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1章:女神契约(二) - 最强妖孽

第1271章:女神契约(二)

他的身体在虚空中爆发出一片璀璨的光华,是如此之盛,直接穿破所有符箓。 他的身影虚化起来,成为一种仿佛月光的灵体,一片古老的精灵语从嘴里念出,这里的气氛越来越威严。 鱼肠目光一闪,徐阳逸立刻说道:“不用。” “他没有恶意。”他眯着眼睛看着兴奋到有些不正常的阿尔法,他都没想到鸿蒙契约之书,仅仅是一个名字,就像扔出了一颗炸弹。炸的这位高贵典雅的大学者震撼不已。而此刻对方的灵气,是神圣而高洁的,不带半点恶意。 刷刷刷……银光如海,直接冲破古树。就在古树顶层,一位带着王冠的人类老者,却长着两个头,忽然从面前如山的卷宗中抬起头来,眉头微微皱了皱,随即猛然站起,倒抽一口凉气。 “生命女神协议?!” “这是……阿尔法馆长?他……他发动了生命女神协议?他找到决定协助的人了?” “不……如果单单如此,他不会发动如此高规格的协议。一旦协议生成,他在结束之前不得加害对方,而且终止协议需要双方达成!这到底怎么回事?” 不只是他,前十席的大学者全都愕然看到了这里。与此同时,在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一些名字甚至不为中低端恶魔知晓的选手,它们的房间内,一群斗篷中的身影震撼地抬起了头。 “是阿尔法馆长……”一位白袍身影站在窗前,愕然看着古树的方向:“是哪位选手值得他这么做?” “阿尔法大学者确定人选了?”“不……无论怎么确定,也不会用出这种协议,是这位选手值得他这么做?还是发生了别的什么?”“生命女神契约……多少年没有看到过了……”“一旦最后敲定,这个选手……将得到大学者的倾力支持……真是不敢想象,我完全不想和大学者成为对手。” 光华璀璨,广场中心的恶魔也看到了这一幕,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只有真正有实力冲击那个至尊之位的几名恶魔,才凝重地看向那边。 “呋呋……一位大学者啊……”神孽于沉思中抬起头:“你支持的人……还真是让我期待呢……” “居然没有选择我,我会让你后悔的,这个小组,没有我所知道的其他几个怪物在,我必定是第一。” 另一边,一只如同剥皮人类的恶魔抬起头颅,深深看了一眼古树方位,随后回头道:“您有把握吗?” “呵呵……”身后的阴影中,一个灰暗的声音传来:“是阿尔法……不用担心,每一次恶魔烘炉都必定有大学者之间的交手,我位列第四席,难道你对我的实力有所怀疑?” “按照我的规划走,就算神孽,你的实力也不是不能拼一拼。” 树屋之内,银光终于收敛,无数的古老文字形成圆环,一圈一圈浮现在阿尔法周围,他终于睁开了眼睛:“你应该看得懂。” 徐阳逸点了点头,这是古精灵语,明明不认识,却清晰地反应在脑海中。 这是一份协议,名为生命礼赞之契约,大体的意思是,自己只要不对阿尔法出手,阿尔法将在协议结束前永远无法对自己动手,哪怕想法都不行! 看到文字的瞬间,他明显感觉到虚空中有什么冥冥的存在看向了这里,古老而强大,这份协议就像受到对方保护那样,无人可以逾越。 “用你的血,在末尾写上名字,协议完成。”阿尔法直视着徐阳逸的眼睛:“但是,如果你敢欺骗一位大学者,虽然你很强,恐怕你也无法承受知识的怒火。” “我会让你知道……就算我是阴尊,大学者阴尊,也和诸天位面百分之九十九的阴尊都不相同。” 他的眼睛中闪烁出银光:“我们不是一种生物。” 徐阳逸微微颔首,在阿尔法身上,他能感觉到一种可怕的力量,对方掌握的东西太多了,这种力量让他都不想和对方硬碰硬,也没有这个必要。 “回答我几个问题,如果答案正确,你就可以签字了。”不等徐阳逸点头,他急促地问道:“如果你真的看过……这本传说的书籍,那么请告诉我,宇宙为何会这样。” “欲望七柱神。”徐阳逸毫不犹豫地回答。 阿尔法扬起天鹅一样的脖子,发出一声吸毒一样的呻吟,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没错……那么……造成如今宇宙的事件呢?” 徐阳逸笑了:“你是说第一次,还是第二次诸神黄昏?” 他真的知道! 阿尔法浑身中风一样抖得厉害,不停叫自己忍住,如果这被其他学者知道,恐怕会引来那些潜藏星河的大学士! 它们是孤独的,是知识的苦囚,它们有自己的组织,这个组织中每一个人为了知识和真知可以不择一切手段。所以,他强压下波动的心,喘息着开口:“当初……谁胜了?又为什么会被战胜?” “至高……”徐阳逸刚说出两个字,鱼肠立刻道:“别说!” “他不知道这一段!” 徐阳逸愕然:“你怎么知道的?” “我一直在关注他。”鱼肠凝重开口:“他很会压抑自己的气息,但是遇到这种千万年不遇的秘密时,他的心跳突然加速,而且体温也升高,我认为他不知道。” “别忘了,我的主人曾是史上最著名的刺客。任何刺客要行刺,对于对象的一切特征都有自己的一套观察手法。” 徐阳逸收回神识,还没开口,阿尔法已经呼吸粗重地走了过来:“至高什么……” “告诉我……至高什么……月光女神在上……你……你居然知道得比我还多!这……这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 “我研究了数千年……又拜在大学士席下苦修两千年,运用宇宙诸天位面中最顶级的方法,看到过诸神的坟墓,看到过太初的帝国……也看到过止战之殇……但是我都不知道这些……你怎么可能知道!” “告诉我,来……告诉我至高什么?当初的战斗是谁赢了?!快说!” 徐阳逸笑了,割破手指,一道血光飞了出去,在协议上落下自己的名字。 “有异议吗?” “没有!!”阿尔法看着文字形成,虚空一抓,所有文字银光散落中形成一张羊皮卷,被他珍惜地收藏起来。舒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答案。” 徐阳逸脸色沉重了下来:“你知不知道,因为我得知了这些信息,遭到了一位雅威的追杀。” 阿尔法/愣了愣,如同冷水泼下,浑身一抖。狂热的理智终于回归平静,沉默数秒,抬起头来,眼中一片坚定:“雅威……不过是比我们早出现无数年,掌握更多知识的生物,而且……我觉得它们就算存在,恐怕也不多了。追杀你的雅威如果不强,你可以来我们的真知避难所……” “是初代雅威。”徐阳逸淡淡道。 “初代?!雅威还有初代?也就是说,雅威不是同一代?它们并非是一起诞生?还有二代,甚至三代?我明白了……我懂了……难怪……难怪啊……” “你闭嘴!”鱼肠在神识中怒喝道:“你这小子……嘴巴上能把点风?!” “对于这个家伙,这两个字都价值几亿魔晶!你一口气就丢了好几亿!” 徐阳逸尴尬地咳了一声,他也没想到阿尔法反应这么大,初代雅威的概念已经存在于他的记忆里,不经意就说了出来。 不过,他没有什么后悔。 长久以来,都是自己才知道这些隐秘,如今,终于有一个人能和自己共同分摊。不是求知者,而是已知的追寻者,这种感觉……很复杂,但不难过。 “是哪位?”阿尔法追问。 徐阳逸沉吟片刻:“问了这个问题,我不会回答之前我说过的话。” 阿尔法目光闪烁,许久才点了点头:“可以……证实一位雅威的存在,也是难以想象的进步,而且,我有预感,我追求之前的问题还太早了。” 两人都深呼吸了几口,让波动的情绪恢复平静,徐阳逸这才低声道:“玛门。” “贪婪之玛门?地狱七君主?”阿尔法倒抽一口凉气:“这个怪物……它还活着?地狱七君主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出现……大概数万年,甚至十几万年……没想到还存在着……” 徐阳逸点了点头:“我该说的都说了,不过,这对我不是重要的事情,因为现在有一件事更急迫。而且……恐怕只有你有办法解决。” 不等阿尔法回答,他就继续道:“有一位太虚的熵魔,在我体内种下了熵魔之心,我想,你应该有办法解决它。” 阿尔法笑了起来。 “你问对人了。”他微笑道:“我就是专门研究混乱体系的学者,噢……天哪,一只活着的熵魔!又是一件没想到的事,今天真是我的幸运日。一位太虚的熵魔……太罕见了,熵魔之心,这个魔法我只在一些古书上看到过,不过……” 他端起茶杯,冷笑道:“在其他人面前,或许就连它自己看来,这都是一个非常完美的魔法。然而,在我眼前,我可以指出它致命的缺点。” “这个缺点,足以让你彻底绞杀熵魔之心……甚至……反吞噬那位太虚!” 徐阳逸目光灼灼:“详细说?” “跟我来。”阿尔法拉上斗篷站了起来:“要解决熵魔之心,和恶魔烘炉脱不开关系,首先你要知道,什么是熵魔,其次,你要知道……这里到底是哪里。” “为什么恶魔烘炉会把你拉到这里来?而……我们为什么又会每一次都来这里?” “你真的以为,这里的每一个势力都是单纯因为有利可图才来的吗?”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别忘了……这里可是翻脸无情的地狱位面啊……有钱赚,得有命花才行……” “如果不是为了远古的隐秘,谁会来冒这个要命的奇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