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7章:第二战!(三) - 最强妖孽

第1267章:第二战!(三)

一道道拳影碰撞的波纹划过天穹,双方已经形成青黑色和红色的光球,四处都是拳影,放眼都是虚空破裂的残片,尊圣全力爆发,周围数万米天穹成为齑粉。 那是水泼不进的,浩荡拳风交织的光球,浩大的力量让靠近的一切都化为飞灰。黑光笼罩全场,九天之上一片黑暗,等阶低的恶魔已经浑身发抖,那种恐怖至极的气氛,让它们仿佛面对死神。 刚才是因为尴尬没有人开口,现在是因为害怕,它们怕了……这个人类足有弹指杀死它们的力量! 刚才的叫嚣,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化为沉默。崇尚力量的恶魔再一次体会到被力量支配的恐惧。 双方谁都没有退一步,然而场中只能听到双生恶魔嘶哑的怒吼,它的身形不住下陷,就像虚空中有一把锤子拼命敲击着这颗钉子,就算它再怎么抵御,也抵挡不了这把雷神之锤。 轰!! 下陷半米。 轰隆隆!! 连续一片拳影,下降一米! 它牙齿都咬得咔咔响,这种打法,太屈辱了,虽然它知道,自己和对方的拳力半斤八两,对方同样不好受,然而,现场看上去就是自己被压着打。 “该死……该死!该死!!”它目光都化为赤红,这个人类……这个强的不像话的人类……如果能让它畸变成功,自己绝对有翻盘的希望!但是现在抽出念魔语的时间都没有!结印的机会都在这种恐怖的压力下化为零,怎么可能畸变成功? 对手会给它这种机会? “这样下去……会输……”从未有过的想法突兀冒出它的心中,狠狠了心,他所有魔气凝聚双手,于零点几秒之内无视身后的鱼肠,不管不顾头顶的惊雷万丈,刹那之间,身后一片血肉模糊。 一片片恢弘的魔气凝聚到手中,形成两个围绕拳头的恐怖黑洞,上方拳影骤然闪耀,威势更胜,它怒吼之后双拳海啸一样爆发! 就是现在! 一拳打出,如同呼啸的流星,虚空坍塌,就在同时,它全身的魔气都调动起来,身形急速缩小,这是凝聚自己畸变之前所有魔气的全力一击,对方就算不回防,速度也要慢一些,这一些就足够了…… 然而,它猛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化为漫天火焰,刚刚爆发的拳力骤然消失。两个黑洞撕扯着虚空在天穹溃散,归寂于无。 “这……”它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微颤地看着手中跳动的火焰,脑海中一片迷茫。 怎么会…… 就在凝聚全力的两拳打出的时候,身体中的经脉都像抽筋了起来,一道道郁郁不通的魔气在这一刻瞬间爆发,让它体内彻底乱了套。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的……吐血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危机感冲入双生恶魔脑海,天穹之上,本来是汹涌如山的气息,在它神识中瞬间化为万剑悬空,令人遍体生寒。 “不可能……不可能!!”他强压住心中翻涌的气血,咆哮之中用尽全力,胸口疯狂鼓起,道道精纯的魔气从七窍中喷涌而出。然而,就在鼓起的同时,四肢百骸再度传来难以忍受的剧痛,魔气无节制地沸腾,随着它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吼,猛然仰起头,失去准头的魔息刚刚喷出,就化为烟火溃散。 “无数次的拳力被拦截,没有一次完全吐出去过……以七成力迎战对方十成力,这剩下的力量无时无刻都压抑在体内,直到它用尽全力的时候终于引发了反噬……居然还敢使用魔息?”白袍生物目光如炬,缓缓道:“一拳如此就算了……每一拳都是如此……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就算魔王都做不到这一点!” “咳咳咳……”四面八方无比寂静,所有恶魔都呆滞了,这一幕根本不是想象中的,不是虐杀吗?怎么现在……是这样的场景? 以肉身闻名的恶魔被一个人类压着打? 魔息都喷不出来?现在甚至趴在角斗场上吐血? 这一切看似缓慢,却至多不过两秒,就在双生恶魔吐血的同时,天穹都在嗡鸣,一道人影如同天神降临,携雷霆万钧之势当头打下。 轰!!! 山崩地裂,云飞雾散,随着一声凄惨的叫声,徐阳逸的身影已经出现场中,右拳触地,极速的风压带动他衣袍都直直飞扬,而双生恶魔随着这一拳,已经炸裂开无数碎片,散步全场。 还没死…… 魔气还在……而且并非致命…… 徐阳逸目光扫射之中,站直身体,双拳上留下小溪一样的血液。却仿佛毫无知觉。目光所及,漫天碎块燃烧着地狱的火焰,居然化为一只只劣魔,张开翅膀四散而逃。 一串古老的魔语响彻全场,所有劣魔奔逃之中,飞快结着手印,随着每一个手势完成,所有碎片都微微颤动,一股令徐阳逸都有些心惊的魔气,正随着对方基因的疯狂改变飞快诞生。 然而,就在它们刚跑出徐阳逸身边百米之外时,脚下忽然涌起无边黑雾。 它是如此浩瀚,如此恢弘,以徐阳逸为基点黑浪排空,漫天青黑色灵气吞噬天地,拉出令所有恶魔震撼的阴影,如同魔神展翼,凝结为漆黑的神国。 杀生! “领域!”白色生物握着扶手的手再次紧了紧:“动真格了……这个人类很强……非常强!他也动真格了!领域……人类的底牌,他们一生修行精华的所在,就让我来看看……你到底将领域构筑到了什么地步!” “吱吱吱!!”一只恶魔随着一声惨叫,被一根突兀伸出的倒刺刺入虚空,然后尖叫声不绝于耳,狼毒的根系杀戮全场,在自己的绝对领域之中肆意屠戮,快若闪电,惊若奔雷,无穷无尽的倒刺好似毁灭的长矛,将四面八方飞逃的劣魔穿刺其上。 恶魔墓碑! “不……不!不!!!”绝望的哀嚎响彻于漆黑的领域,那些没有死去的劣魔带着尖叫重新聚拢在一起,双生恶魔吐着血的身体再次出现,然而气息弱了不只一筹。但是它根本没有管,而是猛然抬头看向四周。 好恐怖的杀意…… 就在这片孤寂的黑色森林,它感觉到了……有两道如同猎人的杀机,这一瞬间牢牢锁定自己! 如同冰冷的刀子刺入炙热的心脏,那种刻骨的冰寒让自己呼吸都不畅起来! 该死……该死!怎么会这样! 明明自己只要畸变成功,就有翻盘的可能,然而从头至尾,自己居然就像被牵着鼻子走一样!到现在不仅仅没有变身成功,而且动用禁术逃离还是没有念诵完畸变的咒语,反而令自己实力大损! 沉寂只有半秒。 下一瞬间,杀戮的王国中,国王和元帅同时行动,只听“刷!”的一声,鱼肠剑光闪耀,徐阳逸拳风呼啸,双生恶魔两只手臂同时离体飞起! “这是……”白袍生物再一次震撼而起,而不只是它,这一次……就连前方的魔王,都几乎全体起立! 没有…… 领域之中,徐阳逸和鱼肠的身影同时不见,只能看到双生恶魔双手飞起。 若鬼神点睛,神来之笔。 “呵……”刻骨的剧痛,让双生恶魔扬天咆哮,但却没有声音,声带仿佛都随着这两击撕裂,只能张着巨大的嘴,满脸扭曲地无声嘶吼。 浑身都在发颤。 自己怎么了…… 在哪里?谁在打我? 是自己瞎了吗?为什么……什么都看不到? 除了死寂的黑色,惊鸿一瞥的璀璨剑光,再无其他,它仿佛被世界隔绝,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之感油然而生。 刷! 璀璨的血液喷涌,化作空中漫天赤炎。 杀戮的奏鸣曲已经响起,短短五秒之内,只见虚空微微波动,双生恶魔的躯体虚空左右抽筋,数不清的巨大伤痕出现体表,深达脏腑,五秒,六秒……十五秒!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开口。 一位恶魔站了起来,捂住自己的嘴,好像怕打搅了这场无声的杀戮。随后……不知道多少恶魔站了起来,一片片,一批批,如海如潮。无声静默。 上一次徐阳逸还有所收敛,这一次几乎完全爆发!这种云泥之差的对比,这种至强的力量,这种让小热门选手无法还手的强大,彻底震撼了它们的心。 整整十五秒的杀戮华尔兹。 无形死神庖丁解牛,伴随着双生恶魔抽筋的身体,到最后才爆发出难以置信,不甘心,又狂怒到极点的咆哮,这片黑色的死国已经被漫天火焰血雨化为人间炼狱。 鸿飞冥冥,暗夜流星。 无人能看到刚才发生的一切。只能看到割裂天际的璀璨剑光。 白袍生物看不到,太虚魔王也看不到。它们只能看到死神展翼,领域无双! 当……虚空中一声长剑入鞘的声音,所有黑色骤然收缩,黑洞一样朝着一个地方凝聚,随后,出现徐阳逸满手是血,胸口急剧起伏,脸色都微微有些苍白的身影。 在他身后,四米高的双生恶魔眼睛瞪着天空,嘴唇颤抖,仿佛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它在念诵让自己畸变的咒文。 从始至终,它都没有得到这个机会。 随着长剑入鞘的一刹那,潮水般的魔气从对方七窍中喷涌而出,它的身体燃烧起熊熊烈焰,彻底焚毁空中。 静默。 十五秒的沸腾,换来全场的静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