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2章:护驾!护驾! - 最强妖孽

第1212章:护驾!护驾!

徐阳逸谨慎地接过那张请帖,斟酌开口:“其实,各位阁下如果想炼丹,只需要按照规矩来就好,没这个必要。” 顺路试探一下欺骗之间顶级贵族对他的容忍程度。 “呵呵……”邪眼之王笑了笑,声音变得极度诱惑:“徐大师……你真的以为深渊角斗场就这么简单?” “数万年一次的盛会,不仅仅是血脉升华的唯一契机,更是整个提拉冈底斯资本的咆哮。” “你想过没有,一个位面,多少人在等待着这场狂欢?你的身上会压上多少赌资?忘记告诉你了,这些赌资是五五分成,一旦选定,很难撤手。还有赔率的调整……你难道就不想一直赢下去?” 徐阳逸目光微动:“您的意思是……” “你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你。”邪眼之王的笑声越来越大,显然非常愉快:“你对于深渊角斗场了解的太少了,一个人的胜利,不只是他自己,还有身后的分析团队,情报团队,那些小家族,和自费报名的恶魔根本组建不起这些耗资甚巨的队伍。” “但是我们可以,不夸张地说,我们排名前五十的顶级贵族,掌握了整个欺骗之间5%左右的资产,别小看那些非原初世家的对手,提拉冈底斯还有很多从天堂地狱之战活下来的古老遗族,你根本不知道会不会遇到它们。” “而没有情报和分析的队伍,你对它们一无所知。甚至对方是哪条血脉,可不可杀都不知道。” 徐阳逸沉吟了起来,片刻后才在邪眼之王炽热的期待目光中点了点头:“好。” “五十年后,我准时赴约。” “很好。”邪眼之王笑道:“届时,三甲会同时到场。这是为你们准备的盛宴,本王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沙……随着他最后一个字落下,眼前的一切模糊起来,空间化为黑色的沙尘消失空中,等这些沙尘消失之后,他已经出现在一座华丽的宫殿门口。 从未见过这座宫殿,不过当他感应到里面几道灵气之后,笑了笑就走了进去。 当……刚走进宫殿,他简直愣住了,完全愣了。 鱼肠猛然从他身上飞出来,哆嗦着看着大厅,同样不敢相信。 就在其中,十几位浑身几乎赤裸,燃烧着火焰的女性魅魔,容貌姣好,身材优美地让人吐血,正莺莺燕燕,玉体横陈地半躺在一张大床上,每人都托着一个托盘,盛放着精美的食物。而一道黑白相间的身影正在这些脂粉之间,左摸一把,右喝一口,兴奋地不亦乐乎。 “这才是天堂啊……这才是天堂!没有徐老黑的地方才是天堂!” “看看这里,有他的地方就是修炼,修炼,再修炼!这人啊……都快修成性无能了,来来来,这块肉给我,汪!剔骨!” 很好…… 自己在外面拼死拼活赚钱养家,它就在这里负责貌美如花……今天是时候清理门户了。 “你就没想过徐大师现在在干什么吗?”脸色阴沉,它缓缓走了进去,鱼肠吐出不善的光芒。 “你就一点不担心?” “你就没考虑过你现在优质的生活是谁带来的?” 猫八二硕大的狗头正趴在一个脸盆大的酒樽之中,人立而起,咕咚咕咚喝的愉快,闻言晃着尾巴说道:“此间乐,不思蜀……咦?怎么会有雄性的声音?来人!带出去!去势!这里连猪都必须是母的!” 一旁盘坐念经的法海早已从蒲团上起来,悄无声息而且极其明智地让开了一条路。 “这样啊……”徐阳逸吹了吹鱼肠,笑容非常和蔼,是那种剥皮炖汤的和蔼。所以,旁边的魅魔惊呼一声,全都躲开了。 不得不说,祸害遗千年是有道理的,往往作死的生物对于该险的预知非常敏感,猫八二霍得抬起头来,只见一道寒光飞闪,直奔狗鞭。 “好你个孽徒!!”贱狗吓得魂飞天外:“说好要做彼此的天使呢!” 嘴里这么说着,身子却飞快扭曲成难以想象的弧度,居然躲过了这一剑。 “天使是无性别的,本圣今日就成全你!!” “汪!刑天!刑天呢!快!护驾!护驾!灭了这个害朕的刁民!” 徐阳逸冷笑着数剑刺出,剑光如毒蛇,直奔下三路,猫八二尖叫连连,演戏一样左逃右闪,刑天却根本没有出来。 “贼秃!你看什么看!还不来帮忙!”狗毛一片片往下掉,猫八二急了。 法海淡淡看了一眼:“床头打架床尾和的戏码老衲看得多了……咳……徐施主,老衲不是这个意思……” 徐阳逸根本没有理他,又是一剑,贱狗避无可避,忽然,身子一软,软塌塌地靠着墙角倒了下去。 徐阳逸抬了抬眉,收起鱼肠,走过去毫不怜惜地两脚,对方肥大的身躯肉山一样波动了几下。一动不动。 皱眉走到对方面前,正准备掰开对方眼睛看看,猫八二战战兢兢的声音闭着眼传来:“你够了啊……差不多就行了……老子都开始装死了,给点面子啊……” 呵呵呵……徐阳逸冷笑一声,一剑刺向贱狗两腿之/间,法海叹了口气:“两手劈开生死路,一剑了断烦恼根,善哉,善哉……” “汪!”猫八二立刻跳了起来,但是还不等它跳起,鱼肠却停住了。 无论徐阳逸怎么用力,鱼肠都发誓不往下刺。 “怎么?” 鱼肠沉默数秒,咬牙切齿道:“脏……刺不下去……” “对!对对!没错!”猫八二已经吓坏了,泪眼汪汪:“我肮脏,我下贱,我卑鄙无耻见利忘义!所以你就当我是个屁,放了我吧。” 爽了。 徐阳逸神清气爽地舒了口气,一脚将猫八二踢到一边,自己坐在了那张卧榻上,周围的魅魔这才反应过来,不得不说心理素质过硬,居然又围了上来,手毫不犹豫朝着下三路摸去。 “滚。”徐阳逸眉头一皱,一丝尊圣级别的灵气轰然爆发,顿时,这些只有筑基的魅魔刹那间被吹飞宫外。 紧接着,手指轻轻一掐,无数的符箓出现,瞬间将这里围得水泄不通。 猫八二躲在柱子后面,伸出半个狗头看着徐阳逸,徐阳逸招了招手,对方头摇得拨浪鼓一样,死活不过来。 徐阳逸也没有管他,而是看向了法海,两人目光平静对视,法海也收敛了笑容。许久,徐阳逸才淡淡道:“想回去么?” 一句话,法海目光骤然闪耀。 此处虽好,终非吾乡。 “你怎么做到?”他沉吟片刻问道。 徐阳逸深深看着他的眼睛:“我拿到了费勒斯家族的候补名额。” “深渊角斗场的候补名额。” 法海的嘴唇微张,死死盯着对方,仿佛要看出他说的是不是假话,徐阳逸平静而坚定地点了点头,他仍然没有撤回目光,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他,胸口都急剧起伏起来,呼吸都开始加粗,足足过了三分钟,才垂下眼皮,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阿弥陀佛……” 不等徐阳逸开口,他沉声道:“提拉冈底斯臭名昭著,但实力太过庞大,就算在我所知的诸天位面之中,它也是最强的一个……没来之前,我从未想过一个位面居然有十八位独步,数百位太虚……” “它们的本性是征伐,所以,传送门在这里的地位超乎寻常的高。也为了防止其他位面反追踪到这里……以我的地位,根本无法提出使用传送门的申请。真没想到……” 他极其复杂地看着徐阳逸一眼,没有说完。 真没想到……当年自己一根指头就能碾死的小小炼气……如今居然能获得费勒斯家族的候补名额! 即便是他不认同恶魔,也太清楚所谓原初世家有多么强大,那是独步的直系!一族十几位太虚的存在!而一旦让这个家族认可,这个曾经的小小炼气已经具备了使用传送门的资格! “你要老衲做什么。”又过了许久,他才舒了口气问道。立刻又补充:“只要能回到人类位面,不管是什么,我都会尽全力协助你。” 聪明人说话不用多谈,他立刻明白了徐阳逸开诚布公的想法:对方作为异族拿到的候补席,多少眼睛在盯着这里?这百年,是最后的准备时刻,百年之后,万界齐聚,群魔乱舞。而他难道不做准备? 对方不想让自己的底牌暴露在其他人面前,虽然对方也不怎么相信自己,不过现在只有自己能为他做一些事,无论从身份,地位,熟悉程度,这都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徐阳逸微微颔首,很上道,那么就省去自己动手的必要了…… “神通。”他郑重其事地竖起两根手指:“第一,我要神通,绝对强力的必杀神通!” “晋级尊圣,面临一次‘洗点’的机会,我得到过一部功法,洗去了自己以前的功法,但这部功法……没有神通。” 无限之真是没有神通的,只是世间原理的运用。是宇宙大道,却不带杀伐功能。 而他可能遇到的对手,费勒斯家族的三甲就是三位永恒之钻!这还是十二层地狱,更高的呢? 最顶峰的原初之间呢? 会不会出现五十满分的巅峰永恒之钻? 让他毫无神通,仅仅靠虚灵仙体和对方肉搏? “你是体修。”法海沉吟道:“体修举手投足皆神通,不过这是相对于阴尊而言……体修也有自己的神通,远胜于举手投足。比如法相天地,三头六臂,金胄玉身这几式绝学。” 徐阳逸点了点头,他曾经得到过真武仙法的一章正解,真武屠龙式,他很清楚体修并非没有神通。 法海仿佛极其犹豫,徐阳逸也没有催,足足过了数秒,法海才抬起头来:“吾有一式……” “名为……青莲妖法.阴阳魂体……” 青莲妖法? 徐阳逸目光一亮,他马上想到了莲花转生,这一招也不知道是否随着洗点而消失,但法海怎么会有青莲妖法的? 这不是小青的绝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