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5章:星如雨 - 最强妖孽

第1225章:星如雨

虚空中吞吐着银白色的光华,在天幕上格外显眼,圣炎余孽大公优雅转身,轻轻打了个响指,无数黑光闪耀,一道道黑色魔气从虚空中蔓延,飞速修补着破损的塔楼顶端。 他们面前都凝聚出一张一米大小的桌子,上面摆满了雕金砌玉的骨质酒杯餐盘,每一样都堪称是艺术品,里面盛放着地狱特产的珍馐佳肴。散发出泌人心脾的香味。 徐阳逸深吸一口,肚子居然咕咕叫了起来,毫不犹豫夹起一块肉放到口中,顿时,肉块立刻化作肥美的肉汁滚落咽喉,蔓延到腹中,居然升起浓郁的魔气。 又是一声轻轻的响指,一个金色的沙漏出现现场,上面已经只剩下最后几粒沙尘,下方早已堆满,圣炎余孽大公捻起一只细长的酒杯,缓缓道:“最后两分钟。” 随着这一声落下,整个天空如同呼应,悄然发出一声微微的轻颤。 嗡…… 非常轻盈,却好似黄钟大吕,充盈心间。 徐阳逸眯着眼睛看向黑色的苍穹,正中心日环食中,一个虚无的烙印若有若无地忽隐忽现,一圈圈血色的波纹,潜藏在黑色的云层之后,缓缓波动,划破长空。 四面八方一片寂静,红夜使魔站了起来,罪孽的彼得潘也站了起来,接着是苍白之眼,徐阳逸。 五人于这万丈高楼之上,俯瞰众生。 整个欺骗之间无比的安静,放眼望去尽皆是银色的海洋。无穷无尽的费勒斯银烛点亮了这个属于纷争的夜晚,是星星之火,也是一个个家族燃烧的无声战书。而他们站在这里,有一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磅礴之感。 这一幕太过雄伟,雄伟到让所有人都沉默无声。而一种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的预感出现所有人心中,谁都没有开口。 风起了,吹动衣袂猎猎飞扬,圣炎余孽大公端起酒杯,感慨地开口:“这是来自于原初之间最顶级的珠宝世家,它们制作的器具,举世难求。” “桌面上的每一块肉,都是高等星界兽的肉,而且是全身最肥美的一块。每一滴酒,都是最上品的曼珠沙华埋藏千年以后,取火焰之河的河水酿造而成。” “今天,我们以我们最好的东西,敬这伟大的一刻。” 刷……说完这句话,它将杯子斜斜倾倒,一道红线,若红色的流动翡翠,带着令人迷醉的香味缓缓流下,当它滴落到地面上的瞬间,整个天穹忽然猛地一颤,远比之前炫目无数倍的一道红线,形成血色的冲击波,轰然从日环食中爆发。 这一刻,那些永远不被风吹动的费勒斯银烛晃了晃,紧接着好像得到了什么谕令一样,刷的一声冲起数十米高! 一个地方如此,一百个地方如此!就连他们所在的枯骨之池,塔楼旁边镶嵌的银烛也是如此。整个欺骗地狱,于黑暗中神圣,连城一片灯塔的海洋,银白色蔓延天边,与星辰同辉。 “呵……”苍白之眼深深看着这一幕数万年一度的暗夜群星图,第一次用无比沙哑的声音开了口:“美到让我窒息……” 就在此刻,一股恐怖至极的神识猛然从天空中传来。 没有一丝丝征兆,无法形容的浩大,甚至形成实质。徐阳逸亲眼看到,那些没有墨菲斯托费勒斯符箓保护的广厦瞬间化为飞灰,速度之快,难以形容,几乎是一瞬间,就扫过了欺骗孽宫,朝着更远的地方冲去。 “这就是恶魔烘炉的神识。”圣炎余孽大公喃喃道:“它如同最锋利的刀,魔王之下碰之立死。这是它在甄别,看看这一次能站到它面前的人到底有谁。然后……” 不等他说完,第一道流光,带着一份刻录着参赛者名单的羊皮纸,从欺骗孽宫射上天空。 银白色,黑夜孤鸿。 紧接着整个大地震颤起来,所有的烛火全都朝着太阳的方向拼命拉扯,随着琴弦断裂的一声,轻轻的“波,”下一秒,整个地狱都成为一片流星的海洋。 一道道流光飞速射入天穹,好像听到了召唤的海水,而太阳就是海眼,越来越多,范围越来越大!首先是欺骗孽宫,然后扩散到宫殿之外,就在他们头顶,无穷无尽的暗夜飞星形成恢弘的光幕,数不清的流星倒冲入天穹。 风吹落,星如雨。 “滋……”红夜使魔深吸了一口气,胸口起伏起来,微张着嘴,却无法说出一句话。身边的罪孽的彼得潘,身躯都在微微颤抖,嘶哑到:“难以想象……地狱中……竟然会有这样的盛景……” 无论是谁,在这超越想象的一幕之下,都只能感觉渺小,震撼和敬畏。徐阳逸亦然,他站在漫天倒飞的流光之下,竟然不知不觉的伸出手,想去触摸这一片地狱中的天堂美景。 “这就是所谓于地狱中仰望天堂吗?”他轻声道,也不知说与谁听。 不过并非没有听众,鱼肠喃喃开口:“这个东西……只有看到,才能知道它的伟大。任何语言,任何文字,都不能表达它之万一。” “这就是我们要参加的东西。我忽然……有些热血沸腾起来了。” 徐阳逸笑了,收回手:“我也是。” 逆行的流星足足飞行了数分钟,终于完全暗淡。但是这仅仅是个开始,因为在漆黑的天边,那些肉眼无法穿透的黑暗之中,还有成千上万的白色流星,带着战书从欺骗地狱一个个角落飞来。 暗夜群星璀璨。 十分钟后,圣炎余孽率先低下头来。它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恶魔烘炉爆发,这一次爆发的时间相隔太久了。久到上一次爆发的恶魔已经所剩无几,屈指可数。而就算是它,也为这一幕宇宙的奇景而惊叹膜拜。 “来,各位。”它缓缓抬起了手:“让我们迎接故人的到来。” “传说,在每一次恶魔烘炉爆发的时候,将会有异位面的超级豪商代表进入。噢……或许这不是传说,这是魔君阁下亲自下发的谕令。它们满载着其他位面的珍贵货物,来换取恶魔位面的珍藏。不知道来的是谁,也不知道它们带来了什么。你们只需要知道,这一次的爆发是由我们负责接待这些异界来客。” “如今,我将它们引荐给你。” 异界商会?豪商代表? 它们会带来什么?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手轻轻摸上储物戒,这一年炼出的丹药还有一些……本来打算和恶魔以物易物,谁都没想到会出现它位面的超级豪商。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圣炎余孽手猛然往下一按,顿时,一片漆黑的魔光弥漫整个塔楼,地面上魔法一样铺开血红的地毯,一朵朵曼珠沙华盛开塔楼各个角落,上百名侍者于白光中勾勒出外形,一尊尊精美的浮雕,地面上也好像被人无声握住刻刀,雕刻出绚烂的地板画。 刷刷刷……赤红色的旌旗从四面八方垂落,恢弘的号角声响彻楼顶,刹那之间,这里已经从不毛之地转眼成为炽热的酒色天堂。不过最引人注目的,是无数的劣魔从黑雾中冒出,蚂蚁搬象一般托着一个巨大的骨质酒杯。足足有百米之大,涂成金色,镶嵌着各色珠宝,看起来无比名贵。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了过去,毫不掩饰眼中炽热的期待,好风凭借力,这是进入角斗场之前最后的冲刺。 静默的等待,就在同时,天空中十余道空间裂缝爆发出璀璨的白光,形成十几道光柱,仿佛在附近寻找什么,而枯骨之池陡然爆发一片黑光冲入天际,吸引着众多白色光华。 嗡嗡……当白色和黑色交接的瞬间,空间裂缝爆发出一阵低沉的嗡鸣,第一道裂缝裂开地最快,紧接着,一个徐阳逸从未想过的生物轰隆隆撕开裂缝。 龙。 纯白的龙,西方的龙。 它的身上披着一层细密而闪耀的龙鳞,足足有二三十米大小,折射出黑夜的光晕,首先伸出巨大的头颅闻了闻,竟然发出一阵拟人的抱怨。 “噢……该死的提拉冈底斯,这令人恶心的臭味就不能改一改吗!” 圣炎余孽大公闻所未闻,仿佛笑了笑,微微鞠躬:“我代表墨菲斯托费勒斯阁下欢迎您,伟大的位面豪商索纳斯.明月。我非常期待你从巨龙位面带来的礼物。” “龙?”红夜使魔不着痕迹地舔了舔嘴唇,提拉冈底斯确实有诸多它位面的生物,但龙……却从未有过。 谁也没有想到能看到一条活生生的西方巨龙。 以魔法,宝藏而著称的巨龙未眠,它带来的东西……仅仅是猜测就足以让它心跳加速。 巨龙只有尊圣顶峰,却并未对圣炎余孽大公的欢迎恭敬,而是极其不耐烦地扫荡四周,当看到中心那一座巨大的酒杯之时,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地狱花的美酒……噢……真是太让我兴奋了,几千年了,只有它让我流连忘返。如果不是因为它,我做梦都不想和你们这样危险的种族交易……” 还没有说完,它猛地吸了一大口气,白龙吸水,酒樽中鲜红的酒液化作一道倒飞的瀑布飞入它的口中。甚至喝的全身都膨胀了起来,这才满意地舔了舔嘴唇,挥动着高傲而矜持的双翼落到了地面。 一个羽毛做成的座位几乎同时出现,它当仁不让地坐了上去。 还不等它坐下,第二个空间通道再次裂开,人影还没有出现,一个好听的如同竖琴一样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该死……又是恶魔的硫磺味,这次的空间裂缝连接到了这里?早知道我就不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