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位面拍卖会(二) - 最强妖孽

第1227章:位面拍卖会(二)

今日有爆发,补一下前段时间的 ¥¥¥¥¥¥¥¥¥¥¥¥¥¥¥¥¥¥¥¥¥ 刹那之间,叫价的声音此起彼伏,索纳斯庞大的身躯如同渔翁,好整以暇地享受着这种无声的尊荣。 它很清楚自己商品的价值,是……看起来和这次深渊角斗场无关,然而,谁能肯定可以站在恶魔烘炉之前? 没人可以肯定,其他位面的三甲同为永恒之钻,广袤的提拉冈底斯藏龙卧虎,所以,一旦没有成功呢? 仍然要继续修行的……在场除了徐阳逸刚到可以统御位面的境界立刻被拉到提拉冈底斯,谁麾下没有数个位面?拓展位面的过程什么时候不是伴随着血与火? 这门歼星炮给了所有人一条退路,即便没有胜利,或者提前遇到恐怖的对手失败,它们东山再起的机会也多了一分。 而且是很大一分。 它目光中闪烁着商人的狡黠,作为最臭名昭著的龙族,被赶出龙族的母星后,它行走于各大星系,对于怎么挑选商品,怎么确定买家太有心得了。有的东西看似无关,却往往能卖出天价。 只要是尊圣,就无法逃脱拓展领地的圈。它对歼星之门很有信心。 就短短数分钟,喊价已经飙升到了一亿六千万! 溢价一倍! 才一亿六千万……这远远没有达到索纳斯的心理标准,它有些不满地站起来:“就这个价格?” “恕我直言,这价格我不如卖给寒雪位面那些肮脏的矮人。提拉冈底斯是公认的最强上界,一方地狱的参赛者只能给出这种价格?”它的目光扫了徐阳逸一眼,只有他从未喊价。 索纳斯现在是太阳一般耀眼,每一个动作都被注意,罪孽的彼得潘敏锐地捕捉到它的目光,嗤笑道:“他?” “他难道不是选手?”索纳斯愕然。 “当然是……”红夜使魔也冷声开口:“只不过……他是最穷的选手。” 索纳斯目光不善了起来。 罪孽的彼得潘毫不介意地喝了口酒,冷哼一声:“不知道从哪个位面来的人类,根本不是在提拉冈底斯土生土长,才来到这里几年时间,你如果指望这种穷鬼叫价,那就太可笑了。” 红夜使魔不徐不疾地说:“它恐怕连欺骗孽宫一方墙角都买不起,你还想他买歼星炮?实在是太看得起他了。” “圣炎余孽阁下。”索纳斯转头看向了正在品酒的圣炎余孽大公,鼻孔中喷出一道白气,怒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哦?”圣炎余孽不慌不忙问道。 “你知道我们最厌恶什么!”索纳斯毫不掩饰自己的怒火,怒吼道:“亏损,以及穷人!!” “我们的商品是这方天域最璀璨的钻石!而你给我一个下水道老鼠一样的穷人!!八千万都拿不出来!还敢站在这个场所?” “这种生物让我厌恶!让他滚!立刻离开这里!这样穷的发酸的生物我根本不想看它一眼!!” 顿时,所有豪商的目光都看了过来,冰冷而炽热,众矢之的,烧的人浑身发痛。然而徐阳逸却仿佛没有一点感觉,甚至悠闲地给自己倒了杯酒。 一饮而尽。 他闲庭信步的姿态,显然给了所有豪商一个冷漠的信号,夺日之歌看垃圾一样扫了他一眼,冰冷开口道:“圣炎余孽阁下,虽然恶魔位面付出了一些代价请我们过来。但这只是我们撕裂空间的损失费而已。” “这不代表我们不想把手中的东西卖出适合的价格,不赚钱就是亏损,你应该明白我们远涉万里,冒着天大的危险来到提拉冈底斯要的是回报,巨大的回报。” 它目光看向徐阳逸,一字一句道:“如果不能给我们巨大的回报,甚至让我们感到恶心……那么,下次的位面之旅,恐怕我们就要重新考虑了。” “或许您有其他考量,但是我拒绝。”唐施恩丝毫不因为同族而帮手,反而脸上的表情冷漠地显而易见,和之前看到徐阳逸完全不同:“没钱,就滚,我们的标准就这么简单。” “这个场所不是穷人可以立锥的舞台。连最便宜的商品都买不起,遑论其他?他坐在这里就让我感觉空气不畅,透着一种贫穷的酸臭味。穷人最适合的地方就是下水道的脏水沟。” 它们的身份根本没必要在意徐阳逸的看法,能让它们低头的只有财富。 “都给我闭嘴。”就在此刻,徐阳逸的声音淡漠地响起:“真是让我恶心的嘴脸。” 现场平静了一秒,所有位面豪商的眼睛都微微眯起,毫不掩饰眼底的杀意。 是,它们境界不算太高,但是……它们自己谁没有恐怖的势力? 徐阳逸根本没有看它们一眼,转头看向圣炎余孽:“大公阁下,你的家底够不够让我狠狠扇它们一耳光。” 圣炎余孽只愣了一秒,随后斗篷下豁然出现一只眼睛,因为突如其来的激动,让眼睛都有些发红! 赊账! 对方要赊账! 一位准圣……不,一位很快就要步入圣阶的炼金术师要赊账! 一旦对方突破到真圣炼金术师,一枚丹药数千万绝无问题!这笔账固然肉疼,却至少能得到百年的优先权! 地狱有多少顶级贵族都在看着徐阳逸?它本来打算打好关系徐徐图之,谁能想到幸福来得如此之快?它简直要欢呼庆幸这些豪商的吃相太过难看,才有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机会! 它强压着波动的心脏舔了舔嘴唇:“包你满意。” 刷刷刷!半空中,化身看着这一幕的其它大公目光死死钉在了圣炎余孽大公的身上。 它们恨不得立刻冲下来,但是理智拦住了它们。 毕竟还要一起共事,对方先挑选了圣炎余孽,现在它们再冲下去就真的砸场子了,圣炎余孽大公估计会气的发疯的。 “真是……走了狗屎运的老混蛋……”灰熊亲王磨着牙骂了一句,冷哼一声,继续关注。 “阁下?”罪孽的彼得潘愣住了,它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圣炎余孽大公……一位顶级贵族要为一个刚来地狱的新丁买单? 凭什么? “父亲……”苍白之眼的声音带着惊怒的颤抖,它是圣炎余孽大公的私生子,但就算它都是一步步杀上来的,什么时候听说过这位冷血无情的父亲给它赊账? 然而今天居然给一个人类赊账!而且还没有要求?! 一瞬间,心中的嫉恨几乎要吞噬它的心脏。这一巴掌首当其冲将它扇得头昏脑涨。 红夜使魔同样呆住了,从听到这个人类的名字它就无比厌恶,心中那种如影随形的种族排斥,让它绝对不想看到这个该死而肮脏的人类名字出现在深渊角斗场上,这种最后冲刺的机会绝不该有一个低贱的人类!而应该是费勒斯家族真正的天骄! 刚才就想借这些豪商的手让徐阳逸滚出去,它知道如果是豪商的共同要求,圣炎余孽大公无法拒绝,但……怎么会这样? “您确定?”索纳斯眨了眨眼睛,同样不敢相信地看向圣炎余孽,实际上不只是它,所有位面豪商都非常意外。尊圣资本的战场,太虚资本忽然加入!可想而知现在三甲心中那种骂娘的感觉。 “我很确定。”圣炎余孽大公微笑着举了举杯:“那么……继续?” “嗯……噢……那是当然。”就算以索纳斯的脸皮,此刻也感觉发烧,话音未落还不到一秒,刚骂完对方穷逼,瞬间被打脸,这滋味不要太酸爽。 “那么……”沉默了数秒,还不等它吞吞吐吐地说完,徐阳逸的声音丝毫不给它准备地响起:“两亿。” “额……”圣炎余孽大共差点被刚喝进去的酒呛到,身体顿了顿,而其他三甲看向徐阳逸的眼神,和把他要生吞活剥没有两样。 不是说我穷吗? 徐阳逸好整以暇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酒,嗯,味道真的不错。芬芳的花香带着浓郁的酒味,如同鲜花盛开喉咙,恰如他此刻的心情。 现场一片寂静,没有人再开口,罪孽的彼得潘极度不甘心地看了看歼星炮,沉默数秒,才磨着牙道:“两亿一……” “两亿二千万。” 就像用金砖砸烂银瓦,无比清脆,清脆到话都不想让它说完。 它憋得脖子瞬间粗了,肉眼可见的青筋在皮肤上到处跳动,死死刮了徐阳逸一眼,强压着心中想把对方撕碎的怒火,从牙缝里跳出几个字:“我……放弃……” “还有人叫价吗?”徐阳逸举起酒杯,虚空敬了一圈,淡淡道:“各位富人?” 谁才是你的亲儿子?! 苍白之眼心中的怒火几欲焚天,这种时候……最后冲刺的时刻,虽然它从未感受过父亲的温暖,但绝对没想到对方竟然做得出为一个外族赊账的事情来!而且自己的私生子就在现场! 这种极度的嫉恨怨毒,让它差点就按耐不住。 “两亿二千万……”索纳斯深呼吸了一口,这个价格很高了,甚至有一些溢价,谁能想到出到这个价格的是刚才正眼都不想扫一眼的人类? “定价吧。”徐阳逸翘着二郎腿,舒适地靠在座椅上,饶有兴致地看着索纳斯,他非常期待对方接下来的变脸,嗤笑道:“不是说我买不起吗?各位高贵的,富有的大商人们。” “来,快告诉大家,这门歼星炮属于谁?嗯?” “咳……”索纳斯庞大的身体干咳了一声,龙头在翅膀下藏了一圈,如同巨大的鹌鹑。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居然挤出一种看到亲爹的笑容。 “谁说的?” “谁刚说您买不起的!” “您告诉我!我保证不打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