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4章:黑暗中的盛会(二) - 最强妖孽

第1224章:黑暗中的盛会(二)

没有一点点预兆,但徐阳逸并不慌乱,对方出手的原因可以有很多,比如他是异族,现在却和三甲恶魔站在一起,还全都是费勒斯嫡系,即将代表费勒斯家族出征。这就是足够的理由。 想掂掂自己的斤两? 那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冷哼一声,他正要出手,却生生顿住了。 瞳孔瞬间化为黑洞,周围的一切都开始变化起来,分解为无数原初的符箓。罪孽的彼得潘这一招所有秘密纤毫毕现。他竟然在神通临身的时候不闪不避开,仔细观察起对方的招式来。 好不容易有这么好的对手,怎能放过实验的机会? 然而他失望了,这一招分解的符箓比那位太虚的青色光柱简单得多,却根本没有不和谐的地方。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数十条毒蛇已经闪电一般咬在了自己身上。 红夜使魔和苍白之眼纹丝不动,视若罔闻。 “能站在这里的,只有强者。”罪孽的彼得潘站了起来,猩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徐阳逸,猛然一脚踢开了面前的桌子,看着徐阳逸根本没有躲开毒蛇,狞笑道:“就凭你?一个区区人类?” “知道吗?从你拿到费勒斯家族的候补席开始,我就在想你到底是个怎样的生物。结果……”它舔了舔嘴唇:“真是让人失望。” “一招都躲不过……你不配和我们一起出征,废物。” 一个古怪的魔音从嘴里发出,所有毒蛇毒牙猛然刺入了徐阳逸的肌肤,顿时,一点点黑色的氤氲从皮肤下蔓延,即将侵蚀他的全身。 虚空之中,六道徐阳逸等人根本无法察觉的魔气投影矗立于此,一道身影缓缓开口:“要帮忙吗?” “不用。”圣炎余孽的声音响起:“正好……我也很好奇徐大师的实力,尊圣的毒,我们举手可解。罪孽的彼得潘号称万毒蛇魔,它还没有进化到太虚的地步。” 就在此刻,它们的目光倏然闪了闪。而下方,红夜使魔放下了手中的酒杯,苍白之眼微微抬起了斗篷遮挡的头部。就连罪孽的彼得潘自己,眼角都跳了跳。 那些在徐阳逸肌肤下方蔓延的黑云,居然潮水一样褪去,不仅仅完全消失,而且……居然顺着那些毒蛇反卷回来! 吱吱吱!一阵细微的尖叫响起,那些毒蛇本来通体黑色,而此刻居然染上了一片青色,就像遇到阳光的雪,全部身体颤抖起来。而这片青黑之色,正顺着无尽的毒蛇逆袭罪孽的彼得潘口中! 狼毒,弑神之毒! 彼得潘瞳孔猛然一跳,随着一片刷刷刷之声,这些毒蛇原本是在最后汇聚为它的舌头,此刻全部蜂拥而出,化为一道道独立的蛇,只不过数秒,全部被一种莫名的毒素染黑,痛苦地在地面抽筋着,最后成为点点黑灰飞散。 “有两下子嘛……”红夜使魔饶有兴趣地放下了酒杯,这个人类看似不显山不露水,罪孽的彼得潘一击居然毫无效果。或许其他人只看到了彼得潘的剧毒,但是它们这种程度的高手非常清楚,即便是缠绕在上面的魔气,也绝非庸手可敌。 只要徐阳逸实力稍弱,刚才已经被勒成数段。但对方竟然毫无反应。反而是罪孽的彼得潘吃了个闷亏。 然而,还没有结束。就在彼得潘口中毒蛇落地的瞬间,一个身影已经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对方身侧,甚至能听到剧烈的风声。 好快! 苍白之眼枯骨一样的手无声从斗篷中伸了出来,轻轻抚上了面前的桌子。罪孽的彼得潘瞳孔猛然收缩,头没有骨节一样扭转一百八十度,直盯着突兀出现在后方的徐阳逸。 对方脸色淡漠,然而身体已经微微扭曲,腰部肌肉绷紧,紧接着,一腿横空而来! 轰!!仿佛巨大的剃刀,这片空间都嗡鸣了一下,那是磅礴的灵气吹动虚空,斩破虚空的声音,一道漆黑的空间裂缝毫无征兆的出现。罪孽的彼得潘深吸一口气,猛然一声大喝,全身上下暴涨出无数黑色骨刺,布满了血红的脉络,将它形成一个刺猬。 天穹之上,六位顶尖贵族目光微眯,它们看的甚至比动手的本人更加清晰。如果徐阳逸力量不够,他的腿会立刻被刺成马蜂窝,这一招魔气汹涌,已经贯穿每一根骨刺。一旦他退缩,犹豫,那就是罪孽的彼得潘反攻之时。 一攻一守,攻守异位,都说明了双方极其丰富的战斗经验。 当!!如同钟鸣,徐阳逸甚至没有一丝犹豫,用尽全力踢到了罪孽的彼得潘身上,一圈灵气和魔气交缠的光华瞬间爆裂,破空数千米隐没而去,而罪孽的彼得潘随着一声闷哼,直接被踢飞千米,瞬间撞到了塔楼围栏之上。而且余力不止,又是轰的一声,冲破围栏落到了下方。 苍白之眼不知何时已经悄然站了起来,本来什么都没有,只有黑雾汹涌的斗篷之下,已经悄然亮起了两点白色的魂火,凝视着徐阳逸。另一方的红夜使魔,也悄无声息地站起,手肘,掌中的红色骨质利刃,伴随着杀戮的沙沙声缓缓长出。 很强……战意也非常坚决。 徐阳逸没有追击,一腿踢下,他的脚都在隐隐发麻,这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对方的身体强度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吼!!”一声疯狂的咆哮,从塔楼下方响起,紧接着,一个巨大的身影,足足两三百米,五根手指柱子一样抓着破碎的塔楼边缘,从下方爬了上来。 还是罪孽的彼得潘的原貌,只不过庞大了百倍,覆盖背部,头顶,胸口的羊毛,此刻已经化为无数巨蟒,瞪着血红的眼睛,围绕整个高台,齐齐朝着徐阳逸咆哮。 “人类……”它的声音如同雷霆,抬起巨大的手,掌心凝聚一个黑洞一样数米大小的光球,数不清的漆黑符文旋转左右,一道道魔气抽水机一样涌入光球之中,虚空都在颤抖。 “竟然敢挑衅三甲的威严……”深吸一口气,黑球爆发出滔天黑光,猛然摁下:“谁给你的狗胆!!!” 徐阳逸仍然没有出手,吞噬符箓密布全身,欲望符箓已经处于蓄势待发的状态,无限之真全力运转,破解着这一招的真实。 然而……还是没有。 高手过招,机会转瞬即逝,就在这一瞬间,黑色光球已经压下数十米,相隔数米外,千米大的塔楼之顶就像被无形巨口吞噬,化为整齐的圆形切面。而徐阳逸面前金光瞬间暴涨,魂狩化为长河呼啸而出,包围方圆十几米。 忽然之间,四周虚空微微波动,一股浩瀚无边的力量突兀出现,瞬间罪孽的彼得潘手中光球就化为飞灰。徐阳逸清晰感觉到,有一股磅礴的力量朝自己的魂狩压来。然而下一秒,一个惊讶的“嗯?”声从虚空传来,他的魂狩……竟然没有消失! 对方只是想制止,用了十之一二的力量,居然无法突破吞噬符箓加魂狩的防御! 无数的乌鸦从虚空中哀嚎着出现,疯狂冲向整个塔楼顶部的中央,随着黑光万道,一点银灰色内核,外表黑色的火焰悄然燃烧,所有乌鸦冲入其中,数秒后,火焰燃烧到三四秒高,一个披着奢华斗篷的黑影从中缓缓出现。 红夜使魔和苍白之眼深深看了徐阳逸一眼,手中的镰刀无声隐没,左手摁胸,深深鞠了一躬,就连杀意正盛的罪孽的彼得潘,也咬了咬牙,收敛了自己的杀意,立刻低头。 圣炎余孽大公……所罗门盛宴的主持人,费勒斯家族顶级贵族,真身降临。 “这是怎么了?”它仿佛真的刚到一样,微笑道:“两位即将代表费勒斯家族出征的选手,是发生什么误会了吗?” “也不算是误会。”徐阳逸微微一笑:“只不过是交流而已。看看对方的成色。” “那就好……”圣炎余孽带着微微笑了笑,意味深长开口道:“要不然……有些故人来了,会以为我们种族只懂得粗暴的武力征伐,不懂待客之道啊……”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参加所罗门盛宴,罪孽的彼得潘于万丈黑光中恢复了原状,冷哼一声扫了一眼徐阳逸,晃动着毒蛇的尾巴坐到了自己柔软的座位上,托着腮帮子说道:“尊敬的圣炎余孽阁下,难道除了我们还有其他客人?” 它扫视了一圈全场:“这里……招待的下?” 现场已经被刚才的战斗破坏的七零八落,本身也毫无装饰,显然它是对于简陋的会场冠以这么大的名声非常不满。 “你知道吗……”圣炎余孽大公竖起一根手指,虚空画出一个诡异的符号:“决定一场宴会规格的,不是场地,不是布置,而是……我们。” “就算一位巨富举办金碧辉煌的盛宴,也绝对比不过这里。” 刷……符文骤然炸开,化为一片蓝色光圈疯狂扩散,如同揭开了天际的另一面,蓝色光华划过之处,居然闪现出十余个投射出白色光华的裂缝来。在漆黑的天幕中无比显眼。 “这是……空间裂缝?”徐阳逸沉吟片刻说道。 圣炎余孽微微点了点头:“而且不是普通的空间裂缝,是连接异度空间的折叠裂缝……也就是说,隔着这一方天空,至少有十几个位面此刻和提拉冈底斯联通。” 这是要做什么? 圣炎余孽大公负手站在塔楼顶端,灼灼看着天际:“不急……” “夜还长着哪……首先,让我们共同见证提拉冈底斯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刻。” “你们将看到难以置信,足以铭记终生的盛景。从这里可以眺望除了欺骗灰塔的整个提拉冈底斯,那时候,我们的宴会才刚刚开始。”它笑的很神秘:“然后,一些迟到的朋友……恐怕只能在那个时候来到啊……” “看,它们的大门已经打开,已经迫不及待了……”

下一篇   第1225章:星如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