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2章:永恒精金(一) - 最强妖孽

第1272章:永恒精金(一)

两人走了出来,临出门之时,阿尔法手轻轻一划,一片朦胧的气息笼罩在他们身上,顿时,两人就化为了两只气息不弱的恶魔,根本看不出端倪。 “一点小小的障眼法而已。”阿尔法说道,率先走了出去。 走上熟悉的广场,这一次再没有人投来更多的目光,阿尔法带领徐阳逸缓缓走动在街道上,仿佛在组织语言,许久才说道:“熵,并非一个称谓,它有它真实的含义,它的意义就是……混乱,无序,热力学中表征物质状态的参量之一,用符号s表示,其物理意义是体系混乱程度的度量。” 两人信步随意走去,路过那些凌乱不堪的天材地宝,徐阳逸没有开口。实际上,他和对方的本质相同,都是追求真正的真实,他就像海绵一样汲取着对方每一句话。 阿尔法闲庭信步地走到一枚珍贵的结晶旁,缓缓抚摸着:“我们的话题就从这里开始,刚才说的是熵魔的学术解释。任何学术的推断都是需要大量的证据为基础的。记住这个推论。” “第二个问题,请容我先做一番猜测,能将熵魔之心植入你体内的魔王,实力绝对极强,这是一个禁术级别的九环魔法----如果用魔网系统解释的话。那么,这样的魔王为什么没有参加魔王战场?以它的实力,进入千强不是太大问题吧?” 徐阳逸沉吟开口:“它快死了,实力倒退严重,偷偷观察我许久,选择我作为它的人柱。” “这只是其一,这是逻辑的层面。下面,请听学术的推断。”阿尔法竖起一根指头:“恶魔烘炉每一次爆发,都需要恐怖的力量。有魔气,有欲望,但是引导它爆发的真正力量,是热能。” “它就像燃烧的太阳,无时无刻不在喷涌自己的火焰。庞大的热能越来越多,最终引起连锁反应。你想想,无数的热能,欲望,魔气混杂在一起,是什么样的局面?” “混乱?”徐阳逸目光一闪:“和熵魔一模一样!” “这不是巧合。”阿尔法舔了舔嘴唇道:“这是一个大命题,在真知圣所之中,这个课题叫做‘恶魔的真正起源,’有一位大学士曾经推断,只有熵魔,才是恶魔烘炉真正的造物,它和恶魔烘炉的性质是如此相似,相似到我们根本无法不去重视它。” 他微微叹了口气,带着徐阳逸走上了一条偏僻的道路,后面的房屋越来越稀疏,搭建的珍贵矿物也越来越漫不经心,徐阳逸扫了一圈,心中那种诡异的感觉再次浮现。 早在第一次来到这里,他就有了一个朦胧的想法,却没有任何证据。这个想法植根于他的心中,看到眼前这些杂物一样被抛弃的超级珍贵天材地宝,想法再次若隐若现地浮了上来。 阿尔法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而是深深看着两侧----甚至已经可以称呼为洞穴的房屋,徐徐开口道:“一个活着的熵魔,而且能重归恶魔烘炉,享受烘炉的爆发,这在历史上从未有过。所得到的的好处绝非1+1这么简单,甚至有可能成为新的魔君!这个可能性绝对不小!” “这恐怕才是它孤注一掷的真正理由!” 路已经越走越深,前方就连山洞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连绵不绝的火焰山。 那些珍贵至极的天材地宝凌乱无章法地堆砌在这里,但是每一片都不完整,仿佛是从什么东西上敲打下来的一般。不知道过了几千年几万年,仍然不熄灭上面的火焰。 他心中那个猜测越来越浓了。 “两个基本话题说完了,请牢记它们。现在,我们说说最后一个话题:怎么做?” “其实不难……理论上不难……”他信手拂过周围残破的晶石,眼中闪过一抹冷意:“熵魔之心的行动是依靠热能,你只需要断掉体内所有热能供应,熵魔之心自己就会坏死。这是熵这个魔种的属性本身决定的,根本无法避免。” 徐阳逸沉吟地听着,心中并没有波动,因为他清楚,这只是听起来不难。实际上完全不可能做到。 他是人类,这个物种就注定了不可能抛弃热能,就算恶魔形体都无法摆脱! 这是一个悖论的死结。 阿尔法停住了脚步,看向四周,这里已经距离火焰山非常之近,甚至能感受到十几万年仍然不熄灭的火焰带来的滚滚热浪。他沙哑着开口道:“但是,人力无法做到,外物却不是不行!” 他双手微微合拢,数个手印之后,无数的植物从四面八方生长出来,形成一个绝对隔绝的空间。他沉声道:“这里……你看看周围,是什么?” 徐阳逸神色同样凝重,因为,他心中那个猜测就是如此! 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里被引出来! “垃圾场。”他深深看着阿尔法,毫不犹豫地说:“废料场所!” 两人目光中带着一抹惺惺相惜,阿尔法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果然……你也发现了……你从进入这里就看出了端倪吧……” 徐阳逸压抑着加速的心脏,微微蹲了下来,手指从地面上一寸寸抚摸过去,再看到四面八方堆积得毫无美感,七零八落的超珍稀矿物,沉声道:“没错,我进来之后,就发现这里不一样……根本不像是特意建造的,而是不得不建造。因为每一栋建筑都只是可以住就行。珍贵的宝藏扔的到处都是,敷衍的痕迹甚至不需要掩盖。”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声音沉重而悠远,这个猜测既然说开了,他就没打算隐藏下去:“我可以假设,很久以前,有一些极其强大的存在,堆满了无数的宇宙珍藏来到这里,进行一场漫长的工程。” “这场工程耗时极长,它们不可能亲力亲为,所以随手搭建了一个位面给手下用。而修筑这个工程的废料,正好是趁手的建材。” 神识中,鱼肠也愣住了,目光豁然闪亮,倒抽了一口凉气:“你是说……” 徐阳逸没有回答,继续说了下去:“有什么东西值得耗费一个撕裂位面,整整数千万米,聚集所有宇宙的天材地宝打造呢?” “又有什么东西……为了打造不得不住在这里,经历无数的时间呢?” 没有回答。 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天空。 恶魔烘炉…… 这里,就是恶魔烘炉打造之地!神器的铁匠铺! 数秒后,“啪啪啪”的掌声才响起,阿尔法感慨地说道:“不靠知识,靠细致入微的观察和缜密的逻辑,居然能做出和大学士一样的结论,你很适合加入我们。” 他脸上带着一抹激动,深吸了一口气道:“没错,这里正是恶魔烘炉出生之地!我等会儿会让你看到更多证据!这是死证,不可推翻!我们正踩在可能是雅威工作过的地方!诸神的圣所!” “更重要的是……炼器是一个高深的课程。你想,一个容器要时时刻刻经历如此多属性力量的锻造。它必定会保持平衡,既然这里是废料场----锻造恶魔烘炉的废料场,又怎么可能没有顶尖的冰属性宇宙珍藏?” 他拿出了一个盒子,完全由黄金打造,上面雕刻着精灵族最崇高的世界树,雕工非常精妙,覆盖着起码十道禁制。 “所以,三百年前,我们在确定这里是恶魔烘炉废料打造的位面之时,为了逆推恶魔烘炉的组成材料,数位真知大学士曾经付出极大代价,秘密进入这里,发掘到现在。终于……”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刹那之间,一片银光闪耀。 “我们发现了这个。可以融合一切的矿物的冰雪精灵!” “它绝对可以吞噬你的热能!坏死熵魔之心!” 如同天上的群星忽然睁开了眼,那种感觉玄妙地难以形容,仿佛一瞬间看到了永恒,看到了天堂,看到了神威和神恩。 “这是……”徐阳逸立刻上前,仔细一看。盒子中散发着白色氤氲,不知道过去多少年,但是它仍然完好如初。 那是一撮最多只有七八粒的粉末,散发着令人战栗的寒气。如同钻石,通体透亮。 就在看到的一刹那,他脑海中猛然跳出一个名字,无它,这和他记忆中看到过的太相像了,让他都没有预料到会看到这种东西,失声感慨道:“永恒精金?!” “它叫做永恒精金?!”阿尔法的眼睛陡然比精金更加炽热,死死盯着徐阳逸:“你知道它是什么?它怎么来的?我环顾全宇宙,我所知的任何天材地宝范畴都不存在这个东西!无论任何种族都不产它!它就像从整个宇宙中消失了一样!” “是不是雅威们做的?它到底有什么功效?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东西?这……这难道也是鸿蒙契约之书的内容?你得到了多少页?一个残角?不……不不不!你知道第一次诸神黄昏,这不是一两页能说明的……你起码看了十几页……永恒精金也在其中?” 刹那之间,阿尔法连珠炮一样的追问潮水一样喷了出来,根本不让人有插嘴的时间。而且眼睛都在冒着绿光。 “你闭嘴!”鱼肠在神识中怒道,徐阳逸尴尬地摸了摸嘴巴,一个不小心又说出去了,这次是因为太震撼了,上一次是完全顺口,看阿尔法的样子已经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但随即,他就郑重了起来。 一个可怕的想法在脑海中产生。 永恒精金……如此浩大的工程,绝对会记录在案。但是鸿蒙契约之书没有提。 唯一提过的……就是融合神格之时,用到了永恒精金!而且他记得非常清楚,记录者说“它们终于”发现了一种材质,说明也是第一次!随后就被雅威们收走,列为禁物。换句话说…… 永恒精金只出现过一次。 而这一次……用途是打造神王!历史上唯一出现过的至高神! 那么这里……这个恶魔烘炉……到底是什么? 是单纯的孕育恶魔之地呢?还是……他根本不敢想的……那位陨落在神王手下的欲望柱神遗骸?或者……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