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5章:神识之战(更新通知~~ - 最强妖孽

第1195章:神识之战(更新通知~~

由于纵横年会,我从13号开始就是处于存稿状态了……如今所有存稿发完,今天从北京到成都,本来以为下午就可以开始码字。然而!我没带钥匙!父母没在家!寒风中独立到晚上8点半!so…… 明天应该一更……可能2,,指不定…… %%%%%%%%%%%%%%%%%%%%%%% “我很奇怪。” “我已经警告了,你为什么还有自信来寻找这件事。本来,我的目光绝不会投射在你身上,但是……”它看了看四周的虚空:“真没想到……玄虚大人竟然还留下了这种东西……如果不是你身上的玛门印记,我都不会发现……” “希望你告诉我,凡人,你是在哪里遇到玛门大人真身的?” 玛门真身? 徐阳逸愕然了,这……到底怎么回事? “我耐心有限,人类。”数千只眼睛有些冰冷,声音也冷了下来:“你的印记,是由玛门大人亲手种下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很想知道大人的真身在哪里,告诉我,我给你一个痛快。” 徐阳逸没有开口,和鱼肠交换了一下眼色,谁的眼中都是无比震撼。 玛门真身……他们居然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遇到过了真正的玛门!一位雅威! 是谁! 这个印记,是在离开七界,来到地狱之前种下的,那时候……自己身边只有一个人…… 欧方宇? 还是那两个名字都快记不住的元婴? 脑海中一团乱麻,新路雅德透露出来的信息太过惊人,如果是玛门,它给自己种下魔神印记……那么,随后的炎魔领主出手,恐怕也和它有关! 它……难道是想让自己来地狱做什么? 这一切,在当时就已经注定?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沉吟片刻,徐阳逸忽然抬起了眼睛,镇定自若地说。 金色的眼睛仿佛眯了眯,许久才道:“你知不知道……戴斯卡德里波谷已经联系了我,我的本体正在穿越银河前往提拉冈底斯。” 徐阳逸微笑:“如果你敢惹墨菲斯托费勒斯魔君的话,我会害怕。” 刷,鱼肠斜指,他平静道:“但你让我明白了一件事。” “如果我曾经遇到过玛门,它选择了给我上魔神印记,没有杀死我,而印记却要毁灭我,说明……它做不到!” “它都做不到,你就算是第一具化身,同样不可能做到!” “别虚张声势了,我触动了什么?你们在警惕什么?这几十年来,我已经连续得到了好几位雅威的关注,看来……这本书上记录的东西还真了不得啊。你们拼命想掩盖的秘密,或许就在这里。” 新路雅德没有说话,数秒后才说:“你很聪明。” “我喜欢聪明人,所以,我给你两个选择。” “第一,不参加深渊角斗场,永远留在提拉冈底斯,我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这件事。也不会告诉大人。” “第二……”它仿佛笑了笑,浑身恐怖的魔气轰然炸裂,整片星空狂风呼啸:“人类……别以为我没法杀死你!” 徐阳逸哈哈大笑,笑够了,低下头:“那,尽管试试。” “如果你能做到,降临的一刻就可以动手,这是鸿蒙契约之书的世界!贪婪之主……欲望之主……欲望之主的目光扫过我,然后玛门的意志就降临,它们到底有什么联……” “够了!!”一声怒雷般的咆哮响彻星空,紧接着,一串古老之极的魔语响起,整片星空都在疯狂颤动:“人类,太过自信就是自负,死在自负之中,你应该忏悔。” 轰隆隆……星空片片崩塌,却没有一点杀伤力,裂缝之中无穷无尽的白光照亮整个宇宙,光芒之盛,让徐阳逸闭上了眼睛。 三秒后,再次睁开,周围的画面已经完全改变了。 两座城堡。 新路雅德庞大的身躯,正在数千里以外的城堡之上,而他,站立于另一座城堡之上。 遥遥相对,夕阳斜照,在两人的城堡之间,是一片染满血腥的黑褐色泥土,上面插着断折的旗帜,无数的刀枪剑戟。而在城堡之外,密密麻麻看不到头的士兵方阵,正雄踞城外百里。 杀意沸腾于这片土地,灵魂咆哮于这方天穹。 不等他仔细看,对面的城堡中一片恢宏的神识爆发出来,形成一道道黑色丝线,没入所有士兵之中,它的士兵全都是清一色的古欧洲风格剑士,骑士,而徐阳逸这边,则是华夏古代的战士。 刷刷刷,一只只沉寂的眼睛从黑眼中觉醒,一把把残破的古剑被对方握在手中,战马在咆哮,一面面旗帜飞扬,只不过一瞬间,对面的城堡仿佛就活了过来。 “神识之战!”鱼肠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喝道:“小子!赶紧把你的灵力注入这些傀儡之中!” “这是神识之战!它无法动用本体!力量,大部分神识都无法降临,这方世界是它神识具象化的产物!谁能控制更多,谁能控制更精妙,谁就能获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我们被拉进来的都是神识,别看只是具象化的东西,但你只要输在这里,现实世界中的你就会忘记一切,神识被完全破坏!成为白痴!这家伙真实实力必定在太虚之上!只有太虚才能做到这一点!” 希律律! 对面城堡之下,已经枕戈待旦,成千上万的士兵从沉睡中苏醒,一排排骑士正在汇聚成钢铁的洪流,数十位披着欧洲白铁桶战甲的士兵已经站在了城堡之上,吹响了它们进攻的号角。 徐阳逸还是没有动,目光如鹰,一点点扫荡着对面。一分钟,两分钟……足足五分钟后,对面汇聚的人影终于停止,而此刻,已经聚集起了一片数十万大军! 前方的铁甲重骑,后方的长枪队,大盾军保护的弩、弓队,井然有序,杀意已然沸腾。 “你现在没有第一个选择了,人类。”新路雅德的声音回荡在半空:“这里,就是你的死地。” “为了吾主……杀!!!” 呜呜呜,荡气回肠的号角声吹动,得得得……重骑奔跑了起来,开始还是缓缓加速,不到一分钟,已经快若闪电!全身亮起一片片火焰的光泽。 万马齐奔,势若雷鸣。 “新路雅德。”徐阳逸忽然开口了:“你现在……居然只能动用尊圣等级的神识?” “看来,你果然被鸿蒙契约之书限制了。” “是阴尊后期的神识。”新路雅德嗜血的声音回应了过来:“你已经绝望到放弃了吗?” 徐阳逸点了点头,无数的重骑冲锋让地面都开始颤抖,好似四面八方雷霆来临,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还好整以暇,这副场面不能不说古怪。 “如果你真身前来,或者投影,我都会逃离。但是……”他的手终于缓缓抬起:“你选择了最错误的方式。” 新路雅德金色的眼睛眯了眯。 “你可能不知道,我的神识超出同阶修士太多,我自己都没有尝试过,现在到底有多可怕……” “而且,最近我好像刚刚晋级……” 金色的眼睛瞳孔倏然竖起,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还不等它细想,下一秒,从徐阳逸身上爆发出漫天蓝芒,竟然……顷刻间形成了一片璀璨的蓝色天幕! 他的手轻轻掐动法诀,在三十天中每天都在用,几乎形成本能的手印瞬间凝聚,万化真鉴,浮光掠影。 刷……天幕中,无穷无尽的蓝色灵线飞腾而下,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将天地之间都拉扯成一片恢宏的蓝色雨幕,就像徐阳逸炼丹的时候那样,不过是将炼丹的手法用到了操纵士兵之上。 嗡……如果说,新路雅德的士兵是一排排的苏醒,在徐阳逸这里就是一片一片的苏醒!恰如暴风雨来临的海洋,一浪之后又是一浪,不过刹那,同样成千上万的华夏士兵响应他的召唤,从地狱中归来。 一面大旗高高扬起,紧接着,一个苍老的声音:“全军戒备!!” 呜呜呜!苍凉的号角声回荡,海潮一样的大旗竖起,这是华夏的战士面对十字军的东征,文明和野蛮的碰撞。 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散发着寒芒的利箭形成连绵不绝的浪头,齐齐对准前方的骑士。而在箭海之前,算不尽的古盾已经林立而起。 十万,三十万……五十万……一百万!! 当骑士冲到还有三分之一的时候,面对的已经是人数反超自己的华夏士兵!无往不利的兼并利甲!没有尽头的长矛升出盾牌,如同收割生命的死神之指,静静等待着前方血肉的轰鸣。 “这是……”现场仿佛在这一瞬间死寂了,半秒后,从对方城堡中传出新路雅德难以置信的声音:“准圣……你是准圣!” “不……准圣炼金术师的神识都不可能这么庞大!对了……你是东方系谱的人,你……是他们的旁门大宗师!” 这一瞬间,它就后悔了。 确实,自己选错了方法,但是谁能知道,打开这本书的人竟然是东方系谱的旁门大宗师? 通过这本书的位置,它知道对方在提拉冈底斯,这里一共多少人类?几万?几十万?这其中有几个旁门修士?大宗师呢? 但是,没有但是! 打开这本书的人,就是一个准大宗师! 开弓没有回头箭,它全身的目光,深绿和金色交杂中,已经带上了一抹血色,看着前方城楼上云淡风轻的徐阳逸,深呼吸了一口气。 没有挽回的余地。 刀剑都在渴望血肉,它……同样渴望。 无论是对方的,抑或自己的。 轰!!!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双方大军终于冲击在了一起。携雷霆万钧冲来的西方骑士,严阵以待的东方洪流,在这个真实而虚幻的战场上,开始了血肉的绞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