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帝器之主(二) - 最强妖孽

第124章:帝器之主(二)

许久,都没有再开口,直到过了几分钟,徐阳逸才开口道:“终归是猜测。” “这段话什么意思。”不等对方说话,他立刻转移了话题,指着盒子边缘的花纹问道:“有人告诉我,这是一句话。” “确实,这是象形文字。”柳树人深吸几口气:“这句话是:解开它的秘密。” 徐阳逸点了点头,碧波没说假话。 “先生……”他死死抓住盒子,脸上的肌肉都在发抖:“刚才的,只是一部分……” “这个盒子……藏着天大的秘闻!接下来,才是我要说的真正秘密!” 说完,他拿出了表,再拿出了一副华夏地图,徐阳逸解下了盒子,交给了对方。柳树人一把接过,在地图上大约五十公分的地方悬停。 他咬着嘴唇,死死看着徐阳逸。徐阳逸仔细看了一下,却不明所以。 地图还是那张地图,什么都没有……不! 下一秒,他的眼睛倏然张大! 对……没有!什么都没有! 连这个盒子在阳光下的投影都没有! 只有柳树人的手做出拿着盒子的模样,却根本看不到盒子的投影! “现在十一点五十分。”柳树人眼睛都有些发红:“等十分钟……只要十分钟!” “十分钟后……你会看到考古学上最伟大的奇迹!” 徐阳逸站了起来,一言不发。 十分钟,过得很快,但是,又仿佛度秒如年。帝器,活帝器,这个五千年一出的华夏至宝,究竟会带来什么,徐阳逸如同一位谨慎的揭秘者,一点一滴地掀开那些尘封的历史。 “当……”当墙上的挂钟响彻十二点之时,在柳树人激动的目光中,徐阳逸的目光忽然跳动了一下。 动了…… 那幅中国地图上,没有影子的活帝器,在正午十二点之时,终于出现了身影! 然而,那影子……绝不平常! 那是一根针。 或者说,一根针一样的影子,经过阳光透射,正正地钉在一个地方。 “这是日晷!”柳树人的身体都有点发颤:“一个只在中午十二点出现的日晷!” “你有没有发现,我给你看的这张地图和现在的有些不一样?”柳树人用手指着日晷所在的地方:“这……是明朝地图!” 徐阳逸看了过去,那里,并不是写着隆肃省,而是写着秦陕行省。 他沉吟着抚摸那个地方,片刻后才沉声道:“这是什么意思?” “高先生……意思是说……那里,恐怕藏着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柳树人眼睛发红地看着地图:“让皇帝用这种方法告诉后人!而且……这个秘密一定是只有特殊的人才能看到!他也不能告诉其他人!甚至自己的儿女!” 徐阳逸目光深沉,不动声色地拿过帝器,重新放在胸前。坐下后,不发一语。 帝器……要告诉他去这里? 这里面,到底藏了什么东西? 这……和那些潜伏在历史书页中的古修有什么关系? 无数的念头冲上他的脑海,日晷直指隆肃省,不到数秒,他就下了一个决定。 这里,必须去探一探! 成功细中取,富贵险中求,帝器的线索,如同一条跨越千年的冥冥丝线,牵引着他去探索,去追寻,去解开那些埋藏在历史中的秘密。 胸口中,血液在发烫,发热,他知道,那叫野望。 “就这些?”数十秒后,徐阳逸平复了自己的脸色,看着柳树人笑了笑:“还有吗?” “还有……”柳树言又止,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如果……高先生要去看一看,还希望务必带上我……” 徐阳逸笑着摇了摇头。 “高先生?”柳树人有些难以置信,两年的工作,竟然带都不愿意带自己? “准备遗言吧。”徐阳逸收敛了笑容,目光冰冷了下来:“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你捞过界了。” “高先生,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柳树人莫名其妙地看着徐阳逸:“即便你不愿意带我去,也不用说的这么难听……” 徐阳逸的目光此刻毫不掩饰地充斥着杀意:“是吗?” “记不记得我刚握住了你的手?” “我是担心,你被有心人跟踪,于是,我在你手上做了一点小动作。”他直视着柳树人的眼睛:“那是一缕灵识,简单来说,可以看看你身上有没有其他人的灵识。” “你在说什么……” 徐阳逸冷笑着摇头:“没有,但是,你的身体里本身就有自己的灵识。” 他直视着柳树人的眼睛:“你是修士。” 肯定句。不带一丝疑惑。 柳树人不再开口,只是轻轻嘘了口气。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徐阳逸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你很不幸,我开发过神经元,而且比其他人开发地更广阔一些。” 柳树人脸上最后一丝笑容终于消失了。 “这间房子里,除了我,有七个人。” “五名警察,你,一共六个。”徐阳逸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从进门开始,我就在找最后一个人在哪。最后,我终于发现了。” “地下两米的地下室,还有一个躺在床底下的人。而那个人,一直都没动。我可不可以这么说。”徐阳逸的手上,已经燃起了一团炙热的火焰:“真正的柳树人,尸体就放在那里。你在我之前问出了所有的一切,却正好遇到我过来了。难以走脱,于是,干脆伪装柳树人?想把我打发走?” “我承认,你的演技很漂亮,可惜,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修士。” 沉默。 足足三十秒,柳树人冷笑着站了起来,轻轻地鼓着掌:“精彩……真是精彩……想不到我赵五爷能被你看出来,阴沟里翻船,我认栽。” “只是我想不通,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揭开?” “很简单。”徐阳逸将那团火在手上轻轻绕了绕:“我想知道,你到底知道了多少。而且,如果真正的柳树人已死,你无疑是唯一一个知道它秘密的人。” 赵五爷笑了笑:“那么……这位年轻的道友,你就不怕你连这里都走不出去?” 徐阳逸挑了挑眉:“年轻?” “声音骗不了人。”赵五爷干笑了一声:“你伪装了所有,声音却并没有伪装。能伪装地如此精妙,我猜……这是千幻?道友真是后台不小……这种珍品也能拿到手。可惜,你始终大意了一分,没有将应虫带上。或许你觉得,和一个凡人打交道,不需要这么繁琐?” 徐阳逸嘴角勾了勾,下一秒,赵五爷瞳孔陡然紧缩,那团火球已经朝着自己不由分说地飞来! “破!”再也无需隐藏,赵五爷一声大喝,一道蒙蒙黄光从他嘴里吐出,刹那间就变成一把灵气长枪,和火球撞在一起! 他手中,握有三式神通。他有信心,面对一位三十不到的修士,自己可以拿下对方! 最不济,也能安稳走脱。 “轰!”一声爆响,这间屋子,四周的玻璃全部破碎!一股无形的冲击波,让这里仿佛被小型炸弹击中,四周一片残骸! “啪!”两个打响指的声音,同时响起,一层无形的禁制,隔绝了方圆五十米之内的声音,视觉。无论是徐阳逸,还是赵五爷,此刻眼中,都是杀机毕露,谁都想在没有任何人看到的情况下,将对方格杀在此! “百兵堂……”赵五爷首先发难,深吸了一口气,这口气无比悠长,而随着他的吸气,他的整个胸膛,肚子,吹气球一般鼓了起来。 “长生剑!” 随着他一声咆哮,又一道黄色光芒,从他嘴里喷出,而这一道光芒,仿佛游龙盘空,飞出的刹那,陡然变成一把两米左右的长剑!对着徐阳逸胸口狠狠刺来! “龟负!”徐阳逸没有一丝轻敌,第一次交手,大家就相互清楚了。 都是练气中期! “啪!”剑撞到了防御招上,却刹那间化作漫天黄色灵气,而这些灵气,和普通的完全不同。 亮,非常亮,亮的让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徐阳逸条件反射地转过头,随即,心中警钟大起,身体几乎比神经反应更快!就在这一刹那,他身体猛然下蹲,同时,左腿条件反射似地一个后鞭腿。紧接着,立刻听到身后一声闷哼。 就在刚才,剑爆开的同时,赵五爷已经鬼魅一般闪到了他的身后!双手灵气弥漫,凝聚成两把拳刺,直刺他的后心! “妈的……”徐阳逸狠狠咬了咬牙,赵五爷,灵气不如他雄厚,但是,对方的动手经验却远比他丰富,这是几十年修行和几年修行最明显的区别。 只有进入筑基,才会变成真正的神通对抗,灵力对抗。练气期,大多数都还需要用到体术。 “虎鹤!”徐阳逸灵气灌输大腿经脉,顿时,他的脚如同变成了一把剃刀,随着“刷”的一声,一片血雨毫无预兆地扬起。 他没有丝毫停留,因为,就在赵五爷血液涌出的同时,他清晰感觉到自己四周,一片密如飞蝗的灵气光点,毫无预兆地爆发出来! 仿佛自己刚才踢中的是个马蜂窝,现在马蜂全都飞出来了一般! “十方红莲!”毫不犹豫,他根本不想考虑那些灵光点是什么,他只知道,如果这些东西,打到他身上,他起码是个筛子。 “吼!!!”一条数米长的红色火龙,刹那间在房间里燃起,带着震天怒吼,将那些飞舞的灵气光点瞬间变为飞灰!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交锋数次。 “啪啦……啪啦……”徐阳逸接着一踢的反弹,冲出一米,此刻,两人站在对角,谨慎地看着对手。 啪啦的声音,存在于整个空间,那是无数的暗器,梅花镖,血滴子……全部是由灵气凝结,而此刻,却每一件都燃烧于火焰之中。 十方红莲,不灭不休! 火光飘摇落下,映出火光中赵五爷难堪的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