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7章:玉和伏法 - 最强妖孽

第1217章:玉和伏法

符箓重组着,扭曲着,足足几十分钟,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一片黑光炸裂,重新化为和之前一样的滚滚黑潮。而在场的两个人都知道,已经有些不一样了。 黑潮中心,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重构,仿佛调整着身上一些不协调的地方。数分钟后,随着刷的一声,黑云消散。一尊两米左右,在恶魔中并不算高大的形体,已经出现视野之中。 骨质比以前更多了,很多地方骨头不科学地攀爬出来,形成骨甲一样的东西,倒刺也更多,头顶两根巨大的恶魔角如同麋鹿一样引人注目。身上大约三分之一的地方都爬满了黑色纹路,皮肤仍然是苍白,却布满了裂痕,一道道火焰从裂痕下时不时跳出来。 腿是典型的反曲关节恶魔腿,手肘长出两柄骨质弯刀,掌心出现两只金色的眼睛,背后两张恶魔翼起码展开有十米大小。整个形体看上去不知道比徐阳逸的形态好看了多少。也威猛了太多太多。 “现在还差得远吗?”就在两人不动声色观察着这一切的时候,玉和微笑着发话了,居然可以口吐人言,目光死死盯着徐阳逸:“父亲?” “你还有的学。”徐阳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有什么新变化?” “你知道吗……”玉和没有回答,而是适应着自己的身体,缓缓在虚空行走,每一步都震得整个空间一片蛛网纹,嘶哑开口:“我很讨厌被当做研究对象。” “你创造了我,真是让我厌恶,知道世界上还有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内核的……姑且称作人的东西,实在让我恶心到不想出去。” 它微笑着转过头:“只想让我自己成为独一无二的‘唯一,’你说呢?父亲?” 徐阳逸同样微笑:“我对孩子很宽容的。” “真是恶劣的父子关系。”鱼肠叹了口气,默默离开数十米,谁都能感觉到,一高一矮,一上一下,一天一地,两位同样的恶魔散发出的凛冽战意。 谁也没想到玉和的成长如此之快,据它所知,任何化身要达到这一步,起码是千年以后,而这个怪物居然能生而可言,实在不知道是徐阳逸的基因太强大,还是万古丹经王,或者是和氏璧发挥了作用。 在地狱,这种东西叫做炼金产物。根本不会归类于生物范畴,哪怕有接近生物或者比生物更高的智慧。 玉和和这些东西完全不同,在出生的一刻就具有了极其丰富的情感,而它,现在向徐阳逸发起了主权的挑战。 一模一样的内在,一样的“我,”这种东西只要一个就好了。除非是甘愿为下的另一个。 “可惜啊……我并不是个知恩图报的孩子。”玉和踏前了一步,脸上满是冷漠的笑容:“我能感觉你的基因很强大,身体中的符箓我根本不认识。嗯……谢谢。” “然后,去死吧。” 话音平静落下,毫无波动,就在这淡漠如湖的声音之中,好像一根线绷断了,它的身影骤然化作一点黑光,直冲徐阳逸而来。 快! 极致的快! 甚至鱼肠都没有看清对方的速度,苍白的身影已经停在了徐阳逸的前方。 就在同时,另一道魔气冲天而起,无限之真完全运转,玉和一爪抓下,面前骤然升腾起一片同样的黑雾,另一只苍白的手陡然冲破黑雾,抓住了玉和的爪子。 目光一闪,玉和一声尖啸,右翼刀锋一样划过,却根本无法划破徐阳逸的外皮,只是拖拽出一溜金色的火花。 当!金铁之声,震散周围无数黑雾,两道苍白的身影闪电交错,没有神通,没有术法,完全靠的本身的力量。 爪,恶魔翼,腿,这些部位都成为杀伐的工具,带起一道道刀锋般的狂风,速度快到只剩残影,两团白色的影子疯狂交缠,周围虚空层层碎裂,却不约而同地保持了尊圣的基本素质----操控入微,力量没有丝毫宣泄,全部笼罩在五十米之内。 轰隆隆……地基已经开始出现大量的蛛网纹,这次近身肉搏并没有持续太久,仅仅五分钟,随着一声惊呼,一道白色声音如同被炮弹打中,飞射数十米,猛然撞在了墙壁之上,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这……这怎么可能!” 赫然正是玉和。 拳拳到肉,刀刀见红,它从不觉得自己会输!没错,自己的经验可能不足,但是力量绝对碾压!自己是进化过一次的魔体,而对方还处于一个根本没有进化的状态!外皮不能抵挡斩击,内脏禁不住重压,除了拳头没有能打伤自己的地方,但……自己还是输了! 输了一招,但就是一招,输还是输。 对方的手指轻轻一点,自己如同被雷霆打中,直接飞出五十米。它根本想不通怎么会败在一个没有进化的魔体手中! “差不多就行了。”徐阳逸有些不习惯地摸了一下白色的肌肤,太久没有出现这个形态,都感觉有些不自然。最重要的是,这个状态毫无杀伤力,太过孱弱。 “孩子不乖,可以闹,但是闹到弑父这一步,家长可不会原谅。” 该死! 听到这句话,玉和眼睛一红,双翼一展,化为白色流星再次冲上。 卡卡卡!全身都长出了无数骨刺,如同飞行的刺刀,所过之处,虚空无声破开。 徐阳逸的目光微冷。 玉和算得上自己第一个造物,甚至说是儿子,感情还是有一点的,他之所以没有让玉和一开始就感到绝望,是想看看对方的实力到底到了哪一步。如今…… 不得不说,很失望。 毫无战斗经验,明明恶魔翼,骨刺,镰刀,都是一等一的杀器,却根本不会使用。接触过程中他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密度很高,力量很大,魔气也很磅礴,居然法修体修都可以,但是…… 完全不会用! 差不多相当于疯狂的卡尔这种地步。 “我一直不主张对孩子采取体罚。”他缓缓踏前一步,淡淡道:“不过有时候,看来我还是太仁慈了。” 就在玉和逼近他的瞬间,一片黑潮轰然而起,无数的倒刺林立其中,沉寂已久的红线带着一声欢愉的呼喊,流星一样升入空中,顿时,四面八方黑潮化作火海,地面成为炼狱,一尊尊阿修罗像拔地而起,带着滔天压迫怒视其中的玉和。 “这是……”玉和心脏猛然一跳,它能感觉到,这个男人本体很强,但它欠缺的只是技法。然而在这一片炼狱出现的瞬间,这个想法完全改变了。 恢弘,雄伟,它穿行于地狱,对方就是这里的君王,在诸天神佛的漠视中,它感觉到自己一种无力的渺小。 火焰滔天,神威如狱。魔王步行于烈焰的殿堂,接天而来。 “该死……”玉和的瞳孔骤然收缩,双手迅速掐诀,胸口飞快鼓起,但就在此刻,一个声音却悄然响起这片空间。 咚…… 它不清晰,却传达心底。 它不宏伟,却让玉和皮肤瞬间涌上红色,刚鼓起的胸部立刻瘪了下去。 神通打断…… 竟然只是一个轻微的步伐。 “这……”它愕然抬起头,惊恐的瞳孔中倒映出那个未进化的苍白身影,迈腿,落地。 咚!!这一声若黄钟大吕,它猛然吐出一口鲜血,如同身处台风中心,张开双翼都无法保持平衡,随着一声不敢相信的尖叫,心脏疯狂跳动起来。 魔王…… 一个惊恐无比的字眼出现在脑海中,不等它多想,咚咚咚……步履如神,踏破虚空,平稳而坚定,每一步都让它的心跳加速,到了后来,心脏几乎要从胸腔跳动出来,浑身都在颤抖,四面八方那种足以将它碾碎的恐怖气息,无时无刻不在侵蚀它的心脏。 它想逃,却感觉双腿都在发软,在这种巨大的恐怖下无法保持平静。 它想反击,双手却抖抖索索,根本无法保持平衡。 一百米,五十米……耳中一片嗡鸣,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那道看似孱弱的苍白魔体已经站在它身前一米的地方。 而它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双翼包裹住全身,如同风中落叶,瑟瑟发抖。 一只白色的手,带着人类的温度,缓缓捏住它的咽喉,就想被老虎叼住的羚羊,淡漠的声音响起耳边:“知道吗。” “我来到这里之后,从未开启过领域。它才是你父亲我的最后底牌。” “能在我的领域下支撑一分钟,你还不错。” 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蔓延玉和初生的心脏,它低下头,颤声道:“它……叫什么……名字……” “杀生。”对方的声音很温和,用拇指顶了顶它的下巴:“好好听话,嗯?” 玉和死死抿着嘴唇,它不愿意……它不愿意!它不喜欢这个人类!更不希望世界上有和他一个内质的生物! 只要想到就杀意大起!它才是唯一,它才是独特! “嗯……”但是,它现在只能低着头,闷闷应了一声。 “很……”徐阳逸好字还没出口,玉和猛然抬起头来,嘴巴边缘已经无数烈焰飘逸,死死盯着徐阳逸,随着一声剧烈的咆哮,一道黑色魔气光柱,带着地狱的烈焰,从它口中直冲而出! 恶魔的吐息! 进化一次之后,除了外形改变,这就是最大的底牌。 恶魔的标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