菲斯托费勒斯大人的寝宫,它常年在哪里,没有重大的事件,绝不干涉欺骗之间的运转。所以,千万年来,形成的古老世家不计其数。” 徐阳逸目光平静无波,看向悬停空中的空间魔,缓缓道:“重大的事件?” 安德丽娜收敛了笑容,即便是它,重归这个欺骗之间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心中也忐忑而激动,郑重开口:“比如……数万年一次的恶魔洪炉喷发。” “安德丽娜,我警告你……”徐阳逸轻轻品了一口酒:“别和我玩花样,之前我们说好的,你给我入场券,我做你的后盾,现在别想找借口。” 他声音冷了下来:“否则……我会让你知道,并不是只有恶魔才会撕毁契约。” 安德丽娜脸色有些难看,抿了抿嘴说道:“我会竭力争取……只是让您提前知道一下局面的紧张。” 徐阳逸淡淡地看着杯中液体,在血月之下折射出迷醉的光华:“你且说,我且听,至于是你不尽力想留住我,还是真的做不到,判断权不在你。” 安德丽娜没有反驳,它已经知道,这个准圣非常强势,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虽然他不愿意屠杀,但不代表没有屠杀的实力。 屠杀的对象,包括自己,哪怕它是王女。 斟酌了许久,它沉声开口道:“你觉得你现在安全吗?” 不等徐阳逸回答,它继续说:“没错,到了欺骗孽宫,玛门的狂信徒会被拒绝在外,但它们无孔不入,你一天不消弭它,一天就处在危险之中,如果说黑街的危险度是十,玛门印记在欺骗孽宫的威胁度就是四。” “但是,我说的是玛门印记的威胁程度。” “欺骗孽宫,作为整个位面,欺骗之间的核心,吃人的不单单是力量,这里有太虚,有尊圣,甚至有独步,每一个能活下来的势力,都编织了一张盘根错节的巨大的网。我曾对你说过,魔神印记只有恶魔洪炉可以去除,这些名额何等珍贵?” 它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天空,徐阳逸并没有开口,它有些惴惴,咬牙道:“等到了欺骗孽宫,我会带你去看一件禁忌的法宝,名为墨菲斯托之眼。你可以用它看到恶魔洪炉的真容,或许你可以等到恶魔洪炉第一次凝聚,你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个画面,同样,也会清楚你在面对什么样的挑战。” 徐阳逸笑了。 正因为挑战,人才不会寂寞。 他不可能不回到七界,源血界在那里,七大符箓也在那里。大争之世,争仙大道还是在那里。那里有他久违的真实。 “继续。”他放下了酒杯站了起来看向天空,在那里,月亮发出不详的血光,将整个大地都披上一层血红的颜色。 安德丽娜点了点头:“或许语言是苍白的,但你看到那一幕盛况之后,你就会明白恶魔洪炉之于恶魔有多么重要,每一次深渊角斗场的打开,都是提拉冈底斯的万族盛会。你以一个外族,要得到魔君才能指定的名额,你可想而知这个难度。” “每一次制定名额之前,都是一场位面的狂欢,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获得入场券,然后在深渊角斗场,以兆为基础的恶魔中杀出来的绝代天才厮杀,才能站到最后的顶峰,原初家族有十个名额,你想想……统御十六地狱的欺骗恶魔有多少数目?” “具体我不清楚,但绝不少于几百亿!” “所以……”它抿了抿嘴,凝重开口:“或许……欺骗孽宫的危险指数……是一百!” 徐阳逸目光微闪。 他何等聪明,安德丽娜没有明说,他却听懂了。 这十个名额,是属于所有欺骗恶魔的,包括灰熊亲王,包括邪眼之王,包括圣炎余孽!还包括……数百名王子王女! 谁不想提兵百万西湖侧,立马吴山第一峰? 当代表自己的家族站在数万年喷发一次的宇宙神器,恶魔洪炉之前时,是何等荣耀?更不要说,还能提纯血脉,而他,可以完全让玛门印记消失。 无论是名,还是利,这场即将来到的万界盛会都足以让这些人走到巅峰,谁会放过? 谁能放过? “现在,灰熊亲王等人还不知道我身为准圣要参加深渊角斗场,一旦知道,态度又会如何?”他仿佛喃喃自语,安德丽娜深深点了点头,没有打断,听他继续说了下去“那些王子王女,亲王郡主呢?它们天生近水楼台,怎么会容忍一个外族拿走它们的名额?” “还有……正副议长,甚至高高在上的魔君呢?” 安德丽娜咬牙道:“还有我的父王,那位传说中参加过神魔之战的墨菲斯托费勒斯,欺骗之王的态度呢?” “逸,这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数万年甚至十万年爆发一次的漩涡,还有如影随形的魔神狂信徒,至今没有出手的东方系谱……” 还没说完,徐阳逸的声音就打断了它:“不。” “我的意思是,实力。” “既然是代表家族,那必定选择最强者。只要实力足够。只要我能进入族内选拔,我会让它们愿意压我这一注。”他微笑着看着安德丽娜:“这才是以雅契约真正的用处,对吧?冠以费勒斯之名,我完全有资格参加这次欺骗之间的选拔。” 安德丽娜见鬼了一样看着对方。 它差点都以为自己说动对方了,但……明显是个错觉。 他哪里来的信心从整个欺骗之间的恶魔尊圣中脱颖而出?! 难道他真的以为原初世家没有强悍的恶魔?是,它承认,对方实力很强,至于多强,它的眼界看不出来。不过,恶魔纵横诸天位面,难道真的只因为恶魔这个名头?千万年来从未有异族站到过恶魔洪炉之前,他真的不懂主场作战的优势? “你不了解……” “我很了解。”再次被打断,徐阳逸收敛了神色,平静开口:“等一到欺骗孽宫,就准备帮我申报。” 安德丽娜没有开口,许久,才长叹了一声:“可以。” 徐阳逸深深看了它一眼:“不用翻来覆去地提醒我,我的事还不需要别人来决定。” 说完,他化作黑光离去,空中所有护城军已经装备完毕,空间魔开始扇动翅膀,一道道空间魔力开始撕裂虚空,已经做好了转移的准备。 安德丽娜在身后看着他的背影,许久才仰天长叹了一声。 “你根本不知道恶魔洪炉对恶魔来说代表什么……也完全不清楚深渊角斗场的血腥和规模……或许语言的对话让你无法体会,但……我相信你在位面大选之前,会改变想法。” “各方的压力,万人空巷的盛况,足以让你清楚,你面对的是一座大山,永远不可能逾越的大山,这份沉重,足以让任何人放弃攀越它的妄想。” “就算你是准圣,不过……你还是个人类啊……” 徐阳逸根本没有管安德丽娜的想法,在他面前,空间魔已经打开了嘴,一条长长的石质舌头伸了出来,两旁护城军恭恭敬敬地半跪于地。就在要进入的时候,虚空忽然微微一阵波动,紧接着,一道穿着破破烂烂的身影出现在前方。 沉默,随即所有护城军全都站了起来,如临大敌地高呼道“保护大人!!”“谁敢擅闯公主的领地!”“你是在挑衅费勒斯家族吗!人类!” 徐阳逸愣了愣,随后意外地看着眼前的老僧,摇着头抬眉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贫僧也不知道为何。”法海苦笑合十:“当年,一股极大的力量降落丹霞宫底,小青施主和对方攀谈了片刻,封印断裂,白日飞升。然而……那股力量主要针对小青,却并未管贫僧死活,大约是牵引的力量不够,在进入超级传送之后,力量耗尽,老衲行走位面大约七十年,才发现了这里。” 他有些感慨,看着周围:“这个位面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邪恶,老衲本来以为会在这里了却余生,没想到却遇到了你。” 他转过头看向徐阳逸:“我也没有想到,当年丹霞宫底区区炼气,数百年后竟然达到了这种高度……徐施主,你现在有几层把握胜过老衲?”

下一篇   第1193章:神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