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黑暗中的盛会(一) - 最强妖孽

第1223章:黑暗中的盛会(一)

新路雅德躲藏在星辰之云中的躯体缩了缩,看向原初之间顶峰散发的层层黑潮,再看向面前布满星河的恐怖虚影,一时间没有说话。 “虽然我无法理解你们为什么对魔神如此疯狂,但是我可以提醒你,还有最后五十二分钟。” “五十二分钟后,恶魔烘炉神识爆发,扫荡十八地狱,所有报名者的名字全部会被记录在案。当然,之后仍然可以报名。不过,作为欺骗之间统治者的我,只会给你这五十二分钟的机会。” “你!!!”新路雅德咬牙切齿的声音从云层中传来,没办法,对方的实力太过可怕,它能感觉到,这只狡猾而古老的恶魔,恶魔烘炉第一批的爆发幸存者,很可能已经达到了尖峰之境,上一境的地步! 应该已经不止独步了…… 甚至已经在展望雅威了么……新路雅德目光闪烁,最终咬牙道:“好……” “你记住……墨菲斯托费勒斯……我会将这件事完整地报给玛门大人,你最好祈祷不会被狂怒的阁下撕成碎片……” 话音刚落,它的身躯化为无数星辰,带着火焰冲向欺骗之间。 墨菲斯托费勒斯冷漠地看着这些流星,等完全消失之后,才嗤笑道:“如果……你能找到魔神的话……” 这一切徐阳逸都不知道,他已经被圣炎余孽的黑色护罩送到了城堡的废墟之中。 “只要在墨菲斯托费勒斯大人保护的地方,弱化了一层恶魔烘炉的神识,才不会死在那星河一样的神识之中。”圣炎余孽笑道。 徐阳逸没有开口,拼命调息着,稍微平稳之后,他终于睁开了眼睛:“前辈决定保护我?” “当然,谁让我离不开你呢?”圣炎余孽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声音从四面光罩中透出。不过马上收敛了,变为凝重。 “也不单单是这个原因。” “恶魔烘炉忽然凝聚,原因未知,这一次爆发很可能会提前。所以,我们也提前召开了所罗门盛宴,就在同时,苍白之眼,红夜使魔,罪孽的彼得潘,三甲已经赶到了枯骨之池,就差你了。” “我保证,几十分钟之后的名单记录,那才是远比现在更加恢弘的,让你一辈子无法忘记的场景。”它的声音感慨了起来:“难道你就不想更清楚地知道,在这一幕数万年一堵的奇景之下,你要肩负的责任和义务吗?” “来吧,跟我走,让我们带你真正进入这场狂欢。我们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徐阳逸点了点头,计划赶不上变化,恶魔烘炉的提前爆发,让他本来计划好的时间表猛然缩水,对于深渊角斗场几乎一无所知的他,必须了解清楚这里面的玄机了。 一道黑色的魔光从天空坠下,勾勒出一架虚幻马车的身影,数秒后,随着一片黑光闪耀,马车凝实。这是一匹骸骨战马,浑身都套着厚重的魔晶铠甲,威武不凡。 徐阳逸一步踏了上去,战马肩胛骨下居然展出两扇骨翼,嘶鸣一声,带着他冲天而去。 狂风从马车外呼啸而过,他悄然看了看下方,整个欺骗孽宫已经一片黑暗,但是……无穷无尽的费勒斯银烛形成的火焰,却仿佛星星之火一般,让整个城市一片银白。 好似深邃宇宙中的点点繁星,美轮美奂。 恶魔世界的美丽,罪恶和纷争中的花朵。一望无际,甚至到了天边,都能看到无数的费勒斯银烛组成的火花,不断升起。 圣战的篝火正在缓缓点燃,蔓延到整个地狱。 “真是壮观。”他摇了摇头,刚闭上眼,鱼肠凝重的声音就出现了:“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那可是太虚一击!就算吞噬符箓吃掉了两成威能,剩下的绝对可以让我们成为齑粉,我当时都快绝望了,你怎么做到的?” 徐阳逸没有回答,胸口微微起伏,脑海中,过目不忘的丹灵正在重播那一幕的画面,一次又一次。 那恢弘的青色光柱,还有无数完整无缺的符箓,以及……最中心那一点,唯一的一点,和其他符箓格格不入的地方…… 许久,他睁开眼睛:“截拳道。” “在对手攻击的时候,格挡与反击同时进行,甚至于不加格挡而直接凭借快速有力的进攻压制对手,先发制人……不谈截拳道的精神含义,它的表现形式就是这样。”他目光灼灼地说道:“我想……我大概摸到了无限之真真正的门槛了。” 鱼肠沉吟了起来,许久才感慨道:“我懂你的意思了。” “你是说,无限之真不是没有神通,而是不需要神通?以点破面,一力破万法。因为世间所有都是符箓组成,就像你炼丹,抛弃了药性组合,抛弃了一切丹盟规定的繁枝琐碎,只看符箓本身的适性。而刚才的生死危机之中,你看到了那位太虚这一招的破绽?” 徐阳逸一丝一缕地分析着:“或许不是它的破绽,这是它最后的机会,墨菲斯托费勒斯,这位君临一界的魔君都已经现身。它的压力太大,是被逼迫出的破绽。从它发出一招看都不敢看立刻就走,这就知道它同样提心吊胆。” “或许有生死之间的一丝醒悟……应该是两者都有,这才让我看到了这一点破绽。这就像截拳道。对手出击的时候不避反攻,专打七寸,所谓‘截,’就是如此。这应该是无限之真极其高端的运用。” 鱼肠深吸了一口气,如果真的是这样,这式功法确实可怕,真的做到了无招胜有招,眼睛看破世间真伪,只要有缺陷,立刻会被反击,这……真的不需要什么神通! 他抬起头,目光灼灼:“我在无限之真练成之后,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对手,根本无法看出来。深渊角斗场打开之前,我务必将它推动到尊圣级别。” 顿了顿,他说道:“不过,神通是必要的,我们这只是推断,实践才能出真知。而且,就算真的能看破对方组成神通的符箓缺陷,一剑打破符箓缺陷,和剑法神通打破,威力也完全不同。” 他深深看着头顶上巨大的黑色太阳,森然道:“前者,是破招。而后者,则可以让对方断手。” 唏律律!就在此刻,马车停顿了下来,他微微抬了抬眉,这才过去二十分钟不到。 走下车来,面前是一座巍峨大山,在大山中央,有一座燃烧在火焰中的宫殿,周围没有任何建筑。 一位仆魔已经停在了山路旁边,两侧骨骸做成的巨大路灯形成高大的拱门,从这里一直蔓延进去。 “热烈恭迎……”仆魔已经半跪于地,一句话没有说完。徐阳逸冰冷的声音就打断了它:“带路。” 没有心情去观看其他了,时间已经无比紧迫,根本不知道还有多久恶魔烘炉就会爆发,他化为黑光飞了过去,仆魔愣了愣,立刻全速跟上。 这座宫殿是一片高塔形状,最高处虽然不如欺骗灰塔那般夸张,也有两千米之高,顶部是开放式的,大约千米大小,矗立在一片骨骸堆砌的池子之中,难怪叫做枯骨之池。 一根根费勒斯银烛从底部一直点燃到了顶部,远比徐阳逸的数目多了几百倍,每一根都有一人大小,整座阁楼映照在银白色的光华之中,如同黑夜灯塔,无比醒目。 刷,高塔没有任何禁制,他直接飞到了上面。就在落下的同时,三道强悍至极的神识,已经毫不避讳地扫了过来。 当!他的神识同时放出,四者相交,虚空都发出一声闷响。三道神识稍触即离,而徐阳逸的目光已经随之扫了过去。 红夜使魔! 在光幕上看到过一面的恶魔,扭曲的身体,正端坐在一张王座之上,冰冷地看着他,浑身沸腾的银灰色魔气汹涌如潮,甚至形成了一张张哭喊悲号的生物面孔。 如同刀子一样锋锐,就算是徐阳逸,神识扫过也让他感觉脑海一寒。 第二位,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之中,枯瘦如柴,身侧围绕无数乌鸦。正是苍白之眼。 和红月大公的三甲之争,最终是它胜利了。 徐阳逸的神识可谓放肆地打量着它,它感觉不到魔气,看体型攻击力防御力也不会太强。但……徐阳逸却感觉到了一种诡异的不适感。 那是一种扭曲,邪恶汇聚的漩涡,它将自己的魔气隐藏的极好。但那种跗骨之蛆的一样的魔气,却根本无法让人忽视。 最后一位,是一只人身人头,羊腿的恶魔。头上的恶魔角非常巨大,足足有一米,而它不过身高三米左右。浑身燃烧着碧绿色的火焰,非常瘦削,却布满肌肉,苍白的皮肤上,一道道火焰形成绿色的符箓,勾勒全身。正抓着一只血淋淋的魔兽利爪撕扯,口中的牙齿匕首一样锋利。 四位参赛者,还有三甲,首次见面,谁都没有说话,好像四座压抑的活火山,谁都在无声喧嚣着自己恐怖的魔气。同样,也没有一个恶魔正眼看它。 盛名之下无虚士! 看到的第一眼,徐阳逸就肯定了对方的强大。这几个恶魔,甚至他都不保证能完胜,对方身上的杀伐之气,恐怖的魔气,绝对是和他同等级的超级天骄! 整个费勒斯欺骗恶魔直系,几十亿百亿的人口,才敲定了这三个怪物,可见一斑。 “撕拉……”罪孽的彼得潘一口咬断腿骨,舌头是毒蛇,舔了一下嘴角:“真是大胆啊……异族……” “已经多少年没有人敢正视我了,你不觉得……你的目光太放肆了吗?候补?” 话音未落,它的嘴巴猛然张到了两米,里面无数的毒蛇,带着地狱的烈焰轰然射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