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位面拍卖会(三) - 最强妖孽

第1228章:位面拍卖会(三)

“豪商无国。”神识中,鱼肠愕然看着对方堪称绝技的变脸,嗤笑了一声:“如今我算知道了,而且我还要补上一句,在绝对的利益面前,它们没有尊严。” 这些在座的豪商现在谁都清楚了,谁才是真正的买家! 这个情况很微妙,三甲沉吟不语,但是谁都能感觉到它们强压心中的滔天怒火,这种高规格,万年一遇的拍卖会上,风头全都在别人身上。而且是三甲全部被一个候补席压了下去,谁都不敢开价。 这就是叫价人啊!它们必定会堵着徐阳逸叫价,那么它的商品价格绝对能到一个巅峰! 索纳斯人立而起,两只前爪热切地搓着,目光无比炽热地看向徐阳逸,甚至带着对金钱的恭敬:“两亿二千万魔晶,这位……这位……” “徐大师。”圣炎余孽笑道。 “对!这位徐大师叫价两亿二千万!还有谁竞价没有?” 没有,尊圣资本和太虚资本不是一个概念。 “那么,恭喜徐大师!”索纳斯哈哈大笑,开门红,真正意义上的开门红,这门歼星炮最终价格两亿左右。居然上浮了十分之一!它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打开下一份宝藏了。 徐阳逸并未就此结束,他看向了其他豪商,以及三甲,微微叹了一口气:“我还以为还有人会跟呢。” “原来就这点资本啊……” 你再说一遍?! 嚯嚯嚯!三甲全部起立,三道仿佛实质的目光齐齐钉在了他身上。 然而他置若罔闻,继而看向了其他豪商。 刚才三甲推波助澜,豪商的丑恶面目更让他恶心。 夺日之歌对上了他的目光,轻咳了一声,微笑道:“小家伙脾气还挺大,姐姐的一个玩笑也当真。你可别生气,等会儿姐姐的生意还得你光顾呢。”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鱼肠在神识中冷笑道:“它们就指望着这一锤子买卖,或许它们不怕太虚,但绝对怕吃三年的东西卖不出去,这是商人的天性,尤其是这种顶尖的商人。” “和地球上的推销员类似,这也是它们的任务,它们在商会中地位应该极高,现在全都指望着你呢。” 唐施恩也迎上了徐阳逸的目光,哈哈一笑,站了起来:“你们啊……真的是狗眼看人低。” 它这句话是对其他人说的,其他豪商差点没有一口呸过去,还要不要脸了?这明明……明明是自己想用的招式! “来来来,老哥哥敬你一杯,徐大师年纪应该不过六百,真的是年少有为。老哥哥刚才没有看出来,先干了这一杯。等会儿老夫的东西,送你九九折!” “呵呵呵,徐大师说笑了,这里怎么会有人敢看不起你?”“刚才有人说过什么吗?我怎么记不得?”“肯定是你听错了,我们远道而来,怎么会对买家不敬?” 徐阳逸觉得很窝火。 自己正想一个个扇过去,结果对方用出了终极招式:不知道三连。 不知道,没听清,忘记了。 唾面自干能做到这一步,他真的是佩服,如果他是这些人,二话不说站起来就走。 所以他做不了商人。 抽? 他都抽到脸上去了,圣炎余孽大公还在给自己做后盾,别人完全当听不清,看不懂。 这是完全决定不要脸了,从索纳斯开始,这些位面商人仿佛忘记了尊严二字怎么写! “各位还真是健忘。”他冷笑了一声,抬了抬下巴:“继续吧。” 就是要人仗虎势,他是看出来了,能让这些人低头的,只有金钱。 那今天,他就享受一把大把花钱的感觉,把这些人砸得服服帖帖。 索纳斯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搓了搓手笑道:“既然徐大师开口,我也不用其他的垃圾糊弄你了。开门红固然重要,但每一位商人都有核心商品。而我们‘战火’商会,主攻的就是战争方向,这一次,我带来了一件罕见的宝物。” 它脸色郑重起来,轻轻掐了个法诀,八幅光幕齐齐回收,下一秒,一片如同宝石一般璀璨的光幕洒满现场。 “这股气息……”圣炎余孽大公身体微微动了动,忽然声音轻轻一颤:“难道……是那个东西?” 天穹之上,其他注意着这里的顶尖贵族目光同样动了动,都狐疑地对视了一眼。 “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气味。”灰熊亲王的声音喃喃道:“不过不太可能,那个东西已经消失太久了。” “虫族号称‘生化铠甲’的殖入装甲?难得一见的宝贝,气息一模一样。”“还不能肯定,这种东西大概五千多年没有出现过了。源生虫巢不会允许这种东西流落出去。主宰虫巢和初始虫巢则根本不产这种东西。” 光华四射,数秒之后,光华熄灭。索纳斯声音带着无比的炽热,对着空无一物的虚空鞠躬:“虫族最伟大的发明,不,应该说是最伟大的造物,编号32884732殖入装甲。请诸君品鉴。” “真的是它!”“疯了么……它们居然去了源生虫巢?而且还带出来了一具生化铠甲?这是找死?”“虫族……我们都不想招惹这些繁殖力变态的种族,战火商会是看到恶魔烘炉数万年不爆发,下血本了?” 所有人没有开口,圣炎余孽大公居然第一次缓缓走了过去,紧紧盯着一处虚空。 “这如果是假货,代价可重的很啊。”它若有深意地说道:“还没有人敢在深渊角斗场卖假货。” “我当然知道。”对方太虚魔力一点一滴泌出,高傲不可一世的索纳斯终于低下了高贵的头,诚恳道:“为了拿出这一具生化铠甲,战火商会整个南方位面被虫族十三号使徒亲自出手抹杀。现在南方已经没有战火商会了。” “别说的那么严重,你们拿出的肯定不是一具生化铠甲,少在这里提升价值。”圣炎余孽大公的手在虚空弹了弹,居然发出一阵金铁之声,沉吟许久,才缓缓对众人说道:“虫族,宇宙中最强的科技位面,它们的生物工程已经走在了宇宙的最顶峰。而所有虫族……最珍贵的就是它们的第一次蜕皮。几乎所有虫族战甲都是用这东西做成的。” “同样,它们也有天资高低,天资最强的虫族,一旦出生能吸干一个位面。号称生而为圣,它们的第一次蜕皮也最为珍贵。只有这样的虫族蜕皮,能被做成真正的殖入装甲。” 它有些感慨说道:“它可以成为指甲盖大小的一块,浓缩到身体的任意位置,需要的时候立刻覆盖全身。看到编号了吗?32884732,这代表它是第三千二百多万位‘生而为圣’的虫族。而虫族的历史,比地狱还长。” “三千二百多万……对于它们就是沧海一粟的数字。任何殖入装甲,都附带这位生而为圣者与生俱来的天赋。防御力……足以抵挡太虚初期全力一击。而且它不会破损。当粉碎之后,可以吸纳虫族特有的‘生命物质微粒’自我修复。” 它看向所有人:“这是真正值得下手的好东西。” 没有人开口,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看着虚空,然而根本看不清晰,但只有徐阳逸除外。 无限之真双瞳之下,没有虚伪。他看的一清二楚,一尊三米高大的奇异虫蜕,完全透明,正悬浮在虚空。 无法言说形态的怪异,明明和身体一点不相合,甚至关节都不一样,却感觉非常贴合他的身躯。 “它的天赋是?”他饶有兴趣地问道。 “隐匿虚空,攻坚一击。”索纳斯连忙摆脱圣炎余孽恐怖的压迫感,悄悄抹了把汗说道:“隐匿虚空……它可以适应周围任何颜色。这种适应不是说折射,藏匿,这种藏匿会被寻找出来。它的隐匿……是拟态。” “生物的拟态,同时发散对方的神识,也就是说,对方的神识只能圈定一个范围,却根本无法找到它的真身!” 徐阳逸目光豁然一闪,三甲全都炽热了起来,尤其是红夜使魔,呼吸都开始加粗。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它的第二个天赋,攻坚一击。” “很简单,一旦植入它……在各位的面前,就没有盾牌!” “只要在同一个境界,无论是防护罩,符箓,或者低于极品法宝的任何法宝,都会毫无阻碍地被撕裂!” 呵……四声倒抽凉气的声音出现,没有人开口,鱼肠在神识中凝重说道:“宝物。这是真正的宝物。” “小子,一定要拿下它。我仔细考虑过了,深渊角斗场你必须走到恶魔烘炉之前,否则玛门印记无法消除。但是……现场的这三个怪物,你自己说,你有几成胜算?” 徐阳逸沉默了一下:“六成半。” “没错,只有六成半,然而,它们肯定不是最强的,还有最顶峰的原初之间,还有其他位面和神魔之战的遗族,爆出什么冷门都不奇怪!面对那些人你没有八成以上的把握,被淘汰的几率并不小!毕竟……你境界只是初期,这是致命伤。就算玉和最后能给你顶到中期,还是不够!” “我敢打赌,有不少后期,大圆满,只差一步跨过太虚的真正天骄你还没有看到,而你真正能取胜的底牌是什么?” 两人都没有说话,谁都清楚答案。 领域。 恶魔没有领域,这是他最大的底牌!无论吞噬符箓,虚灵仙体,红线,欲望符箓,全都是围绕领域完成,一旦领域展开,才是他实力完全爆发之时。 “这副铠甲,和我的刺客型领域非常融洽……”他目光灼灼看向铠甲,其他人亦然,没有一个人先开口,这是一场真正的硬仗。 若不是丹道,他连叫价的资格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