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0章:地狱日环食 - 最强妖孽

第1220章:地狱日环食

纵横年度投票开始啦!各位大腿们,喜欢这本书的道友们,各位雅威,投作品一票,作品,作品,作品!求票~~ 这本书也伴大家走过了一年半,希望喜爱它的道友,不吝啬手中一票,谢谢! ¥¥¥¥¥¥¥¥¥¥¥¥¥¥¥¥¥¥¥¥¥¥¥¥¥¥¥¥¥¥¥¥¥¥ 十八道浩瀚如星河的神识刹那间扫过整个提拉冈底斯,没有人可以察觉到,这些存在于神话中的怪物,已经从永恒的沉眠中,于数万年后再度苏醒。 因为这场万魔的盛会。 欺骗的墨菲斯托费勒斯,毁灭的巴尔,恶毒的布提斯,溃烂之列拉金……这些声名赫赫的魔君,再一次睁开了它们的眼睛,看向提拉冈底斯之外。 没有任何人可以看到,原初之间的顶峰,正爆发出一片片穿越宇宙,划破星河的恢弘光芒,而周围的宇宙仿佛坍缩,一道道精粹至极的黑影从宇宙深处涌现,朝着这里飞奔而来。 恢弘如海,跨越星河的阴云之潮。一片肉眼可见的日食,随着这片大海的出现,已经从最顶峰的原初之间弥漫下来。 “恶魔烘炉开始凝聚了……”千喉之王倒抽了一口凉气,即便以它们的身份,此刻也感觉匪夷所思:“这怎么可能……为什么这一次这么快?这才刚刚四五年啊?第一次凝聚不是二十年以后么?” 所有光幕上都静默不语,每一位费勒斯家族的顶级贵族都愕然看着空中,忽然,灰熊亲王的光幕闪烁了一下,消失无踪。 “该死的!!”“快回去准备!这一次怎么会这么快?!”“半年之内,恶魔烘炉会吸收所有敲定的名单!还不准备一切都晚了!” 数位大公,亲王都发出一声怒骂,随后,所有的光幕全部消散。 千喉之王愣愣看着空中,许久才垂下头来,因为魔气的汹涌,十几米宽大的黑色长袍死神羽翼一样乱舞,他缓缓抬起两只手,笑声中带着疯狂和竭嘶底里:“来吧……来吧……” “就让杀戮来洗尽一切,让血腥来净化所有,数万年一度的盛宴,我们已经等得太久了……” 它们是最先察觉到的一批,但是很快,整个欺骗位面都察觉了。 “干得好!!”“杀了它!撕碎他!”“公牛洛丹!我可是压了三千魔晶在你身上!你必须胜!!”“站起来,反击!你难道像个懦夫一样躺在这里吗!” 一座宏大的竞技场,大约五千米左右,恶魔烘炉降临将近,十八地狱的所有重要枢纽全部都设立了这种大型角斗场。那些顶级贵族的名额,大家族的名额是族内敲定的。但并不是说深渊角斗场只能允许他们进入。 还有无数的小家族,无数的草根恶魔,有的是上古遗族,有的是得到天大气运的超强恶魔,他们同样渴望这一张入场券。而在五十年结束之后,所有角斗场的前一千名,都要送入欺骗灰塔,由那位伟大的魔君送入恶魔烘炉。 竞技场内,两只高大的恶魔咆哮着,张开双翼,吐息不停冲击四面八方,赤红的光柱如同烟火炸裂空中。这是徐阳逸那种高层根本无法接触的下层场面。而在竞技场周围,无穷无尽的低端恶魔,正声嘶力竭地尖叫着。挥舞着自己的羽翼和手臂。 它们扭曲成一片浩大的魔气,全力为了自己下注的恶魔助威。大盘,早在现在就已经开始。 “轰!!”一位恶魔的手臂都断了,却根本不肯下台,因为它的对手也好不了多少,羽翼被撕得粉碎,地面上布满蛛网纹,大家都是强弩之末。它拼尽最后一口魔气,一道吐息滚滚而出,闪耀着烈火与雷电。 然而,对方同样拼尽全力躲开。还不等吐出吐息的恶魔趁机进攻,它却完全呆滞了。 不只是它,全部恶魔都呆滞了。刚才还声嘶力竭,沸反盈天的现场,刹那之间针落可闻。所有恶魔,无论观众,裁判,还是选手,全都抬起头,震撼无比,如同木偶一样看着天空,甚至保持着振臂欢呼的姿态。 黑暗,如影随形。 血腥,无处不在。 一片漆黑的天幕已经悄然降临,里面无数的血红之色,仿佛一只只血色的眼睛。而这片黑暗的中心,太阳之中,一个模糊的东西正在孕育,转化。 它好像一个熔炉,散发出无边无际,却毫无声息的红芒,一个黑色的光点从正中心爆发,随后缓缓扩散,数分钟后,化为一个恐怖的日环食。 阴影遮天,从现场所有人身上划过,让这里陷入无边的黑暗。 “啪嗒……”一个声音,非常轻微,却响彻全场,那是裁判拿着的记录本,因为身体的急剧颤抖,已经掉落到了地上。 这一声仿佛惊醒了所有人,一位矮小的恶魔收敛了满脸的狂热,变得无比肃然,垂下头,双手合十。默默念叨着什么。 从它开始,十个,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到最后整个竞技场,全部都肃穆无比,凝重万分,每一位恶魔都双手合十,祷告着什么。 大街上,刚才还是车水马龙,数不清的恶魔在看着商品,甚至有恶魔当街出手。但在黑暗降临之时,全部人瞬间呆滞了。 马车中,一位贵族伸出头来,大张着嘴看向天空,马车停了都没有发现。 一些小恶魔被族人拉扯着,一言不发站到街旁,双手合十,态度虔诚。 庄严从这里蔓延,肃杀取代了狂热,十八地狱,无论身处哪一方,全部都沉默下来。即便他们没有经历过这一幕,但是耳濡目染,史书记载,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个地狱的祷告,十八个地狱的祷告,遮盖提拉冈底斯的日环食阴影,笼罩这个古老的位面。 恶魔烘炉凝聚开始! 刷……遥远的混沌地狱,饕餮魔王站了起来,手摁着绣球,深深看着远方,似乎要看破虚空。 厄运地狱,无数低级的三头犬,巨蛇魔,鹰身恶魔,沉默地舔着舌头,魔气蓄势待发,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或许是这场盛宴的第一声号角。 波旬的无间地狱,虚空之外,三位魔力滔天的恶魔,任由恶魔烘炉卷起的狂风吹动斗篷,直视着数光年外,那仿佛火炬一样明亮的光芒,胸口急剧起伏。 “嗯?”欺骗孽宫,徐阳逸猛然睁开了眼睛,同时,鱼肠亦然。 静…… 极度的安静,仿佛……什么恐怖的存在即将降临。 很奇怪,他这里明明是隔绝所有魔气,但却诡异地感觉到……十八地狱全部安静了。 那是从心底升起的震撼,从灵魂深处蔓延的敬畏。 “好可怕的感觉……”一刹那间,鸡皮涌上全身,就算是他,这一刻也感觉到那种心灵的颤抖。如同死神呢喃于耳侧。 这到底什么东西? 没有多余的话,红线相随,他立刻和鱼肠冲出了出去。 刚打开大门,一股难以言喻的魔气轰然席卷全体,他的膝盖都顿了顿,差一点不由自主地跪下,然后,就看到了无尽的黑暗。 那些淫、荡的,每次看到他恨不得脱掉他裤子的魅魔。还有平时对他毕恭毕敬的管家,奴仆,这一刻全都好像没看到他那样,齐齐跪在原地,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脸上带着一种狂热和虔诚的模样。居然现出一种神圣。 没有管这些,他拼命摆脱身上如影随形的恐怖压力,全力冲出宫殿。 “呵……”鱼肠和他,还有红线齐齐倒抽了一口凉气。 地狱…… 真正的地狱。 如果说以前的地狱,还有一些所谓的生命气息,这一刻的地狱,才展开了它真正的面貌。 压抑,血红,整个世界只剩下黑和红的主旋律,仿佛红的是血,黑的是一块块血凝固的瘢痕。 黑红的位界之中,一股股狂风掠动,卷起周围的旗帜,族徽,吹得他身上的衣袂猎猎作响。抬头看向空中,却看到此刻的太阳只剩下最外面一圈,周围千米一片赤红,而赤红之外,数之不尽的黑色正疯狂朝着太阳席卷。 罪恶的漩涡,地狱的日环食。 “这是……恶魔烘炉凝聚开始了?”徐阳逸愕然道。 直到现在,他的心情才完全凝重起来。 之前听人说万魔盛会,听人说数万年一度的奇景,根本体会不到什么。只有等自己真正看到,才能体会所谓盛会。 远超他想象的一切,这种天象,这种异变,这种……诸天万界的顶礼膜拜,仅仅是个开始,也足以管中窥豹。 鱼肠也愣了,这是心态的转变。听到战争,和参与战争完全是两回事。即便之前做了多少准备,这一刻,它们也觉得还不够! “开始了……”许久,鱼肠才低下头来。正要说什么,却看到徐阳逸微微皱眉看向天空。 “你怎么……” 了字还没有说完,徐阳逸已经竖起了手,示意它停住。 好熟悉的感觉…… 太阳之中的烘炉虚影还看不清确切形状,根据他所知,这种爆发会经历整整两次。然而就在第一次,他居然感觉到了一种……召唤? “是苏星瑶……”他闭上了眼睛,沉吟数秒后再睁开,看向眼前黑红的地狱,这一次无比肯定:“确实是她!” “她真的来过这里!” 苏星瑶的身世中,有一段她从未提起,徐阳逸也没有问。 那就是……她从忘仙城离开之后,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会在地球的巴别之塔苏醒? 这中间是一片空白,而现在,却若隐若现地出现了一个答案。 “提拉冈底斯……她来了这里……带着最初的欲望符箓雏形来到了这里……”徐阳逸深深看着天空,喃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