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真相(一) - 最强妖孽

第125章:真相(一)

两人盯着对方的目光,一眨不眨。 徐阳逸是沉静,而赵五爷是脸颊平静,心中巨震! 他早就听出徐阳逸很年轻,但是,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年轻归年轻,手底下一点不软! 更没有想到,自己几大绝招迭出,竟然对方伤都没伤到! 尤其……对方最后那一式神通,威力大的让他都心惊肉跳。 “道友非要拼个你死我活?”他阴沉着脸问道。 他心中五味杂陈。无比焦灼。 抢先一步问出一切,杀掉柳树人,却正好徐阳逸过来,他已经不方便离开,于是,干脆自己为饵,希望套出一些徐阳逸的底细。 对方一开口,他就猜到了是千幻,心中在那时就打了退堂鼓。能买得起千幻的修士,他还惹不起。别说他,他身后的家族,都惹不起。 没想到,自己却反被对方认出。他第一个想法就是,一不做二不休,斩草除根。 他打定了主意,出手就是家族的杀招。这一招,有个外号,叫做三环套月。乃是他们家族最为精妙的连续杀招。一招三神通,无论对手反击,攻击,逃逸,都有后手。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这个“根,”竟然如此难除。他进入中期已经十年,却连一个年轻的小鬼都拿不下! “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徐阳逸神色丝毫未变,冷冷说道:“将你彻底击败之后,我想你会很乐意说出你知道的东西。” 狂妄! 赵五爷牙齿都错了错,森然一笑:“既然如此,大家手底下见真章吧。” “百兵堂……”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十指呈爪状交叉于胸:“千山雪。” “刷……刷……刷!”一把把灵气刀刃,从数把,到数十,上百!刹那之间,凝聚在他的身后! 舍身! 灵气运转全身,舍身诀早已枕戈待旦,徐阳逸很清楚,刚才,惊雷闪电一般的攻击不奏效,接下来,就是大家刚正面,拼硬实力的时候。 对于自己的硬实力,他非常有自信! “轰!”两团烈焰,从徐阳逸手中燃起,而这一次,灵气的暴动比刚才更加剧烈! “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小怪物?!”赵五爷又惊又怒,对方的声音这么年轻,怎么可能有这么硬的底子? 不敢多想,他双手猛然一挥,爆喝道:“去!!!” “嗖嗖嗖!”无数破空之声,刹那间响起!数百把灵气飞刀,甚至在空气中带着一道道残留的白色灵力,如同疾风骤雨一般电射而去! 而他的手,此刻,用最快的速度伸进衣袋,摸出了什么。 “十方红莲!”毫不犹豫,徐阳逸双手陡然挥出,两条火龙,带着震天咆哮迎上了那一片如同雨幕一般的刀刃! “轰!”下一秒,灵气的大爆发,猛然在房间里炸开! 这一次,比之前猛烈数倍!整个二楼,全部在这一击之下化为齑粉! “刷拉拉”无数的木料,玻璃,四处翻飞,两道神通,同归于尽!只剩下半空中猛烈的灵气震荡! 赵五爷,第一次心生寒意。 看似你来我往,激烈无比,然而,自家事自己清楚。神通,他就会三式。 此刻,三式尽出,根本奈何不了对方,而对方,始终就这一式,却一力破万法! 他会不会有其他底牌? 如果有,我怎么应付? 心,乱了,所以,在两式神通接触的一刹那,他根本没有任何想法,掏出一张白色的符箓,往自己腿上一贴,毫不犹豫地朝反方向逃去! 这小鬼……后台惊人,实力也惊人,在这里和他拼下去,太过不智! 尤其……还有折在这里的危险……这个想法,在他心中一闪而过,却飞快地扎了根。 “刷!”他的身形,如同一阵旋风,在神行符的加持下,达到了只看到残影的地步。 然而,刚逃出去十米,他就像一辆忽然踩下了刹车的汽车,猛然停了下来。 “滴答……”一滴冷汗,滴到了地上。赵五爷整个脸都好像有些抽筋,豆粒大小的汗珠拼命从头上渗透出来,微张着嘴,眼睛圆睁,就这么死死钉在原地。 一股生死危机之感,从他身后传来。 如此清晰,如此汹涌,让他感觉,自己身后站了一头恐怖的妖兽一般! “咚……咚……”心好似跳动在耳边,他很清楚,自己只要一动,必定会命毙当场! 苍龙问鼎! 在十方红莲轰出去的时候,徐阳逸就已经在凝聚这一招。接着灵气的震荡,十方红莲爆裂时产生的漫天火焰,赵五爷一心离开,根本没有注意这里所有的灵气,都在疯狂灌输进徐阳逸的拳头之中。 一股让赵五爷心神颤栗的灵压,死死瞄准了他。 “逃?”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死死咬了咬牙,长叹一声举起双手:“道友住手!若你停手,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 对方竟然还有神通! 他才多大?! 听声音不会超过三十岁!哪个大家族的天才? 徐阳逸静静看着他的背影,他并没有想立刻杀对方。 这件事,疑点太多了。对方为什么会找到这里?巧合? 他不相信巧合。 最坏的是……他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如果他是浮云的人…… 那么,他必须死。 “警察很快就会到。”徐阳逸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最多十分钟,我给你活下去的机会。” 赵五爷心中痛的如同滴血。 万万没想到,自己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但是……他来的目的,太过惊悚,如果说出来,他太不甘心! 心中天人交战,他脸色忽青忽白,太阳的青筋跳动了好几次,嘴巴合拢又张开,张开又合拢,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十。”就在他举棋不定的同时,一个冷漠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怎么办! 赵五爷冷汗满面。 “九。”徐阳逸不徐不疾地说。 “你!”赵五爷怒喝出声。怎能如此无耻!这过了十秒没有!? 徐阳逸的目光,不带一丝感情,看死人一样看着他:“到零为止,我会废掉你的气海。” 赵五爷心脏都在狂跳! 太狠了……对于修士,废掉气海比杀了他更难受! 但是,他的思维没有继续下去,因为,下一刻,他听到了一个地狱一般的声音。 “一。” 什么? 八七六五四三二呢!? 这一刻,他的心陡然降到了冰点,他很清晰地感觉到,身后那团恐怖的灵气,正在沸腾! “零。”“我说!” 生死之间,他几乎没有任何选择,甚至是嘶哑着尖叫出声。 下一秒,他只感觉喉咙一甜,一股如同海啸一般磅礴的灵力,却仿佛只有拳头大小,猛然印到了他的背上! 恐怖的灵力潮汐,在他体内爆发开来,一口血“哇”地一声就吐了出来。 这一击,让他完全丧失战斗力! 他却轻轻舒了口气。 对方没杀他…… 这是对方可以放松了这招威力的结果…… “还有八分钟。”徐阳逸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他:“你最后的机会。” “……”赵五爷感受着胸口的血气翻涌,强压下去灵力在身体中乱串的痛苦,狠狠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大口喘着气,死死盯着徐阳逸:“我乃隆肃赵家副族长,人称赵五爷。在西北薄有威名。” 这句话,倒是让徐阳逸有些意外,扫了一眼赵五爷:“副族长?” 赵五爷气得差点又是一口血喷出来! 这种怀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 行,我就算栽在你手里,你好歹有点自知之明行不行?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三十不到能掌握两门超大威力的神通?金丹真人是你亲爹还是亲爷爷?! 他不知道,他面对的是真正的一省魁首,a级军团军团长。如果徐阳逸栽在西北边陲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副族长手中,说出去才真的是笑掉大牙。 他也猜错了一点。 徐阳逸会的神通,不是两门,是四门。只不过,后两门他还不熟悉而已。 神通,亦分等级,赵五爷很清楚,徐阳逸手里的两式神通,绝不是什么大街货,绝对是精品中的精品! “是。”太阳青筋乱跳,赵五爷咬牙笑道:“柳树人,他自有取死之道,道友,你可知,我只是第一个来的。如果不是我来,不到一周,就算筑基前辈,都会赶到。” “他把为你解密的东西发到了网上。”赵五爷笑的很冷:“对于一个普通人的思维,这没什么,他自己都吃不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发到了网上一个著名古玩论坛咨询。如果是平时发,没人会关注这个,但是,他错不该在现在发出来……” 徐阳逸眉头挑了挑,抬了抬下巴,示意继续。 “等着吧……道友……”赵五爷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笑的诡异:“这个修行界,马上就要迎来一场大风暴了……” 徐阳逸静静地看着他,许久才笑了:“如果你不迅速一点,我保证,你很快就会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风暴。” 赵五爷一口逆血憋在喉咙,舔了舔嘴唇,强压着怒气道:“这件事情,发生于三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