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5章:大议会(二) - 最强妖孽

第1205章:大议会(二)

气氛不知不觉热切了起来。 第一位的红夜使魔没有人敢不举手,但是剩下的…… 谁都有自己的人选。 没有任何贵族会认为自己的种子比别人家的更弱。 刷拉拉……光幕闪现,一位披着黑色斗篷,完全看不清面容的恶魔出现光幕之上。唯一醒目的就是它身后巨大的镰刀,足足有两人大小。 “苍白之眼,成名早于红夜使魔三百年,如今已经进入尊圣后期。” “它的经历在本王看来都算得上是传奇,它本是第九十七议员序列,圣炎余孽大公的私生子。天赋平平无奇,血脉斑杂,根本没有遗传到圣炎余孽大公的苍灵魔火,以至于在金丹期都不被家族认同。” “随后,它申请进入了整个提拉冈底斯最危险的地方,原初之间的高戈奈斯餐桌试炼,那一批一共进入了五百七十二位精锐,最后……谁也没想到居然是它出来了。” 它顿了顿,扫视全场:“那一批只出来了它一个。” “在那之后,它的魔气突飞猛进,八百年前斩杀三位波旬魔神直系的尊圣后期,一战成名。随后又在厄运三兄妹的直系魔王手下逃过一死,甚至割伤了魔王的手掌。我想各位一定听说过这位魔王的名字。它就是镇守厄运地狱南方的大总管,‘怜悯的焚尔西。’” 在太虚手下逃过一死?甚至伤到了太虚? 徐阳逸交叉在一起的手指紧了紧,这一位的感觉和之前的红夜使魔完全不同,阴冷,孤寂,带着死亡的寂灭。同样,仅仅是投影,也让他兴奋地血液都在沸腾。 高手……同级别的高手! 这场万魔盛典,规格真的太高太高!他这样尊圣中的顶级,一出就是两位!这还只是一个家族!而如同费勒斯这样的原初世家……地狱还有十八只! “真想快点和这些怪物交手啊……”他舔了舔嘴唇,看了肯德拉莫一眼,正好遇到对方斗篷下的视线,双方稍触即离。 刷……第一排,数字停顿,代表着魔气总量,赫然是…… 一亿! 整整一亿! 真正的准太虚! 所有沉默的议员,终于响起了一片深呼吸的声音,早就知道这些恶魔很强,却没想到……对方已经触及了尊圣之线。 滴滴滴,三声清脆的响声,将大家的思维拉了回来。徐阳逸同样凝重地看了过去。 攻击,5。 防御,5。 速度,10! 智慧,10! 三十点恶魔! 再加上一亿魔气的开头10…… 四十点!永恒之钻等级! “现在,表决吧。”西弗绪点了点头,这种时候不可能有任何私情,这些人代表的是整个费勒斯家族,欺骗恶魔嫡系!弱了出去只会为费勒斯这个名字抹黑。 沉默。 无数的恶魔目光交接,没错,苍白之眼是强,但是……它不是魔君指点的弟子。 第一秒过去,一只手率先举了起来。 是圣炎余孽大公。 随着它的举手,第二只,第三只……很快,就黑压压地一片。人数直逼之前的红夜使魔,但就在此刻,一道魔气光华直冲天空,在空中炸起一片灿烂的花火。 瞬间死寂。 刷!圣炎余孽大公猛然站了起来,死死盯着名字出现的方向,声音无比嘶哑:“你确定?” “我很确定。”一个同样沙哑的声音开口,听起来像是女声,不过衰老无比,冷笑道:“红月大公,提出异议。本王申请将苍白之眼的名额保留,进行深渊之战。还请各位裁决。” 仍然死寂。 一秒后,恶魔群体哗一声炸开,不知道多少恶魔全都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向红月大公。 “它疯了……”徐阳逸身边的议员颤抖着站起,扶手被握得咔咔响,差点被捏碎,肥胖的身躯好像随时都会倒在地上,却死死不肯坐下。 西弗绪难得地没有制止,而是同样郑重地看向红月大公:“虽然我问的是废话,不过我还是要问,你确定?” “深渊之战……任何对三甲和候补位置有疑问的都可以申请,只要你们的种子能够打败三甲之一,它就会直接晋升。” “这一次恶魔烘炉爆发时间太长,本王也只主持过这一次,历史上不是没有提出深渊之战的家族,相反并不少……但是对三甲挑战的,仅仅有三十次!成功的……只有五次!” 它深深看了一眼红月大公:“圣炎余孽大公的脾气可不是很好。” 徐阳逸同样目光灼热地站了起来,疯狂……太疯狂了!历史上几乎没有出现过的事情,挑战三甲种子选手,这一次刚刚第二席席位出现,就立刻爆发! 在这种时候敢于叫板圣炎余孽大公,不管挑战成不成功,双方都结下了天大的梁子,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次爆发时间太久,它们不敢赌下次会不会更久。那些名声不显的顶级贵族,同样露出了自己锋锐的獠牙。 没有人能够等待。 也没有人愿意等待! 现场只剩下一片粗重的呼吸,圣炎余孽大公高大的身影和红月大公遥遥对视。主台上十二位正副议长交换了一下眼色,卢瑟才压了压手,慎重开口:“挑战成立。” “大议会结束之后,所有有争议的人员,将一起在我们面前轮流进行深渊之战。我们以费勒斯家族的姓氏保证它的公平。魔君阁下也在注视着我们。” 它挥了挥手,两张金色的信函飞向两位大公,双方都郑重无比地看了一眼,收了起来。 “真是罕见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徐阳逸眼角跳了跳。 是肯德拉莫。 既然挑起了这个事端,导火/线已经点燃,它……终于要出手了么? 徐阳逸抿了抿嘴,坐回了座位上,自己会以一种怎样的形式获得一个名额? “肯德拉莫……”主台之上,卢瑟扫了它一眼,微微皱眉:“还不到你的轮次。” “有什么关系呢?”肯德拉莫悠然走了出来,人之将死,加上以往的赫赫战功,它相信没人会不开眼地阻拦它。 “这里太热闹,我只不过想加一把火而已。” “你想要做什么?”西弗绪让开了道路,确实,它不想和这个快死的老怪物硬碰硬,不过还是提醒道:“别节外生枝,任何人,我是说任何,包括你我,都不可能在深渊角斗场的问题上出一丝纰漏。魔君在注视着这里。” “纰漏?”肯德拉莫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笑了笑:“当然不会。” “只是……我有些着急。” 话音未落,不等所有人反应,它轻轻打了个响指,顿时,第三块光幕没有亮起,而是第十块光幕亮了起来。 徐阳逸的身子坐直了一些,他有一丝预感,接下来,恐怕就是自己面对这片怒海狂潮的时候。 刷……光幕闪烁何其之快,当停下来之后,全场瞬间爆炸。 “这……”灰熊亲王站了起来,它是高达十五米的巨大恶魔,这一次的震撼比上一次更大,不……是远超! 以至于它亲王之尊,看着光幕一言不发,斗篷下扭曲的面孔大张着嘴,眼珠子都瞪圆了。 “这怎么可能?”“魔神在上……本王……看到了什么?”“呵……这……这也是候选者?” 远超之前的震撼,让下方所有恶魔没有一个人说得出完整的句子,刚刚坐下的人影,这一次全部起立,所有人都有些呆滞地看着第十块光幕。 那是一个异族的身影。 小麦色的皮肤,如同矫健的猎豹,漆黑的眼睛,两道剑眉,高挺的鼻梁,丰厚的嘴唇,真……丑! 正是徐阳逸! “你在做什么!!”西弗绪第一个回过神来,不敢相信地看着肯德拉莫,它疯了吗?拿出一个人族的投影!它怎么做到的!怎么让一个异族出现在这里的!这简直是本纪元费勒斯家族最大的笑话! 让一个异族,一个常年被恶魔愚弄的人族出现在这样重要的仪式上,出现在所有恶魔贵族的眼皮底下,就算选不上,都是莫大的耻辱! “你疯了吗!!”副议长排位第一,悲伤的科特浑身黑袍扬起,声音都带着一丝颤音:“墨菲斯托费勒斯阁下好不容易抽出这么一点点时间,抛弃看管的诸天位面,将目光投射在我们这里,你就弄出这种笑话!” “关闭它!肯德拉莫!”“你是不是失心疯了?!从未有异族出现在这种场所!”“这可是恶魔烘炉!宇宙神器!深渊角斗场是提拉冈底斯的盛典!数万年一次的盛典!这个异族是怎么回事!”“如果说刚才的挑战三甲还是有史可寻,你……你知道传出去费勒斯家族会成为多大的笑柄!?” “够了!!”肯德拉莫猛然一声怒吼,浑身魔气汹涌而出,目光赤红地看向全场:“玩笑?” “你们以为这是玩笑?” “睁大你们的眼睛,好好看看我对他的评价!而且,我不忘提醒你们,他的名字叫做逸.费勒斯!明白吗!” 以雅契约! 刹那间,所有恶魔都懂了。 这是一个签订了以雅契约的异族,确实可以算本族人,只要是本族人,他确实机会拿到这个名额……是哪个王子王女做了这么蠢的举动!将以雅契约给了外人? 第一排,安得丽娜脸色铁青,它万万没想到,徐阳逸的投影会出现在这种场合。肯德拉莫有能量做到这一步! 没错……“名义上”他确实是欺骗恶魔,然而……他实实在在是个人类啊! 这是开了历史的先河!费勒斯家族的族选选出一个人类?代表恶魔参加深渊角斗场? 是费勒斯家族无人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