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4章:楚王与眉间尺(二) - 最强妖孽

第1234章:楚王与眉间尺(二)

一位是身着宽大黑袍,头戴冠冕,仪表堂皇。身着无一不是奢华至极。手招,剑来,持剑于手,缓缓道:“楚晋王。” 另一位身着麻衣,容貌特殊,眉间广尺,一片赤红。年不足二十,不待招手,干将嗡鸣一声,化作一道流光,落入少年手中。少年沉声道:“眉间尺。” 轰!!汹涌战意如潮,三方对峙,视徐阳逸为无物,只剩一片咆哮的剑光。 竟然是两个男子?不是干将莫邪?徐阳逸神色平静,然而负手于身后,已经准备形势不对随时出手。 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鱼肠缓缓道:“干将莫邪两大剑师为楚王铸剑,剑成,持莫邪献楚王,楚王杀干将,持莫邪,为最后持有者。” “干将莫邪其子,眉间尺,又名眉间赤,杀楚王,为干将剑最后持有者。所以,双剑的器灵并非干将莫邪本人。” 说的很简短,面对两大器灵,它已经没有时间解释。 “鱼肠。”眉间尺缓缓道:“你这是何意?” “我能感觉到你吞噬了龙渊器灵,你莫非还想吞噬我等?” 鱼肠长剑斜垂,缓缓走上:“一剑定胜负吧。” 楚王和眉间尺仿佛愣了愣,楚王仰天大笑,若猿啼两岸,数秒后才低下头来,感慨无比地说道:“好……好,好!” “想不到本王也到了需要人怜悯的地步。” 它们已经长久无人把持,灵力早就近乎枯竭,仅存的灵力根本无法长期作战,只能用作刹那芳华。所以对方选择了一剑决胜负。 对方给予了它们充分的,也是最后的尊重。 “沙……”鱼肠缓缓抬起剑,与此同时,楚王与眉间尺同样凝重举剑,长剑斜指,三剑针锋相对,现场一片沉默。 剑与剑,这是剑道的领域。 忽然之间,一道剑光乍起,银光璀璨,若银河倒倾! 鱼肠率先出手。 剑光卷起千堆雪,一剑西来,映照漫天孤鸿。 它没有痕迹,没有招式,却如同白驹过隙,惊鸿破空。 看不见招式,却只能感到扑面而来的汹涌剑意。这已经是剑招中登峰造极的一剑,挟裹着有进无退的勇绝之意,实在已经达到了剑招存于心,不留于形的地步。 轰!!随着短剑破空,身后层层叠叠的黑潮骤然浮现,一股勇决的战意,一股一往无前的杀意,在鱼肠身后化为通天的罗生门,携无可匹敌之势直刺两人。 “托大。”“狂妄。” 极静到极动的转换,不过一秒之间,下一秒,楚王身形拔地而起,长啸惊天,若仙鹤踏云,于缥缈云丛中刺出一剑,一剑之下,竟然令人见之忘忧,眼中只剩这绚烂的一剑。 刷……天光摇曳,映照出漫天华彩,璀璨的激光中,剑光竟然带着一丝缠绵眷恋,明明锋锐无匹,却给人一种愿意死在这一式下的温柔。 多情亦无情。 嗡!就在同时,一声若琴弦断裂的裂帛分金之音响彻云霄,眉间尺如同心有灵犀,干将闪电般挥出。 这几乎不是凡间的剑招。 追星赶月,如同落日消逝的一瞬,又好似明月初升的光华。 无法形容这一剑,这也不是一剑,而是一道光。 天地间璀璨的流光,晃动地面摇曳的阴影。 当!!!! 一声清脆的嗡鸣瞬间响彻虚空,在出招的一瞬,徐阳逸的无限之真的就展开了,然而到这一声出现,三道身影交错,三人已经各自换了个方位,他居然发觉…… 自己都没有看清三人交锋的一刹那! 快。 太快了! 真的是浮光掠影,剑走龙蛇。 刚才那爆发的战意,闪耀天际的剑锋仿佛只是幻觉,这一刻重新归寂于无。 “沙……”足足十秒后,鱼肠缓缓插剑入鞘,神色却一片祥和。 不知输赢。 同时,楚王和眉间尺沉默着,同样把剑插入剑鞘,三位器灵没有一人开口。 这是属于剑道的沉默。 “你找到了一个好主人。”当三把剑终于没入剑鞘之后,楚王沙哑开口:“非战之罪。” “我只有一个问题。”眉间尺也淡淡道:“你集齐了几把剑?” 结束了? 顶尖剑客之间的交手,来得快,去的也快。恰如太阳初升的一瞬,在人还没有反应的时候,就已经普照大地。 然而那旭日的身影,却永存于人的心中。 鱼肠拱了拱手:“加上你们,四把。” “还有三把,已经知道了下落,不过现在无法拿回,估计要数百年后。” 沙……一阵轻微的风声传来,徐阳逸眼角微跳,已经看到楚王和眉间尺身上散发出白色灵光点,如同银白的蝴蝶翻飞,又好似风化的沙尘,点点滴滴飘入空中。 “轩辕剑啊……”眉间尺闭上了眼睛:“祝你成功。” 话音刚落,两片白色的光华闪耀空间,徐阳逸缓缓站起,光华之后,双剑仿佛失去了灵性,而双剑上方,两颗光球正在缓缓悬浮。 “这就是干将莫邪的器灵?” 鱼肠点了点头:“它们抹去了自己的神识……现在只是无主器灵。” 最后一个字落下的瞬间,它全身忽然炸裂开数十道伤口,整个右臂消失不见,脖子,胸口,各处要害,都已经被剑锋穿透,形成一个旋转的灵气漩涡。 但是它根本没有管这些,徐阳逸也没有问,这是顶尖剑客的勋章,它不应该得到怜悯,而应该得到荣耀。 喘着气,它缓缓走到干将和莫邪身旁,深深一恭,沉声道:“十年后。” “我还你一个完全不同的鱼肠。” 刷!!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干将莫邪骤然爆发出一片光华,猛然朝着鱼肠冲去,刹那之间,光华万丈。 股难以形容的感觉从空间中升起,那是剑的共鸣,是万剑朝宗的锋锐。恢弘,大气,仿佛携带天地之力,无论如何都无法形容这股气息,而鱼肠的气息,从这一刻开始缓缓攀升。 徐阳逸目光灼热的站了起来,沉吟数秒,化为黑光消逝。 光华飞奔于华丽的宫殿之中,看到他的恶魔全都惊呼一声立刻跪拜。他根本没有多看一眼,目光已经投过巨大的玻璃窗,敞开的庭院,于飞行中看向外面漆黑的天际。 一片片银色的流星,不时从天际飞来,没入恶魔烘炉巨大的形体中。它是如此庞大,与天同高,与日同辉。现在只能看清一个模糊的形体在凝聚,整个地狱都在它不时爆发的血色波纹中颤抖不已。 数不尽的银烛点燃天空的血雨,无尽的沉默之中,沉默的无边期待,正在压抑中沸腾。 “第一次凝聚已经如此可怕。第二次又会如何……”他收回目光,心脏不由自主地加速跳动起来。 来吧…… 战吧,这是自己彻底终结魔神印记的一刻,也是和肯德拉莫图穷匕见的一刻,鱼肠已经站在了起跑线上,面对无穷恶魔天骄的目光,无数恶魔顶尖贵族的灌注,他又怎能落后? 时日无多,最后的冲刺已经拉开大幕。 轰!须臾之间,他已经来到大厅之中,手轻轻抬起,四面八方的廊柱,砖石飞舞,重新组合,不多时,已经将这片大厅化为一个巨大的修炼室。 这里是整个宫殿的中枢,无论任何地方出了纰漏,他转瞬可至。他坐在这里,也无人可以逃过他冲出来。 “本圣君进入闭关,打搅者,杀。不通报进入者,杀。挑衅者,杀。” 数秒后,他的声音恢弘响彻宫殿,所有恶魔战战兢兢。立刻有恶魔仆从鱼贯而出,毕恭毕敬地守位每一条通道。 在这里,他就是王。 大厅修改的修炼室中,徐阳逸缓缓闭上眼睛,开始了他的征途。 是无限之真,还是殖入装甲? 两者都需要时间去堆砌,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他轻轻舒了口气,脸上炙热的战意已经消退,只是潜藏心中,手一挥之下,随着哗啦啦一片海啸之声,数不尽的魔晶,何止几千万!乃至上亿!数亿!海洋一样围绕在周围。 有肯德拉莫的无限额魔晶卡,他毫不犹豫提出了整整五亿的魔晶。 漆黑中闪烁着令人迷醉的光点,如同星河璀璨。 深思之后,他还是决定,无限之真是第一。 “截拳道是我的猜测,一旦可行……就算面对天骄中的准太虚,我也有绝对信心!” 同一个境界,差别极大,他现在斩杀尊圣后期不是问题。但这次拍卖会,他最后推断出的东西给他敲响了警钟。同为永恒之钻,就连圣炎余孽大公都不认为费勒斯三甲有进入靠前名次的机会。 就连威震十八地狱的原初世家都信心不足,可以想象,当诸天万界共同扬起属于自己家族旗帜的时候,有多少恐怖的怪物即将出现! 普通尊圣后期,和超级天骄的尊圣后期,根本不是一个概念。 “无限之真是我的根,一旦能看破招式破绽,它就是真正的无招胜有招。而且……”他看着周围的魔晶银河,缓缓闭上了眼睛,眼观鼻,鼻观心,心如止水。很快,进入一种玄而又玄的闭关画面。 最重要的……是将无限之真推断到尊圣期,他的魔体有可能将迎来第一次史无前例的大进化! 就算不能,玉和吸收的是魔气,他最后同化玉和也只能是魔气,也就是说,变强的是他的恶魔躯体,只有恶魔之体得到真正的进化,才能将这份力量最大化! 第二点……也是他最为期待的,在无限之真尊圣以后,鸿蒙契约之书将打开后续篇章。 诸神的篇章! 或许……能解释为什么苏星瑶的气息会出现在这里。因为,她的秘密,本身就和初代雅威卡俄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这张雅威编织的大网,遮蔽世人目光的天网,终于快到了窥见漏洞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