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4章:金镶玉 - 最强妖孽

第1214章:金镶玉

抛开脑中的杂念,手在储物戒上一抹,两尊棺材出现修炼室。 普通的棺材,一尊上面刻着天字,一尊写着地字。 “天生胎,地养尸……”目光怀念地从两具棺材上划过,犹豫了许久,他轻轻一挥手,地养尸的棺材盖无声打开。 苏怜月美丽而冰冷的面孔出现在自己面前,仿佛只是睡着,而不是陨落。 徐阳逸目光复杂,手指缓缓从对方冰冷的脸庞上划过,很美,仿佛永不凋谢的冰莲,以往的一幕幕重新浮现在自己脑海。 那是自己始于微末的证明,一段已经逝去记忆。如同纷飞的蝴蝶,随着他手指的抚摸化为寸寸灰烬,没入记忆长河。 “修行就是这样。”鱼肠叹了一声:“这是无可阻挡的大潮,不变强,只能被潮水冲走,拍到岸边。并不是每个人都有你这样的心性,你这样的天资。” 它声音忽然顿了顿,有些黯然:“就如我,都已经开始从这片大潮中脱离。你如果再升一个境界,我恐怕就力不从心了。” 徐阳逸抚摸着苏星瑶的手顿了顿,他理解鱼肠的想法。下四境的时候,鱼肠帮助良多,数次都是依靠它和米斯特汀的解封杀出死局。但晋入尊圣之后,自己厚积薄发,鱼肠已经跟不上自己的速度了。 达到他这个地步,鱼肠更多的作用是指点,是随身一位同境界高手的交流,是它的阅历,而这些,也在被自己慢慢超越。 “我曾经问过安得丽娜……”他斟酌着开口道。 “拓展我剑体内的符箓吗?”鱼肠摇了摇头:“没用,起码在地狱不可能,恶魔拒绝其他火焰,旁门几乎断绝,真正的炼器高手在东方系谱,而对方对你深恶痛绝。没有必要为了我只身涉险。” “我可以等,等回到七界之后。” 徐阳逸没有开口,这是一个托词,鱼肠表面看没什么,但一旦研究符箓,立刻就会发现这是来自不归界的东西,它体内的符箓和七界格格不入,自己营造的飞流海飞升修士的身份立刻就会被识破。 现在的自己还无法承受这种后果。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气氛有些压抑,他同样不愿意这样一位亦师亦友的老伙计就此没落下去,沉声问道。 “有啊。”鱼肠笑道:“九剑合一,重现轩辕。” “轩辕剑,二代雅威的黄金剑,只要你能做到,雅威之下我在器灵中可以横着走。” 轩辕剑么…… 徐阳逸暗暗记住了这一点,不等他开口,鱼肠就笑道:“你我一体,何须多言,来吧,让我们来验证一下,你的猜测到底能不能成功。” 徐阳逸深深点了点头,有的东西记住就好,嘴上说来终觉浅。也不再说这个话题,手一挥之下,地养尸的棺材合上,被他郑重地收起来,天生胎的棺材应声而开。 披散的长发,枯瘦的身材,一身戏子的白衣。徐阳逸深吸一口气,按照阴阳魂体的手法,数个印诀之下,天生胎缓缓漂浮了起来。 功法的一点一滴回荡在他的脑海,过目不忘丹灵发酵,他如同最精密的机械,速度并不快,但每一道印诀,每一个灵力传递都做到了最好。 “还不够……”他目光微动,瞳孔顿时化为深邃的黑洞,一寸一寸看了过去。 以往只听说天生地养双尸是最好的化身材料,自己根本看不出来,但是在无限之真的扫射下,再无任何隐秘。 天生胎的体表布满一层层细密的符箓,徐阳逸都极少看到一个生物体表布满如此多的符箓。而且一个个品级都不低,起码他如果还是金丹境界的无限之真绝对分析不到这么详细。它们毫无瑕疵,一点纰漏都没有,堪称生物的极致。 然而,这只是表面,一旦进入之后,天生胎的内部一片空白。 鱼肠指点着开口道:“一个生物死亡之后,他的基因,也就是符箓立刻消散,只留下皮囊部分的基因。化身就是重新塑造这些符箓的过程。你首先要在它体内凝结一个核,带着自己强烈自我印记的核。用你的神识刻印。” “这个核就是化身的心脏,大脑,中枢。和化身的强弱直接相关。以天材地宝为核心,以神识为交缠。不过这具化身是实验性质,仓促之间也无法求得地狱的至高天材地宝。单纯用神识也并非不可。” 徐阳逸没有立刻行动,而是问道:“为何?有何好处?” “好处良多。”鱼肠感慨道:“比如,你如果能得到凤凰羽毛,用它做核,化身大概率能得到弱化版的涅槃重生。用真龙的鳞片做核,呼风唤雨不在话下。若有仙人遗骨,撒豆成兵,缩地成寸等等神通信手拈来。” “这些都是类似血脉神通的东西。通过修行根本无法得到。比如你狼毒的剧毒魔气,如果不是恶魔几乎免疫剧毒,这里就是你的天下。” 徐阳逸点了点头,并未惋惜,这是实验作品,一旦失误自己会亲手毁掉,毕竟植入万古丹经王修炼魔体,这个构思确实太大胆了。 没必要在一个可能的失败品上投入太多心血。 这些东西阴阳魂体的功法上提了提,却并未说明,鱼肠充当了最好的注脚。 谁说对方老而无用? 屏息静气,他继续掐动法诀,无一丝分神。随着他的动作,四面八方的魔气微微波动,越来越快,最后,形成汹涌的黑色雾海,齐齐朝着天生胎体内冲去。 刷刷刷……它好像一个黑洞,拼命吸收着这些精粹的魔气,魔气透过天生胎因为死去而纷乱的符箓,被徐阳逸牵引着来到胸口,缓缓旋转,扭曲,无数的黑色符箓在他的引动下,好像一根根虚化的触手,以对方心脏为中心缓缓旋转过去。一寸寸透过体表,浸入肌肤,穿透骨骼。 “咦?”就在此刻,他忽然愣了愣,手中一顿,那些正在蔓延的黑色符箓触须立刻晃了晃,他马上压抑住精神继续引动,这才重新稳固起来。 “金色?”他有些愕然,布满身体的黑色基因仿佛过滤网一样,魔气符箓穿过之后,居然一点点变淡,蔓延到天生胎心脏附近之时,已经成为纯粹的金色! 并且……有什么东西正在对方心脏附近咔咔作响,仿佛触动了…… “闪开!!”鱼肠大喝一声,徐阳逸立刻退了出来。刹那之间,整个天生胎陡然发出一片金色的光华,从七窍,毛孔中爆射而出,全身都好像透明。而在胸腔之处,仿佛裂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空洞,这就是金光的来源。 徐阳逸放射性地打开灵气护罩,但让他惊讶的是,这些金光居然无视他的护罩!直接穿过了身体。 毫无危害,却感觉……心灵被震了一震。仿佛面对着一种血脉中的恢弘,即便以他的境界也不能脱离。 “这是……”金光如潮,徐阳逸深深看着天生胎:“禁制?” “也不是不可能。”片刻后,他回过神来,沉吟道:“拿到这东西的时候,是我金丹期,之后从未拿出来过,可能当时的我并不能看出它的禁制……到底什么东西藏在这里?” 鱼肠的神色已经极其凝重,深深看了几眼:“小子……这里面的东西可不简单哪……我知道了,朱常洛当日想逆乱阴阳,重新称帝,但是他不是修士,你记不记得,他是想用天地双尸做自己的载体?” 徐阳逸点了点头,过目不忘的存在,怎么会忘记这一切? “所以,他也需要一个核,一个具有自我强烈标志的核,你觉得,什么东西最适合?” 徐阳逸微微皱眉,不等他回答,鱼肠继续说道:“有一个东西,帝王的证明,而且……这些金光是龙气,纯正无比的气运,对于现在的你可能早就无法震慑,不过地球上,这东西绝对能压得无数金丹抬不起头来……” 不等它说完,徐阳逸已经目光灼热地伸出手,直取对方心脏。 只有一个东西……只有它能做朱常洛的核! 真没想到……对方居然将那个东西封印在了这里! 刷!手立刻没入黑洞,拿出来的时候,手掌中已经出现一个三角形的碎片。 大约一寸长,是一方晶莹无比,全身通透,没有一点点杂质的美玉。好像流淌的海洋,引人沉迷。 “果然是它……”即便徐阳逸,看着这个东西都目光微微炙热:“金镶玉!” “和氏璧……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篆字。也叫……传国玉玺。”鱼肠也深呼吸了好几口,喃喃道:“西汉末王莽篡权,皇帝刘婴年仅两岁,玉玺由孝元太后掌管。王莽逼宫,太后怒掷玉玺于地,碎裂一角,后以金补之,从此留下瑕痕,故名金镶玉。” “这就是传国玉玺缺失的那一角……朱常洛居然找到了?传说真正的玉玺已经在宋末或者元末消失,莫非他找到了整个的玉玺?” 没有人能回答这些历史谜题,这个东西也不珍贵,没有一点点修行价值,但是这是一个华夏子孙的证明,看到它,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母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