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晨星之陨与双重诅咒 - 最强妖孽

第1196章:晨星之陨与双重诅咒

钢铁洪流冲击在沙与血的大漠,西方骑士组成银色的海洋,骑兵对于步兵方阵的压制,野蛮和文明的对话,银色之矛瞬间冲入黄色汪洋,第一排东方步卒立刻被冲散,化为无数的黄色砂砾飞扬天际。 卡卡卡!长枪在地面上拖曳出刺眼的火光,夹杂着雷霆震怒的撼地之声。数十万骑兵的大潮足以让大地颤抖,长枪剑盾组合成绞杀的狂潮,第一批东方士卒溃散的瞬间,西方大军已经眨眼间组合成十几个锥形阵,尖刀一样朝着后方的东方世界杀去。 徐阳逸目光微动,随着第一批士卒崩溃,他竟然发现自己的神识有一些溃散的情况,虽然只是很少的一小部分。 “别大意!!”鱼肠在一旁喝到:“神识决战,并非谁的量大就稳赢!操作的精妙同样占据极大的比重!因为鸿蒙契约之书的存在,它无法投入全部的神识,但是别忘了,它可是货真价实的魔王!” “知道木偶戏吗!现在你们就是操控木偶的人,谁能将这幕戏操作更精妙,谁能操控更多的木偶,谁就是赢家!而这些线同样是符箓构成!你要做的就是让自己的丝线比它更粗,更灵活!” 话音未落,一串古老的魔语已经从对面城堡中响起,恢弘,苍凉,带着远古的气息,那些千丝万缕,如同提线木偶一样牵引着西方骑士的神识丝线,陡然爆发出万丈黑光。 无数的金色符箓随着丝线侵入西方骑士的身体,下一秒,所有骑士齐齐爆发出滔天金光,漆黑的魔气,圣洁的圣光,两者从每一位骑士的铠甲下汹涌而出,明明是恶魔,竟然形成了一副神魔共舞的画面。 唏律律!骏马身上浮现出无数烙印,枪尖拖拽出道道金芒,每一位骑士身体凭空增大了一圈,本来这一波海潮已经被无穷无尽的东方士卒抵挡,后继乏力,然而这一刻,却于落幕的海啸中再度掀起杀戮的风暴,硬生生杀出数十条通道来! 神识在飞快湮灭! 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果然,每一位魔王都绝不简单,这一刻再没有半分留手,目光一闪,瞳孔已经化为两个黑洞。 一圈圈符箓被吸引到其中,整个世界在眼前化为灰白,无限之真发动,揭露世间所有真实。 数不尽的元素符号飞跃在眼前,这就是世界的细胞,最基础的符箓,之前他只是用万化真鉴的手法用出神识,而现在……则是一根一根去编织提线木偶的“线。” 以符箓为根基,以万化真鉴为手法,一个个相近的符箓被强行扭到一起,哪怕它们之前相隔极远,组合越来越多,越来越庞大,数十秒后,他周围的虚空已经开始缓缓震动,下一秒……比之前更加璀璨的蓝色光滑,如同打开了一座埋藏千年的喷泉,轰然从城楼冲起! 刷! 天花乱坠。 无数的蓝色神识交缠盘旋为一道数百米粗的光柱,震动得这片虚拟宇宙都在颤抖,冲入幽暗的最深处。本来死死盯着下方的新路雅德猛然抬起头来,头顶苍茫夜色中,万道蓝芒穿透无尽的黑暗,投射出十万百万的星辰蓝光。 如群星陨落。 “这是……”新路雅德倒抽了一口凉气,随后难以置信地说道:“神识……这……是神识?” “不是量,而是质!他不仅量大,质也高得匪夷所思?!神识之道上他已经无限接近太虚境界?” 这怎么可能! 任何东西,都是符箓组成,神识丝线同样,这些丝线操纵着自己神识分化的战士,同样,也有脆弱与否。 比如一根绳子的编织方法,有的一拉就断,有的却怎么都绷不断。这和量无关,只和自己的积累有关!这关系着符箓的编织,已经贴近世界本源的方面,它根本没想到对方居然能触及到这一层! “再往上,就是符箓之链……或者说秩序之链……他一个区区人类……一个区区尊圣……怎么可能摸索到这种地步?!” 这一瞬间,胜败不重要了,它的本意就是用少而精的部队直接打通对方的人海战术,但现在,对方的操控力竟然不比他弱!在此刻,他就知道自己必输无疑。 重要的是,它动了必杀之心。 “玛门大人为什么亲自留下印记,你一定是触碰到了不该触碰的东西,而我明白了……大人或许觉得,以你的成长速度,你有可能能解开某些大人的禁忌……” “你是不可预知之数……大人希望我们来抹灭你这个未知……” 它深深吸了一口气,数千只眼睛熄灭,取而代之的,是眼窝中长出数千只嘴,一串无比古怪的魔语一起吟唱出来。 “万化真鉴。”徐阳逸死死盯着下方的战场,玛门第一化身出现了,他要杀鸡儆猴,告诉所有其他魔神化身,谁敢来,就得做好死的准备! 手缓缓抬起,符箓天地相合,他就是这里的掌控者,天空中闪烁的蔚蓝光华,都随着他的一握而颤抖。 “柳随风。” 轰轰轰!群星坠落,化作一道道蓝色丝线,从天穹中蔓延到地面东方士卒的躯体上。仿佛上帝之手操控木偶。 这只是万化真鉴其中的一式,用于操控各种药力,让它们完美融合在一起,而他用在了操控自己的士兵身上。 根本不能用作战斗的炼丹功法,如今却在特定的情况下化为了破敌利器。庞大的神识为后盾,无限之真为桥梁,他已经编织出了属于自己的神识丝线。 蓝光如雨,开始还能模糊看清徐阳逸的形态,数秒后丝丝缕缕的灵线直接变为了一片蓝色光膜,根本算不清有多少,每一位东方士卒身上都连接了数十条灵线,在它们前方,势如破竹的西方骑士已经横扫数百米,然而,随着一声清脆的剑鸣,终于遇到了一堵无尽之墙。 所有东方士卒,全身都爆发出一片青黑的光华,一道道符箓花纹蔓延甲胄,一把把利剑坚盾出现在手中,光影交错中,一只远比之前强悍数倍的军队,武装到牙齿的强军,缓缓升起。 “呜呜呜!”同一时间,东方士卒身后响起苍凉的号角,紧接着,所有大军齐齐分开,沙尘漫天,铁蹄撼地,一面面巨大的盾牌之后,数十面巨大的旗帜呼啸狂风中,齐,鲁,秦,燕,赵……七国骑兵形成黑色洪流,从城堡中狂风一般冲出。 甲胄,长枪,弓/弩,远超西方骑士的人数。随着一声震天喊杀,前方士卒全部立盾,数十万的弩箭瞄准前方。 杀!! 东方重骑兵爆发出血腥的嘶吼,一银一黑,如同太极的转轮,瞬间在战场最前方犬牙交错,伴随着布满空中的利箭之雨,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大片大片的银色,黑色灵光飞入空中。 但显然,白色灵光损失更加惨重,当质一样,量就是压倒性的优势,随着重骑兵的加入,黑色狂潮瞬间吞并三千里,旌旗猎猎,剑指万里之外的新路雅德。 一位太虚魔王,此刻在这个虚拟的战场上,居然被一位尊圣神识打得兵败如山倒,溃甲如冲沙。 一千里,两千里,三千里……骑兵的溃败,长枪兵的溃败,箭手的溃败……从刚刚还能坚持到现在大厦将倾不过数十分钟,整片大地只剩下无尽黑色洪流,距离城堡已经只有不足一千里。新路雅德的神识被疯狂绞杀,庞大的身体虚影不时有一部分化作粉末飘飞入空。 如今,它只剩下三分之一的形态。 就在此刻,所有败退的西方大军齐齐爆发出一声呐喊,每一个人身上都飘出一道金色的光华,全部汇聚到城堡之中,而新路雅德庞大的身躯终于站了起来。 “真的没有想到……” “你……已经强悍到了这种地步。” 它展开自己的双翼,仅剩的一只眼睛死死盯着徐阳逸:“尊圣在神识的操控精妙程度上,居然能够匹敌魔王,你捡回了一条命,但是……只要吾主的印记一天不消失,你……永远无法逃出这个永恒的诅咒。” “永生魔咒!!” 嗡嗡嗡……话音刚落,它周围的空间全部震动起来,四面八方的虚空层层塌陷,一个个古怪的魔纹从虚空中冲出,形成一片诡异的旋风,包围了整个空间。 “双重诅咒。”新路雅德深深看着徐阳逸:“这是我的诅咒,中者……永生,但是,如果他身上还存在别的魔咒,将会把这个魔咒扩大十倍!” “来吧……迎接我的诅咒吧,你将会成为整个地狱的明灯!所有魔神信徒都会看到你!就算你躲在费勒斯魔君的羽翼下,原初之间的信徒都能闻到我的道标!无穷无尽的信徒会将你彻底撕碎!” 轰! 随着一声惊天巨响,所有符箓以一种根本无法抗拒的形态冲入徐阳逸的身体,刹那之间,他眉心的玛门印记爆发出万道光芒,徐阳逸愣了愣,手朝着城堡一点,顿时,数不尽的东方大军,潮水一样冲入新路雅德的城堡。 “人类……”新路雅德巨大的身躯,随着城堡的破碎而湮灭,只剩下那一只血红的眼睛:“深渊角斗场,本王等着你……” “只有杀了我,你才能抹灭我的诅咒,然后才能触及玛门大人的印记……别想抹消,别想逃!来吧,面对我,面对晨星的愤怒!” 轰隆隆!!所有城堡破碎,一切都化为飞灰。 ¥¥¥¥¥¥¥¥¥¥¥¥¥¥¥¥¥¥ 今天一更……调整状态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