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5章:深渊降临,光之神国(二) - 最强妖孽

第1245章:深渊降临,光之神国(二)

裂隙消失,但是它们仿佛吹响了第一声号角,刹那之间,不仅仅是提拉冈底斯,无穷无尽的旗帜,那些只存在于传说中,从魔神之战中活下来的远古家族,齐齐扬起了自己的家徽! 刷!!一道流光直冲天际,原初之间,一座漆黑的大山之中,一座古老的城堡之上,顶端一间百米的房屋内,一个老的快死的恶魔,将一柄金色的,雕刻着一位魔神头颅的短剑,交到了一位全身覆盖于灰白色雾气的恶魔手上。 “古魔家族……黑暗之光,如今,我将这柄剑赐予你,你应允我,站到恶魔烘炉之前。” “我答应你。”那位灰白色雾气的恶魔站了起来,将短剑死死握在手中,周围还有十几位矗立于灰雾中的恶魔。持剑恶魔用尽全力咆哮道:“我会让那些所谓的原初家族知道,在地狱,谁才是最强!!” “古魔家族黑暗之光,暗黑的巴内斯,报名深渊角斗场!!” “希望诸神见证我的荣耀!” 轰!!这座古堡上空,一只双头狼,毒蛇的尾巴,残破的恶魔翼冲上天际,笼罩方圆上万里,让所有恶魔都匍匐在恢弘的魔气之中! “吼!!”房间内,周围所有恶魔齐齐咆哮,一道道黑色灵气冲入持剑恶魔的体内。王座上的老年恶魔伸出猩红的舌头,强压着心中的沸腾,同样咆哮了起来。 这是恶魔最原始,最直接,表达自己战意的方式。 “去吧!巴内斯!!” “撕碎那些不可一世的杂种!!” 寒冰之终结,第十七地狱,一座永恒的冰宫,被雕刻成端坐的骷髅形状,占地数百万米,此刻,在最顶端的尖峰之上,一位如同活着的冰雕的恶魔,在面前巨大的冰块上,写下了一个名字。 “寒冰之王佩雷斯,参加深渊角斗场尊圣战场!” 在它身后,一尊全身冰晶,披挂黑色铠甲的恶魔,面前插着一把古老的冰剑。看到冰块上的文字爆发出金光,它一步上前,拔出了冰中剑。 四面八方还有数千上万的恶魔,如同观礼者一样静静地站在那里。随着剑拔出,整座寒冰骷髅古堡发出一片震荡的嗡鸣。 “第一次凝聚报名的……势必会引起太多的关注。”书写文字的恶魔没有转身,缓缓开口:“它们要的不是胜利,它们要的是魔晶,是无穷无尽的财富。” 卡……当剑拔出一寸,一道道可怕的裂痕,布满这个万米广场。 “有了关注,就有了第一轮投资,它们的实力进入万名精锐不成问题……” 卡卡卡……剑拔出越来越多,裂痕四射,整个古堡都开始碎裂。 “但是我们不同!”寒冰恶魔猛然转过身,十几米宽大的血红披风飞扬,张开双臂,大吼道:“我们要的是胜利!是前十!!” “寒冰恶魔经历过神魔之战!凭什么对那些原初家族俯首!!” “我们同样是神战的遗族!!我们的先祖同样斩杀过无数天使!我们才是真正的王!” “拔剑吧,佩雷斯!去,去寒冰银白之塔,去深渊角斗场之上,告诉它们,远古的遗族还没有死绝!胜利永远属于我们这些恪守信条的古魔!” 轰隆隆!!随着剑终于拔出,整座宫殿崩溃。周围所有恶魔脚下都有一方十米大的冰块,此刻齐齐半跪于地,嘶哑的魔语让这里无比的阴森,却于阴森中荡漾着赤红的战意。 “以寒冰女王之名!赐予你永恒的胜利!!” 一个个地狱的家徽亮了起来,一个个许多恶魔甚至没有听说过名字的家族,于四面八方闪耀着光华。此刻,在庞大无朋的深渊角斗场下,繁星闪烁。无穷无尽的古老魔族交上了自己的战书。 嗡嗡嗡……随着恶魔烘炉神识扫射,第一次爆发的星如雨盛况再现,数不尽的流光流星倒冲,冲向天空的烘炉。 欺骗之间,欺骗孽宫,这一瞬间,七个方圆百米的家徽同时亮起! 谁也没想到,就在欺骗恶魔的核心,还有七大古魔家族隐居。 刷……黑云盘踞,红光万丈,一个腐烂狮子的家徽冲上天际。伴随着一个雄浑的声音,响彻整片大地:“欺骗恶魔直系,古魔辛罗家族参战。” 还没有结束,另一边,一艘足足千米之大的黄金飞舟冉冉升上天空,无数的恶魔在两侧吹动苍凉的号角,数十面旗帜萦绕之下,一只全身骨刺的麋鹿家徽飞上天际:“欺骗恶魔直系,古魔罗家族参战。” 轰隆隆……大地被撕开,一只数百米,包在白色铠甲中的九头蛇带着滚滚尘土出现,张口之中,一片金光闪耀,射向天空。 “欺骗恶魔直系,古魔奥恩家族参战!”“欺骗恶魔直系,古魔坎贝尔家族参战!” 一道道雄浑到不可思议的魔气扫荡半空,甚至形成真实的魔气氤氲,那些沸腾上天空的身影,没有一个低于永恒之钻等级! “该死……这些该死的老不死!!”一座城堡中,罪孽的彼得潘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一幕,它已经感觉到了,这些身影……它一个都没有把握! 身为费勒斯家族三甲,面对七大隐世古魔家族挑战,竟然无一能胜! 另一边,红夜使魔脸色稍微平静,但也好不到哪去,它看向其中一道身影,每当神识扫过它,它居然感觉……自己的神识一阵被针刺的痛感! 到底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怪物!怎么自己从未听说过!实力一个个如此可怕! 深渊角斗场不是为我们准备的吗?为什么……这些该死的怪物是从哪里跳出来的?! 下方的恶魔谁都没有想到这个场面,在短暂的寂静之后,齐齐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咆哮。 对于恶魔,战斗,鲜血,罪孽,还有少得可怜的秩序,这才是它们最想看到的。这才能让之后史无前例的大赌局成为绝响! “干得好!!”“魔神在上……七个永恒之钻等级!!我的天!”“等待着你们开盘的时候!!我永远关注你们!!” 声浪如海,整个提拉冈底斯都在沸腾,那些家徽成为这一瞬共同的主角,谁都意识到…… 要爆冷了…… 这些听都没听过,见都没见过的家族,同为永恒之钻,遇到各大原初家族的三甲,势必是一场龙争虎斗! 然而,没有人注意到,在无数恶魔中,还有一个人类。 徐阳逸闭上眼睛,深深呼吸着,强者……绝对的强者!天空中每一个人,自己都只有六到七分的胜算!其中两人,他只能说五五开。 这仅仅是欺骗孽宫,欺骗之间还有广袤无垠的土地,那些地方……又潜藏着怎样的妖孽? 心跳地厉害,血热得让脸颊都仿佛在燃烧,握住鱼肠的手已经青筋毕露。 “激动吗?”鱼肠同样神往地看向天空:“这种史无前例的妖孽之战,一次足矣。地狱……真不愧是让诸天万界为之变色的存在,管中窥豹,它们比七界强大太多太多了……” 地狱之外的十八魔君在看着这里。 一位位太虚魔王脚踏虚空,面无表情地看着世界的狂欢。 还有那些……甚至距离徐阳逸已经不远的尊圣怪物,沉默地亮出了自己的獠牙。 这是一片血肉的森林,原初世家是其中的老虎,但森林的王者……绝不是老虎! 群狼环伺,蟒蛇,野猪,巨熊,已经于黑暗中期待血腥的降临。 “我希望……”数分钟后,徐阳逸忽然开口了,眼中很平静,却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坚定:“在这个异位面,刻下我的名字。” “以人类之名。” 整个地狱此刻都陷入了一片狂欢。但是,这仅仅是开始。 刷……就在此刻,天穹狠狠顿了顿。 所有的声音沉默了,一道道炽热如火的目光,看向了天空中的深渊角斗场。它……终于停止了降落。 如同仙宫一样矗立九天之上。 还不等它们反应,第一抹赤红的光华,从其中一个小孔中喷射而出,化为一个长方形的光幕。 光幕之上,有一个恶魔的资料。 “愤怒的桑切斯,来自幽暗森林。” 沉默。 也没有给人们沉默的时间,下一秒,无穷无尽的光芒,带着地狱的烈焰从那些小孔中喷涌而出,一幅幅长方形的光幕充斥整个天际,如同群龙出海,又好似浪花四溅。 “这是……”一位恶魔愣了愣,随后疯狂地咆哮起来:“是选手!是参赛者!是我们的英雄!!” “吼!!”一石激起千层浪,刹那之间,提拉冈底斯魔吼惊天,无数的魔晶已经握在手中,恨不得立刻开盘,进行这场足以铭记史册的超级豪赌! 刷刷刷……越来越多的长方形方块拼接起来,最后,围绕螺旋形角斗场的下方,形成一个环绕的光柱。 “看!那是恶魔之刺!永恒之钻等级!”“我看到了我们领地的死水领主!恒固黄金等级!”“是忧伤的安妮,它一定能冲击十万名!” 喧哗声此起彼伏,但是没有人看到,虚空中的身影,那些高高在上的大公,亲王,在这一刻终于动了。 “呵……”灰熊亲王闭上了眼睛,终于看到了,传说中恶魔烘炉的第二次凝聚,深渊角斗场打开就在不日。现在,它甚至能听到整个欺骗之间所有恶魔的急促呼吸。 “已经开始清点人数了吗?”它仿佛喃喃自语:“之前,我一直在犹豫……” “是啊……我也在犹豫。”极远之处的苏门达尔亲王也缓缓道:“但是现在,看到这个东西的刹那,我瞬间没有了犹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