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七个人 - 最强妖孽

第122章:七个人

一抬手,天空中云层崩散。一劈斧,仿佛整个大地都会发出裂痕。 只是,诡异地,没有一丝震动,更不要说裂痕。 他就这样重复着单调的动作,不知道多久,更不知疲惫,就这样一斧头,一斧头,好像可以劈一个纪元一般,往复地这么劈下去。 “走!”族叔压低声音,沉声道:“立刻,跟我离开这里!” 他脸色严肃,所有人都没再有异议。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处高山,这座山和千米之外的丹霞宫一样,没有一株植物,只有光怪陆离的岩石。但是,就在他们往山下走的时刻,老者忽然停住了脚步。 “族叔,怎么了?”一位少年问道。 老者做了个嘘的手势,惊疑不定地看着四周。 那些刚刚引气入体的年轻修士没有感觉,他却能清晰地听到……一股水流的“趵趵”声,正在不远处响起! 他循声看去,那里,是一个山洞,干燥的山洞,没人有闲心去探查里面有多深。但是,此刻的水声,就是从里面飘出来的!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那个山洞。 无它,这里……是八大绝地之一!隆肃省柱廊丹霞宫,修行界中凶威赫赫,在这里,出现什么情况,都不足为奇。 “哗啦啦……”水流声,越来越大,几分钟后,一条宽广的溪水,足足数米宽,从洞口缓缓流出。 而且……这些溪水,并不是流的直线,仿佛冥冥中有什么沟壑引导,它们……流的全部都是曲线! 他不知道,同一时间,在隆肃丹霞宫周围,方圆千里之内!一共五百处洞,朝外面狂喷出了无数的水流。而从天上看去,这五百处地点,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诡异图案! 正中心,正是隆肃省柱廊丹霞宫! 就好像……有人,砸开了这个华夏八大绝地之一的锁一般! “这是?”族叔的眼睛,忽然亮了亮。 不只是他,所有少年的嘴巴,都大大地张开,惊愕无比地看着那条小溪! 一片片洁白无匹的莲花瓣,顺着水流冲了出来。 这并不惊讶,关键的是……这些莲花瓣之中,不时有着一人大小的青色鳞片! “走!”老者嘶哑着声音,神色无比凝重,带着所有少年,头也不回地朝着山下疾奔而去。 “族长大人!”一边跑,他一边拿出一只手机,沉声道:“请立刻通报羽林卫,csib,隆肃省柱廊丹霞宫……出大事了!” 这一切,仿佛天边的秋叶,远在北方的徐阳逸根本不知道华夏西方出现的突变。 他正坐在通往邻省省会盛京市的飞机上,那位考古学家,据说长居盛京。作为华夏历史悠久的古都之一,盛京确实吸引了大量的专家停留。 一个小时以后,徐阳逸已经和牡丹,李宗元一起站在了一栋别墅前方。他这次出来,是带上了千幻的,所以,现在看上去,他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身高大约一米七五左右,笔挺的西服,再加上长期闭关锻炼出来的沉静,他扮演四十岁左右的高姓角色,起码外形毫无违和。 “主人,那里就是柳树人柳专家的公寓了。”李宗元恭敬地说道:“我和他的儿子认识,这才找到了他。” 徐阳逸眉头微微皱了皱眉,静静看着那栋公寓很久,忽然开口道:“他知道你的身份?” “不知道。”李宗元疑惑地回答,他不明白徐阳逸为什么这么问。 徐阳逸眉眼不动地看了看别墅,嘴角翘了起来:“有意思。” 他的灵识,比其他人敏锐了太多,就算隔着别墅,他也能感觉到,这里面不止两三个人。 而是整整十个人! 更重要的是,他们有枪,枪里还有子弹。 “外面等我。”他回头说了一句,抬腿就朝里面走。 “队长,他们来了!”就在同时,二楼的房间中,一位穿着警/服的男子,轻轻放下百叶窗,对着小型对讲机说道:“这次来的看样子是这批盗卖文物集团的头目级别人物。” “务必一击即中。”对讲器里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明白!” 徐阳逸根本不在意地上了楼,枪?那是什么?可以吃吗? “柳先生。”二楼上,一位警官对着一位男子点了点头:“交给你了,我已经开启了录音器,您把他的话套出来,我们立刻实施抓捕。” “王队。”柳树人叹了口气:“别人这盒子,可是一年多以前交过来的。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也不能说一定是……” “是不是,问问不就知道了吗?”王队冷哼了一声:“私藏文物,隐匿不报,就凭这个,他就得去局子里走一遭!” “真是这么回事儿?”暗处,一位警员低声问道。 “嘘……”旁边的人瞪了他一眼:“说是这么说,这次,听说是有人看上这盒子了。请咱们队走一遭。” 徐阳逸一步一步慢悠悠地上了楼,就像不知道屋子里还有其他七个人一样。 “柳先生。”他坐到了沙发上,面前早就摆好了香茶:“我的东西如何了?” “已经完成了。”柳树人笑容异常尴尬,让学者来演习,实在是有些勉强。 他暗自咬了咬牙:“不过……有几件事,还请高先生透露。” 得到了徐阳逸的首肯,他斟酌着说道:“还不知道……这个半边盒子的来历,我还有一些疑惑,需要知道它的来历才行,高先生两年才见一面,我实在无从问起。” 徐阳逸心中好笑,玩心大起,坐在桌子上,勾了勾手指,柳树人着了魔一样凑了过来。徐阳逸轻轻笑了笑,在他耳边低声说:“当然……是从地下挖出来的。” 柳树人当场吓得脸色一白,身子弹簧一样缩了回去,这才仿佛记起了自己的目的,捂着胸口喘着气,语不连声地轻颤道:“你,你,你们,你们盗墓?!” “你猜呢?”徐阳逸微笑着十指交叉在胸前,笑的无比自然:“这可是好东西啊……” 刑警么……真是……久违了啊…… 他有些想起了五年前,2016年,三水市那一群勉强算得上可爱的同事。 柳树人的脸色都有些煞白,他不是第一次见过倒斗的,但是,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嚣张的土行孙! 而且……不知道为何,可能是作为人类的直觉,他就是不想靠近这个男人,第六感告诉他,不要,千万不要,这个人非常危险! 徐阳逸幽幽地点燃了一根烟,好笑地说道:“开个玩笑而已。这个东西是我祖传的。从小一直在我身上。不过,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得知这个盒子有其他的意义。” 紧闭的门后,刑警队一干人,面面相觑。 “队长……这抓是不抓?”一位警员请示:“这……别人祖传的啊……” “祖传个屁!”王队长冷哼:“盗个墓就说祖传,这些花样老子见得多了!” “但是……” “没有但是!”另一位副队长面沉似水地开口了:“各位,这事儿啊,我和王队知道得多一些。你们少问两句,只需要知道,如果这个东西拿不回去,咱们都别想在盛京市干了。” 没人再开口。 “但是,这样抓人确实不好……”副队长沉吟了片刻,看向王队长:“老王,这事儿我们别参和。真出了事也是拿我们去顶缸,这么着,咱们把他带到那一位那儿。直接给他人,咱们抽身。” “说得容易。”王队长也面露难色:“别人一路喊,一路叫,咱们队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你这是想在网上红一把啊?” “咔擦”一声轻响,副队拉了拉手枪的保险栓,嘴角微翘:“麻醉弹,这可是好东西。” 门外,徐阳逸和柳树人的对话,已经进入了正题。 一只黑洞洞的麻/醉枪,已经对准了他的左肩,这里肌肉丰富,打进去不会有损人体。 这么近的距离,更不会有打不中的可能。 “那么,柳先生,这具体代表什么,不如我们进你研究室去说?”门内的一切都被徐阳逸的灵识看在眼里,他本来玩笑的心,已经浮现了一抹杀意。 枪,对他没有任何威胁,但是,用枪对着他,他可以看做威胁。 当然,也可以不看做。 只有一字之差,差别在于这里五秒后会不会有活人。 他并不嗜血,最终决定,问清这件事就走。 “啊?”柳树人完全没有明白徐阳逸为什么忽然提出这个要求,愕然道:“在这里不是一样吗?” “不一样……”徐阳逸笑着打了个响指:“人太多,听到就不好了。” 一句话,让除了他自己之外的所有人,眼睛瞬间都尖了起来! 他知道了! 他怎么可能知道! 这不科学!这不现实!他们在这里都等了几天了!这几天门都没有出过!不可能有人监视他们! “碰!”没有任何多余的话,副队长手中的枪,立刻爆发出了火星。 徐阳逸幽幽叹了口气。 真的不是他本意啊…… 他现在的速度,确实还快不过子弹。真不是他不想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