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2章:最后的刺杀(二) - 最强妖孽

第1222章:最后的刺杀(二)

图形足足有三四十米,伴随着一片波动,一个伟岸的身影出现其中。 它仿佛是一只狮子,又好像是貔貅,懒洋洋地趴在一片魔晶和法宝组成的海洋里,前爪捧着一个绣球把玩。没有一点凶相,反而觉得……有些可爱? “小心!!”鱼肠大喝一声,化为一片剑幕包围徐阳逸身侧,而同时,徐阳逸全身的灵气已经疯狂运转,形成一片坚不可摧的灵气罩。 可爱只是表象,即便是对方的虚影,徐阳逸都感觉一阵恐怖的压力。 这是太虚……货真价实的太虚!而且是实力极强的那种! 青色巨狮毫无兴致地看了他一眼,忽然开口:“你真是走运。” “吼!!!”根本没有半点耽搁,青色巨狮虚影猛然变化,只有三四十米的投影,嘴却猛然张到了七八十米,里面还有另一张嘴,之后还有,一层一层……无限的嘴,就像永不停歇,不知饱足的胃。 一道青色光柱,轰然朝着他冲出来,周围的虚空这一刹那齐齐粉碎,就连这座宫殿,也在嗡鸣了一秒之后马上碎裂! 楼上一间房间,法海针刺了一样站起来,露出一抹惊容:“是它……无限逼近本体的投影?它居然追到这里来了?” 沙沙沙……整座宫殿化作黑色的沙尘消失,虚影在吐出光柱的一刹那马上旋转消失,根本不看成功与否。因为……天穹中,一道更加可怕的目光,如同探照灯一样瞬间钉在了这里。 “东方后辈……”一个宏伟的声音响彻天际:“谁允许你在我的地盘闹事?” 话虽这么说,但空中那个万米大的魔君却并未保护徐阳逸,它和他素不相识,不……就算相识,也没有人可以让它出手。 只是这只东方恶魔触动了它的威严,它随意地维护一下自己的地盘而已。甚至目光还没有投射,东方恶魔就已经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这里。 它轻轻吐出一个诡异的字符,四面八方的天空,无数的银白魔气汇聚起来,在它身旁凝聚成一个小小的漩涡,紧接着嗖的一声,那片白光已经没入虚空,竟然是直追东方恶魔而去。 然而……面对徐阳逸的青色光柱依旧!这一击……虽然是虚影,但绝对有普通太虚的水准!地面都在蒸发!空气都在燃烧! 太快,太突兀,太果断,一击出手立刻遁走。徐阳逸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瞳孔中只有那一片青色的光芒。 “杀!!” 无限之真全速运转……不只是无限之真,所有能动的手段全部运用了起来。 刷!魂狩出现,舞做金色的长河,长河表面金色中蕴含无数黑光,那是吞噬符箓已经运转到极致的表现。 不敢覆盖在体表,这可是真正的太虚一击,一旦吸收不了,他全身都会立刻粉碎。 鱼肠已经死死握在手中,皆杀处于完全爆发的状态。箭在弦上,然而就在此刻,他忽然感觉…… 时间仿佛放缓了,精神的高度集中,精气神达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高度,生死危机之下,他竟然看到了……这道恐怖的青光之中……有一个黑点? 很小,非常细微,他甚至能看到黑点周围的是无尽符箓,它们拼命扭曲,缠绕,让对方这一招几乎毫无破绽。但就是在这黑点这里,符箓有一点点的不同? 轰!!震天巨响,魂狩瞬间化为金色河流湮灭,吞噬符箓明灭不定,青光眨眼间就突破了魂狩的第一道防线,直扑本身。然而,已经削弱了十之二三。 到底是吞噬符箓,就算太虚神通,也照吞不误。 但……还不够! 嗡嗡嗡……徐阳逸双手握剑,退无可退,这一招太快,就在魂狩崩溃的一刹那,鱼肠倏然扬起,皆杀出手。 天地间一道璀璨的剑光闪过,皆杀,无不可杀。斩天,斩地,斩人心。 快似惊鸿,飘若游龙,剑出,剑没。只留下那一道经久不衰的剑痕。直刺光柱的那一点黑点。 符箓不同,就是破绽所在。 轰隆隆……惊天动地的巨响,青色和皆杀碰撞,青光瞬间吞没徐阳逸的身影。世界都好像在这一片震荡中崩溃,不到一秒,徐阳逸一声闷哼,吐着血倒飞而出。然而……就在同时,面前的青色光柱化为漫天魔气,倏然消散。 死寂。 安得丽娜在一旁捂着嘴,胸口起伏地厉害,刚才说来话长,实则就是两三秒的事情,它甚至没有看清楚徐阳逸出手,更没有反应过来,但…… 太虚一击没有杀死对方? 这……这怎么可能?! 那可是魔王,对比尊圣的大恶魔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生命性质的不同!怎么可能没有杀死对方? 它能感觉到徐阳逸的气息不稳,但仍然茁壮,不……不是没杀死了,而是根本没有造成致命伤害! “滋啦啦!”徐阳逸鱼肠拄地,半跪着被直接推出千米之远,地面上都留下一道深深的剑痕,速度之快,甚至膝盖和地面都摩擦出了火花。捂着胸口,脸色苍白,然而眼睛却带着一抹难耐的狂喜。 呼吸急促,他保持着这个姿势足足数秒,这才颤巍巍地想站起来,刚直起身,立刻吐出好几口鲜血,闷哼一声,干脆坐到了地面。 “活下来了……”就算是他,此刻都感觉有些难以置信。 这是东方系谱的太虚亲自出手,东方系谱以前只发起过一次刺杀,他差点都忘记了对方。但对方显然遵守自己的守则:任何遗留在外的大宗师,杀无赦! “它说我幸运,是说名单上报之后,我受到恶魔烘炉的庇护……”他喘着气,明明身体受伤极重,精神却极度亢奋:“所以,这是他们最后的出手机会。” “趁着名单还有一个小时上报,它们必须就此出手,但……呵呵呵……哈哈哈哈!” 他居然仰天长啸,猛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咳咳咳……”捂着胸口,他抬起剑,轻轻弹了弹鱼肠,又重复了一次:“我……活下来了……” “曾几何时,太虚两个字如同山峦,如今……实力全开的我,竟然能接下太虚一击!” 修炼的苦行,这一刻化为甘美流淌心田。 就在这时,一道强大至极的魔气猛然出现,带着鲜明的标志,牢牢将他保护其中,形成一个无比牢固的防护罩。 “徐大师。”圣炎余孽的声音响起周围:“刚才……有东方系谱的太虚进入了?” “是的。”徐阳逸喘着气道。 “你还好?”圣炎余孽以顶级贵族之尊,声音却非常的友善:“抱歉,这是我们的失误,让你在我们眼皮底下受伤。我们早该想到的,恶魔烘炉突然汇聚,这是东方系谱的渣滓出手的最后机会。” 徐阳逸闭上眼感受了一下:“还行。” 五脏六腑错位而已,掏出几枚丹药,在对方忽然变灼热的意识中吃下去,很快,呼吸就匀称了。 “真是羡慕哪……”圣炎余孽感慨了一声,压低声音道:“魔神印记呢?” 徐阳逸微微皱眉。 东方系谱一位太虚亲自出手了,魔神印记却按兵不动。东方系谱一共出手两次,都极其危险。然而魔神印记……那是覆灭,是完全的毁灭。对方居然不出手? 它们不怕恶魔烘炉的庇护? 这不可能,恶魔烘炉是提拉冈底斯的至高法则,无人可以突破。 谁也不知道,此刻,提拉冈底斯之外,星云之中,一只巨大的魔龙,若隐若现的虚影正在诸天星辰中明灭不定,死死盯着对面的魔君虚影。 “墨菲斯托费勒斯……”魔龙的声音震得星空都在微微抖动:“我可是玛门阁下的化身,你居然敢阻挡我进入欺骗之间?在伟大的主面前,你们只不过是一条狗!居然也敢阻拦我的进入!” 墨菲斯托费勒斯的虚影在欺骗之间若隐若现,神色平静,许久才道:“新路雅德.晨星魔龙……我们已经有几万年没有见面了……” “别和我叙旧!!”明明是太虚,新路雅德面对这位统帅一方地狱的魔君却没有半点畏惧,狠狠道:“还有几十分钟,让我进去,我杀掉一个蝼蚁立刻离开。你知不知道,他身上中了大人的印记!而我施加了双重诅咒!他必须死!” 墨菲斯托费勒斯的声音仍然古井无波:“我还是那句话。” “你可以以参赛者的身份加入,以化身压低境界到尊圣击杀,但是魔神化身本体永远禁止进入提拉冈底斯,之前留下的除外。这是七君主的协议。” “你放肆!!”晨星魔龙咆哮起来。 “新路雅德……”魔君的声音忽然无比冰寒,明明平静的语言,却让周围的行星带一丝丝破碎,化为宇宙的花火,它的身影猛然高大起来,十万米,百万米……最后,形成远超新路雅德的巍峨虚影。 “本圣已经数万年没有对同族动手了……” “我警告你,最好学会对魔君尊重,否则……就算本圣击杀了你,玛门大人也不会多说什么……” “要说狗……我们都是,但是……明显我比你这只只会咆哮的老狗有用了太多。” “现在,要么留下化身参加深渊角斗场,要么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