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1章:顶级贵族的邀请 - 最强妖孽

第1211章:顶级贵族的邀请

下一更大约九点半…… %%%%%%%%%%%%%%%%%%%%%%%%% 整个大议会完全被点燃。 冲击太大了,这次大议会真的是一波三折,首先是红月挑战三甲,紧接着是肯德拉莫强推一个人族上位,最后,一个小时之内结束候补席选拔赛。 这简直是闻所未闻! “难以相信……”灰熊亲王深深看着这一幕,目光不动声色地游荡起来,瞬间接收到了其他顶尖贵族的信号。 圣炎余孽,苏门达尔,以及其他去过黑街的大公,眼中神色无比复杂,它们谁都没想到,也根本没有这个猜测,最后剩下来的是他! 一个准圣炼金术师需要多久的积累?三百年?五百年?现在地狱的几大丹道高手,谁的战斗力突破了5?怎么在你这里一切都倒过来了? 人力有穷时,谁也不可能一专多能。但现在……这到底是一心一意坚定修行之路的修士?还是一直浸淫于丹道的大师?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情况! “我们的准圣先生非常不简单啊……”短暂的震撼之后,圣炎余孽大公轻轻敲击着扶手,看向徐阳逸的目光仿佛看着一块闪烁的魔晶矿,和其他几位同等地位的贵族说道:“仅仅四百多年,准圣丹道大师,还成为了这一次候补席的超新星,看来……我们有必要和这位大师好好沟通一下啊。” “我已经准备邀请他参加五十年后举行的灰熊盛宴。”灰熊亲王笑道,但还不等它说完,苏门达尔亲王就淡淡开口:“三十年后,苏门达尔家族恒河盛会,本王也拟定了邀请函。” 最后一个字落下,又一个声音响起:“巧了啊,本王刚打下一块龙族领土,现在蔓藤星域可知生命位面已经有百分之一掌握在我肯特亲王麾下,远征军四十年后班师回朝,同样打算举行一场盛大的宴会,也算是为即将来到的深渊角斗场预热。我想,有一位准圣炼金术师参加,这场宴会应该很容易晋升到盛会。” “哦?真是巧合,本王的第三十二女五百诞辰,我想……”“亲爱的九头蛇大公,您确定你记得您这位女儿的名字?”“呵呵,百分之一的位面就大肆庆贺的你有什么资格说本王?” 前排的顶级贵族低声交谈着,现场的一切都和它们没有多大关系,数万年的积累,它们已经走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现在要等的,就是议会的宣判而已。 都决定了,你们还闹个什么劲? “你们没有看错。”就在全场议论如潮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虚空中传来,紧接着,十道身影的出现,让大议会彻底安静了下来。 十位副议长身形凝结于虚空,数秒后,悲伤的科特沉声道:“本王郑重宣布,从即日起,候补席敲定为逸.费勒斯先生。他将代表欺骗恶魔嫡系之一出战深渊角斗场。” “我反对!”“反对!一个人类怎么能代表恶魔参加这次至高的圣战?!”“异族不应该出现在那个伟大的天空之城!”“我建议收回他的以雅契约,革除费勒斯的姓氏!” 顿时,海啸一样的反对声扑面而来,什么实力,什么身份,都是假的,它们就是不允许一个异族站上深渊角斗场! 忽然之间,虚空一阵轻微的波动,紧接着,一股浩瀚的魔气涌入全场。 突兀的闯入,却没有让人感觉一丝突兀,因为它已经完全融入了空气,无处不在。 明明感觉不到,却让人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前排的顶级贵族,王子王女们感触最深,倒抽了一口凉气猛然站起,山崩海啸一样半跪于地:“恭迎吾主!!” 全场瞬间安静,紧接着,后面一排一排的恶魔只是愣了一愣,立刻半跪于地,整整齐齐,齐声高呼:“恭迎吾主降临!” 一道道璀璨的黑光,从空气中投射出来,感觉不到邪恶,甚至觉得宏伟,但就是这样堪称柔和的光华,却让现场针落可闻。 墨菲斯托费勒斯,这方地狱的真主,意志降临! 没有一个人敢开口,就连呼吸都变得轻微,只见半空中一阵波动,从卢瑟和西弗绪身边,空间波纹一样荡开,随即,一张羊皮纸,一只巨大的鹅毛笔出现半空。 没有人操控,没有人敢动,笔却带着沙沙的轻响迅速在羊皮纸上书写起来。 逸.费勒斯。 “呵……”一位侯爵眼角抽了抽,心脏乱跳:“王……怎么会为一个区区人类书写上名字?” “是觉得我们闹得太过?”“王怎么会肯定一个人类?”“吾王啊……这可是费勒斯家族的盛宴,您为何要把这个名额让给其他种族?”“难道这个人类的实力真的强大到可以在尊圣战场占据一席之地?” 诸多纷乱的想法萦绕大脑,之前喧嚣的恶魔每一个额角都流下冷汗,那沙沙的柔和声响如同催命的丧钟,当最后一个字母完毕的时候,整张羊皮纸无声卷起,缓缓没入虚空。 从头至尾没有一句话,直到羊皮纸消失三分钟以后,由灰熊亲王带头,顶尖贵族,王子王女,和其他贵族才按照顺序缓缓站起身。 “没人再有异议了吧?”肯德拉莫的声音有些沙哑,率先开口,心差点跳出了胸腔。 这就是独步魔君。 无处不在,神识所至,就是它的王国。它如果想,可以清楚知道神识范围内的每一件事。它不知道为什么魔君会亲自传达一道意识写下徐阳逸的名字,但……它祈祷对方没有发现它的野心。 无人开口,魔君亲自敲定的人,没有任何人敢置喙。 “那好。”卢瑟舒了一口气,这次大议会变故太多了,它巴不得立刻结束,沉声道:“大议会就此结束。当红月和圣炎余孽两位贵族的深渊之战结束以后,费勒斯家族将放出本次深渊角斗场的参赛者。” 随着一声散会,所有的恶魔纷纷化为一道黑光离开会场,徐阳逸在之前的比试之后就没有再进入大厅,此刻随着一股莫名的排斥力量,出现在了外界。 但意外的,这一次并没有看到肯德拉莫,而是出现在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厅之中。 周围是欧式建筑,这个大厅大约千米之大,雕梁画栋,墙壁上雕刻着一位位传奇恶魔的浮雕,正中央一座三四十米高的七恶魔喷泉,喷出一片片炽热的火焰,和头顶不知名的巨大宫灯相映成趣。 一只只披着银灰色袍子的仆魔端着酒水和食物,踩着有节奏的步伐猫一样穿行四面八方,寂静无声,哪怕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这里是咆哮大厅。逸先生。”一个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徐阳逸的灵气猛然暴涨,几乎是习惯性地握上了鱼肠,心跳陡然加速,却在握住剑柄的一刹那缓缓松开。 他根本没有感觉这里有其他人! 只有对方开口,他才感觉到了一丝,也就是这一丝让他松开了剑柄。 仅仅是一点点的魔气,却精纯到可怕,和其他恶魔是铁和钢的区别,他近距离所见过的恶魔中,只有肯德拉莫有这种感觉! 身后站着一位太虚魔王…… 深呼吸了好几口气,他转过身去。 身后是一片寂静的领地,红色地毯一直蔓延到一部百米宽大的石质阶梯上,然后阶梯分为两侧盘旋而上,拱卫出最中央的露台。 露台栏杆上装饰着一个巨大的咆哮公羊徽记,徽记之上,一尊十米高大的人影,完全藏在黑色斗篷之中,正在从上方凝视他。 它的斗篷很奇怪,从中间分开,无数精纯无比的魔气从那里蔓延出来,好像没有形体,只有一只血色的眼睛,裂缝一样长在整个黑雾身体之中,如同不动的黑鹰。 对方压制了自己的威压,抬起手中的骷髅酒杯:“初次见面,不过我的大管事你应该还有印象,你可以称呼我为邪眼之王。” 是它? 徐阳逸不动声色地微微鞠躬,这位不知道是亲王还是大公,代表同样来过黑街,毫无疑问,它是欺骗之间最顶级的那批贵族。 “不用担心,虽然是本王拉你来到这里,却并无恶意。”邪眼之王仿佛想让自己看起来友善一些,努力开了个玩笑:“即便本王想对你怎么样,也有别人不允许。” “那您是?”徐阳逸揣测着对方用意问道。 邪眼之王好像笑了笑,黑色如羽翼,丝滑如绸的斗篷微微一动,两条银白色的绶带迎风飘扬,黑雾中伸出一只干瘪的手,如同老者,满是皱褶,但是这些皱褶中布满了血红的眼睛。半米长的手指中捻着一份黑色的请帖,送到了徐阳逸面前。 “上一个本王亲自送出去的请帖,还是一位圣阶炼金术师,而且是西方系谱。我一直想再送出一份,没想到这一等就是数千年。”它的声音仿佛有些感慨:“所罗门盛宴……这是至少三位亲王共同举办,才能被冠以所罗门之称的至高宴会。” “可以买下位面的恶魔巨富,还有最顶级的贵族,全都会在这里出现。不会有闲杂人等来打搅我们,那些排名五十之后的议员,家族,做梦都想得到一份所罗门的请帖。但请帖常有,宴会却不常有。” 血色眼睛深深看着徐阳逸:“没有哪位亲王,大公,会闲来无事举办这种高规格的宴会。而这一次,是灰熊亲王,我,圣炎余孽,苏门达尔等七位亲王,二十位大公共同举办,在欺骗孽宫的历史上都不算太多。” “我们诚恳地邀请你,在五十年后莅临这场盛宴,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愉悦的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