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欺骗地狱的核心 - 最强妖孽

第1199章:欺骗地狱的核心

空间通道被无数恶魔的吐息喷射成片片碎块,从空间魔身后开始疯狂碎裂。它们打算依靠自己的投影直接撕烂这条通道,让空间魔无法到达欺骗孽宫。 只要不在魔君的羽翼之下,就算徐阳逸再强,也无法面对潮水一般的魔神信徒。 回答它们的,是一道璀璨无比的剑光,黑潮冲天而起,那是杀戮的血色,经历数千年凝固的紫黑,一片血雨之中,一道巍峨人影,头戴斗笠,身披麻衣,和徐阳逸做出同一个动作。 拔剑,出剑。 简单无比,却如同白驹过隙,精妙绝伦。 刷!天地似乎都被这一剑剖开,仅仅一剑,破空三千米,分水杖一样傲立当空,没有形状,只有剑意,所有冲击到这片剑之海洋的魔气,顷刻间化为漫天黑色魔光。 它就是一道无形的堤坝,迎接身后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怎么会?”“他真的靠一剑就拦住了我们的意念?”“我们的意念已经近乎实质化……他竟然真的挡住了?” 魔气散尽,点点魔光黑雪一样飘飞空中,所有魔神化身都看到了其中提剑傲立流星之上的对方,一身黑衣猎猎,明明和黑雪融为一体,却无比醒目。 比黑更深邃,比魔更锋锐。 徐阳逸没有开口,而是用食指轻轻弹了弹鱼肠。 当…… 剑鸣如龙,压迫整个通道寂静无声。 他的目光平静如湖,却潜藏着一片剑一样的孤傲,缓缓从后方几十道空间裂隙上扫过。随后,轻轻弹响了第二声。 当…… 当当当……越来越急促,长剑当歌,手指做琴,邀战的鼓点振聋发聩,战意冲天。然而,后方魔意森然中,一片沉默。 “仅此而已?”狂风吹起黑发,好似鸦神展翼,徐阳逸脸上带着一抹嗤笑,第二次问出同一句话。 空间魔主脑中,安得丽娜已经捂着嘴,浑身颤抖地瘫软在地上。另一边,猫八二的眼睛闪了闪,也完全站立了起来,恢复刑天状态。而法海眯起眼睛,手中转动念珠越来越快,散发出丝丝毫光。 “大无限.真魔之眼。”终于,这一片死一样的沉默之中,一只枯瘦的深红手臂之上,长出无数的小手臂,飞快结印,诸多符箓万法呈现,纠结成一个旋转的三角形。 无声的挑衅,比响亮的耳光更加刺耳,从开始的鲁奥斯触手,到它们的意念显化,短短数分钟,仍然一人一剑,一夫当关,它们竟然意志凝实都无法越雷池半步! 这个人类站在那里,就是一堵无形之墙。 它的声音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之前的狂妄,轻蔑,消失不见,而是无比的凝重。随后,第三道裂隙,第四道,第十道……数秒后,数十道裂隙,数十位化身,将所有能动用的意志全部汇聚到一处,充斥整个空间通道。 “许德拉的咆哮。”“利维坦之矛。”“贪婪之无限。”“天魔降伏。” 恢弘的魔气扭曲这片空间,无尽的符箓翻涌,让通道破裂更甚。每一个都散发着令人心寒的魔力。那是足以让元婴修士匍匐跪拜的存在。 “徒有其表。”徐阳逸冷漠地扫了一眼,仅仅靠着降临的意志就想抹消自己?一路从地球杀到七界,敢在雅威眼皮底下偷天换日的自己? 天真到可笑。 看来,还没有让它们真正明白,它们在面对一个怎样的尊圣。 在玛门数万年,十万年的积威之下,它们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判断。 那…… 锵,鱼肠徐徐拔出,一寸铁一寸光,圣剑数千年的威势,将周围照耀地一片璀璨。倒映出前方深邃的暗。 随后,如同雄鹰一般抽身而上,渺小的身影面对充斥整个通道的汹涌魔气,带起漫天狂风。 那,就让自己打醒它们! ………………………………………………………… 欺骗孽宫,万界之台。 这个平台恐怕有是几万米大小,处于这片区域的最高处。边缘竖起一根根仿佛肉质的手指,不停蠕动。平台表面刻绘着无数的图案。诸多的空间魔从虚空中出现,大小色泽各不相同,停泊于此。 每一根手指之间,都是百米宽大的石质阶梯。距离下方大约百米左右,在它的底部,就是欺骗地狱的核心,欺骗孽宫。 数不尽的城堡,骨质,石质,黑曜石,红晶石堆砌的建筑,高大如同怪兽,粗狂中带着原始,燃烧着冲天银灰色烈焰,火炬一样矗立在这片地狱的核心。隔离出一条条道路,万界之台就在它们的中心。而现在,在这些河流支脉一样的道路中,无数的恶魔带着激动的面容,议论如潮地布满所有街道。 忽然,空间再次撕裂,一只深绿色的空间魔撕裂空间出现,远比安得丽娜的更加庞大,足足有数百米大小。背部长满紫色结晶。 它缓缓张开嘴,石质的舌头形成漫长的通道,紧接着,两排穿着华丽甲胄的恶魔卫兵,从里面整齐走了出来。 随着这些卫兵的出现,下方的恶魔呼吸越来越急促,当一面巨大的旗帜扬起之时,一个全身燃烧火焰,足足三米高的独翼恶魔出现在尽头,瞬间,下方的恶魔情绪达到了最高潮! “毁灭者!恩利萨斯!”第一声崇拜的尖叫,带着兴奋,和苍凉的号角声同时响起:“是欺骗地狱南方的恩利萨斯,青空领主!” 这一声就像爆竹点燃了引信,刚才压抑的尖叫瞬间炸裂“青空之领排位第三万四千六百!!”“这可是最近五万之内的第一领主了!”“我们无法知道那些顶级贵族的名单,但是这些有希望进入深渊角斗场一万名的高级恶魔,我们却都可以看到!!” 议论声此起彼伏,最后化为了沸腾的声浪“毁灭者大人!!”“青空领主!!” 欺骗孽宫,欺骗灰塔,副议长肯德拉莫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毫不在意地扫了一眼,嗤笑了一声:“蛆虫。” 随后,缓缓闭上。 恩利萨斯如同牛一样的头颅摆了摆,它很喜欢这种氛围。数万年一次的盛典将至,它尊圣初期的修为进入“千”的排名根本不用想,整个地狱的顶级勋贵差不多就这个数目,但是,它有自信进入一万名。 不要小看这个数字,在提拉冈底斯以兆为单位的恶魔之中,以亿为单位的参赛者中,能进入一万名,就是至高的肯定。不管是它,还是它身后的家族,都可以迎来一次迅猛的爆发。 它喜欢这种为了它而疯狂的气氛,这些底层的恶魔也同样会为了这次盛典的先遣军,为了这些它们平时根本看不到的贵族而激动不已。在这里,它才是王,才是这百年的超新星。而不是仰望魔王的大恶魔。 随意地挥了挥手,换来更加猛烈的欢呼,就在它要走出去的时候,猛然抬头看向天空。 下方海潮一样的喧哗还在继续,但是,很快也小了下来,因为……谁都发现了不对。 “这是……”“这是怎么了?空间撕裂?在万界之台可能发生吗?”“莫非是哪一位参赛者前来?啧啧啧……乘坐的不知道是多低级的空间魔,就连空间稳固都做不到。”“这样的参赛者是来自于那些没落了不知道十几个世纪的家族了吧?” 就在它们眼前,万界之台的天空中云层疯狂朝着一点汇聚,一道道魔气从四面八方被抽出来,旋转着冲入那个数十米大小的漩涡,甚至有雷霆游走。 恩利萨斯鼻孔中喷出火焰,这代表它心情极差,参加深渊角斗场的恶魔何其之多,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家族会挑选出真正值得投资的对象。它们的到来,就是彰显,就是让对方看到,而现在,居然有人抢风头?还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 “谁?”它冷哼了一声,空间魔明显出现了问题,它敢肯定绝对不会出现于那些超级家族。 话音未落,一股浩瀚的力量猛然从漩涡中冲出,它只吐出一个字,随后身不由己,碰一声跪在了地上。 直到此刻,它的全身才后知后觉地颤抖起来。 刹那之间,方圆数万米的恶魔如同被捏住脖子的鸭子,再没有一句话,只剩下扑通扑通跪地的声音此起彼伏,没有一个恶魔还站得住。 力量。 单纯的力量。没有种类的分别。 从那个漩涡中透出了一片,就是这一片,让它们感觉泰山压顶,根本无法承受。 欺骗孽宫中,肯德拉莫猛然睁开了眼睛,缓缓站了起来。 “好强……好强!” “这是尊圣……但是……怎么给我一种它可以和太虚过招的感觉?” “哪个家族的超新星到了?” 话音未落,一道银灰色的光柱直冲万界之台,漆黑的漩涡轰然炸裂,随后,一只已经只剩下骨头,骨头都因为剧烈燃烧而腐朽的空间魔尸体冲出,众目睽睽之下,在万界之台上摔成火焰的碎片。一道火红的身影,带着费勒斯家族典型的银灰色欺骗魔气,尖叫着冲了出来。 顶级贵族!原初世家! 恩利萨斯感觉心脏都停止了跳动,这是怎么回事?下来的是一位原初世家的嫡系,银灰色的欺骗魔气做不得假,但是……但是怎么会乘坐如此劣质,已经破损的空间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