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砝码(二) - 最强妖孽

第1240章:砝码(二)

轰!!所有黑光猛然汇聚,旋转若星河,重新凝聚出肯德拉莫的影子,黑色斗篷飞扬,笔直朝上方飞起,一片浩瀚如海的气息,疯狂朝着四方喷射! 轰隆隆……90哦经过刚才的剑雨洗礼,这间大厅已经濒临粉碎,这片恐怖的魔气就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随着一声惊天巨响,一道漆黑的光柱,带着震耳欲聋的哀嚎冲上虚空。 这一刻,欺骗之间不知道多少顶尖贵族全都从座位上站立了起来。 “肯德拉莫全力出手?”灰熊亲王庞大的身躯猛然站起,化为黑光飞到了城堡顶端,眯着眼睛看向另一方:“是谁?居然让这个老不死如此愤怒?” “真意外啊……这都是一个老的快要死的怪物了,还有人敢去挑衅它……”另一边,邪眼之王也是眯着眼睛说道。 又一座城堡里,圣炎余孽大公轻轻敲着杯子,舔了舔嘴唇:“乱起来了……也好,这种盛大的场景,怎能如此安静?” 肯德拉莫的城堡中,周围所有仆魔,方圆万米之内,全部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徐阳逸平静地持剑而立,就在他面前,无穷无尽的黑光凝聚,一个庞大的身影正在飞快凝结。 肯德拉莫恶魔真身! 突如其来的震怒,一位尊圣敢朝太虚挥剑!这份耻辱让它无法忍受! “你真是大胆。”鱼肠虚影出现在他身旁,两位青年目光灼灼看向魔气的海洋,这是真正的大海,太虚魔力,漫无边际,皎如皓月,不是直面这种怪物,根本无法想象号称位面之主的太虚有多么强大。 如山如岳,如云如海。 “但是我很期待。”化为年轻形态,鱼肠的气势也仿佛更胜了一些,带着一抹兴奋说道。 “当然期待了。”徐阳逸神色不动,无喜无悲,鱼肠斜指漩涡中心,淡淡道:“我要告诉它一个道理。” “即便太虚,想啃下我这块骨头,也得做好崩一口血的准备。搞不好……我就能崩碎它满口牙。” 他踏前一步,神色无比凝重:“而衰弱如斯的对方,真的做好和我鱼死网破的决心了吗?” 至于之后,是顾忌,还是恼羞成怒? 或者恼羞成怒之后的顾忌? 无人可猜测。 正因为无法猜测,才必须一搏,没有尊圣愿意和一位巅峰太虚面对面。、 “轰!!!”一声惊天巨响,黑雾海洋之中,一只纤细的骨节爪子猛然伸出。挂在了巨大城堡的某一处角上。 紧接着,是第二只,第三只……一共八只脚,悬挂在城堡八个角落,而中央,十六只血红的眼睛已然闪耀。 所有魔气随着十六只眼睛的睁开而溃散,黑雾的中心,一只巨大的人形蜘蛛,足足五六十米大小,以城堡为巢穴,倒挂于中心。 浑身布满黑色的诡异符箓,蜘蛛本应是头部的地方,长出一具人形的身体,下半身是巨大的蜘蛛。色彩斑斓,关节曲折,身上,脚爪都布满倒刺,一张老态龙钟,却布满杀意的面容,正在看着徐阳逸。 不大,然而那种充斥空间的魔气,恢弘而精纯,真的是面对一片无边之海,任谁也无法苦海泛舟。 不凶厉,反而带着一种残忍的美。只不过这种美却让任何看到它的生物心中发寒,感受到来自灵魂的颤抖。 “吼!!!”肯德拉莫胸口鼓起,猛然发出一声巨大的咆哮,这声咆哮是如此疯狂,如此震怒,如此的猛烈,恐怖到整个欺骗孽宫都微微颤了颤。四面八方的虚空随着它的咆哮轰然倒塌,整个城堡,除了它脚爪悬挂的地方,全部成为齑粉。 音波肉眼可见,成为银色的冲击波溃散四面八方,徐阳逸倒抽一口凉气,鱼肠竖起,用尽全身灵气阻挡,然而,面前的空间纸一样破碎,一股根本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强大力量,不……是无法用强大来形容,那是超越自己一个大境界,本质完全不同的力量,陨石一样从正面冲击过来! 甚至他的皮肤,他的头发,这一刻都如同海面一般波澜起伏,他能感觉到,普通尊圣在这一吼之下,恐怕就要飞灰湮灭! “鱼肠!!”他一声大吼,脚下黑气轰然闪现,方圆千米黑光沸腾,随着一声惊天巨响,人影骤然消失在原地。 “领域?”肯德拉莫的声音带着剧烈的回声,哈哈大笑道:“雕虫小技,恶魔没有领域,但是……任何领域在恶魔面前,都只是笑谈。” 它十六只血红的眼睛扫荡了一番,眉头却立刻皱了起来。 怎么可能? 没有踪迹? 居然自己都找不到这个人类的踪影?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肯德拉莫作为太虚巅峰,弱一点的上界都可以作为位面之主,神识何其庞大,何其精妙,居然扫荡了周围万里,根本找不到对方的身影! 吞噬符箓,虚空行走。 三秒后,它胸口鼓了起来,疯狂的魔气朝着嘴里凝聚,而四面八方,它领地上的子民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魂飞天外,蝼蚁一样尖叫着朝着四面八方逃散。 小山一样的肯德拉莫根本无视这一幕,而是胸口越来越巨大,黑色的魔气已经从七窍中涌出,猛然张开血盆大口,一道远超徐阳逸所见的,足足有数百米的吐息,从它口中海潮一样喷出! “魔王的吐息!!!”带着肯德拉莫的狂笑,滔天魔气席卷四野,这道吐息是如此的强大,地狱的火焰直接将周围所有领地焚为飞灰,所过之处,地面瞬间出现一道巨大的沟壑,天穹都在撕裂,无数逃走的恶魔,相隔数千米就被化为灰烬,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这就是太虚之威! 举手破天穹,翻掌镇大地,一个人足以毁灭一个位面,至高无上的存在。 然而…… 还是没有! 长达数秒的吐息,它居然还是没找到徐阳逸所在! “这怎么可能?”它终于意识到不对了,这个领域非常古怪。虽然恶魔确实没有领域,但他眼界何其开阔?人类的领域不知道它见过多少,却从未见过任何一个尊圣,能在太虚的全力一击之下领域不破。 这个领域就没有! 而且,领域的阵眼----修士都找不到! 就在此刻,它脖子后面居然闪起一道亮光,黑夜因此而璀璨,徐阳逸身体倒悬骤然出现后方,一剑破空,带起漫天芳华。 剑速太快,几为残影。然而肯德拉莫更快,就在这间不容发的一刹那,一只魔爪已经闪电一样抬起,轻轻捏住了这把剑。刹那之间,震荡虚空的芳华瞬间湮灭,如同昙花一瞬。 举重若轻,捻叶飞花。 “蛆虫。”它的声音如同雷霆,一只红眼灯光一样照射过来:“竟然敢挑衅本王?” “深切的忏悔吧……魔罚天降!!” 卡卡卡……仅仅零点几秒,徐阳逸的上空就裂开一个巨大的缺口,无数繁复的符箓飞快凝聚,一股浩瀚若星空的魔气,形成一道恐怖的光柱轰然落下! 没有惊慌。 对于太虚的强大,徐阳逸非常清楚,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这一刻,他眼中陡然闪耀,两个黑洞迅速开启。 无限之真版截拳道! 生死一瞬,然而他看到了……这一次真的看到了,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就在这道光柱的左上方,漆黑色正在疯狂交缠的符箓出现了一个微不可查的缺口。在看到的一瞬间,鱼肠立刻发动。 锁定,必中! 轰!!!光柱笼罩整个城堡,浩瀚的冲击波扫荡四面八方,肯德拉莫手抬起,仰起头朝着空中发出桀桀的尖锐怪笑:“吱吱吱!!” “这是惩罚……对太虚亮剑的惩罚!后悔吧,跪下吧……” 话音未落,它所有眼睛同时闪耀,猛然低下头,难以置信地看着徐阳逸所在之地。 黑光闪过,地面已经光滑如镜,之前的城堡如同从未出现过那样,瞬间消失。不……方圆万米都是镜子一样光华,大一点的石块都化为齑粉。 然而,就在这镜子的世界之中,徐阳逸的身影仍然倒悬空中,脚尖一点,飞速掠到另外一边,立刻掏出丹药吞下去,浑身紊乱的气息正在复原。但是,目光无比慎重地盯着肯德拉莫,胸口急剧起伏。 好强…… 简直强到没有天理! 这就是太虚巅峰吗?明明自己看到了,自己抓住了那瞬间的破绽,胆大心细,四两拨千斤,然而那如同宇宙一样的余波,差点把自己经脉震散。 强压住狂跳的心脏,他缓缓抬起剑,再次对准肯德拉莫。 耻辱…… 莫大的耻辱! 肯德拉莫沉默了,胸口也开始起伏起来,自己一击居然没有拿下对方!那柄可恶的剑,这个渺小的人,居然还敢对自己亮剑! 一而再,再而三! 然而,他仍然没有开口,因为它注意到了一个更加匪夷所思的事情。 那道神通不是溃散,而是……被这个区区尊圣打散了!而且是神通还没有凝聚到顶峰,仿佛被什么截胡一样,瞬间崩溃? 这个区区人类找到了自己神通的破绽? 这是绝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自己的熵魔之心寄生在对方身上,事到临头……以那种衰弱的状态,真的可以高枕无忧? 它的心中第一次出现了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