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地涌金莲(二) - 最强妖孽

第12章:地涌金莲(二)

如同被陨石轰炸过的现场……刚才那一道冲天红光……突然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浑身是血的队长……满地枯萎的莲花…… 一切的话语,在看到这一切的瞬间,就失去了它本来的功能。 震撼,除了震撼,还是震撼。 匪夷所思……除了匪夷所思,还是匪夷所思。 “这……这到底是什么……”陈副队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到底怎么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剧烈的地震就算再白痴的人也看出来了,那是不知道什么东西剧烈撞击地面发出的震动。现在光看地面上大大小小的坑洞就能说明一切。 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东西撞击了地面? 地球上有这种生物? 这……是连环杀人犯? 瞎子都看得出来,刚才这里经历了一场血战,然而……徐队长的对手呢?! 无数的问题萦绕他们脑海中,忽然,一个声音响起,高队长颤抖着声音通过对讲器喊道:“所有人……除,除了主管……立,立刻离开……这是命令!” 他们几位主管,部队的三位校官,陈副队,高队长,却不约而同地走向了徐阳逸的方向。 因为……在那边,有一个十米大的巨大坑洞!显眼地根本不能忽视! 脚步,无声地走到了坑洞旁边,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再呆滞地看着坑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徐,徐队长……”不知道过了多久,陈副队忽然转过头,用火热的眼睛盯着徐阳逸,颤声道:“刚,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道红光怎么回事?” “这些莲叶怎么回事?” “坑洞怎么回事?” “人犯呢?人犯您怎么处置的?” 太多的问题,问出了一个,如同开闸的洪水一样,疯狂喷了出来。其他几个人,也是不再开口,只是炙热的眼光如同实质,凝视着徐阳逸。 这已经无法用科学解释了……他们不敢想,不敢往那些神鬼莫测的方向去想……为什么自己刚才看着面前空无一物,下一秒就像剪辑稀烂的电影那样,突兀出现了这么多东西? 没人能解释,除了面前这个男人……他简直就像神话中唯一的目击者,每个人心中好奇心都爆棚地等着他开口。 然而徐阳逸根本没打算解释,坐了下来处理着自己的伤口:“猫八二,出来善后。” 所有人脸上的肌肉都有点抽筋。 到底怎么了您老倒说句话行不行! 这种场景已经不能用追捕人犯来解释了好吗!这么多人眼睁睁地盯着你你好意思旁若无人地处理伤口! “这是你造成的?”终于,老朱忍不住问了一句。 应该是这样的……这里只有他……但是…… 这他妈还是不是人! 人能造成这种地表改动? 人能变这种惊世魔术? “是。”徐阳逸扫了他一眼,言简意赅,伤痕其实不重,就是刺入体内的骨刺很难解决,现在他就像个刺猬,拔也不能去拔,只是用肌肉夹紧了骨刺。 这一句话,仿佛摁动了什么开关,所有人面面相觑,每一只眼睛都在传达一个信息:这不是真的!绝对是今晚的一场梦!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现场沉寂地可怕。 “徐,徐队……真,真的是你?”几分钟后,陈副队声音都在飘,这句徐队,是他第一次真心实意地叫出来的。 没有回答,徐阳逸不紧不慢地扒着那些较短的骨刺,每一根拔出来都带着殷红的血液,肚子上好几根露在外面三四分米的骨刺他都不敢去碰。但是,现场却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和谐。 “徐队……这,你,你身上的是什么?”没有人觉得这是侮辱了他们,又过了一分钟,高队长干咽了一口唾沫,问道。 “嘘……”拔掉最后一根短小的骨刺,徐阳逸皱眉道:“猫八二?做事了。” “呜呜呜……”一阵哭声,从车里传来,随后,每个人的脸色都古怪了起来。 一只肥胖的哈士奇,足足有半个多人大小,挪动着臃肿的屁股,爪子拟人化地在眼睛上擦着,右手,不……右爪捧着一台笔记本电脑,艰难地从车里挪了出来。 “徐,徐队……”老朱第一个没忍住:“你刚才说,它叫……” “猫,猫八二。”徐阳逸笑了笑,补了一句:“我的助手。我的部队比较奇葩,战斗型的队员都必须有一位管理型的经纪人。它……还不错。” 这拓麻哪里是猫了?! 你见过有猫披着一张哈士奇的皮?! 什么叫还不错?这叫奇葩说! 如果不是诡异的现场在前,现在所有人恐怕都会吓得尖叫起来。但是,现在所有人都只是用惊疑不定的目光打量着这只会说话的哈士奇----网络三大蠢萌之一,和浣熊,日本柴犬齐名。 不得不说……徐队的爱好有些奇特……总听说少妇养大狗的内涵段子,什么时候青年也喜欢养大狗了…… “小白……你居然收录了忏魂曲……太感人了……太悲伤了……我,我听哭了……”口吐人言的哈士奇猫八二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将笔记本一放,呜咽道:“不愧是听死过人的三大禁曲之一……不仅是人,狗都能听哭……物伤其类啊……” 所有人脸皮都抽了抽,好一个物伤其类……见到同类死亡,联想到自己将来的下场而感到悲伤? 谁和你是同类了! “猫八二。”徐阳逸不徐不疾地喊了一句。 哈士奇浑身一抖,双爪立刻摁上了电脑,噼里啪啦地打了起来。随后,它看着电脑足足三秒,紧接着,呼天抢地地痛哭开了。 “呜呜呜……天啊……没法活了!呜呜呜……汪!汪汪!” 各种语气助词夹杂其中,足以见得对方此刻心情之悲伤,可昭日月。 “蛇骨无法估价。全被你弄碎了。”猫八二用幽怨的目光盯着徐阳逸,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中,人立而起,用无比义正词严的语气,一爪子摁上了徐阳逸的胸口:“我告诉过你多少次!每次捕妖之前,必须避免珍贵部位受伤!否则你哪里来的钱去买修行物资!遇上你这样表面和善骨子里的破坏狂,我已经连续一个月没有进账了汪!” 画面充满了莫名的诡异和喜感。一只硕大的哈士奇,一后爪踩着电脑,一后爪踩着地面,前爪一只叉腰,一只用力在徐阳逸胸口上点着。唾沫横飞,舌头乱甩,显然,连续一个月没有入账这件事,很让哈士奇同志悲伤。以至于爆发出如此强大的战斗力。 “蛇胆估计值几个钱,但是这是癫狂症!癫狂症你知不知道!最纯粹的妖身!价格比普通妖身贵三倍以上!比如这张华美的蛇皮,可用部分交给奢侈品品牌至少二十万以上!现在呢!” “是它自己弄碎的。也许他喜欢自虐。”徐阳逸懒洋洋地坐到车里,点燃了一根烟,深深抽了一口。 插入后背的一根骨刺膈得他抽了抽嘴角。 “这不重要!这只是细节!”猫八二眼睛都在冒火,一口咬住徐阳逸的手,狗眼里火光“皮卡”作响:“重点是……你最后杀它用的九十一解!它的妖核全都碎了!我已经扫描过三次!一分钱都卖不出去!” 徐阳逸淡淡扫了一眼猫八二:“放手……不,松口。” “哼!”傲娇地甩头。 “好了,下次我会记得温柔一点。”徐阳逸揉着太阳穴:“先办正事。” “记得你的承诺!”猫八二松开了口,顺路舔了一口。 看到徐阳逸的目光,它立刻补了一句:“小伤,口水治病。” 徐阳逸吐了一口烟雾,竖了个中指。 说归说,做归做。猫八二伸长了脖子,所有人这才看到,他脖子下有一个金色的铃铛。 “丁玲……”一声轻微的铃声响起,在场所有人,眼皮忽然感觉有千斤之重,不到五秒,全都软倒在地,鼾声四起。 “确定都记不得?”徐阳逸看着车顶,他的眼皮也沉重了起来,骨头里被强压下去的疼痛一阵一阵泛了起来。开始还只是淡淡的隐痛,不到三秒,就仿佛有人用无数把锤子锤着他每一根骨头。真正的痛入骨髓! 不止如此……就连丹田气海位置,也传来一阵突如其来的绞痛。 眼皮越来越重,他再次合上之前,看到的是一只蠢萌好奇的脸,和一根让他恶心的,湿漉漉的舌头。 你有种…… 不知道睡了多久,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 “别动……”一只爪子准确地摁在了他的伤口上,不怀好意地用力了几分,猫八二贱笑的脸朦胧出现在他的面前:“你昏迷了十二天,这是三水市第一人民医院。你是不是感觉现在看什么都特朦胧?我是不是看上去也有一种蒙娜丽莎的朦胧美?” 徐阳逸都不知道分校当初是不是脑抽了派过来这样一只残次品。 “水……”他沙哑地抬了抬手,立刻一个杯子就放到了他旁边。 徐阳逸正要喝,忽然凝视着猫八二,强忍喉咙火烧一样的疼痛:“你怎么给我的?” 猫八二用嘴叼着杯子沿,如法炮制将水杯叼到了另一边,然后闪着蠢萌蠢萌的眼睛看着徐阳逸。求夸奖。 心中这种莫名的杀意是怎么回事? 在徐阳逸冰冷的目光下,猫八二低下头,站了起来,双爪重新倒了一杯,不满地嘟哝:“我要告你种族歧视……” “呵呵……”徐阳逸的冷笑终于忍不住飘了出来。 休息半个小时后…… “刷……”“汪!汪汪!”“碰!” 一只哈士奇被重病房猛然丢了出来,门立刻关上。随后这只狗人立而起,在外面疯狂拍门。 “小白脸!我警告你!你这样是对我的侮辱!立刻放我进去!” “我们以后可以七三分!但是我绝对不容许你对你的经纪人是这种态度!” “六/四!六/四最低了!喂……你不会是想重新换个经纪人吧?像我这样的人形自走宠很难找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