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毫无悬念的战斗(一) - 最强妖孽

第1250章:毫无悬念的战斗(一)

一道道炽热的目光盯住硝烟弥漫的现场,然而,当黑烟越来越稀少之后,一位正在声嘶力竭欢呼的恶魔,陡然停了下来。 “这……这是……”它高举的双手微微有些颤抖,睁大了眼睛难以相信地看着黑烟的中心,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那里……一道若隐若现的影子正在黑烟之中巍然不动,如同海中磐石。 它的不对没有人发觉,现场所有恶魔都处于兴奋的最巅峰。这可是魔息啊!恶魔最强的血脉天赋之一!灌注提拉冈底斯的力量,涌动地狱的火焰,恶魔的招牌技能,没有任何生物能抵挡高阶恶魔的吐息!它的名气就如同恶魔的名字一样,响彻诸天万界! 试问,这样的吐息之下,一个孱弱的人类怎么可能存活下来? 这些自信的嘶吼就像点燃天际的火焰,但很快,一片声音熄灭了,高举双手,脖子上青筋毕露的恶魔见了鬼一样看着角斗场中心。随后,仿佛一点名为沉默的墨汁滴入水盆,迅速扩散到全场。 成片兴奋的喧哗安静下来,黑烟散尽之时,名为不可思议的暴雨从天空浇下,熄灭兴奋的火炬。 针落可闻中,只有其他角斗场震撼天际的咆哮从四面八方传来,衬托得这里安静若死。 “这……不可能吧……”一位恶魔高举的手颤抖起来,这才感觉双臂酸软,它捂住自己的嘴,直勾勾看着场中。 不仅是它,一百个……一千个……成千上万!十万百万!千万的目光,都看着角斗场最中心,就在那里,一道斗篷中的黑色人影仍然矗立。 没事…… 居然没事! 万籁俱寂之中,剧烈的心脏跳动声响彻连陈星君心中,是如此的清晰。它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如果说之前那一拳它还看不明白,到了现在它如何不懂? 强者…… 超级强者! “咚……”就在此刻,一声轻微的脚步声响起。明明很轻,却仿佛踩在它心坎上,心脏不受控制地加速狂跳起来。 “仅此而已?” “海选的素质,还真是让人堪忧啊……” 一滴冷汗从连陈星君额角滑下,它身体猛地抖了抖,一串古魔语疯狂从口中念出,开始还很小声,随后声音越来越大,响彻整个天穹。 “九黎魔体!!”一声大吼,万道黑光凝聚于身,数秒之后,黑光陡然拔高百米,一尊深蓝色的阿修罗相咆哮着于黑光中闪现,青面獠牙,三头六臂,身皮修罗琳琅,撕裂滔天黑浪,怒吼中一拳砸下! 刷……天风扫荡,虚空中空间狠狠往下一压,随后毫无悬念地破裂。但很奇怪,明明是真正的全力爆发,四面八方却没有一声喝彩。 “死!!”声若雷鸣,拳头带起滔滔漆黑业炎,连绵若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突入徐阳逸十米距离。然而徐阳逸只是微微抬起头,斗篷下的眼睛淡淡扫了一眼:“破绽太大了。” 随后,轻轻抬起手。 下一秒,狂风骤停。 “滋……”“魔神在上……”“这……这是……” 无数倒抽凉气的声音中,第一排数个身影豁然站起,无比凝重地看着场中一幕。 “卡卡卡……”连陈星君目光赤红,修罗相上刀锋一样的牙齿交错,咔咔作响,浑身竟然泌出一层冷汗,瞬间化为跳动的火焰,而全身的青筋,爆发的魔气,鼓胀的肌肉,相隔万米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用尽全力。 是它的前方,一只手轻轻托住了拳头,那是一只人类的手,黄色,很普通。云淡风轻。数米大的拳头就被这只渺小的手掌挡住。如同蚂蚁撞上墙壁,斗篷都没有波动。 “咕咚……”不知道哪位低境界的恶魔干吞了一口唾沫,声音却无比清晰。 “你……你……”连陈星君死死咬着牙,竖瞳中闪过震怒和惊恐,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一定哪里出错了!才百多年的尊圣根本不可能将力量运用到这个地步! 举重若轻,大巧不工……为什么……为什么感觉自己在面对梼杌魔王? 徐阳逸缓缓抬起头:“百多年前你在安临城外耀武扬威之际,可曾想过有今天?” “杀!!”恐惧和惊怒,交缠成不安的漩涡,疯狂在连陈星君心中旋转。随着震天怒吼,它的身形闪电一般冲入天穹,虚空一朵方圆数百米的黑色莲花凌空绽放,身后神轮闪耀,它惊惧的目光看着下方,胸口剧烈起伏中一声暴喝,六只手雨点一样落下。 轰隆隆!天穹震荡,连陈星君完全爆发,每一拳击出,都带着漫天星辰的虚影,裂开的虚空中,一片片星图闪耀,好似涵盖数万米的流星雨。 星落九重天! 这是它最强神通!没有之一! 黑光绽放,尊圣伟力毫不掩饰,疯狂吞噬着周围的一切,实力稍弱的恶魔已经被这股恐怖的魔气吹得坐立不安。随着它的拳头越来越快,竟然形成一个旋转的浩瀚黑洞,方圆数千米,里面满天星斗倒悬,无穷晨星陨落。 宛若梦幻。 轰!!地面上出现数以百计的巨大天坑,群星陨落之威,乃至于斯。然而就在此刻,它倒抽了一口凉气,针刺一样飞退数十米。 汹涌黑雾中,它看到了一只手。 一只普通人类的手。 很小,对方整体还不如它的修罗之身一只手大,在这片星落如雨的拳影中更是渺小无比。然而……却让它感觉一手遮天,自己的一切都被掌握。 时间仿佛放缓,它瞳孔中如同慢镜头一样,看着这只手缓缓曲起,对着它轻轻一弹。 碰!!! 轻若鸿毛,重于泰山,两种不同的感觉瞬间在自己额头爆发,满天星辰骤然消失,而连陈星君的身体……居然仰着头倒飞了起来。 “呵……”无数倒抽凉气的声音,数千万的目光中只见一道血线拉出空中,在鸦雀无声的恶魔眼底洒出一道红色的斑斓,随后化为火焰消失。 轰!! 一声巨响,若时间再转,所有恶魔都忍不住抖了抖,连陈星君庞大的身体小山一样坠落在台上,漫天碎石飞溅。但对方根本没有看伤势,而是猛地爬起来,身体抽风箱一样起起伏伏,下颌抖个不停,颤抖着看向前方。 就在那里,一道黑色斗篷中的人影缓缓踏出第二步。 咚……原地荡漾一圈无形冲击波,微微一晃瞬间接近百米,仍然保持刚才两人几乎面对面的距离,不差分毫。那种抓死心脏的巨大恐怖海啸一样侵吞了连陈星君,它只感觉面前那个渺小的人影化为形同实质的恐惧,冲开它的天灵盖,死死抓住心脏。而它,则是站在地狱大门之前的凡人。 “杀!!!”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地,它好似壮胆,怒吼之下,一拳凌空。 徐阳逸目光微微一闪,之所以没有立刻杀死对方,就是为了试验无限之真。 瞳孔化为黑洞,就在对方拳头刚刚抬起,魔气汹涌之时,一指弹出! 外人看不到,在低端恶魔眼中,它们甚至看到双方同时动手。但最前排的几位恶魔,这一瞬间“嚯嚯嚯!”斗篷下同时亮起血色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徐阳逸。 大音希声,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疯狂扩散,连陈星君还没伸直手臂便立刻惨叫着倒退,手掌中已经出现一个巨大的血洞! “后发先至……恰恰击中对方一拳最薄弱之处……”最前方的一位恶魔深吸了一口气,一丝丝魔王之威从斗篷下缓缓溢出,双手不知不觉抓到了前面的围栏:“一个尊圣等级的大恶魔……居然能将力量运用到这一步!?” “啊啊啊啊啊!!”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席卷连陈星君的心脏,倒退百米之后,心胆俱寒之下猛然一脚踢出。 这一脚如同剑破苍穹,轰然巨响,地面裂开一道数米宽的裂隙,深不见底,随着看不见的气浪疯狂蔓延。仿佛地面都要被斩为两节! 啪! 然而,徐阳逸平静一弹,面前又是一片虚空波动,连陈星君再次惨叫,捂着自己的腿,再退百米。 “又是同时出手……又是毫无悬念的击退……他,他,他是怪物吗……”一位恶魔脑海中一片空白,呆滞地摇着头:“到底谁才是恶魔……” 巨响响彻寂静的角斗场,一次次的同时出手,再次随着惨叫倒退。一拳又一拳,一退又再退…… 无人开口,震撼地看着这个周而复始的死循环。耳边响彻连陈星君竭嘶底里的咆哮。 “滚下去!人类!!”“去死!!”“啊啊啊啊!!” 现场只剩下它的惨叫,三分钟后,它已经气喘吁吁退后了千米,咚的一声,脸上青黄交错,颤抖着看着背后的光幕。 一退再退,如今已经退无可退。 而它甚至一招都没有施展完全!一拳都没有舒展开过! 只要出手,立刻被拦截,如今已经遍体鳞伤。 六臂只剩下三臂,三头只剩二头,浑身伤口无数,火焰般的鲜血到处都是。 心彻底冰寒,这短短数分钟,它打出了数百拳,但是根本没有一拳能打出力量!刚刚魔气爆发立刻被截断,无比难受。 名为恐惧的情绪,行走四肢百骸。 对实力的恐惧,对强大的膜拜,这是刻在恶魔骨子里的印记。 怕了…… 真的是从心底的寒意,从未想过被一个人类逼到这一步,还是一个百年前在自己本体面前随手可以捏死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