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0章:女神契约(一) - 最强妖孽

第1270章:女神契约(一)

类似这里的一切,在诸多地方发生,第二个战场的杀戮大幕已经在战斗之后缓缓拉开。徐阳逸并不在意,就在他面前,古树的人脸再次出现,淡漠地扫了他一眼:“怎么又是你?” “上次我说的不够清楚?没有资格的生物无法进入这里,你居然还敢厚颜无耻的前来?” 它拟人化地皱着眉头,缓缓闭上了眼睛:“难道说你还不理解自己的身份?离开这里,弱者,真知之眼的大师不是你这样的生物可以觐见的……” “啪啪啪……”话音未落,一阵轻微的掌声从楼上传来。 一个纤细的身影,白色的斗篷背面烙印着一个阿尔法的符文,随着他轻轻鼓着掌每一步走下,步步生莲,那些暗淡的阶梯自动发出耀眼的光泽,再被他长长的白色长袍一点点拂过。如同万物迎接知识主人的来到。 “好……很好。”阿尔法微笑着看着大树:“我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奴仆也有替主人决定的权利?” “谁给你的这个资格?” 随着它缓缓走下的步伐,整个广场仿佛静了静,随后,一片倒抽凉气的声音响起“是阿尔法……”“十位大学者排名第五……对混乱体系研究最为深刻……”“亮琴馆主,居然……居然是他?!”“排名第五的大学者……这人……这人真是走了天大的狗屎运!” 一道道炽热的目光钉在了这里。阿尔法没有丝毫障碍,或者说,它已经习惯了这种走在聚光灯下的生活。它只是冰冷地看着树脸:“就是你吗?自以为是的小精灵?你还真是胆大妄为啊……” “阁,阁下……”树脸颤抖了起来,愕然看看徐阳逸,再看看阿尔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这不是个人类吗?自己拒绝这种孱弱的种族有错吗?为什么……为什么大学者阁下带着如此凛冽的杀意? 阿尔法淡淡道:“在替我做主的时候,你怎么没有想起你的主人?” “消失吧,蠢货。滚回废星囚牢面壁到死,是你最好的结局。” 刷……随着阿尔法打了个响指,树脸周围顿时散发出道道绿光,仿佛要把这张脸剥下来一样。树脸顿时爆发出惊恐至极的尖叫:“不……不!阁下!我恳请您!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话音未落,树脸已经彻底消失。仿佛从未存在过。 周围所有恶魔的目光都凝重无比,炽热中带着怨毒的嫉妒。第五大学者亲自出手为这个选手找场子……这他妈到底是谁!能让大学者如此看重! “废星囚牢,关押着所有为学识疯狂的疯子。它们为了一个猜测可以在任何生物身上做任何试验,在里面没有可以出来的生物。因为那是地狱……比提拉冈底斯更可怕的地狱。”阿尔法优雅地抚了抚长袍,微笑着说道:“不知道这样,逸先生满意了没有?” “我喜欢这种实实在在的诚意。”徐阳逸微笑着抬了抬眉。 两人相视一笑,缓缓走上古树,金色的楼梯随着他们踏上而消失。 很快,两人就来到一间树屋之中,这间树屋已经逼近古树顶端,无数蔓藤缠绕为自然的书桌座椅,树木的墙壁上悬挂着无数图像,那是一些恶魔的解剖图,而且全都是一些极其珍贵的个体。空闲的角落一本本书,一封封卷宗堆砌得到处都是,不客气地说,凌乱不堪。 阿尔法打了个响指,所有杂物都飞了起来,各自归位,两人坐到座位上,一群闪光的精灵,大约拇指大小,飞舞着拱起一个茶壶飞了过来。 “我们星系的特产,要喝……”阿尔法白皙的手斯文地拿起茶壶,正要倒茶,却发现徐阳逸并未坐下来,而是站在一副数米高的解剖图前,沉吟不已。 图上是一只紫色的恶魔,如同蜘蛛,从蜘蛛头的位置长出人的身体,纤细而诡异。无数的符号,符文绘制成独特的线条环绕周围。 “这是熵魔。”阿尔法端着茶杯悠闲地走了过来:“就算在恶魔中,也是非常值得研究的一种。” “哦?”徐阳逸压住心中的狂跳,仿佛不在意地说道。 阿尔法说道:“你知道,所有恶魔都是欲望凝结而成,恶魔烘炉吸收诸天万界的欲望,孕育恶魔爆发,这就是恶魔的由来。所以,恶魔每一系就是一种负面欲望,比如费勒斯,这一系恶魔都是欺骗欲望。” “其他还有恶毒,嫉妒,腐朽等等,但是熵魔不同,它本身是没有任何欲望的。会随着在某一系而渐渐变化,是很罕见的多变体魔性。你也应该知道,很早的时候,恶魔都是相互吞噬而进化的,熵魔正因为没有任何属性,导致任何恶魔都可以吞噬。所以……” 他品了口茶:“熵魔灭绝了。” “灭绝了?”徐阳逸抬了抬眉:“一只都没有?” 阿尔法吹动茶叶:“有肯定有,地狱如此之大,谁也不能说走完,但是从三千年前就再也没有一只熵魔出现。我这具标本都是拿到的死物。” 徐阳逸没有再继续这个问题问下去,在没有敲定之前,他不能让对方看出一丝倪端。坐到了位置上:“你要什么?你能做什么?还有……你的境界?” 他居然感觉不到阿尔法的境界! 在元婴和尊圣中变换不停,每一刻都不相同! “我是尊圣后期,精灵族没有阳圣。我要的很简单,你所有获利的30%,我能做的更简单,为你规避一切可能的暗杀,让你看到所有你想看到的对手的一切隐秘资料。定制你的波形图,以及最重要的让你赚取最多的魔晶等等……只要和深渊角斗场相关,我都可以。” 鱼肠已经在神识中深吸了一口气。 对方说的非常自信,但是这里面有多大的工作量?多大的隐秘? 所有选手的资料?神孽呢?传说中的堕天使呢?还有原初家族的三甲呢?连隐世不出的古魔世家都知道? “别小看这几句话。”阿尔法微笑着举了举杯,礼仪万方:“一次深渊角斗场从头到尾,如果赚不到三十亿魔金,我就算亏了。我的时间远比十亿值钱。如果你以后能遇到号称学者,尤其是我这样挂上大学者名头的生物,最好多尊敬一些,因为每一个人都掌握着一些宇宙的奥秘……常人根本不可能听到的奥秘。” 徐阳逸手指轻轻敲着椅子:“雅威?” 阿尔法目光眯了起来,但是并未答话,而是深深品了口茶。抬起头来的时候才说:“你居然知道雅威……真是不简单,一般到了太虚才能触及雅威的存在,独步可以感应到雅威……这些都是废话,我是说,学者之间是可以交换的,如果你有足够引起我重视的文献,我不介意给你打白工。” 聪明人说话不用点透,这个“值得他重视”的文献,起码要价值三十亿以上,可谓字字千金。 他没有看到,徐阳逸的拳头握紧了一些。 诚然,团队的作用非常大,他必须在和神孽碰面之前拿到红线,否则同组根本别想出线! 深渊角斗场分为无数块,他所在的只是欺骗之间的天空之城,并且还只是其中之一!当初笼罩天穹的云顶天宫,不知道还有多少个类似的角斗场! 换句话说,他输给神孽,成为这个角斗场的四强,是根本没有可能进入整个地狱的百强走到恶魔烘炉之前的! 时间很紧,而且……最重要的是肯德拉莫! 它就像体内的毒瘤,不知道何时会爆发,他最看重的也是这一点,尤其在刚刚看到熵魔的解剖图之后,他坚定了一定要和阿尔法合作的信心! 这件事牵扯太大,牵涉到一位欺骗之间的下议院副议长,他不确定阿尔法敢不敢动手。这种知识的怪胎,光凭魔晶是无法完全笼络的,对方来这里只是为了赚钱,不可能和谁有多深的接触,换句话说,这些业务之外的事情,对方根本不可能接。 而且就算接,他真的敢放心? 就在刚才,他有了一个想法。 一个让阿尔法这位大学者死心塌地的想法。 “这里说话安全吗?”他忽然开口问道。 “当然。”阿尔法眼角抽动了一下,他忽然有一种预感。霍然站起,手迅速飞舞,阴尊对于法术的理解完全呈现,无数的符文几乎顷刻书写成,瞬间化为银色蝴蝶飞走,这里立刻被一条条符文的锁链包围。 “现在,是绝对安全。”他舒了口气,很快的动作,却让他额头泌出冷汗:“就算魔君要窥视,也需要起码两秒,我能感觉得到。” 徐阳逸笑了。 笑的非常阴险,而这种阴险在阿尔法眼中,已经燃烧为知识的火焰。 “如果你接下来是谈合约,我会让你后悔。”他有些喘息,走前两步,手放在徐阳逸的扶手上撑起身子,直视着对方的眼睛,银色长发披散:“告诉我……你有关于神的信息……对吗?” 最后两个字,声音都在发颤,优雅如他,此刻胸口都压抑地起伏。徐阳逸不徐不疾地抿了口茶,缓缓道:“听说过鸿蒙契约之书吗?” 轰!!! 整个房间所有符箓猛然一震!阿尔法一声尖叫飞上半空,抱着自己的头,银发飞扬,那是愉悦的叫声,是兴奋至极的呐喊,是一个大学者听到知识宝库打开时的忘我嘶吼。 “鸿蒙契约之书……鸿蒙契约之书!!” “你……我……不,我以为只有我知道这个名字!我,我以为这只是一个猜测!你是第二个……你是第二个说出它名字的生物!” “月光女神在上……我追求了数千年,终于听到了这个名字!我赞美你!” “我跋涉数千年……寻求真实的初心不改,终于让我听到了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