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7章:恶魔灯塔 - 最强妖孽

第1197章:恶魔灯塔

写在前面的话: 最近有一些感悟,看了其他的一些书,以前没意识到的东西,重新意识到了,在融合一些东西,比如更加精简,不知道有没有读者发现,昨天到今天的章节,少了很多心理,景物的描写,就是讲故事,营造气氛 这算是这段时间的一个感悟吧,写得有些磕磕绊绊,但是却明显感觉到有些提升,还没有融合完,估计还要几张才能完全掌握。 没有存稿,加上调整状态,这两天可能都是一更,各位见谅了,等以后有存稿会补上,感觉这是我这本书的第三次提升,第一次是欧洲篇,第二次是飞升之后,第三次是这里,每一次进步都不小,我希望这一次能达到更大的进步 各位读者见谅了,很快就会恢复的,周日三更也会恢复,首先请容许我存点稿子…… …………………………………………………………………… 狂风乍起。 新路雅德的身体可见地化为无数砂砾卷入空中,庞大的身躯形成狂沙的龙卷,带起周围漫天残破的砖瓦,爪子,羽翼,头部……到最后那只血红的眼睛,带着一声不甘的怒吼,半空中形成一个巨大的黑洞,疯狂将它拉扯出神识空间。 卡卡卡……四面八方出现无穷裂痕,一道道璀璨的白光从其中透出,随着晨星魔龙的湮灭,这片它构筑的空间也随之消亡。 “躲不开?”鱼肠看着天空中漫天光华,沉吟道。 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这是神识神通,避无可避。” “有什么异样?” 他摇了摇头:“没有,这是新路雅德构建的空间,和外面完全隔绝,如果有什么不同,恐怕也只有出去才能知道。” 话音刚落,四周光华大放,彻底吞没他们的身影。 熟悉的空间魔体内空间再次出现眼前,就在刚刚出现的刹那,徐阳逸瞳孔倏然缩紧,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从体内油然而生。 凝聚,邪恶,扭曲,无法形容,就像他第一次看到玛门印记那样,一道漆黑的波涛瞬间从折跃中的空间魔身上爆发,它巨大的身体猛然一晃,紧接着,全身数百只眼睛亮起,居然浮现出了一圈微微的红色。 “咕……咕……”一阵阵难耐的呼啸声,从它嘴里隐晦传出,数百米的身躯起起伏伏,居然停下了空间穿梭,如同受到刺激的河豚,全身的肿瘤都鼓胀了起来。 “思维紊乱?”另一个房间中,安得丽娜倏然站起,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随着空间魔陷入瞬间的迷乱,内部空间出现剧烈震动,各色符箓光华此起彼伏,安得丽娜圆睁双眼,愕然道:“这怎么可能……空间魔已经完全被抹去自我意识,只剩下本能……是什么东西忽然让它控制不住自己?本能完全爆发?” 就在此刻,一圈漆黑的波纹扫过半空,安得丽娜全身衣服无风自舞,火红的头发都随之波涛一样起伏,黑潮汹涌之中,它的眼睛也涌上了一抹罕见的鲜红,呼吸骤然急促。它倒抽了一口凉气,手猛然捂住了自己的右眼。 “这是……”一丝丝血红色的气息,从它指缝中喷薄而出,那一丝鲜红就像血红的墨水,迅速侵蚀整个眼白。 “这是太虚……魔王……魔王的诅咒!难怪能调动下位恶魔的本能!该死的!是哪位魔王敢挑衅原初世家的权威!!” 轰!! 几乎是本能,它眉心猛地爆发出一圈银灰色光华,咆哮公羊虚影瞬间降临,四面八方空间疯狂波动,仿佛一只无形的巨手在和欺骗魔君的印记做争斗,仅仅数秒,随着嗡的一声,四面八方黑潮全数被弹开。 安得丽娜喘息着坐到地上,浑身冷汗,但根本不等多想,立刻提着裙子朝着徐阳逸的房间冲去。 它感觉到了,那道诡异的黑潮,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 百米距离很短,但是它走到徐阳逸门前的时候,却再也不敢更进一步。 就在它面前,徐阳逸之前布下的禁制被一股无形巨力冲得七零八落,空间裂缝中密布符文,以它的境界根本无法走过这片残破的空间。但是它并没有注意这个,而是死死盯着房间中心,情不自禁地倒退数步。 就在那里,徐阳逸如同一个黑暗中的发光体,额头冲出海洋一样的黑光,身后苍白的玛门虚影肉眼可见的生长,已经充斥百米房间。苍白的羽翼,数千只金色的眼睛,巨龙的形态,这位仅存于传说中的魔神,已经投射出了它恐怖的身影。 “该死……”安得丽娜胸口急剧起伏,背靠在舱壁之上,只感觉手心一片冷汗。目光所及,这道黑潮根本不曾消失,而是剃刀一样划过四面八方,冲入提拉冈底斯的无尽虚空。 嗡!! 风云色变,黑潮扭曲成巨大的光柱冲入天穹,这一幕仅存在于某些恶魔眼中,仿佛对它们吹响了号角。 第三地狱,一座人骨搭建的巨大教堂,占地三千米。数不尽的恶魔骑兵,石像鬼萦绕周围。就在暴虐之间光柱升起的一瞬间,教堂最顶层,一个高大的身影站了起来,看了几眼之后,恭敬地匍匐于地。 “是吾主的召唤……”它足足三米的身躯因为激动而颤抖,全身平静的火焰都开始升腾:“时隔数万年,终于有神谕来临……来吧……疯狂吧,祈祷吧……癫狂黑教堂全军都将响应您的临幸!!” 第七地狱,一片连绵不绝的火焰之山中,三双古老的眼睛缓缓睁开。 “个位数排位的化身……吾主在上,它们……恐怕几万年都没有出现过了吧?”“不仅仅是个位数,而且是三甲之一,不知道是晨星,还是烈日,或者皎月?”“这位阁下亲自下达的诅咒?为什么?” 沉默,数秒后,声音再次响起:“不管为什么,身为魔神会的信徒,为吾主献身,是我们的原则。” “三甲,已经可以代表大人本身的意志!它们一定发现了什么,不得不动用我们。” “您呼唤,我们响应,古老的契约从未撕毁。” 第十地狱,第十一地狱,第十七地狱……一个个沉默的身影从九幽之下睁开化石一样的眼睛,无穷无尽的劣魔从地狱的裂痕中爬出来,在那些古籍都可能没有记载的巍峨黑影下,凝结为杀戮的狂潮。 外形各不相同,但有一点相同,那就是它们的眼睛,全都是黑白双色,在它们眼中,世界完全不同。 十六地狱,暴虐之间…… 在这方地狱和十二地狱欺骗之间的夹层之中,一个人类的身影,如同黑夜的灯塔一般闪耀,即便相隔不知道多远,它们也能像趋光的昆虫一样,清晰无比地看到对方! 一片深绿色的火焰的山谷之中,地面轰隆裂开,三只燃烧着火焰的眼睛,出现在裂隙中央,它仿佛非常激动,看着天空足足数秒,随后疯狂大笑了起来。 “人类……哈哈哈!可悲的人类!” “我戴斯卡德里波谷的实力和地位根本无法发动如此强大的印记!这是有个位数的化身彻底激发了玛门大人的封印!我不知道其他化身在哪里,我去找到的都是一些贪生怕死的废物!但是这位大人一定知道……它一定知道的!” 就在此刻,那些黑潮之中陡然爆发出万丈金光,明明身处于滚滚魔气,却伟岸而恢弘。 “斩杀此人者,血脉提升一级。吾亲自为其主持血脉晋升仪式。” “不要靠近欺骗孽宫,他就在那里,如同老鼠的卑劣人族躲在了费勒斯魔君的羽翼之下。但……九十三年后,恶魔烘炉爆发,我看到了他参加深渊角斗场的画面。玛门大人的信徒们,就在那里,就在九十三年后的今日,本王要看到他丑陋的人头!” 无数的古代恶魔文从魔气中翻涌而出,在所有能看到这些文字的恶魔眼中烙印下这段话。仅仅数秒,随后,它们的视野中恢复一片黑暗,只有一颗耀眼的晨星闪烁黑暗之中,照亮万古苍穹。 “这是……”戴斯卡德里波谷兴奋地全身都在发抖,巨大的身躯兔子一样匍匐在地面上,嘶哑而激动地顿首:“晨星……” 晨星的谕令! 晨星魔龙,第一化身。它的存在,就代表着玛门大人的意志! “是!!”山崩海啸的回应声,从各个地狱之中传来。随着它们的响应,滚滚魔气如同退潮一样,被吸入看不见的裂缝,再无异状。 与此同时,空间魔之中,徐阳逸额头的光华终于熄灭。然而他神色没有一丝轻松,而是凝重无比地看着自己的手。 “怎么回事?”鱼肠深呼吸着问道,晨星魔龙的印记居然如此狂猛,在刚刚接触到外界,就爆发出滔天威势。 徐阳逸没有开口,数秒后,才转头看向安得丽娜:“怎么回事?” “你难道不知道?!”安得丽娜已经快急疯了,捂着嘴尖叫起来:“你刚才做了什么?!是不是遇到了排位个位数的魔神化身?!你……你这个……” 它全身都在颤抖,过度的激怒让它话不成声,许久后,才咬牙道:“玛门谁知道存不存在,就算存在,它的威能在经过无数光年的位面旅行之后,已经削弱到不行了!本来追杀你的魔神化身实力不高,它无法真正激活玛门印记!所以你的玛门印记只有暴虐之间的魔神化身才能感应得到!” “但是排位个位数的化身完全不同!它们……是魔神投入了心血的造物!或许它们境界不高,却继承了魔神的某一部分威能!最可怕的是……” 它咬牙切齿地看着徐阳逸:“它们能真正唤醒魔神印记!现在不仅仅是暴虐之间,甚至整个地狱!那些躲藏了不知道几万年,几千年的老怪物!都能看到你!” “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吗!投入海中的带血肉块!那些深海中的猎食者马上就会冲过来了!该死的!如果你早点遇到它,我也绝不会允许你到欺骗孽宫!” “它们都是些疯子!有信仰的恶魔!一些被主流恶魔社会排斥的怪物!听说过神孽吗!听说过堕天使吗?听说过扭曲之心吗?这些恐怖的怪物会让欺骗孽宫都乱成一团!你……” 话音未落,它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徐阳逸灵气化作的大手捏住了它的嘴,神色冷漠地说:“记住,在我这里,没有你撕毁合约的选项。” “所以,全速前往欺骗孽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