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开幕战(二) - 最强妖孽

第1249章:开幕战(二)

现场一片死寂,奇拉也愣住了,数千万恶魔的目光死死盯着光幕,刚才的火热仿佛从未出现过。 许久,前排才有一位恶魔站了起来,难以置信地说道:“人类?” “怎么会出现人类?!” “深渊角斗场怎么可能出现异族?!是哪个家族放任这种蛆虫混进来的?!” 哗! 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刚刚安静下去的恶魔齐齐咆哮“可笑!荒谬!”“谁允许人类进入深渊角斗场的?!”“这是恶魔的盛宴,和异族无关!”“就算连陈星君是东方系谱,它也是血脉纯净的恶魔!一个区区人类怎么有资格站在这种地方!”“滚出去!如同野狗一样滚出去!我们可以宽恕你的罪行!” 乱了。 谁都没有想到,一个人类进入了深渊角斗场,而且竟然是开幕战! 从未有过这种情况! 奇拉满头大汗,心中也无比惊讶,这到底是哪个家族做的蠢事!这种想法直到所有恶魔都看到了徐阳逸的头像上闪起一道白光,在对方身后形成咆哮公羊的模样。 刚才的愤怒瞬间被熄灭,取而代之的是难以置信的震撼。 费勒斯世家…… 原初家族…… “怎么可能?!”刚才站起来的恶魔呆滞地看着光幕,再转过头看向只有连陈星君的角斗场,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费勒斯家族四个名额……他居然占一个?!他怎么做到的!难道说它是魔君大人遗落在外的私生子吗?!” 连陈星君也完全呆住了。 掌权家族是有一些特权的,比如现在,在它们的人出现的时候,会出现属于家族的标志。别小看这一点,这就是不同,于上亿选手中的不同,因为这一点点醒目,就可能给家族带来数以亿计的魔晶! 它本来应该是羡慕的,此刻却根本说不出一句话,谁能告诉它那个渺小的人类怎么进入的原初世家?那可是掌权恶魔的嫡系啊!又怎么得到的四个名额之一? 奇拉最先从这种震撼中回过神来,不得不说,作为魔君的管事,它经历了太多风浪,无疑是尽职的。它立刻说道:“让我们欢迎费勒斯家族候补席的选手,逸.费勒斯!!” 它故意调高了音调,这可是开幕战,数万年等待的炽热绝不会因为徐阳逸一个人而湮灭。这时候,它敢保证绝大多数恶魔都会尖叫。 但是没有。 尴尬的沉默,一片雅雀无声,就在同时,角落中虚空徐徐裂开,没有怒吼,没有魔气四射,一道披着斗篷的人影就这么静静悄悄从虚空中走出。 没有掌声,没有尖叫,只有无数恶魔眼中的不认同和鄙夷。 “好久不见。”徐阳逸淡淡看着连陈星君,平和地笑道:“我都差点把你忘了。” “说实话,来到这个该死的地方,一切都因你而起,如果不是你打开了七界的裂缝,戴斯卡德里波谷也不会赶来。你让我在这个烟熏火燎的地方呆了这么久……” 他踏前一步,微微抬起被斗篷遮盖的面孔,嘴角勾勒出一抹残忍的笑容:“你说,我该怎么报答你呢?” 连陈星君猛然抖了抖,就在刚才平淡的对话中,它居然好像感觉到一丝让自己颤抖的气息。 错觉……一定是错觉,这个人类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 “人类!!”它同样踏前一步,为了驱散心中突如其来的恐惧,咆哮道:“准备好死了吗?!” 轰隆隆,这句话运用了魔气,它面前的地面层层龟裂,徐阳逸轻蔑地扫了一眼:“毫无公德心。” 但是对方这句咆哮,却彻底唤醒了在场的恶魔,无穷的怒吼随着连陈星君的声音雷霆一样响彻天穹“滚!!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谁给你的资格!?”“费勒斯家族怎么会做出如此昏聩的决定!一个区区人类,宇宙的苍蝇,居然能脚踏这片神圣的土地!”“你踩在这里都是对深渊角斗场的侮辱!!” 任何战场都没有出现过,这里是第一个,选手刚刚出场,就得到这种形式的“欢迎。” 而就在此刻,光幕再次闪烁,居然出现了徐阳逸的赔率。 胜:100,败:1。 一百比一的赔率! “下去吧!人类!”“多少恶魔不看好你?一百比一的夸张赔率!”“你哪里来的自信站在这里?!” 随着这个震撼的赔率,周围恶魔瞬间达到沸点,数秒之后,现场齐刷刷一片“滚出提拉冈底斯”“离开深渊战场”的沸腾咆哮!清一色的一边倒。 在这种铺天盖地,举世皆敌的海啸中,大多数修士都根本无法保持镇定,那种四面楚歌的气氛几乎让每一个人心腔都要裂开。然而,徐阳逸除外。 “真是夸张。”他淡淡扫了一眼。 “夸张?”轰的一声,连陈星君魔气暴涨,属于尊圣中期的魔气一览无余,身形已经膨胀到五十米高大,居高临下地咆哮道:“不夸张……小家伙,因为你本来就没有赢的可能!” “而现在,你连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 “我要在所有人面前,把你撕成碎片!” 话音刚落,它的尾巴猛然化作一道黑光,直冲徐阳逸而来。 百多年以前,这小子才元婴巅峰,现在晋级尊圣又怎么样?怎么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大势在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类!自己势必会成为小热门选手!全场都会记住自己,是自己撕烂了这个玷污盛宴的蛆虫! 上天送来的踏脚石……不踩一脚怎么对得起自己? 自己可是恒固黄金中段! 出手了,观众席上的恶魔情绪骤然被调动到最巅峰,它们太渴望看到一场血肉淋漓的杀戮了,所有人齐齐站起,成千上万,百万千万的“杀!!”从四面八方雷霆一样压下。 然而下一秒,四面八方就好像捏住脖子的鸭子,同时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一幕。 咚!虚空中传来一声闷响,连陈星君的身体顿了顿,头颅猛然往后扬,尾巴所化的黑光停住了,登登登连退数步,随后……有些茫然地伸出细长的舌头,朝着嘴唇上部舔了舔。 怎么……有些咸? 蛇一样的舌头伸到眼前,在四面八方瞬间安静若死的气氛中,它看到了舌头上滴滴答答的血迹。 血…… 这是……我的血? 还不等它反映,一股剧痛猛地从脸上传来,带着一声难以忍受的咆哮,它轰然倒退数步,地面都开始龟裂。 发生了什么? 我是谁? 我在哪里? 谁在打我? 诡异的场面,刚才还沸反盈天,这一刻所有恶魔目瞪口呆看着现场,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动,随后连陈星君身体后仰,神通终止,如同被无形巨人正面打中。 “这……”一位恶魔富商站了起来,圆睁双眼,身后退化的恶魔翼都惊吓地有些颤抖,死死握着座位扶手,血红的眼睛直勾勾看着现场:“这……这是怎么了?” 现场,那个该死的人类闲庭信步,而连陈星君猛然捂住面孔,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剧本怎么翻转得如此之快?不应该是连陈星君撕碎这个卑微的人类吗?还是……这个人类会什么妖法? 它茫然的眼睛看向四周,希望从四周得到答案。但是它注定失望了。 周围每一个恶魔都好似泥塑石雕,甚至百分之九十九的恶魔还维持着上一秒振臂呐喊的姿态,眼神里同样一片茫然。 惨叫连连,直到徐阳逸走到连陈星君面前一百米的时候,才平静道:“这么不经打?” “当年的你,可是嚣张到不行呢。” 气氛诡异到死寂,痛到乱窜的连陈星君颤抖着放下手来,顿时,所有观众齐齐倒抽一口凉气。 它脸上……居然有一个陷入三寸的拳印!整张脸都几乎要被打裂! “他……这个人类……刚才出手了?”一位魅魔捂住嘴,大张着嘴摇着头,这到底怎么回事?谁能给它解释一下! 没有解释。 没有回答。 只有一片茫然的震撼。 “你这个……”连陈星君再次捂住下半面孔,竖瞳中第一次显露出惊恐的光芒,一步一步后退。怎么可能!明明没有感觉到对方的灵气,明明没有看到对方出手,它就是中招了! 护体魔气没有丝毫防御,空间没有波动,但就是打中了自己。 一切一切都在说着不可能,而结果是可能,何等荒谬! “你这个……这个……”随着徐阳逸一步一步不徐不疾地走来,它胸口急剧起伏往后退去,梦想太丰满,现实太骨感,心绪激荡之下,地面上都被它踩出一个个满布蛛网纹的脚印。 “你这个……该死的杂碎!!” 物极必反,当心中的自我怀疑,惊恐达到极点之后,它猛地一声咆哮,胸口急剧鼓起,随后一道汹涌的魔息,足足笼罩方圆数十米,虚空都被撕裂,带着汹涌的地狱烈焰直冲徐阳逸。 “呃……”再次爆发的汹涌魔力,终于让观众的情绪又一度达到了高峰,一位老年恶魔下意识地挥动了手臂,随后,用一种远比之前小,但仍然中气十足的声音咆哮道:“恶魔的吐息……让这个人类看看恶魔的伟力!!” 如同重新看到了希望,刚才死寂一片的现场,数千万的恶魔,顿时再次疯狂起来。 “让他在恶魔的天赋下灰飞烟灭!”“如此嚣张?就给他一个尸骨不存的死法!!”“杀。”“杀!!”“杀!!”“撕碎他!!” 只是它们没有感觉到,这股叫声比之前弱了太多。 然而仍然声浪如海,如果声音能杀人,徐阳逸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 轰隆隆……魔息所过,一切化为齑粉,空气中还残留着燃烧的焦臭味。 呼……连陈星君抹着嘴角,死吧……该死了吧……休想吓到我,你才晋级尊圣多久?!而我在这个境界已经呆了近千年!听听这四面八方沸腾如海的声音,谁都渴望你死去!就安安静静死在这里不好吗!! 因为过度的忐忑,和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刚才它用尽全力,它不相信对方毫发无伤! 自己可是恒固黄金等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