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入场 - 最强妖孽

第1247章:入场

恶魔纪年,愤怒的萨麦尔第37409年,距离第十八次恶魔烘炉爆发已经过去整整三万二千年,这是有史以来记录最长的一次。 数万年的等待,数万年的积累,将这次恶魔烘炉的爆发推动到了史上最高的顶峰。 愤怒的萨麦尔第37409年,距离恶魔烘炉爆发第一百日,深渊角斗场报名正式终止。尊圣名单,两亿五千万。太虚魔王,三千八百四十一位。 它们形成银色的光柱,顶端浮现金色的环形王冠,照耀万古苍穹。 任何一位,在它们的源生地都是声名赫赫,光柱上没有等级,没有数据统计,仅仅是一个名字,魔气统计都没有。 同年,距离恶魔烘炉爆发第二百一十五日,由原初之间,正副议长同时下令,欺骗之间,暴虐之间,恶毒之间,溃烂之间,腐败之间,死亡之间,寒冰之间……十八地狱每一座魔君高塔,颁发魔君的谕令。所有孽宫,打开全部浮士德之门,数不清的专业恶魔潮水涌出,深渊之战大轮盘,正式开盘。 二百一十六日,所有统计名单出炉,同样没有任何数据,只有基本种族,家族。 二百二十日,投注开始,首日十八地狱投注高达七百兆魔晶。数据由十八大原初世家共同统计,绝无差错。 二百五十日,首轮投注统计,达到恐怖的三千五百千兆! 二百六十日,继第一轮爆发之后,一位位位面豪商,一位位顶尖商会,庞大位面,一些不弱于恶魔的文明,无穷无尽的位面飞梭停靠各大地狱,投注资金直线上升! 六十四日,七千八十二兆! 这个数字,已经抵达第十八次恶魔烘炉资金的总和! 然而,还没有结束! 数万年的等待,换来的是数万年的疯狂,九十日,尘埃落定,总计资金……一京零一兆,三万亿七千六百五十二万! 换算成魔晶,已经足够堆满一个小型位面! 愤怒的萨麦尔第37409年,距离恶魔烘炉爆发第三百天,投注收盘,一道道炽热的目光已经死死钉在天空之城上,整个地狱都压抑着粗重的呼吸。 时间飞快流逝,终于,徐阳逸缓缓睁开了眼睛。 “多久了?”他看向鱼肠问道。 “如果你的信息无错,就是今天。”虚空之中,鱼肠徐徐回答。 它的身旁剑气萦绕,然而却不像以前的鱼肠那样锋芒毕露,这是一种含蓄的力量,仿佛海水,不见波澜,却蕴含着翻天覆地的力量。 谁都在变强,没有任何参赛者不想在这个至尊的战场上站到最后。 就在他面前,一尊古旧的丹炉矗立。整个空间都荡漾着一片浓郁的药香,上百只玉瓶悬浮虚空,每一只玉瓶里都散发出一片令人沉醉的氤氲。 “天心玉圣丹……九转生身丸……万神破煞,天香玉露……”他带着一抹疲惫,一瓶瓶点过去,整整半个小时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所有万化真鉴上,自己能炼的都炼出来了,对于无限之真粗暴融合丹道的方法更有心得,此刻的他,比起蒋老都不遑多让,当然,这仅仅指药理的丰富程度,如果论起成功率,药性,速度,他完爆五个蒋老。 “可惜地狱没有更高的配方,否则,练出一枚大宗师的标志性丹药,我现在已经是大宗师了。”他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 当初闭关有三个选择,一,推演无限之真,境界达到尊圣,他能看到的符箓已经极为逼近生命本源,已经可以尝试改变自身形态组成,打通人形态和恶魔形态的桎梏,二者合一。但这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在这种大战之前,他不想有任何遗憾打搅自己放手一战的心境。 第二,就是修炼一门恶魔神通,不过最后仍然被放弃。仅仅一年,就算拿到神通,自己还要一点点却解析它的符箓,除非自己亲眼看到对方施展,而且铭刻在记忆中,否则,到时候只能画虎不成反类犬。 最后就是丹道,深思熟虑之后,他终于敲定了这一手。 他周围的丹药完美应对任何伤害,破幻,防护神识攻击,肉体愈合……他几乎将所有能想到,对战斗有利的丹药都炼出来了,只要对方秒不掉他,他就可以把对方吃疯掉! 这也是他的外挂,独属于炼丹师的外挂。 “还有多久?”他沉声问道。 “最后一个小时。”鱼肠回答:“马上午夜十二点,如果你的信息无错,深渊角斗场将在那个时候全面打开。” 徐阳逸沉吟了一下,还有一个小时么? “那,就安静等待吧。”他缓缓闭上了眼睛:“迎接这场史无前例的开幕式。”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地狱任何人都不知道,它们心心念念的恶魔烘炉即将完全开放,只有在徐阳逸的修炼室,甚至每一秒钟都能听清楚秒针划过的声音。 那种令人毛发直立的期待,压抑着人的呼吸,随着一分一秒的缓缓度过越来越浓郁,数十分钟后,徐阳逸睁开双眼,苦笑着摇了摇头。 无法静心。 就算自己再怎么想达到精气神的巅峰,心却随着秒针的响动而加速跳动,肾上腺都在飙升。握着鱼肠的手无意识的跳动不已,全身全意都在期待,在叫嚣,对那些数万年一度的恶魔妖孽咆哮。 他看向了修炼室中的沙漏,最后一分钟。 没有任何响动,六十秒的秒针咔擦咔擦在每个人心中清晰划动,当最后一个计数走完的时候,他轻轻抽出了鱼肠。 一汪秋水萦绕,仿佛吸纳所有声音,而就在同时,整个提拉冈底斯轻轻一颤。 一个数字毫无预兆升起心中。 3000000。 “这是?”鱼肠也感觉到了,声音无比凝重:“开始了?” 徐阳逸深深看着天空,眼底一片炽热:“开始了。” “三百万号,这就是我的编号。” “我相信,这一刻,所有参赛者都拿到了它们的号码。”他眯起眼睛,修长的手指轻轻拂过鱼肠:“谁……会第一个倒在我的剑下呢?” 刷!一座森林之中,其中有一株参天大树,大约千米之高,如同活物,挂满了恶魔的尸体,而此刻,一具尸体动了。 它并非尸体,而是浑身腐烂的恶魔,却诡异地活着。当这一道轻颤响起之时,他黑色的眼睛骤然睁大,一种来自灵魂的悸动,穿越时光,穿越任何阻挡,直直刺进它的心中。 “3000004?” 一片大湖,猛地掀起滔天大浪,一尊百米高的恶魔身影带着淅淅沥沥的湖水矗立夜空,声音带着难以掩饰的激动,看向天空:“开……始了?” 一座广袤的火山,一个丑陋的恶魔轰然从火山岩浆中冲出,发出惊天咆哮,万魔震慑,它带着急促的呼吸,胸口起伏,咬牙看向布满天穹的深渊角斗场:“3427462……我戴斯卡德里波谷居然排到了三百多万名,真是可笑。” “恶魔烘炉计数开始,参赛者入场……桀桀……来吧……来吧!匍匐在我的战刀下吧!懦弱的蛆虫们!!” 极远之处,数千万里之外,幽深的虚空中,一个纯白的影子脚踏虚空,看向头顶的云顶天宫,从白色的雾气中张开一只金色的眼睛,冷笑道:“723149……很好,就让我看看,是谁敢挑战伟大的晨星魔龙。” “还有你……渺小的人类,你最好期待自己能活到最后一刻……不遇到你,我总感觉这次的旅途有些缺陷呢……” 一个个数字,出现在一位位参赛者心中,这一刻,捕猎的森林展开,血腥的大幕拉起,这片属于最高端猎人,属于周围数十万光年真正天骄的舞台,已经吹响恢弘的号角。 第一道光华来的如此突然,笔直地照耀在一位普通恶魔身上,没有任何人反应过来,光华闪过,恶魔已经原地消失! 这里是原初之间的原初孽宫,如此显眼的一幕谁都看到了,顿时,它周围的恶魔愣了一愣,立刻尖叫着逃开。不过只是跑了几步,所有恶魔都停了下来。 它们的目光开始发红,呼吸开始粗重,一位苍老的恶魔震撼地看着原地,数秒后,颤抖地抬起头来,看着空中遮挡阳光的庞然大物,嘴唇中风一样抖得厉害,嘶哑开口:“开……开,开,开始了……” “开始了!!开始了!!” 它疯了一样挥着四只手臂,声嘶力竭地高湖道:“欢呼吧!咆哮吧!我的伙伴们!深渊角斗场完全打……” 刷!还不等它说完,第二道光华准确笼罩在它身上,立刻毫无悬念地消失虚空。 沉默。 没有人逃离,半秒后,无穷无尽的音浪之,一片沸腾的尖叫席卷整个提拉冈底斯! 开始了,终于开始了!这场万年一度的盛宴,毫无征兆,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地……于这一刻拉开大幕。 嗡嗡嗡……天穹在颤抖,悬浮于空中,安静了整整一年的深渊角斗场,在虚空之上吞吐光芒万丈。一道道白光从小孔中喷射而出,笼罩在数百万恶魔身上。 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如同疾风骤雨,根本让人无法移开眼睛,由于光芒太过强烈,导致世界都好像成为黑白。无穷无尽,天光绽放,黑的狂潮,白的海洋无声交替。深渊角斗场好似内部打开了无数明灭不定的探照灯,疯狂吞噬着整个地狱无穷恶魔! 来宾入场! 十八地狱,白光横扫任何恶魔的藏身之处,诸天万界无处可逃,它看到,它带走,无人可以拒绝,它也没有给任何人拒绝的机会。 徐阳逸已经站立在宫殿上方,看着世界硬生生被拉扯成黑与白的交界,轻轻拉起了自己的斗篷。 所有恶魔都消失了,上一秒还在地面,此刻整个提拉冈底斯一片空旷,只剩下天穹上撕裂云霄的呼喊,万魔齐聚的咆哮。 “来吧……”他的声音平静,声线却有一丝颤抖,下一秒,一道白光落下,所有参赛者齐齐消失。 ¥¥¥¥¥¥¥¥¥¥¥¥¥¥¥¥ 本来想三更,后来感觉过年临近,我这种残手为了不断更……之好2了……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