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6章:大议会(三) - 最强妖孽

第1206章:大议会(三)

突如其来的震撼让波澜没有一开始爆炸,但在短暂的沉寂之后,恶魔群体终于从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转为了全场沸腾。 “这到底怎么回事?”“请您解释,副议长阁下!”“我希望这是一个玩笑,如果不是……您这次真的玩大了。”“历史上从未有过这种先河!如果以雅契约的姓氏都算,费勒斯家族这么多万年会产生多少族人?我们需要为他们负责?” “呵……”徐阳逸口中发出一丝轻笑,他身边的恶魔不动声色地移开了一点,因为它们感觉到了,随着满场质疑,这个黑袍恶魔身上正散发出一种微弱却极其锋锐的杀气。就像一把出鞘的刀。 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看着这一幕丑陋却繁华的浮世绘。 “不需要解释。”肯德拉莫的声音更加强硬:“这是深渊角斗场,所有顶尖强者的舞台。他既然冠上了费勒斯的姓氏,就是费勒斯的一员。而我认为,他很强。” “强到足以拿到候补席。” “呵呵……胡说八道!”“一个区区人类,蝼蚁一样的种族,它们能强到哪里去?”“我们麾下有多少人类位面?数不清的人类世界在我们铁蹄之下颤抖!你告诉我他们很强?”“他们同级的尊圣,太虚,都不如恶魔,仅剩下基数而已!这样的种族能出强者?” 四面八方,怒海狂潮,这一幕挑战了费勒斯家族的历史,太多的恶魔没有考虑为什么反对,只是本能地反对。因为这和它们的世界观完全不合。 一个异族,就算冠上了费勒斯家族的姓氏,又怎么可能代表费勒斯参加万魔盛典? 恶魔烘炉之前只能站立恶魔!绝不会站立异族! 肯德拉莫眼睛缩了缩,他对于所有恶魔的反驳还是估计地轻了,现在全场的怒吼,异口同声的反对,数万议员的站队,让它居然一时间被压了下去。 其中还有无数的顶级勋贵,而其他的正副议长?根本指望不上。 忽然,卢瑟开口了:“诸位,魔君大人并未反对。” 一句话,很平淡,却让全场都安静了下来。 是啊……墨菲斯托费勒斯大人的目光正在这里,如果真的反对,那么肯德拉莫已经化为灰烬。 但是没有。 “这不可能……魔君大人怎么会容忍这么荒唐的玩笑?”一位贵族愣了半天,摇着头坐了下来:“恶魔根本不需要其他种族代言,在我们的大军之下,任何种族都是弱者。” “肯德拉莫先生。”灰熊亲王也开了口:“我理解你的做法,但是不代表我赞成。这一票,我会弃票。当然,我不是对这位先生有什么意见,而是……他应该也能理解。” “没错,我能理解。”他话音刚落,一个平和的声音响了起来,一道身影徐徐站起,缓缓揭开了自己的兜帽。 黑色的头发,和恶魔对比起来柔顺的皮肤,对于恶魔其丑无比的长相,相对矮小的身躯……徐阳逸的面容一寸一寸出现在所有恶魔惊讶的目光中,和周围如此的格格不入,他却置若罔闻,淡淡开口:“不过也不代表我赞成。” 他竟然在现场! 每一位恶魔都深吸了一口气,他身边的高大恶魔更是侧目,倒抽一口凉气。 好大的胆子…… 当着费勒斯家族所有恶魔,所有贵族,还有旁听的王子王女,如此庞大的反对力量,这个人类……居然真的敢揭开斗篷站出来! 他凭什么? 就凭着魔君不反对?蹬鼻子上脸了?还是他觉得有人会投他一票? 荒谬! “你居然真的敢在这里出现……”一位恶魔贵族咬牙道:“你知不知道,你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小丑,一个哗宠取宠的……” 话音未落,一道流光冲上天际,炸裂出逸.费勒斯的名字。 “我有异议。”徐阳逸无视所有目光,朝着主台上鞠了一躬:“晚辈要挑战候补席位。” 所有恶魔的话都被卡在了喉咙里,见鬼一样看着这个鸡立鹤群的人类。 先河……历史的先河!一个人类异族,居然要以挑战者的身份参加深渊角斗场!而且点名挑战候补席! 一秒之后,全场第三次炸裂。 “你凭什么?”“人类……不要以为你站在这里,你就具有和我们一样的资格!”“你血脉中没有费勒斯的血液!你甚至不是恶魔!”“滚回你孱弱的位面去,强大的提拉冈底斯不欢迎你!” “你没有这个资格,别提出忘乎所以的要求!”“明白自己的身份,然后安静的坐下,看在肯德拉莫副议长的面子上,我们恩赐你听完这一场你可能永远参加不到的高级议会。” 一道道怒喝在耳边炸裂,只有知道徐阳逸真正身份的顶级贵族没有出声。他如同怒海中的磐石,八风不动。 只是目光直直看着上下议院两位议长。 现在,在这里,他要一个交代。 卢瑟和西弗绪对视了一眼,今天真的遇到了万古不见的奇景,首先是红月大公挑战三甲,都以为这是高潮了吗? 不! 更可怕的还在后面,一个人类,居然签订了以雅契约,而且点名挑战候补席! 安得丽娜坐在前排,脸色越来越差,四面八方兄弟姐妹的目光简直要把它全身点燃,它知道徐阳逸身上有什么,更知道对方来路不正。就在它张了张嘴,刚要说话的时候,一道冰冷无比的灵魂通话就在它耳中响起。 “想死的话,你尽管试试。” “除非你一辈子不出欺骗孽宫,否则,在欺骗之间,我就敢让你后悔出生在世上。” 是他! 安得丽娜死死咬着牙齿,这个男人……居然在面对这种狂潮的时候还有心情威胁它!他……他到底把自己看成是什么?真以为自己不敢说吗? 它不敢。 勇敢地张了几次嘴,却懦弱地夹紧了音带。 因为它很清楚,这个人类真的做的出来!从对方还没到提拉冈底斯就敢斩杀议员的时候开始,它就清楚知道这一点。 这是一个胆大包天的异族。 全场的声音,从沉寂到喧哗,又从沸腾归于寂静。所有人都在看着卢瑟和西弗绪,等待着它们的裁决。 数秒之后,卢瑟抬起头来,看向灯塔一样无比醒目的徐阳逸,沉声道:“你知不知道……候补的都有谁?” “多少顶级贵族在盯着这个位置,费勒斯家族以亿为单位的恶魔,没有希望争前三甲的,全都红着眼睛盯着这里。” 徐阳逸平静开口:“我可以给他们补偿。” “你的补偿?”“可笑,用你贫瘠的身价?”“我们不需要你廉价的补偿,滚出去,就是最好的道歉。”“作为人类,你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至高的场所。” 刚刚平息的大厅,因为这一句话而再次喧嚣。不过,这一次许多贵族都没有开口。包括主台上的十二位正副议长。 一位准圣炼金术师的补偿…… 这个……可以有! 但是,还不等它们思绪完毕,一道满含杀意的声音就寒风一样刮过全场:“不过,我不需要知道候补的有谁。” “只要争这个位置的,我就一个一个打过去。有多少,我打多少。直到打到没有人再敢上来为止。” 好重的杀气! 这个位置舍我其谁,势在必得的气势,已经无法用狂妄和自信来叙述,竟然让不少恶魔眼睛一亮。 徐阳逸扫视了一圈周围,身边的所有议员,已经被他无形的杀气逼迫地不由自主斜签着身子坐下。他继续说道:“也不管要打多少年,只要有哪位种子选手不满意,我就打到他满意结束。” 顿了顿,他忽然笑了:“不过,相信我,很快就会有人绝望。” “好大的口气……”肯德拉莫舔了舔嘴唇,目光闪亮,轻声自言自语:“但是我喜欢。” “可惜啊……如果不是只有你有希望带我走上恶魔烘炉,本王还真的不想这么对你。然而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没有我站在这里,从你的名字出现的那一刻,就会被愤怒的恶魔群体抹去。” “没有我为你把名字放上来,你根本不会有机会进入大家的视野。” “是我救了你。和上次一样。你应该感恩,用你的命。” 卢瑟也轻轻舒了一口气,和西弗绪交换了一下眼色,咬牙道:“挑战……” “等等!”还没有说完,整整三十个家族的议员同时起立,几乎是异口同声:“我们同样要求候补席位的深渊之战!” 徐阳逸微笑着套上了斗篷。 很好…… 昨天敢对自己出手的人,就在你们之中吧? 所以,都去死好了。 “真的吗?”肯德拉莫冷笑着看着所有人:“我再一次提醒,你们最好看看本王对他的评估,虽然只是我的一家之言,好歹也有些帮助哪……” 所有恶魔这才想起,徐阳逸的数值已经出现了很久,却根本没有人注意。 一道道目光全部集中到了光幕之上,卢瑟看到的第一眼,差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只是他,每一个恶魔瞳孔都倏然放大。 力量:10. 防御:10. 速度:8. 智慧:10 灵力……至少一亿! “三十八点,加上一亿……四十八点恶魔!永恒之钻等级!肯德拉莫,你在和我们开玩笑?!这比红夜都要高出整整七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