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2章:生命本源(一) - 最强妖孽

第1262章:生命本源(一)

深呼吸了一口,感受着精粹的魔气灌入心扉,心脏都有些加速,魔气翻涌之间,骨骼咔咔作响,身形再次攀高,数秒之后,苍白魔体于黑色世界中出现。 他走到中心,盘坐了下来,无限之真运转,顿时,四面八方的虚空微微一颤,所有黑雾竟然形成一个庞大的漩涡,丝丝缕缕涌入他的躯体。 “无限之真?”鱼肠试探着问道。 徐阳逸目光仿佛透过层层叠叠的巨石看到空中的树形图,带着一抹煞气:“好钢要用到刀刃上,没有人愿意耽误一分一秒,现在就算多变强一分,都是一分胜算,代表着朝那个至高无上的巅峰更进一步。” “一个月的修行或者一年的修行,对比我这个境界的寿元已经用处不大……但是无限之真不同,截拳道只不过是它战斗时的用法。它的本质我还从未触碰过。以前是功法和境界不匹配,刚匹配了,却马上开始了深渊之战。” 他闭上了眼睛:“按部就班毫无希望,不如试试无限之真,看能否给我惊喜。” 一部成熟的高级功法远不止战斗这么简单,无限之真可谓穷究世界本源。而且这位独步还用它走到了超越寿元的地步,如果不是之后的身体太难推算,它已经于理论上达到了永生。 强化本源,追求基因的蜕变。这才是它的立身之本。 沙……随着尊圣等级的功法完全运转,还不等他反应,眼前骤然闪现出一片白光,仿佛宇宙初开,下一秒,他已经来到了一片深邃无边的黑色世界。 仿佛宇宙,却没有星辰。 好似黑夜,却没有夜风。 只是黑,纯粹的黑,无边无际,他此刻是灵体状态,一寸大小的小人,浑身闪耀着一层蔚蓝色的薄薄光华。手轻轻从面前飘过的浮云上掠过,指间带起丝丝氤氲。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肯定地说:“魔气。” 他感觉到了,就在不远处,这些魔气的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 神识化身化为流光飞去,掠过层层迷雾,飞跃单纯的黑夜,就在这时,身边光华一闪,鱼肠已经跟了上来。 “你也能进入?”徐阳逸有些意外。 鱼肠微笑道:“别忘了,你我一体,你神识所至,我必定能到。我刚才只是试试,看你神识进入了哪里,但这里并未脱离你的神识海,我当然可以来。” 徐阳逸微微点了点头,两人沉默着朝前方飞去。很快他们就看到了,极远之处,那里魔气浓郁几乎形成漩涡,而有一个庞然大物,正在漩涡中若隐若现。 没有雷霆。 亦没有雨雪。 云雾在耳边化作狂风,数分钟后,眼前豁然开朗,一尊他自己恶魔形态的躯体出现苍茫雾海之中。 苍白的身躯,闭着眼睛,双翼收拢。足足数百米大小,宛若孤寂宇宙中唯一的星辰。他在自己的恶魔体面前如同婴儿。外表和平时一模一样。但是……在他看到的时候就发现,明明外形出现在眼底,他却能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 那是一片无尽的海洋。每一滴海水都是一个符箓,密密麻麻,却非常规则。 这些符箓好似编织的链条,基因的锁链,成为双蛇状盘旋缠绕的基因符箓之链,于凌乱中透出一种诡异的整齐。无穷无尽的符箓,共同组成了这颗恶魔的星辰。 “这是你的元神。”鱼肠说道:“元婴进化为元神,尊圣的最大改变。元神的强大,可以支撑更磅礴的神识,可以巩固更强大的肉身,它不表露于直观的修行,却一直潜移默化地加强着你的肉身。” 徐阳逸目光微动,这还是第一次距离元神如此之近,和无限之真记录的一样,运转功法之后可以看到自己的元神,以元神为基点,反馈肉身。即便站在这里,都能感到一种难以割舍的熟悉感。 他并未立刻动手。而是看着这尊巨大的元神沉吟了起来,眉心时而紧皱,时而舒展,仿佛在权衡利弊,做着什么决定。 “我有一条选择题。”数分钟后,他才搓着发青的下巴开口道:“无限之真的本质是追根溯源,从最基础的符箓着手。但是我的时间最多不过一月,这一月我不可能强化太多的符箓,所以……我从哪个位置下手更好?” 从哪里开始修炼无限之真? 鱼肠也沉吟了起来。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一点都不简单。 五脏六腑开始强化,那么吞吐灵力速度就更快。肌肉皮肤开始强化,那么过滤吸入的灵力会更纯净。头部开始强化,思维会更加敏捷……这不是无限之真带来的,而是生命层次提高的自我变化。 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好处,如果是平时,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慢慢来,就算几百年都不算长。但现在? 沉默。 十几分钟后,徐阳逸缓缓开口道:“如此短的时间,必须把好钢----也就是有限的精力和时间,放在刀刃上。” “何为刀刃?我认为……”他顿了顿,目光看向一个地方:“用的最习惯的地方是最好的选择。” 两人目光同时移动,一起落到了右手之上。 鱼肠没有反驳,沉声道:“决定了?” 徐阳逸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犹豫尽去,这就是他的为人,既然选定,就落子无悔。 “请前辈为我护法。”他抬头看向上方无尽的符箓,若有深意地说道。 鱼肠目光一闪,深深点了点头,身形飘摇中化为无穷剑雨,防护徐阳逸左右,剑气森森,没有一点敷衍的想法,任何擅闯者首先要经历剑雨的洗礼。 两人目光交接,不约而同地默然颔首,心有灵犀。 肯德拉莫。 这个老怪物还藏在他体内的某个角落,鱼肠在自己体内还做这种多此一举的护法,就是为了防止对方突然发难。 谋定而后动,他这个境界的修士,早已不会因为一头热血而浪费精力。任何事都已经学会三思,思危,思退,思变。 尤其……是在时间如此紧迫的时候,更不允许一丝差错。 做完一切后,他化为一道流光冲入恶魔体的右手。 刹那间,他仿佛进入大海的水滴,无穷无尽的符箓就在周围,亲切无比,如水遇龙王。 符箓的海洋对他无比亲切,这种感觉非常新奇。一寸寸扫描而过,他进入的是右手拇指,但仅仅是一个拇指,符箓量大得都超乎想象。 “嗯?”刚看了两秒,他的目光豁然一亮,手情不自禁地伸了出去,就在同时,一个符箓闪烁着黑光,从原本所属的地方应声而起。 “这是……”符箓在掌心旋转,这部功法本就有很多地方不甚清晰,他原本对于怎么做还有些疑惑,不过,当看到这个符箓的时候,他忽然有了些明悟。 这个符箓是破碎的。 看似相同,却布满了裂痕,周围蔓延出一种灰色物质,植物根系一样蔓延到四面八方。更诡异的是,它下方萌生出一种磅礴的生命力,却被这枚破损的符箓死死压住。 他的神识浸入符箓,顿时,一片遥远的记忆从深处传来。 “当年……朱红雪出手,身体多处受创……这是当年的隐患?” 他猛然抬起眼睛,顺着符箓凝结的双蛇基因链看了过去,无数的双蛇凝聚成黑色的树干,一直向上,形成了整只手。 神识飞快掠过,越来越快,越来越迅速,过目不忘拼命做着记录,不知道过去多久,他目光闪烁地深吸了一口气:“单单一只手掌……就存在八百二十万个破损符箓?” “这还是在我境界不断提高,天道无时无刻都在弥补漏缺的情况下?” 看似圆融无缺的身体,在无限之真的扫描下,一点点缺憾都逃不过他的眼睛,这是从本源上溯,绝无差错。他都没有想到,自己的身体里,单单一只手掌就存在八百多万个看不见的缺点! 就像一个大坝,浑然一体,上面却出现了无数的小洞。当这些小洞越来越多的时候……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那么……事先将这些符箓全部修复……又会有怎样的效果? 没有任何犹豫,几乎是这个想法刚刚出现,他就立刻蔓延出神识,包裹住那个符箓,迅速抽离原来的位置。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这个符箓刚被抽离,立刻化作漫天黑色氤氲,随风飘散。但就在它本来的位置,陡然间爆发出一片绿光,一棵幼小的,完全由象征生命的青翠木灵气组成的幼苗缓缓露出个头。 “这……”徐阳逸也有点愣了,这就是生命本源诞生的过程?以往的破损符箓挡住了新符箓的生长,倒是和人本身的新陈代谢完全一样,只是用这种方式展现出来,让人有些始料不及。 “符箓新生?弥补生命本源?等于我在人为地加速身体的新陈代谢?”他抬了抬眉,目光顿时看向整只手掌,如果他能够一次性拿走这些压抑新生命绽放的符箓,那是不是立刻就可以“修补”好破损的符箓基因链? 而完全修复这只手之后,起码这里的生命本源,基因符箓达到了一个完美平衡的地步,那时候……又会发生什么? 实践出真知,过目不忘的存在,他对于所有破损符箓的位置已经记得清清楚楚,神识立刻触手一样蔓延出去,但就在触及到其他符箓的时候,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无法吞噬。 在这枚符箓浮起的时候,其他符箓仿佛生了根,根本无法挪动一分一毫! “排他性?”他深深看着面前的幼苗,沉吟数秒后摇了摇头:“一次性只能修复一个符箓?这样效率太慢了……罢了,先让我看看,修复这一枚符箓之后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上一篇   第1261章:树形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