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1章:最后的刺杀(一) - 最强妖孽

第1221章:最后的刺杀(一)

黑潮在继续,提拉冈底斯太大了,以光年计算的聚合位面,就算光的照射都要经过数年,这片阴影从原初之间投下,现在只映照了各个地狱的最中心而已。 黑色吞没一切,血红掩映其中,形成提拉冈底斯的主旋律,地狱的真容徐徐拉开,无论是谁,在这遮蔽宇宙的黑暗,无边的猩红面前,都只能感觉到震撼。 十分钟,日环食已经吞没一切,去向远方,直到这时,所有恶魔才沉默地站起来。纷纷返回自己的房间,徐阳逸发誓,他从未见过恶魔如此循规蹈矩。仿佛在恶魔烘炉的震慑面前换了一个人格。 就在此刻,徐阳逸眉头猛地一皱,突兀地摁住了自己眉心。 “怎么回事?”鱼肠愕然道。 怎么回事? 徐阳逸自己都不知道,就在这一刹那,吞噬符箓和欲望符箓就毫无预兆地狂跳起来。如同有了生命一样,数次都想冲破他的躯体,进入烘炉之中,如果不是他已经完全掌握这两种符箓,现在恐怕已经被对方破体而出。 仿佛……母体在呼唤着离家的孩子。 刷,他猛地抬头看向空中,无限之真运转,却什么都看不到,然而,一种来自心底的悸动,就像最原始的召唤,没有声音,没有文字,却透过铺天盖地的黑潮一丝丝传递到心底。 用力摇了摇头,心脏还在狂跳,然而那种沉默的呼唤已经悄然消失。仿佛从未出现过那样,还不等他仔细回味,一阵“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安得丽娜大张着嘴,提着公主裙,两颗硕大的獠牙摇晃嘴外,满头大汗地从一辆车上跳下来。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刚看到徐阳逸,它就吓得魂飞天外,一把抓住他的手:“想死吗!立刻进……” 进来的来字,吞没在一片恢弘的震荡之中,上一秒万籁俱寂,下一秒雷动九天,整个欺骗孽宫,所有建筑都在嗡鸣,紧接着,最中心的欺骗灰塔上,爆发出万丈银灰色的光芒,一个恶魔翼包裹的巨大虚影,带着让人无法相信的魔气,旋转着出现上空。 它很大,大约有万米左右。 它很独特,独特到看过一眼,就根本难以忘怀。 他的强大,它的巍峨,它的君临天下,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述,它站在哪里,人看到只有一个感觉。 看,这就是欺骗地狱。 “墨菲斯托费勒斯……”徐阳逸抬起头,任由安得丽娜将自己拉进去,目光却根本没有移开。独步距离自己如此之近,大约就数万米,这种恐怖的压迫力深深震撼了他的心灵,独步和太虚的差距难以言说,如果说太虚他还能感觉是人。但是独步……他已经不知道这是什么。 中三境的最顶峰。 整个提拉冈底斯最强大的存在,于此刻现身。 咆哮公羊----墨菲斯托费勒斯,这位从神魔之战中活下来,历经十几万年的魔君展开了它巨大的羽翼,只能看清外表,根本看不真实。明明就在眼前,却好似远在天边。雾里看花,它轻轻抬起了手。 一串谁都没有听过的古老魔语响彻天空,却诡异地让所有人都听得懂。 “欺骗真言……堕落的召唤……银色的裂痕……响应我墨菲斯托费勒斯的召唤……于此刻张开你的羽翼……” 轰!!! 随着它的魔语,整个欺骗之间爆发出一片银灰色的光华,一道道复杂至极,根本不应该存在于世间的符箓流窜在整个欺骗孽宫,包含每一栋房屋,随着一声巨响,一道银色的光幕遮挡了整个宫殿。 此刻,不管是欺骗之间,还是暴虐之间,甚至原初之间,恶毒之间,溃烂之间……从宇宙极远的地方看过去,都能看到十八尊令人心颤的巨大虚影矗立云层之外,它们张开双翼,将整个位面保护起来。 数光年外,一位女性恶魔,穿着铁铠甲,一剑斩落面前的星界兽头颅,对方数千米的庞大身躯哀嚎着落入虚空。就在此刻,它胸口的挂坠忽然疯狂跳动起来。它猛然回过头,看向提拉冈底斯的方向。 卡卡卡……周围的虚空因为一股无限的伟力在震颤不已,没有来处,亦没有去处,四面八方的星辰都微微颤抖起来。 “恶魔烘炉打开了……这么快?不是说百年以后吗?二十年以后才会开始凝聚,这一次怎么如此提前?” 它不美丽,红色的头发火焰一样披在肩上,皱起黑洞一样的鼻子闻了闻:“十八位尊主全部苏醒……真的爆发了……这是家族再召唤我……我必须回去了……” 星界兽尸体蕴含极大的价值,它根本没有收拢,化为一道流光朝后方冲去。与此同时,宇宙的四面八方,它这样的独行侠还有很多,全都化作数不清的流光冲向归路。 其中还有数百的位面飞梭,风驰电掣地赶了回去,从远处看,一道道流光溢彩的光华,全部都在朝着一个目标汇拢。 ………………………………………… “走啊!”安得丽娜拉着徐阳逸一下子冲进了门里,轰一声大门关上,徐阳逸这才发现,大厅中所有恶魔都没有他的指挥动了起来,正捧着一根根蜡烛,将整个大厅点地灯火通明。 安得丽娜这才长长舒了一口气,恨恨的看着徐阳逸:“你想死吗!” 红线吓得一跳,立刻缩到徐阳逸身后:“丑阿姨好凶。” 安得丽娜恨不得一口咬死这个该死的灵体! 谁丑了!谁凶了!像你的主人那样没有恶魔角没有羽翼皮肤都是诡异屎黄色的丑陋生物,你以为会有高贵的恶魔看上他吗! 不……重点不在这里……它深吸了一口气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恶魔烘炉提前爆发了,最多一个小时,所有现在记录在案的名单就会被送入恶魔烘炉,从那时候起,你绝对的安全,没有任何人能加害你,除了参赛者。” “但是,这些名单是被恶魔烘炉自己搜寻上去,它庞大的神识会扫荡整个提拉冈底斯!只有太虚魔王才能在这股恐怖的神识之下存活!任何尊圣触碰到就只有死路一条!” “神识?”徐阳逸回过神来,抬眉道:“一件法宝也有神识……是器灵?” 安得丽娜倏然住了嘴,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数秒后才说道:“好像从未有人说过……恶魔烘炉是死物吧?” 活物? 生物? 这诞生所有恶魔的宇宙神器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按下心中的疑惑,他深深看了一眼安得丽娜,自从来到欺骗孽宫之后,对方因为惧怕已经刻意疏远了自己,在这种时候来到目的实在值得人玩味。 “别这么看我。”安得丽娜冷笑道:“我是怕了你了,按照以雅契约,你的丹药我来销售,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到了现在,我没有愚蠢到觉得自己可以控制你的地步。” “只不过,我刚刚才知道,你身上的赌资是零?”它的眼中爆发出一片炽热的光芒:“噢……该死,它们那些蠢货,居然没有看出你的价值?只有我最了解你。你现在需要魔晶吧?需要自己的团队吧?我……愿意在你身上下注三百万魔晶!换取你的独家冠名权!” 徐阳逸笑了,被安得丽娜的异想天开气笑的。还没开口,安得丽娜忽然竖起了手,丑陋的头皮深深皱起,绕过徐阳逸,死死盯着他身后:“怎么点这么多费勒斯银烛?” 徐阳逸转头一看,他身后已经成为一片蜡烛的海洋,几千根蜡烛同时燃烧。烛台异常精致,纯银制,刻绘着恶魔的浮雕。而燃烧的火焰并不是红色,而是银白,风吹不动,散发出一种令人沉迷的暗香。 仆魔们都在恭敬而有条不紊的动作着,沉默而祥和。他回头道:“有不对?” “当然有不对!”安得丽娜一步冲了过去:“你不知道地狱的规则……每个位面都有它独特的礼仪,比如现在。世界陷入黑暗,以费勒斯银烛响应纷争……这是迎接恶魔烘炉的仪仗,小到每一个阶级都有对应的数目!并且只有确定加入深渊角斗场的斗士才有资格响应召唤,这是一种莫大的荣誉!” “但是任何恶魔响应召唤的仪仗都是固定的,它们已经超出了侯爵甚至公爵的范围!谁允许它们这么做的?立刻给我停下来,我以费勒斯家族王女的身份下令!” 然而,那些仆魔却仿佛没有听到,仍然自顾自地行动着,徐阳逸扫了一眼,目光豁然闪耀。 看似平和,但是它们的动作……一模一样!在这个烛光摇曳的宫殿之中,倒映出无数个完全相同的身影,而且……正在缓缓凝聚! 七星神算飞快运作,立刻得出了答案。 凶! “别过去。”徐阳逸手指一勾,安得丽娜立刻尖叫一声飞了回来,就在同时,所有蜡烛爆发出数米高得火焰,肉眼可见地拼命燃烧!晃动的烛火投射出无边的阴影,勾勒出一个古怪的图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