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6章:深渊降临,光之神国(三) - 最强妖孽

第1246章:深渊降临,光之神国(三)

“只是不知道,整个地狱还有多少我们这样的怪物。” 它们的声音没有隐藏,谁也没有想到这些顶尖贵族会开口,狂热的情绪被压了压,所有人都看向了它们。 然后……它们看到了难以置信的一幕。 “来吧。”灰熊亲王收敛了笑容,现在,只有这些最顶级的大公,亲王,傲立虚空,它们的身影是如此明显,如此无法让人忽视。就在万众瞩目之中,它踏出了第一步。 “这是……灰熊亲王?”下方,一座小小的城堡,居住其中的是一位男爵,此刻它已经准备好了所有家产,身后摆放着十几个魔晶箱子,早已准备在这次盛宴中豪赌一把。 它有些不相信地看着空中,那个身影太熟悉了,即便不熟悉,那足以让虚空震颤的魔气,此刻正毫无节制地打开,谁都知道,这是一位魔王。 “它难道要……”它想到一个不敢相信的可能,瞳孔倏然睁大。 欺骗孽宫下方,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灼灼地看着上空。 谁都有些预感了,整个欺骗孽宫数以亿计的恶魔,此刻全都死死盯着这个庞大若肉山的身影。 最顶尖的决战…… 最高等级的战场…… 难道……真的要在这一刻揭幕? 声音响起,那是无法按捺的议论声,看着灰熊亲王一步步走到光柱之前,伸出了手,议论声已经达到了最大! “真的吗……”“难道是……”“天啊……魔王亲自上阵?”“整个提拉冈底斯有多少位魔王?又有多少会参加?”“不可能的吧?深渊角斗场不论生死,如果死去……它们一切荣华富贵都消散了……” 议论如潮,在这片潮水的中心,灰熊亲王步伐没有半点迟疑。当它站在光柱前,伸出手,身后一只咆哮灰熊的巨大的家徽,足足千米,闪耀整片天际的时候…… 整个欺骗孽宫沸腾了! “魔神在上!魔神在上!”“真的……这是真的!”“真的有魔王要这么做?” 开始还是这个声音,数秒后,整齐划一地成为“杀!”“杀!”“杀!”的呼喊。 它们不知道,整个十八地狱,已经有数十只手,恶魔的手,齐齐放在了光柱之上。 “欺骗恶魔,费勒斯直系……”灰熊亲王的声音如同洪钟,传入所有人耳中,每一位半跪余地的恶魔,胸口都急剧起伏着,喘息剧烈,死死盯着它。 “灰熊亲王,索洛米.费勒斯……” “永恒之钻等级,现今一万二千三百岁……”它缓缓抬起手,空中飞舞的狂风吹动它斗篷滚滚,随即,一道金光射向深渊角斗场:“于此刻,报名参加深渊角斗场,太虚战场。” 轰!!!随着它声音落下,深渊之战魔王战场的第一声礼炮打响。刹那之间,惊天动地的欢呼潮水一样掩盖一切!不知道多少恶魔站了起来,眼睛都开始发红! “太虚战场!”“真的是魔王战场!!”“难以置信……史书是真的!真的有魔王会参加!!”“我不敢相信……这可是一位亲王啊!站立于恶魔顶点的亲王啊!!” 嗡……一道金光没入天际,不过数秒,整个浩瀚无边的深渊角斗场每一个小孔都爆发出金色的光芒,随后……又是诸多的长方形光幕飞出。 但是,这一次的光幕和之前的不同,这一次……全都是金色! 它们就像一张张卡牌,边框是毒蛇的虚影,盘绕向上,在最顶点扭曲成一颗钻石的形状。而第一个出现的,正是灰熊亲王! 暴虐之间,一个黑色斗篷的身影,在下方无穷无尽恶魔炽热的目光中,伸出缠满绷带的手,轻轻摁上了光柱。 “暴虐之间,奥术亲王安东尼达斯,永恒之钻等级,参加魔王战场。” 另一个地狱,天空中数十道恢弘的魔王气息,君临一切地让所有人都无法开口,骑着地狱战马的重骑士将光柱周围围绕地水泄不通,而在所有重骑士中央,一位矮小的恶魔,伸出冒着惨绿色火焰的手臂,于同一时间摁上了光柱。 “溃烂之间,腐烂亲王埃索达内,永恒之钻等级,报名参加魔王战场。” 同一分,同一秒,就在恶魔们还在担心有没有人报名的时候,这些已经组成圆形的光幕齐齐闪烁,不过一分钟,已经数十个巍峨的身影烙印其上。 “原初之间,副议长马列金,永恒之钻等级,报名魔王战场。” “恶毒之间,嫉妒的修达,永恒之钻等级,报名魔王战场。” “寒冰女王坎琪雅,永恒之钻高段,报名魔王战场。”“古魔家族,终末之丧,永恒之钻等级,报名魔王战场。” 寂静。 沉默。 随后是彻底爆发的沸腾! 没有文字,没有语言,除了用竭嘶底里的尖叫,已经无法表达这些恶魔此刻疯狂的心情。 永恒之钻……全都是永恒之钻! 第一批,一百三十位位极人臣的魔王参赛! 大名鼎鼎的安东尼达斯,灰熊亲王,腐烂亲王,邪眼之王,万目之王,寒冰女王,永炎大君……那些只能仰视的名字,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出现在每个恶魔面前。 “难以置信……”“一百三十位亲王……一百三十位魔王……”“魔王战场,这,这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它们的头像框组成金色的光圈,凌驾在尊圣的银白光柱之上,仿佛地狱不灭的皇冠。 光幕上只能感受到这些魔鬼们浩瀚如烟的魔气,没有一个是庸手,全都是齐刷刷的永恒之钻!太虚之中的永恒之钻!没有人能肯定谁获胜,这种难以预测的刺激,让地狱的激动趋于疯狂! 喧哗如海,沸反盈天! 无穷恶魔的狂欢中,徐阳逸紧握的双拳终于松开。 深渊将至。 就在此刻,他猛然抬起头,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空中。 鱼肠同样从这种足以让诸天万界震撼的宏大场景中回过神来,立刻注意到了他的神色:“怎么了?” 徐阳逸神色凝重地抬起手,没有开口,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个东西。 正是肯德拉莫给他的那把钥匙。 而现在,这把钥匙正轻微颤抖着,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无形的召唤。 “这是?”鱼肠皱眉道。 “苏星瑶……”徐阳逸舒了一口气,目光灼灼地看向天穹:“一年……” “一年?”鱼肠愣了愣,随后立刻反应了过来:“距离深渊角斗场打开还有一年时间?一百年整整缩短了九倍?你确定?你是怎么知道的?” 徐阳逸郑重地将钥匙放进储物戒:“是她告诉我的。” “这里留下了她一抹极其深刻的神识,历经数万年不散。她的境界是怎么做到的?”他同样百思不得其解,深深皱起眉头:“这个地方……仿佛是她印象非常深刻的地方,就像……她命运的转折点一样,就是这道神识告诉我,深渊角斗场打开只剩下最后一年。” 沉默,许久,鱼肠才凝重开口:“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对于地狱普通恶魔,这是狂欢,但是对于我们,这是枕戈待旦的最后时间。”他深深地看着徐阳逸,目光中有灼热,有战意,即便是它,也同样想在这种战士的圣殿留下辉煌的一笔。 “没错。”徐阳逸也收起了心中的疑惑,无论如何,这些答案只有真正走到恶魔烘炉巅峰才能得到解答。 而现在,他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恶魔的实力。 以他现在的实力,毫无把握走到前十,现场就有两位恶魔绝对不比他逊色! 这还仅仅是欺骗孽宫,提拉冈底斯还有广袤的位面,还有魔神化身,还有古魔世家。同境界中几乎遇不到对手的他,终于闻到了劲敌的味道。 无比的刺鼻,无比的醒目。 “走。”他深吸了一口气,将翻涌的心情压下,一步回到了修炼室。 一切如故,玉和仍然在拼命修炼,以徐阳逸为目标,这让它充满了干劲。红线正在一旁百无聊赖地看着对方。 “外面发生了什么?”它阴沉地问,外面绝对发生了大事,但自己被这个该死的人类囚禁,居然完全不知道。 “和你无关。”徐阳逸淡淡道:“你最好全力修炼,我会考虑这次事情完毕之后给你自由。” 他声音渐渐变冷:“但如果你敢和我耍花样,我不介意彻底抹消你的灵智。” “你会给我自由?”玉和目光一闪,不知为何,它心中总有种不安的感觉。 “付出就会得到,我不是不讲理的人,再说……”徐阳逸的身形消失在原地,进入分割的另一半修炼室:“你好歹也是我儿子不是么?” 回到自己的空间,他立刻联系了穆萨维斯。 “尊敬的主人,卑微的……” “少耍口舌。”徐阳逸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听它废话:“我给你一份清单,上面的天材地宝每一样都给我弄五百斤过来,一个月内,做不到,我离开后的代理就另寻他人。” “是!”穆萨维斯吓了一跳,立刻回答。 关上光幕,徐阳逸平静了下来,放空思维,准备进行最后的冲刺。 他平静了下来,地狱平静了下来,然而下方的火山,却无时无刻都在喷发。 上至王公贵族,下至普通恶魔,全都做好了一切的准备,谁都在等待着深渊角斗场的召唤。 每一个人,都用最炽热的目光等待着天穹之上的召唤。

下一篇   第1247章:入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