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8章:家有儿女 - 最强妖孽

第1218章:家有儿女

“去死吧……”它恨恨地想到。然而,还不等想完,脸色已经完全呆滞了。 就在它面前,未进化状态的苍白恶魔平静看着他,眉心一个拳头大的黑洞旋转,所有吐息一点不剩全部被吸入那个漩涡,根本没有伤到徐阳逸分毫。 这人是怪物吗? 一个人类……一个没进化的魔体,怎么会强大到这种地步?让进化过一次的自己甚至没有一点抵抗的念头? 时间仿佛停顿。玉和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切,许久以后,嘶哑地开口道:“你……你的底牌……不是所谓的领域吗……” 那这又是什么? 徐阳逸微笑:“忘了告诉你。” “组成我领域的部分比较多。” “最后很不幸,你惹火你爹我了。” 话音未落,他右手随意一抛,轰的一声,玉和如同子弹一样,从空中硬生生被砸入大厅中间的地面,下半身直接没入地下。 何等怪力! 还不等玉和一口逆血吐出,一道魔气飞速缠绕过来,只不过瞬间,就在它身边形成了一个十米的罩子,玉和呆了呆,随后带着震怒的咆哮,恶魔翼展开,刀子一样划了过去。 轰!!魔气四溢,却根本无法打破! “放我出去!!!”屈辱感瞬间充斥它的心灵,镰刀,爪子全都用上,疯狂地嘶吼着:“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是你创造的!你不能把我关在这里!!” 徐阳逸苍白的身影落在它的面前,淡淡道:“不是关。” “是处罚。” “不是处罚你对我不敬,而是处罚你还不了解对方的根基就敢贸然动手。没抹去你的灵智,已经算我对你的仁慈了。” 玉和赤红着眼睛看着面前的恶魔,无限之真再次发动,徐阳逸又回到了人类的形态,拍了拍光罩:“修行一百年。如果你有能力打破我的封印也可以。” “这是你的家庭作业。” 说完,他的身影已经和鱼肠一起消失在了空间之中。 沉默,过了数秒,玉和猛然一拳锤在地面上,恨恨道:“等着吧……” “总有一天,我会堂堂正正打败你,让你承认我的存在!脱离你……成为独立的自我!” 它不傻,相反非常聪明,仅仅一战它就明白,自己根本不可能杀死这个比自己更怪物的怪物。有生之年能击败他,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没有人会理会玉和的想法,光华闪烁之中,徐阳逸已经出现在宫殿一间寝宫之中,立刻有两位魅魔走了上来,替他按摩更衣。 他缓缓闭上眼睛,享受着应得的一切。不得不说,魅魔这个种族确实是地狱特产,由于全身火焰,按摩的手非常温暖,却一点不灼伤人,甚至一抬眼就能看到因为角度问题,晃动在自己头顶的高耸山峰。 除了没有瞳孔,皮肤赤红,多了一对角和一双翅膀,还有一条细长的小恶魔尾巴之外,几乎没有缺点。完美的身材和面容就是它们的身份证。 “你怎么不干脆抹消它的灵智?”鱼肠在神识中问道。 徐阳逸轻轻摇了摇头:“时间不够了,材料也不够。抽出我的神识,核心溃散,这具化身也废了。而且……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鱼肠板着脸:“我一点也不觉得有趣。” 徐阳逸淡淡道:“它这种性格,必定努力修炼,百年后竹篮打水一场空,我倒很期待它哭出来的表情。” …… 这真的是那个正直的徐阳逸? 鱼肠不相信地看了他好几眼,这种腹黑的话完全不像他的画风啊!果然是初为人父吗?做这家伙的儿女真是人生一大惨剧啊! 徐阳逸轻轻闭着眼睛,享受着难得的轻松,又过了十分钟,忽然开口道:“红线,你最近都在做什么?” 自从来到提拉冈底斯之后,对方一次都没有露过面。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句话一点不假,红线不会哭不会闹,更不会卖萌,你不叫它,它就安静如死。再加上来到地狱之后事情千头万绪,就没有一刻真正缓下来过,久而久之,自己甚至觉得对方和领域已经融为一体,几乎忘记了对方的存在。 鱼肠取笑道:“有了新人忘旧人,身为人父也太不负责了。” 徐阳逸难得的老脸一红,还没开口,就听到了红线怯生生的声音:“爸爸……我感觉这里有很多可怕的存在,我,我不敢出来……” “不用这样,你应该多刷刷存在感。”徐阳逸挥了挥手,魅魔退了下去。叹了口气道:“从今天开始,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好不容易来一趟如此强大的位面,我的神识海有多大?你窝在里面太寂寞了。” “真的吗?”红线的声音显然兴奋了起来,脆生生地问道:“那……我可不可以停在爸爸肩膀上?” “我不走远,就停在那里看看就好……” 鱼肠爱心大发,狠狠瞪了徐阳逸一眼。徐阳逸揉了揉鼻子,尴尬道:“当然,你想去哪里都好。以前是爸爸做得不对……” “挺好的。”红线一溜烟就飞了出来,乖巧地趴在徐阳逸肩头,用翅膀碰了碰他的脸庞:“我知道爸爸忙,不是故意不理我,再说我不是离爸爸很近吗?” 徐阳逸心中难得一软,摸了摸对方,微笑道:“以后不用管这些,爸爸就算再忙,你想玩想闹,爸爸都会陪你。” 蹭,再蹭,好不容易出来的红线显然被安抚了,这是个很容易被满足的小妖灵,回答徐阳逸的方式就是粘在他肩膀上根本不肯飞下来,拼命用灵光身体蹭着对方的脸,偶尔用翅膀挑起他的黑发,玩得不亦乐乎。 鱼肠再次瞪了徐阳逸一眼,看看,把你闺女都憋成什么样了! “来,红线,到爷爷这里来。”挤出一个笑容,鱼肠伸手道。 没想到,红线仿佛吓了一跳,顿时躲进了徐阳逸头发中,将他的黑发顶起来好大一块,露出半个头小心翼翼地看着鱼肠。 “爸爸……” “没关系。”徐阳逸也觉得奇怪,自己和红线交流不多,对方怎么这么亲自己?难道真的是因为当年南华蝶母种下的封神结,对方是从自己身上分割的,血浓于水? “去找爷爷玩就好,它……嗯……是好人。” 莫名被发了好人卡的鱼肠脸色有点发黑,不过很快就明亮起来,因为红线终于颤巍巍地飞过来了,趴在它的胡须上,画面非常古怪,仿佛它胡须上打了一个蝴蝶结,但很是温馨。 看着两人其乐融融,徐阳逸终于感觉良心得到了救赎,嗯……应该是这样。 温馨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几十分钟后,他站了起来,朝着鱼肠点了点头,正要朝着宫外走去,红线却立刻抛弃了鱼肠飞了过来,硕大的翅膀盖住徐阳逸的脸,不让他走。 “不走,不走。” “好,不走……你跟我走好不好?” 终于让不安分的小家伙安顿下来,和鱼肠一起朝着宫外走去。 “准备开炉了?”收敛了玩笑的心情,鱼肠沉声问道。 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目光闪过一抹凝重:“所罗门盛宴即将召开,汇聚了提拉冈底斯的诸多大公,亲王。它们本身或许不会前来,不过绝对有代表赶来,你觉得,它们为什么要举办这场宴会?” “恶魔烘炉即将爆发,每一秒钟都珍贵无比,它们哪来的美国时间?” “爸爸你们在说什么?”红线一副不明觉厉的样子。 “等会儿告诉你。”徐阳逸笑着拍了拍对方的头,这种有人依恋自己的感觉……也不错啊…… 鱼肠沉吟了数秒:“你有没有觉得,深渊角斗场的运作模式很像地球上的一个东西?” “拳赛。”两人几乎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 分析团队,情报团队,浩瀚的赌资,恢弘的角斗场,评级资料……任何一种,都是和地球上的拳赛一模一样。甚至分为尊圣,太虚战场,和拳赛的多少多少重量级有什么区别?只不过扩大了数千万倍而已。 量变引起质变,他们无法猜测深渊角斗场到底有多大规模,一个东西扩大千万倍之后,早就和它的本来面目相去甚远,那种规模绝非人力可以想象。但是,他们可以从根源上刨根问底。 “没错。”鱼肠深深点了点头:“所以……我认为,这次所罗门盛宴与其说是预祝你们马到功成,不如说是……” “最后的摸底。”徐阳逸目光一闪,他也早想到了这个可能,鱼肠现在印证了。 鱼肠斟酌着开口道:“费勒斯家族已经准备下注了,这是一场所有恶魔的狂欢,赌资不知道有多少……这些顶级贵族的赌资也是一个信号,它们看好谁,不看好谁,会影响到次一层的贵族,然后次一层的贵族又能影响到那些无法接触顶级贵族的再次一层,最后……发散到整个费勒斯直系!” “并且,欺骗之间以原初世家马首是瞻,其他的大家族也同样会参考费勒斯家族的投注数目。或许不会一样,却一定会受到影响,换句话说……” 它深吸了一口气:“这是无声的评估,而且至关重要!别忘了,深渊角斗场赢一次是五五分成。这关系着你的第一桶金!如果你以后想让玉和继续发展下去,不时吞噬它的修为,那么至少要让它和你同一阶层。” 否则尊圣的吐纳速度,就算有万古丹经王也不可能比得过太虚,一旦徐阳逸晋级太虚,玉和还在尊圣,那么这尊化身共同修为的手段就毫无意义。 “得到你的投资……深渊角斗场之行,你就可以打下永远耗不尽的魔晶!足以让玉和成为你的永动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