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3章:楚王与眉间尺(一) - 最强妖孽

第1233章:楚王与眉间尺(一)

徐阳逸眼前微微晃动,再次睁开之际,眼前已经是一片熟悉的场景。 属于自己的宫殿……他深呼吸了好几口,随后化为一道黑光冲向修炼室。 收获太大了! 在最后冲刺之前,得到这种助力,真的是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轰轰轰!”一扇扇大门无风自开,屋里的魅魔仆魔无不战战兢兢,目送黑光远去。鱼肠同样心急万分,然而却尽量压抑着自己如潮心情,只是声音略有些波动道:“不用急,是你的终归是你的,炼化法宝是大事,不可乱了本心……” “我知道。”面前又是一扇巨大拱门,随着徐阳逸的来到轰然打开,下方的修炼室已经历历在目。徐阳逸凝重开口:“但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什么?” “费勒斯家族的三甲……恐怕是这一届最弱的。就算不是垫底,也是排行倒数。” 鱼肠目光微动,最后长叹一声:“还是没瞒过你。” “我本来不想点出来,就是为了让你本心不乱,然则我早该想到,以你的眼光,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徐阳逸缓缓道:“我也没想到,只是圣炎余孽大公对待苍白之眼的态度,让我做出了这种猜测。” “深渊角斗场是恶魔的至高盛典,任何一个家族能站在最后都是无上的荣耀。哪怕从以亿为单位的参赛选手中进入前百,都能获得难以想象的收获。按道理,苍白之眼为圣炎余孽大公出征,它必定全力支持。” 他顿了顿,目光冰寒下来,前方的大门越来越近,沉声道:“但,他没有。” “而是直接赏了它一巴掌,在儿子面前支持我。” “为什么?” 鱼肠压下心中的激动,平静开口:“因为它很清楚,这一届的费勒斯三甲,恐怕进入前一千都困难。” 轰……大门打开,露出下方幽深的地底长廊,徐阳逸黑光遁入,缓缓道:“所以,它不惜落了自己儿子的面子,转而助力于我。因为……在它儿子身上,毫无利益可言。” 他深深吸了口气:“真是可怕啊……如果我们的推论证实,统御地狱的原初世家,十八只魔神之战留下的遗族,居然三甲前一千都难以进入……真不知道有哪些隐世的怪物会出现……” “位面尊圣的最强一战……”既然说破了,就不用隐藏,鱼肠眼中燃烧灼热的战意:“这是你最好的试金石。是我想差了,我察觉到的时候就该告诉你,以你的心志,不可能为了这个原因而却步。” 徐阳逸微微一笑,随后颔首:“当然。” “有人还在地球等着我,我怎能就此偃旗息鼓。” 面前已经是最后一扇大门,封印着无数符箓,徐阳逸打了个响指,所有符箓断裂。随后,一股浩瀚的魔气轰然冲出。 “尊圣初期的五分之三,真是超出我的预料,难道万古丹经王对于魔气的吸收更为迅速?居然比我当初修炼都快。看来,你步入中期也就是数年之内。”看向陷入大厅中心的玉和,他缓缓开口。红线从他丹田里飞出来,弱弱地问:“爸爸,这是弟弟吗?” “是。”“不是!滚!!”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徐阳逸缓缓抬起手,随后猛然一握,四面八方响起符箓卡卡卡的声音,空气都仿佛被抽干,玉和顿时惨叫起来。 “兄友弟恭不会吗?”数秒后,他缓缓撤了手,玉和满头冷汗地趴在地面,巨大的恶魔翼盖住了整个身体,红线飘飘悠悠地飞了过去,用翅膀碰了碰没一点气息的玉和。 “爸爸,弟弟不乖吗?” “不乖。”徐阳逸幽幽道:“破坏家庭和睦,不听劝告,对姐姐不敬,足够死三次。” “姓徐的……”恶魔翼下发出玉和咬牙切齿的声音,翅膀都在颤抖:“总有一天……总有一天……” “我要亲自击败你!将你封印在地底之下!!让你尝尝我今日的屈辱!!” 红线吓了一跳,连忙用翅膀给玉和扇风:“弟弟不气,不气,乖,爸爸是为你好。” “给我滚!!”玉和气的差点吐血,恶魔翼扬起一片狂风,红线吓得立刻飞到了徐阳逸身后。 徐阳逸点了点头:“那你可得努力了。” “红线,从今天开始,你监督它修行,如果它不修行,或者对你凶,你直接呼唤我。” 玉和气的七窍生烟:“姓徐的……士可杀不可辱!你让这个一巴掌就能捏碎的垃圾在这里看管我?!” “你敢动它试试。”徐阳逸淡淡道:“还有,你刚才说谁是垃圾。” 玉和浑身颤了颤,对方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到……让它心中生寒的地步。 我就是说这个小杂种! 这句话在他嘴边逛了几圈,却硬是没有说出来,两人目光平静对视,三秒后,它磨着牙低下了头,冷冷哼了一声。 “看来,你要教导的地方还很多。不过没关系,我时间有的是。”徐阳逸扫了它一眼,不再关注,而是神色凝重起来,双手打出一串法诀,顿时,虚空中荡漾出一片青黑色的光幕,将这个修炼室分为两边。 他一晃身影进入了另一边。 这只是简单的隔绝空间,同时为了就近监督玉和。刚进入,鱼肠就抬眉道:“你确定你的教育方式没问题?” “下雨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我小时候就这么过来的。”徐阳逸理所当然地回答,随后感受了一下这里的魔气,缓缓闭上了眼睛:“如果您能吞噬干将莫邪,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不是如果,是一定。”鱼肠的神色也凝重起来:“器灵若离开修士太久,没有修士灵力滋养,实力必定下滑严重。它们至少数百年无人把持,而你就在我身边。此消彼长,老夫必定能吞噬它们。” “具体能达到什么地步不好说。没人能记得九剑合一时的记忆,但是我肯定……”它深呼吸了一口道:“很强。” “远超现在的我!” “也绝不会拖你后腿!” 徐阳逸脸色平静,闭目如佛陀,无喜无悲:“果然……您还存着这份执念,其实你我之间哪有后腿可言。若真要说后腿,当年在地球,我岂不是拖了你上百年?” 鱼肠也闭上了眼睛,盘坐虚空:“你不懂的……” “这是器灵存在的意义。” 无需多言。 徐阳逸问出这个问题,就是表明了他的态度,在首先炼化属于本体的殖入装甲,还是先帮助鱼肠吞噬干将莫邪的选择中,他选择了对方。 鱼肠亦回报以忠诚。 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信任,任何信任都是彼此一次次的交集之中添砖加瓦,直到形成一条牢不可破的桥梁。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足足六个小时后,两人几乎同时睁开了眼睛。 精气神已经攀升到了顶峰。 “前辈,准备好了吗?”徐阳逸率先问道。 鱼肠神色淡然,一身杀气收敛心中,手一招之下,鱼肠落入器灵手中,轻轻一弹,龙吟作响。 “可。” 徐阳逸舒了口气,手在储物戒上一抹,两道光华暴射而出。正是干将莫邪。 毫无璀璨,暗淡不已,根本没有一丝圣剑的模样。 “果然。”鱼肠缓缓站了起来,器灵持剑,一步步踏了上去:“器灵被封印,这层锈是它们自我保护的封禁,小友,你什么都不用做,看着就好。这是我的战斗。” 最后一个字落下,一道匹炼般的剑光星辰坠落,斩出的不仅仅是剑气,还有一种徐阳逸无法理解的,独属于器灵,属于圣剑的气息。 嗡!!! 本来平凡到极致的双剑,被这道剑光斩中之后,骤然爆发出璀璨的光华,一红一紫两道光芒从剑尖蔓延,如同脉络,于锈迹之下闪现无穷光华,一种难以言说的力量瞬间充斥这片空间。 很强大,也很熟悉。 这是来自于地球的气息。 卡卡卡……随着一片嗡鸣之声,锈迹化为碎片层层脱落,一道道玄奥无比的符箓游走剑身,一股让人心折的锋锐光华闪耀于锈迹的裂痕。四面八方的虚空仿佛都因为这丝丝缕缕的剑意颤抖。 裂痕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锈迹下的闪光越来越灼目,五分钟后,随着一声仿若黄钟大吕的“当”声,振聋发聩,两道宛若秋水的光华,随着最后一块锈迹脱落,瞬间闪耀于这方天地。 暗夜的雪,映照整座山巅。 雪夜的月,通明九天十地。 两把秋水萦绕的剑已经出现虚空,它们装饰不奢华,却透出一缕令人心折的锋锐。它们造型不古朴,却带出一分历史的厚重。 干将莫邪,挚情之剑,数百年后重新闪耀于地狱。 “需要我帮忙吗?”徐阳逸再一次问道。 “不。”鱼肠非常肯定:“你在这里,就是最好的帮助。” 就在此刻,两把剑徐徐悬浮,没有一丝丝预兆,两只如同鱼肠一样的,苍白的灵体之手,从虚无中探出,握住剑柄。带着苍凉的历史感。双剑如同听到主人的召唤,齐齐发出一声嗡鸣。 “铮!!”素手挑琴弦,裂帛分金,一声来自于数百前上千年前的剑鸣毫无征兆响彻虚空。四面八方的空间如同被无穷剑气扫荡,方圆数十米尽数崩溃,露出后面黑黝黝的混沌虚空。 压抑数百年的剑气,让四周禁制疯狂激荡,惊涛拍岸。徐阳逸微微眯了眯眼睛,法诀掐动之下,一层层的符箓如女娲补天,足足半分钟,周围一切才归于寂静。 在这片寂静的剑冢之中,两道虚无的影子缓缓凝结,顺着双剑一丝丝勾勒出实体,好似打开时空的门扉,从传说中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