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魔王踪迹 - 最强妖孽

第1264章:魔王踪迹

一阵阵金色的震荡波从四面八方传来,虚空中层层震动,而徐阳逸恍若未闻。只是死死盯着那片银灰色的痕迹。 不知道过了多久,对方都没有一丝一毫行动的迹象。他终于小心翼翼地用神识调动起数个符箓,悄无声息地靠了过去。 十米,没有反应,五米,还是没有反应。 他没有一点轻松,反而无比凝重,浑身灵力已经压低到了最低的线,心脏如同绷紧的弓弦,甚至听不到心跳。 不是没有反应。 而是在审视。对方远比他想象地更加谨慎!就像捕食的蜘蛛,要么不动,动即必杀! 钟磬之声好似远去,震荡也似乎感觉不到了,捏了一把无形的冷汗,他深吸一口气,悄然将符箓送入了一米范围。 就在此刻! 刷拉拉!刚才还寂静的银灰色疤痕瞬间跃动起来,数百条触手从下方猛然冲起,就连徐阳逸都没有反应过来,那几个符箓已经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银灰之中。 他仍然没有动,静静停留于符箓海之中,足足过了半个小时,神经都感觉绷到了最紧,才听到上面发出一阵若有若无的“沙”声。 扩散了…… 吞噬数个符箓之后,这片疤痕以一种肉眼几乎感觉不到的速度,缓缓朝外推进了一丝,随后,再无声息,如同潜伏的死神。 他眼中寒光爆射,果然……肯德拉莫从没考虑过和平共处,有它的实力,它考虑的只是它看到,它征服。 如果真的有和平的打算,这又是什么? 如果真的桥归桥路归路,又有什么不能拿出来说?需要藏得这么深? 又过了半个小时,他终于长长舒了一口气,无声地离开了这里。 元神之外,鱼肠看到他出现的灵体,立刻说道:“第二场海选马上就要开始了。你……” “我发现肯德拉莫了。”话音未落,徐阳逸深吸了一口气道。鱼肠愣了愣,无比警惕地看了一眼元神,四面八方剑雨无声收拢,隔开元神与他们,这才低声道:“在元神里?” 徐阳逸凝重地看了看后方,点了点头:“它正在蔓延,只有用无限之真追查最根本的基因才能看到。很慢,但不停息,我没有找到阻止他的办法。” 鱼肠沉吟了数秒,忽然开口道:“不,或许……有办法!” 有办法? 徐阳逸意外地看着鱼肠,自己都毫无头绪,它居然有办法应对肯德拉莫这种无声侵占? “记不记得真知之眼?”鱼肠整理了一下思绪,目光灼灼开口道:“记不记得猫道友介绍它们的头衔?” “宇宙中对恶魔了解最深的人!它们就算不知道破解的办法,也肯定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徐阳逸目光亮了起来。 鱼肠沉声接着说道:“另外,熵魔之心如此隐蔽,却并非毫无弱点!它根本不能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信息量的不对等,我们完全有机会布置好一切守株待兔!” 真知之眼? 徐阳逸深吸一口气,掩去眼中忽然爆发的精光:“你是说……” “第二场马上开始,这是让它们注意到你的最好机会!”一通百通,鱼肠活了如此之久,说的越来越顺利:“仅仅是爆发……还不够!” “这一场不管是谁,你必须用最快的速度拿下!最好的情况,我们遇到一位热门选手,不管用什么战术,你都要以摧枯拉朽的势头获胜!” 徐阳逸抿了抿嘴唇,沉声道:“不留后手?” “不留!”鱼肠非常肯定:“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这一场结束,选手的位置就不再是抽奖,而是可以预定下来。一旦你爆发太大,立刻会引来无数目光。你的下一个对手,下下个对手,势必将你除之而后快。这是个两难的选择题。” 斯克提奥斯绝不和平,当这一场比赛结束,大家尘埃落定之时,它就会展露出自己锋利的獠牙。 城市也是会吃人的…… “但是,你现在不爆发,肯德拉莫,和十亿天价筹金就根本没有办法解决。两害相比选其轻。从这个方面来说,这同样是一石二鸟!” 沉默。 无人开口,徐阳逸负着手,罕见地有些焦躁,沉吟着走了数步,深深点了点头。 可以预料,一旦他全力爆发,这一场结束之后,他下一个参赛者,或者预计会和他决战的参赛者,必定如坐针毡。 不可控的战斗怎么办? 最好的办法,就是没有相逢之前解决。他下面会迎来无数的暗杀! 但是,机遇和危险从来对等,在斯克提奥斯的深水之下,同样隐藏着能让自己迅速筹到十亿,并且引来真知之眼的恶魔大师目光的机会! 孰重孰轻? 他心中已经有了决断。 “真没想到啊……”他转过头深深看了一眼元神:“想不到如此之快就要让我全力迎敌……” “那么……就来吧。正好让质疑我的恶魔看看,站在这里的,唯有强者!” “无论他是什么种族。” “而面对强者,务必学会尊敬。” 刷……话音刚落,他的身形已经消失元神世界。出现在了现实世界。 轰隆隆……刚刚出现,血脉中那种召唤越来越浓,整座地下宫殿都在颤抖,他立刻化为人形,青黑色灵气化为笼罩身影的斗篷,一道流光直冲殿外。 外面已经是人潮的海洋,闭关一个月,来的参赛者已经达到了一个可怕的数目。屋顶上,宫殿外,几乎全都是恶魔,每个恶魔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没有人说话,所有参赛者如同石雕,静静看着天空。就在那里,象征着巅峰的树形图已经爆发出万道光华,所有选手的头像变换越来越缓慢。 叮……就在某一个时刻,虚空仿佛响起一声剑鸣,所有选手图像骤然停顿。每一个选手,无论是蹲在屋顶,或者靠着身后建筑,全都直起身来,目光如炬。这一瞬间,世界仿佛都没有了呼吸。 徐阳逸的神识完全放开,立刻感觉到了虚空中无数的神识。他蛮横地扫荡出一条通道,飞快检阅起名字来。 一列,又一列,在度过几百列之后,他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逸.费勒斯,对阵双子恶魔,匹斯与缪斯。” 好像是在神孽之前对自己冷嘲热讽的恶魔其中之一……不过他并没有留意,而是更快地搜索起来。 神孽! 名次已经决定,顺着树形图推算,立刻会得出自己到底几次之后会和对方遇到! 树形图分为一千个更小的拓展树形图,他在第九百三十道树形图,同组一千恶魔,是个不错的位置。如果对方在前面,他很可能最后才会和对方遇到。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 一直看到第六百组树形图,都没有对方的名字,他心中无声舒了口气,神识扫荡慢了起来。 千人的比赛,至少一两个月,自己要经历十几次战斗,完全有机会凑够下去的海量魔晶! 只要能在神孽之前拿回红线,吞噬玉和,自己照样敢和神孽放手一战! 再继续往上,一直看到了五百零一组,他目光闪了闪,定了下来。 卡兰.罪孽者。 对阵:行刑人古尔考斯。(弃权) 对方已经弃权了……神孽直接晋级么……他舔了舔嘴唇,过目不忘的丹灵早已发挥,除了神孽这一组,无人弃权。 站在这里的都是恶魔中流砥柱的顶尖强者,谁又怕了谁? “可惜……”他叹了口气:“如果再往前两个树形图,我……和它就不是一个大组,会最后碰面。但现在,却会在欺骗之间四强赛的时候相逢。” 继续看了下去,该看的已经看完了,至于自己的对手?是龙是虎,拿出来溜溜就知道,大战将至,考虑这些毫无意义,反而扰乱自己本心。 最关键的是,他的强者之心,对于自己有绝对的自信。 只要不遇到神孽,就算他现在的状态,面对任何对手都有一战之力! 他就不信这样的怪物到处都是! 越来越往前,没有任何勾起他兴趣的地方,但是到第一个的时候,他的目光再一次凝重起来。 比看到神孽更加凝重。 第一排,第一位,没有面容。 他想起了看门人说过的话“有一位恶魔比你更快,但是对方居然逃过了斯克提奥斯的规则,没有来到这里。” “是你么?”他深深看了数秒,刚转过头,一道满含杀意的神识扑面而至,被他轻轻一挡,化为粉碎。 “逸.费勒斯?”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很奇怪的感觉,明明听到是两个人,却一个字,一个声调都不差。 “想死吗?”他抬起头,斗篷下的眼睛同样杀意沸腾:“告诉我你的名字,恶魔。” 他的对面,是一只诡异的恶魔,大约四米高大,浑身赤红,雪白的头发,两只恶魔角从头发中蜿蜒伸出。一个身体,两只脚。面目狰狞。但是在肩膀位置,却分为前后两个头颅,四只手臂。 “或许你不想听到……”恶魔如同看到肥美的肉一样,露骨的眼光毫不掩饰,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扭曲之城,古魔世家种子选手,双生恶魔畸变体,匹斯与缪斯。” “哦?”徐阳逸从斗篷下伸出手,虚空搓了搓:“还没上阵就急着送死?” “送死?”双生恶魔仿佛听到最大的笑话,庞大的身体仰天大笑起来,在寂静的夜中无比刺耳。 不少恶魔的目光都看了过来,当看到徐阳逸斗篷外那一截完全不同于恶魔的手臂时,不少恶魔都抬了抬眉。 “他是谁?”一位恶魔选手偏了偏头,冷哼一声问身边的团员:“我从来不知道,一个区区人类也可以踏上恶魔的至高舞台。” “一条微不足道的蛆虫而已。”身后的恶魔淡淡道:“不过……遇到了扭曲之城的杀戮狂魔,还真是运气不好。恐怕,他已经无法完整且有生命地回到这里了。” “匹斯与缪斯,扭曲之城种子选手,赔率胜50负20,绝对的小热门选手,永恒之钻高段。当场斩杀疯狂之间三甲序列第二,总共一小时十五分钟。右半场最有希望正面神孽的百名选手之一。” “而这个人类……”它轻蔑地扫了一眼徐阳逸:“负95,胜5,毫无可比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