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3章:昏暗的契机 - 最强妖孽

第1203章:昏暗的契机

“有!”徐阳逸目光灼热,冷笑道:“它不会允许我活着的……这些恶魔的话就是放屁!它已经快死了,为了活下去,它什么都做得出来!” “但是,它给我留下了一条缝隙。” “你是说……”鱼肠也想到了什么,目光一闪,还没有开口,它清晰看到,徐阳逸体内一个漆黑的漩涡,一个紫色的漩涡,已经开始疯狂旋转。 吞噬符箓,欲望符箓! “这就是我的杀手锏。” 这里是欺骗孽宫。 也是他彻底摆脱玛门印记,回到七界的终点站。 从黑街开始,为了摆脱这个跗骨之蛆,他起于微末,始于平凡,一次次无声的博弈,和安得丽娜,和欺骗之间的顶级贵族,和东方系谱,以异族的身份签下以雅契约,终于走到了这里。距离彻底剥离玛门印记不过一步之遥。 谁拦在这一步之前,人挡杀人,佛挡灭佛。 鱼肠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没错……这就是他们最大的优势,也是最大的劣势! 战场在他体内,而他体内……有好几件肯德拉莫根本想象不到的东西!同时,他根本无法预估这些东西在体内使用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比如…… “南明离火。”徐阳逸磨牙道。 鱼肠沉声道:“但恶魔在拒绝其他火焰的同时,也被其他火焰拒绝,先天灵火很可能无法造成太大的伤害。而且……这可是你的肉体。” 要在自己体内用南明离火,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徐阳逸沉吟着站了起来,头脑从未如此活跃,巨大的危机让脑细胞急速运动,没有面对太虚的颓废,而是拼命寻找着,可以击败肯德拉莫的漏洞。 一旦他站在恶魔烘炉之巅,就是他和肯德拉莫决一生死的时候。 数秒后,他才抬头道:“那么……万古丹经王呢?还有卡俄斯之种?或者……” 鱼肠目光一闪:“腾格巴尔的森罗道标!” 两人目光炽热,就算太虚,它进入自己的身体,实力也十不存一,这一战并非毫无胜算。 许久后,徐阳逸摇了摇头,强逼着自己不去想这些,缓缓闭上了眼睛:“罢了……火候未到。” “最重要的,是取得入场门票,没想到费勒斯家族的人选敲定如此之快。只有拿到了入场资格,才能谈及其它。” 鱼肠深深点了点头:“分得清轻重,拿的清主次,你越来越有高阶修士的做派了。” “好好休息,明天,才是你来到欺骗孽宫,以人类身份的第一战。” 一夜的时间很快过去,就在这片隔绝的空间泛起一丝丝白色的时候,徐阳逸再次睁开了眼睛。 不是他生物钟准时,而是一片魔气的波动突兀出现安瑟尔芬。 很难说清楚这是什么,和肯德拉莫的感觉还有不同,感觉不到强大,也感觉不到声势逼人,反而感觉……不是同一种生物,生命的本质都完全不同。 有什么东西在看着这里。 “不用惊慌。”肯德拉莫的声音响起房间:“这是费勒斯阁下的意志。太虚已经开始改变生命本质,独步本体生命已经趋于完美,也就是说,发展到了这个种族,单个个体的最顶峰,你感觉奇怪非常正常。” “万年一度的恶魔烘炉爆发,每一个人选都需要上下议院同时敲定,这是一场家族的狂欢。你很幸运,多少异族连费勒斯家族上下议院的大门都看不到,而你,可以在击杀两位议员之后,还坐上被甄选的位置。” 这就是那位传说中的魔君?欺骗地狱之主? “很可怕。”鱼肠凝重开口:“我稍微有点感觉,这一刻从魔宫的中心投射出了一道神识,像你这样的状况在整个欺骗孽宫发生,也就是说,它一瞬间在鉴别所有可以参加这次大议会的人选。” 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确实可怕,这是真正的化身千万,虽然不在人前,却处处神迹。 就在想法刚落的时候,面前一片金光闪起,一行恶魔文字出现空中,赫然是逸.费勒斯。 名字轻轻震荡,仿佛在寻求什么印证,数秒之后,爆发出一片银灰色的光华,倏然冲入他的瞳孔。紧接着,身体周围自动出现一个数米大小的圆形法阵,符箓旋转中,将他的身形完全吸纳进去。 凭空造物。 “这就是独步威能么……”感觉到时空折叠的眩晕感,徐阳逸闭上了眼睛,喃喃道:“温润如水,却无坚不摧,我们就像活在水里的鱼,已经成为了习惯,自然。却无法脱离大海的掌控……” 刷……轻微的眩晕感不过数秒,眼前微微一花,再次清晰之时,首先冲来的,是一片浩瀚的魔气! 不强大,大约都是尊圣,但是太多了……至少数万!有的已经达到了尊圣大圆满,尤其……其中有十道魔气太过恢弘,太过伟岸,就像迷雾中的明灯,根本无法不让人注意。 太虚! 眼睛还无法睁开,他全身的灵力瞬间调动起来,游走全身,肌肉绷紧,神识刹那间放射出去,但就在此刻,数万道同为尊圣的神识几乎同时扫荡过来,和他的神识碰撞在一起。顿时,他闷哼一声,大脑中如同雷霆闪过,脑海中一片混沌。 无意识的碰撞,却让他神识受了一点轻伤。根本不知道这里有多少人,是哪里,但凝结了数万尊圣力量的地方……绝对非同小可! “蠢货!”肯德拉莫冷哼的声音出现在他耳旁:“睁开你的眼睛,别给本王丢人现眼!” 咬了咬牙,传送的眩晕感过去,徐阳逸终于睁开了眼,刚看清楚,就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大。 一眼看不到头的大! 圆形的露天广场呈阶梯状,林立着数不清的高背王座。何止十万米! 每一座王座都是森森白骨,刻绘着血红的符文。而这些王座之上,已经坐满了数万只恶魔,清一色的黑袍,无法看清面容。有的和人等大,有的三四米高,最高的,居然达到了三十多米,如同一座座小型山丘,在黑袍下散发出磅礴的魔气,形成银灰色的雾霭。 它们就像雾霭之中的审判者,冰冷而无情。又好似机械孤寂的墓碑,四面八方压抑肃杀的氛围,围绕着中央百米的小小平台。 真正的万魔朝圣! “这难道是……”徐阳逸深呼吸了好几口气,神识恢复清明,放眼看去,百米大小的中心平台上,十二道身影如同雾中巨山站立,沉默无声。而在它们头顶……恢弘魔气构成一把剑,穿透一本古书的虚影。一圈魔语大字缭绕周围。 “费勒斯议院?”徐阳逸仔细看了看,压下心中的波动,墨菲斯托费勒斯魔君的传送,居然将他们直接送入了议会之中,根本没有给他一点准备时间! 既来之则安之,从开始的不适应中迅速调整过来,在无数恶魔之中,无数独掌一方的尊圣恶魔中,一个人类是如此显眼,他拉了拉身上的黑袍,双手交叉,翘着二郎腿沉默不语。 “有趣。”身旁是一位身高十米的恶魔,小山丘一样挪动回金色的眼睛,嗤笑道:“什么时候异族也有资格参加费勒斯家族的大议会了?” 声音瞬间被雾霭吞噬,然后归寂于无。 一片沉默之中,终于,一声悠扬的钟声响起,一道道银色的光华从四面八方亮起,驱散所有雾霭,十二道人影之中,一位矮小的人影站了出来,嘶哑开口:“费勒斯家族大议会,现在开始。全场肃静。” “致敬伟大的魔君墨菲斯托费勒斯大人。” 所有恶魔都垂下了头,魔爪放在胸口,口中念念有词。 徐阳逸照此做了,同时,他再次感到了,那股曾经看过自己的,生命本质完全不同的神识扫过全场,如同神灵的巡游,然后飘然而去。 神在天上,却从不插手人间。 数秒后,矮小的恶魔身影抬起头:“很好。本王是上议院议长,卢瑟,你们很多人都没有见过我,不过这不重要,因为这次之后你们就会记住了。我不喜欢废话,也不喜欢拖沓的礼仪,而且我也知道,我们等待这一天已经太久太久,来,让我们直接开始。” 它朝旁边一位四米高的恶魔点了点头,对方拖拽着垂地的黑袍踏前一步:“本王是下议院议长西弗绪,今天,我们在这里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敲定深渊角斗场的晋级名额。费勒斯家族是欺骗地狱第一大家族,所以,和上一次一样,我们有四个名额。三位主力,一位候补。” 徐阳逸明显感觉到,听到候补这个词的时候,不少地方呼吸都稍微急促了一丝。 七星神算算出想对他动手的人……就在这里…… 他眯着眼睛,冰冷扫过一个个小山一样的身躯,最好别让他知道是谁,现在除非必要,他从未暴露过自己炼丹之外的实力,如果他知道了……他无法保证这些家族的种子能平安活下去。 支离破碎的死,是它们最好的选择。 ¥¥¥¥¥¥¥¥¥¥¥¥ 各位有没有发现写法的变化?虽然很微小,可是很重要,我感觉自己又进化了……打开了第三层基因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