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5章:魔体进阶 - 最强妖孽

第1235章:魔体进阶

万古寂静的长夜中没有时间,整个地狱都好像凝固在了这一瞬,没有交谈,没有私斗,只有照耀整个提拉冈底斯,群星一般灿烂的银烛,映照整片苍穹。 第三天夜晚,三甲来到,然而得到了徐阳逸闭关的消息,非常遗憾的离开,并且约定了,等出关时候务必通知。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整个地狱归于寂静,肯德拉莫没有找徐阳逸,那些顶级贵族也没有。半年,一年,眨眼之间,已经是三年以后。 沙……大厅之中,徐阳逸缓缓睁开眼睛。 将无限之真从元婴推行到尊圣,耗时竟然比金丹到元婴长了百倍。当初只是不到一月,现在却用了整整三年。 就在今天,他感觉到无限之真已经凝聚到了最巅峰,瞳孔中的一切再次清晰,如果说之前只能看到质子,中子等级的符箓,现在就能看清更下方的东西。 可惜,还不够清晰,现在无论他怎么努力,怎么剖析下一层符箓,都无法看清。 “到了尊圣之后,完全匹配我的境界,应该才有希望。”他轻轻叹了口气,缓缓抬起手,随着无声一握,四面八方的魔晶长河瞬间颤抖起来。 嗡嗡嗡……一块块魔晶从内部开始碎裂,数分钟后,地面上已经积累了一层厚厚的魔晶粉末,而蕴含其中的精纯魔气,化为一个个旋转的氤氲漩涡,如同无数的宇宙黑洞悬浮徐阳逸周围。 而他就是中央的恒星,永恒闪耀。 开始吧……精气神已经调整到了巅峰状态,他微微张开嘴,随后猛然一吸! 刷刷刷!数不尽的符箓疯狂朝他口中汇聚,十万,百万,千万……上亿的魔晶齐齐被扯出一条线,漆黑的魔气滚滚进入他的体内。 毫无预兆,接触到魔气的瞬间,身体就化作苍白魔体,随着魔气涌入越来越多,他的身体竟然开始咔咔作响起来。 体内的魔气越来越充盈,符箓早已经达到了他能够观察的最顶峰,而这一刻,随着魔气进入,仿佛蓄满水的堤坝,终于出现了丝丝裂痕。 卡卡卡……无数轻微的声音的声音从体内响起,基因在打开它的大门,宇宙在敞开它的真实,四面八方的魔气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一个个黑色的魔气漩涡熄灭,换来的是符箓上裂痕越来越多,终于,随着一点无声的“咔”声,第一个符箓彻底碎裂。 符箓的多米诺骨牌被推倒,紧接着,躯体的骨骼猛然发出咔咔的爆豆声响,好似第二次发育。汹涌的魔气如同找到了入海口,没有他的呼唤,却疯狂朝着他包裹过来。如果说之前还是万流归宗,溪水潺潺,这一次就是千河入海,浪潮翻腾。 “来了……”徐阳逸眉头轻轻动了动,果然,将无限之真推行到和境界匹配的地步,魔体将进行第一次进化。他已经能感觉到,体内的符箓疯狂乱窜,在进行着一种他看不懂的重新排列。 生命形态的进化,基因的改变。 轰……整个虚空都在轻轻颤动,魔气在他身边形成了一片旋转的星云,最后……轰然朝着中心一合! 黑光闪耀,数亿的魔气汇聚成漆黑的巨茧,将他牢牢包裹其中。 修炼室中,再无半点声音。 时光如梭,一眨眼,又是一年过去。他的宫殿之中安静若死,一个形同实质,精纯到极点的巨大魔气之茧悬浮空中,贪婪的从四面八方吸收着魔气。 它好似死物,却能听到有节奏的心跳,如果靠近,甚至能听到里面骨骼的咔咔声,和仿佛血肉滋生的沙沙之声。 一日,一夜,一周,一月……又足足过了百日,魔气之茧轻轻颤动了一下。 一道轻微的裂痕从上方裂开,下一秒,裂痕行走整个魔茧之身,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到了最后,整个魔茧布满裂痕,水到渠成的轰然巨响,真正化为蛋壳一样的实质落向地面。 刷……周围的魔气如同退潮,悄无声息地,甚至可以说是畏惧地逃开。而那些漆黑的“蛋壳,”在没有落到地面之前,已经化为灰白,消散半空。 漆黑的氤氲之中,透出苍白的魔影。一对巨大的羽翼包裹着什么。非常雄浑,带着一种难以言表的力量感。没有某些恶魔的枯瘦,也没有一丝残破,就像用最好的绸缎做皮,精钢为骨的伞面。上面鼓起的一块块肌肉,带着一种猎豹一般的力量。 野性中蛮荒的力量之美。 它如同石雕,不知道过了多久,眼睛终于轻轻颤抖了一下。随后,如同从沉睡中醒来,双翼悄然展开,一个堪称雄伟优雅的怪物,傲立虚空。 头顶四只角,盘恒交错,不……或者说身上不少地方都布满了骨质的角。和苍白的皮肤不同,这些角都是黑色,从皮肤下刺透出来,一道道血红的脉络蔓延其上。一条条黑色的纹身从四肢蔓延到根部。整体看上去瘦削却不瘦弱,细长而不纤细。 每一块肌肉,每一根角都充满了力量感。脸还是徐阳逸的脸,却从眉头上部形成了一个近乎骨质的伪王冠。 他没有开口,而是静静地抬起手,有些愕然地看了看。随后抬起头,看向四面八方。 “这种感觉……”深呼吸了一口,他如同初生世界的婴儿,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全新的世界。 一切大不同。 之前那一层符箓已经溃散,露出下方更加细微,繁复的符箓,他知道,只要这样一层层抽丝剥茧下去,一定能看到生命的本源。而现在的世界在他眼中就是如此,每一块砖石,甚至空气中,都能看到游荡的符箓。 他缓缓抬起手,无数符箓仿佛鱼儿一样缠绕过来,形成美轮美奂的螺旋。 “下一层的符箓……” “这已经比较接近生命的本质,可以从现在开始修炼,每一个细胞,每一个基因,每一个符箓开始,逐渐强化自身……” 猛然一捏,顿时,虚空一阵爆响,没用任何魔气,整片虚空却布满蛛网纹,仿佛即将粉碎一般。 好强悍的力量! 这还只是纯粹的肉身之力……然而,他却没有继续试验身体的强度,而是胸口微微起伏着,手一挥,一本黑色封皮的书出现。 鸿蒙契约之书! 魔体有多强,永远都在自己身上,什么时候试验都可以,现在,有更加急迫的东西。他寻求的真实,他的道,他已经迫不及待看看诸神编织的大网到底刻录了什么了。 雅威十几万年编织的弥天大网……因为这个秘密掀起的神战,甚至因为自己触及它,被玛门的化身追杀……如今,即将掀开新的篇章! “来吧……”放在书面上的手有些微微颤抖,书页之中,一道道白光根本无法掩盖,形成一片璀璨的光华。 “让我看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 用力一掀,刹那之间,无穷白光吞噬了他,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再次出现在了之前离开的地方。 四周是苍茫星河,面前,欲望之主那巍峨的身影还没有完全消散,那种笼罩心灵的恐怖感,从一出现就席卷了他的心脏。 灵力被飞快抽出,整个星河之中,再度掀起了波澜,之前听过的恢弘声音又一次缓缓出现。 “神王,仙主,对于走到我们这一步的来说,或许……只有这两个称谓,是属于我们的最高荣耀……” “在第一次诸神黄昏之前,没有人会去幻想这两个称谓,因为任何雅威都以为自己的是独一无二的,是宇宙中永存的。而第一次诸神黄昏则告诉我们,宇宙中雅威至少有数千个,甚至更多,经过这一次惨烈的大战,谁都知道没有一位雅威好惹,同样,也没有人会去幻想这个巅峰。” 最后一丝躁动都被安抚,徐阳逸静静地听着这片古老的秘闻,甚至可能是宇宙中最大的秘闻。 心灵都为之沉醉。 这,是属于他的真实。 一个数十万年,甚至千万年后的求道者,聆听宇宙的真相。 “谁也没有想到,在短短的和平五万年后,第二次诸神黄昏会来到得如此突然。”声音波动了起来,就算作为记录者,也能感受到它心中的不平静。 “这是远比第一次诸神黄昏更可怕的厮杀,欲望行者所有雅威同时出手,将整个地狱带入了无尽的深渊。” 沉默,徐阳逸能感受到对方记录这段话时的心情。 画面波动起来,视角渐渐被拉远,远到位面都成为了一个个棋子,而在每一颗棋子之上,都炸开出无尽的花火,一些身形高大至极的身影,如同星河行者,行走于宇宙。 “诸多从上一次大战中幸存下来的雅威,瞬间被斩杀,形成无穷无尽的神力波动。而这些神力波动之后,又遗留下无数的神格,带出更多的下一届雅威,欲望行者就像吞噬位面的蝗虫一样,从西北方的天狼星域推进,让宇宙成为地狱。” “这是一个雅威爆发的时代,初代雅威大面积的陨落,带来的是二代雅威野草一样的出生,无数不应该出现雅威的位面,无数根本不具备雅威出现条件的位面,也出现了雅威。它们……全都加入了这场史无前例的大战,只是……有的加入了欲望行者,有的加入了其他雅威阵营……” “这场战斗时间线太长,长到雅威们,及其统御的星域都形成了联盟,欲望行者占据了一半的已知星域,创立了‘神创王朝,’而其余的雅威,为了对抗它,创立了……一个你可能听说过的名字……” “昆仑……” “而……在这次诸神黄昏之后,这个地方被完全打破,彻底粉碎,为了纪念这次战役,这里,也被称为……墟昆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