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树形图 - 最强妖孽

第1261章:树形图

一栋完全木质的房间,是在古树上挖出来的,雕工非常精细,却谨慎地没有透露一丝自己文明的信息。门口用珍贵的水蓝之晶串成门帘,仿佛一道银河垂下。 屋内的风格也和恶魔完全不同,如果说恶魔是蛮荒,那么这里就是精致。地面上铺着一张花团锦簇的地毯,一盏盏造型别致的灯带着翅膀飞舞在空中,一个个奥术符箓仿佛活了那样,不时闪耀光华盘旋出耀眼的光带。 一只蓝色的手,带着金色的符文从斗篷中伸出,轻轻触碰了一个奥术符箓。顿时,对方波纹扩散,形成一片铜镜大小的光幕,里面正映照出古树下方的徐阳逸一行。 “这是谁?”一个有些沙哑的声音说道。 屋子里只有这一个穿着斗篷的修长身影,但诡异的,第二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主人,逸.费勒斯,费勒斯家族候补席,于二十二分钟十七秒击败对手连陈星君,对手太弱,还无法判定他的价值,需要我们去调查吗?” 身影顿了顿,摇了摇头:“不了。” “任何强大的选手,在一开始我们就已经接触,或者接触了我们,剩下的都是一些无足轻重的人物。这里面肯定有黑马,不过……”它深深看了一眼光幕:“我不认为黑马是一个异族。” “主人……”声音犹豫了一下:“二十二分钟击败对手,对手还是恒固黄金顶峰……” 不等声音说完,斗篷身影就缓缓道:“你在想什么呢?” “我们都是诸天万界对于恶魔研究最深刻的生物,每一位都是名震位面的恶魔大师。我们的加入会让每一个选手产生质的飞跃,说举足轻重都不为过。如果谁都能请我们,我们岂不太过廉价?” “恶魔烘炉万年一开,真知之眼只有这么几个人,不争取利益的最大化,怎么对得起这万年的等待?” 它挥了挥手,光幕顿时消散,平静说道:“没有价值,就别指望利益女神的垂青,就算他在真知之眼面前下跪,也无法更改我们的决定。” “你认为永恒之钻等级的有多少?我告诉你,目前统计,已知八十七万人,我们仅仅五百二十人,哪来的时间和这些毫无价值的生物打交道?” “在这里,只有自身实力才是说话的资格。如果没有,那就安心沉默,别指望一些和自身不相匹配的恩赐。”身影打了个响指,一席座椅出现虚空,他缓缓坐下,仿佛进入了冥想:“继续关注各个赛场,以后激活真知之眼的隔离禁制,那些想毛遂自荐的生物……就不要放进来了。” ……………………………………………… 古树之下,猫八二不敢相信地看着大树,数秒后,猛然跳了起来,怒骂道:“我艹!狗眼看人低!喂!!楼上的!你听到没有,拒绝这个人是你们最大的亏损!赔率一百比一你造吗!!” “好了。”徐阳逸平静说道:“走吧。” “你怎么这么冷静!”猫八二不乐意了,咬着他的裤腿就往大树拉:“这不像你!来,打上去!让他们看看放弃了多大的金矿!” “然后呢?”徐阳逸淡淡道:“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自己的真实实力?然后再被镇守这里的太虚拍成肉泥?” 狗嘴一下就放松了,一种名为惊魂未定的表情爬上那张做作的脸,干咳了一声:“有……太虚?” 徐阳逸没回答,手指指了指头顶,猫八二立刻龟缩成一团,夹着尾巴小跑到徐阳逸身边,谄笑道:“那什么……我忽然觉得今天天气不算太好,不如我们去看看咱两的新爱巢?至于魔晶什么的……俗!真的太俗了!” 徐阳逸笑了笑,带领两人朝着城门走去。 “道友,你就这么放弃了?”鱼肠若有所思地说:“你我对恶魔都不了解,有一个专业团队加入,只有莫大的好处。” “放弃?”徐阳逸在神识中的声音完全没有笑意,冰冷说道:“我像那么宽宏大量的人?” “我的心小的很,本圣君自己找上门,它们竟然说不够格……那么,到时候会让他们拼命求着和我签约!” 鱼肠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准备爆发了?” 徐阳逸轻轻点了点头,舔了舔嘴唇冷笑道:“不得不爆发啊,神孽虎视眈眈,还不知道有哪些更可怕的怪物……不快点凑到十亿,就算是我,也感觉心中没底。” 就在此刻,天空中忽然爆发出一片璀璨的光芒。 徐阳逸微微愣了愣,紧接着,仿佛心门被叩响,天灵盖上徐徐盛开一朵无根青莲,一道光华直冲天际。 与此同时,四面八方,上千道流光同时冲入天空。形成一颗颗璀璨的星辰,刹那之间,永生之城上空群星闪耀。 “这是?”徐阳逸微微皱眉,他能感觉到,一股命运相连的悸动从心底蔓延。下一秒,所有流光齐齐炸开,化为一个个选手头像的框架。 “这是第二次甄别……”鱼肠目光沉了沉,看向天穹之外,距离他们进入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圣城外面,一排流星一样的身影正在飞快逼近。 第二批选手来到! 就在这一秒,所有选手框架齐齐一沉,落到了最底部,排列成为一个金色的圆环。随即从头像框顶部蔓延出一道白光,纵横交错,江河入海,飞快朝着中心凝聚。不多时……竟然在天空中形成了一片巍峨的树形图! 它是立体的,下方,是每一个选手的头像框,上方,是越来越少,直至攀升到顶峰的框架! 巅峰之山! 刷……一道身影悄无声息从自己修炼室走了出来,怀抱一柄巨大的骨锤,斜斜靠在建筑上,目光如火地看着这一幅树形图。 又有一道身影,散发着恐怖的魔气,出现之时地面都在微微颤动,轻轻一弹就跳到了屋顶之上,风吹动它残破的斗篷猎猎作响,一只金色的独眼亮起斗篷之下,磐石一般沉默地看向天穹。 刷刷刷……只不过数分钟之间,正在安置自己的首轮选手全都出现在各自的领域,就像划分领地的兽王,谁也没有开口,更没有接触别人的疆界。上千道目光带着灼热的战意追随向上,定格于巅峰之山。 寂静,压抑的寂静,从这张树形图出现的刹那,永生之城只剩下如火的沸腾战意,被选手们死死按捺心中。 徐阳逸扫视了一圈,没有看到神孽。 是不屑? 还是认为这里已经无人可敌,高手寂寞? 狂风猎猎吹动,卷动万里风云,数秒后,这张巨大的3d树形图猛然爆发出一片耀眼的光芒,通天摄地,所有选手框架里的头像,疯狂变化起来。徐阳逸看到了自己,看到了那些冷嘲热讽的恶魔选手,也看到了神孽。 “卡……”不知是哪位选手用力过猛,踩破了地面,在寂静如坟的圣城中无比清晰。但是没有人在意了,第二轮甄别的树形图出现了,这是是至高的战书,没有什么宏大的场景,也没有什么浩瀚的声音,然而却让在座每一位天骄心潮澎湃。 鱼肠深深看着树形图,许久才幽幽开口:“我很赞同你的一句话,信息往往是从不经意的地方流露。” “你也看出来了?”徐阳逸眯着眼睛,沉声道:“从下一场之后,所有的对手都是‘可控’状态。” 树形图的出现,选手位置定格,下一次深渊之战一结束,大家就不再是抽奖,谁都能大致猜测出自己之后会遇到谁,属于自己的树形图是否是死亡之组。 “那时候……团队的作用才是爆发的时候。”徐阳逸舒了口气:“而这第二个战场的环境将会达到真正的白热化。而且……随着树形图上每一个人位置的上升,变得越来越血腥。这真的是个蛊盆。” 他的目光情不自禁地看向城门。 那里,是神孽所在。 不约而同的,所有参赛者的目光都看了过去,没有任何人愿意和神孽分在一组,那代表自己绝对没有出线的机会! 足足一个小时,树形图并没有甄选出对手。整个圣城都在沉默,许久以后,一道血红色的身影轻轻一晃,消失原地。跟着更多的恶魔深深看了一眼天空中巨大的树形图,无声地回到了自己的修炼室。 徐阳逸别过目光,深吸一口气:“走。” 再无留恋,很快,一行人就到了城门口。 他购买的居住点是一片黑色的地下深渊,燃烧着熊熊烈焰,分为几十层,一直延伸到地下数百米,呈锥子状,最下方只有他一间修炼室,大约有两三百米空间。 刚打开门,一片精粹至极的魔气汹涌而来,顿时,身体中的魔性因子瞬间汹涌起来。几乎不受控制地化作恶魔形态。 “好浓郁的魔气。”鱼肠飞了出来,愕然看着四周几乎化为黑雾的黑色魔气,笑道:“比你在欺骗孽宫的魔气还浓郁。” “修炼一天大约相当于十天,好歹是一千五百万呢,倒是贵得有理有据。”徐阳逸环顾四周,将一切收入眼中。 没有什么装饰,地面和墙壁都是由一种不知名的晶体打造而成,里面镶嵌着一道道符箓,龙蛇般游走,数分钟就同时闪耀,透过黑雾状的魔气,让这里笼罩在一片阴森和力量的澎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