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8章:震惊上下议院(二) - 最强妖孽

第1208章:震惊上下议院(二)

轰隆隆,传送阵带起一片漩涡,紧接着,无穷无尽的血腥之气从下方喷涌出来,形成血色的光柱。周围无数人的斗篷都被带的往上翻飞,一股尊圣初期的魔气毫不掩饰地四处蔓延。红光之后,一个漆黑的五十米深渊替代了传送法阵的位置。 “是卡尔啊……”一位贵族后退了两步,眼中带起一抹谨慎:“基恩家族第三十七子,‘疯狂的卡尔’从出生开始就天赋异禀,被家族所在牢狱之中数百年,真正的杀人机器。” “果然是它……”另一位女性贵族同样凝重地倒退数步,带着怜悯的神色看了徐阳逸一眼:“遇到它,是你的不幸……就祈祷副议长能及时出手,救下你的小命吧……” 卡拉……卡拉,一阵阵锁链响动的声音从深渊中响起,随着一声惊天咆哮,一只一米大的手掌猛然抓住了深渊边缘。漆黑,布满鳞甲,燃烧着腥臭的火焰,带着疯狂的嘶吼,一个庞然大物缠着四根巨大的锁链轰的一声从下方冲出。 “杀戮吧……毁灭吧……你就是我们基恩家族的最顶尖天才,为了让你进入候补席,我们压抑了你几百年,你那被封印的杀意,现在我允许你如同火山一样倾泻!”基恩家族的恶魔在深渊之旁哈哈大笑,猛地一指徐阳逸:“去!” “让这只来自异位面,异想天开的蛆虫明白人类和恶魔的差……” 话音未落,它的声音猛然顿住了。 不只是它,所有人的目光都陡然缩紧。 惊鸿过隙,一道璀璨的剑光闪起,它们根本无法看出对方行动的轨迹,仿佛天边掠过的雄鹰,四道白线好像在这一瞬间同时出现,然后骤然消失。 那是利剑超越音速,斩破空间的阴影。 人影落定,徐阳逸已经平静站在深渊之旁,因为强烈战意而颤抖的鱼肠缓缓插入剑鞘。 当……若黄钟大吕,回音绕梁。 下一秒,当当当当四声,缠绕在卡尔身上粗大的四根锁链齐声而断。 没有想象中的激战。 没有幻想中的势如破竹。 在这一刹那,这里安静了,除了肯德拉莫,其他九位副议长倒抽一口凉气,目光如电豁然刺在徐阳逸身上。而一百多位恶魔贵族,无论是侯爵,男爵,全都猛然睁圆了眼睛,针扎了一样暴退百米之外,不敢相信地看着现场。 徐阳逸的手握住剑柄,卡尔带起的腥风吹动他黑色的长袍羽翼一样挥舞,明明没有一丝杀气,却让四面八方的人感觉心中一片彻寒。缓缓道:“怎么?” “是我提前出手了?” 没有人回答,基恩张大了嘴看向他,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出手了?他一瞬间斩出了四剑?放出了囚禁卡尔的封魔之链? “我不相信……”它无意识地倒退着,能将封魔之链瞬间斩断,能让在场如此多贵族看不清出手,这已经推翻了它的思维,想象和现实的巨大落差,冲击着它的神经,它脑海中只剩下一片空白。 快……太快了……快到根本看不清! 这真的是人类?! “不……”数秒后,悲伤的科特声音第一个响起,深深道:“从对方出现的一刹那,就已经开始了,你……没有提前出手。” “是这样啊。”风暴更甚,吹得徐阳逸黑发几乎平行飞起,眼中已经出现了两个黑洞,幽幽看着深渊中愕然的庞然大物,手紧了紧:“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啊啊啊!呜呜呜!”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更加让人震撼的事情发生了,疯狂的卡尔,这个让基恩家族压制了几百年的怪物,忽然用尽全力趴在深渊之旁,拼命磕着头。 它磕头是如此的用力,导致地面都在咚咚作响,不多时,额头的鳞片刀子一样翻飞,却根本不敢停止。 孤寂而沉默的空间中,因为这个声音而更显得死寂,终于,基恩男爵尖叫的声音见了鬼一样响起:“这,这怎么可能!!” “它在畏惧?那个基恩家族疯狂的卡尔,这一代最强的天才在畏惧?”另一位肥胖的恶魔大张着嘴,三只手捂着胸口:“魔神在上……同为尊圣初期,大恶魔等级,它,它居然在畏惧?” “卡尔不是没有灵智吗?”“我听说正是因为它没有灵智,嗜杀成性,这才被基恩家族封印!”“如果不是它恐怖的天赋,它永远不会从封魔深渊中出来!”“唯一出现过的几次,每一次都血流成河,有一次甚至屠杀了半个大千世界!这……这真的是那个卡尔?” 无数震撼到颤抖的目光聚光灯一样投射在徐阳逸身上,他目光带着冷漠道:“我听说,上帝关上了一扇窗户,一定会打开另一扇。看来虽然剥夺了你的灵智,却给了你非同一般的生物本能。” 他轻轻朝前走了一步,顿时,巨大的恶魔浑身瑟缩了一下,磕头更加猛烈。 基恩男爵大张着嘴,身体都在颤抖。脚下发软地连退好几步。 它们的种子选手……疯狂的卡尔,面对对方的文化居然没有一点拒绝,而是温顺如猫,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它简直无法想象! “你能看到我?”徐阳逸微笑着问道,然而这个笑容,却让卡尔所有眼睛都缩了缩,啊呜叫着瑟瑟发抖。 它能看到…… 它看的很清楚,面前是一团庞大无比的力量。 不同于魔气,但是……非常可怕!它从未见过同等级的恶魔具备这种力量! 在这股力量面前,它除了祈求活下去什么都做不到! “你很聪明。”徐阳逸很满意对方的态度,挥了挥手:“滚吧。” 没有任何争辩,卡尔如同在等着这句话,庞大的身躯一声不吭,飞快地缩回了自己的深渊,根本不管自己是几百年后再被放出来。 死寂。 死一样的寂静。 又过了数秒,那位蝎子一样的恶魔机械一样回过头,呆滞地看着徐阳逸:“其实……你是纯血欺骗恶魔……对不对?” “这怎么可能啊!”“人类怎么能达到这一步?”“这可是基恩家族的卡尔啊!恐怖的代言人!真正的疯子!居然……居然……”“居然手都不敢动就逃了?!”“难道是出现了其他意外?” 没有人能相信这个画面。 冲击太大了,大到它们无法接受。瞎子都看得出来这个人很强,非常强!但是……但是理智上绝对无法接受! 人潮如沸,徐阳逸放松了一些剑柄:“劝告各位一句。” “没有它强的,就别上来献丑了。”他的目光从所有恶魔身上扫过:“我没有太多时间。” 无声的耳光,响亮却火热。 开始,在所有恶魔贵族叫嚣的时候,他没有开口,现在这一巴掌,却扇得在场所有贵族一句话说不出来。 自己之前摆出的种种嘴脸,派出家族最强的种子选手,却连动手都做不到? “请宣布吧。”徐阳逸根本不管它们的态度说道。 后方,所有副议长交换了一下眼色。眼中惊疑不定。 作为一名准圣炼金术师,它们根本没有指望过徐阳逸的战斗力。开什么玩笑?你见过哪个丹道大师还具有战斗力? 没有!他们每一句话都是自己的战力,但是本身绝对是同级中最弱的。 然而现在……从徐阳逸灵气爆发的那一刻,它们就知道肯德拉莫所言非虚!这真的是一个永恒之钻等级的怪物! 永恒之钻等级的准圣炼金术师? 什么样的怪物能在几百年里做到这一步?这简直脱离了它们的思维! “逸先生获胜。”许久,扭曲的林恩才无比复杂地说道。 徐阳逸平静看了一眼现场,目光所及,所有恶魔贵族都后退了一步,他声音一如既往:“还,有,谁?” 无人回答。 “还有谁想来挑战本圣。” 声音回荡这方虚拟广场,第二次叫阵,一人开口,群魔无人回应。 “那么,本圣就却之不恭了。”他微微一笑,正要转身,终于一个嘶哑的声音传来。 “等一下。” 一位披着斗篷,两米高的瘦削恶魔站了出来。 斗篷下的眼睛带着迟疑,带着难以置信,带着忐忑和不甘,诸多复杂的情绪汇聚成一句话,然而没有一丝挑衅,非常的凝重,郑重无比地看着徐阳逸:“准大公维尔斯.萨恩,隶属于欺骗之间北方家族,人类……小心了。” 徐阳逸扫了它一眼:“你确定?” “萨恩阁下可是大公之下第一世家,异族。”蝎子一样的恶魔紧紧盯着徐阳逸,挑衅的语言差点习惯性地喷出,但却不知为何拼命压抑住了:“我承认……你很强,强到超出我们的想象,卡尔在你手中完全顶不住几秒,但萨恩家族不一样。” “如果说候补席最有力的竞争者,非萨恩阁下莫属。只要你能战胜萨恩家族的杀戮兵器,我发誓,我绝对双手迎接你进入深渊角斗场!同时……” 它深吸了一口气,磨了磨牙:“我愿意为你提供团队!无论是分析团队还是财务团队或者情报团队!” 徐阳逸抬了抬眉,根本没有回应它,而是看向所有人:“你们呢?” “我的仁慈不多,耐心也不好。最好快一点……否则我不保证几十位后的挑战者能完整走下来。” 太狂了! 然而这种狂,却没有一个人敢反驳!就算准大公维尔斯,都是目光连闪,却理智地闭住了嘴。 谁也没想到一个候补席争夺出现了这种绝世猛人……你怎么不去争三甲!该死的!!如何 一头老虎忽然闯入猴子群中,就是现在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