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4章:真知者VS晨星魔龙 - 最强妖孽

第1274章:真知者VS晨星魔龙

新路雅德仿佛愣了愣:“你要和我动手?” 它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算是外族,听到玛门这个名字,难道它还不明白代表了什么? 一位活着的雅威!初代雅威! “你知道吗……”阿尔法拖延着时间,冰冷地看着对面滚滚黑潮:“任何求知者,都不信雅威。” “因为,真知即雅威!” “九环魔法,禁术.神降术。” 听到这个名字,黑雾中新路雅德的瞳孔骤然一缩,情不自禁倒退了一步。 “万能的真知之神法拉孔,你的信徒祈求你的降临!让我沐浴在你的圣光之下吧!” 随着阿尔法这句话说完,整个天穹……开了。 轰隆隆……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威压骤然在天空中形成。卷动为翻涌的黑色云洞,不到零点几秒,一道圣洁的光柱轰然突破永生之城的禁制刺入这里。如同众神手中的屠神之矛,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抵挡! 周围虚空层层碎裂,黑夜被染为白昼。城门口,文森特和霍格骤然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光柱:“雅威之力?有人在呼唤雅威之力?!” “该死的!”数秒后,文森特低下头,狠狠磨了磨牙:“不用问,一定是那些真知之眼的大学者。是谁这么愚蠢,去惹这种我们都不愿碰的怪物!” “真知者……”霍格目光晦涩,仿佛想起了什么,冷哼了一声:“就算尊圣,它们也是同阶之中的超强者……掌握了无数奥秘和法则,一般不会动手,但是一旦动手,威力绝非平常……” 一间修炼室中,神孽于黑暗中睁开了眼睛,即便是它,此刻也感觉心脏有些加速跳动。 它化为一抹血光,冲出修炼室,周围恶魔看到它无不退避三舍,恭敬地一言不发。它迅速冲出屋外,立刻看到了那道通天光柱。 “好强大的力量……”它斗篷下伸出一根猩红的舌头,舔了舔:“这一届……还真是强者云集啊……” 另一边,真知之眼,数位还停留在这里的大学士同时看向光柱落下之处。全都皱起了眉。 今天的事情太奇怪了,首先是阿尔法馆长用了生命女神契约,紧接着居然启动了神降术? 谁敢对一位真知大学者动手? 或者说……他遇到了什么强敌?居然被逼动用自己的底牌?法拉孔的名义,可是呼唤一次少一次的啊…… 所有的一切都和魔气爆发的中心无关。光影交错,圣白的光柱将地面冲击出一圈圈冲击波,无穷符箓萦绕,一尊高大的虚影已经于白光中神临大地。 巍峨,如同高山。磅礴,好似大海。炽热,如同九天上的艳阳。神圣,仿佛神明在俯瞰大地。 新路雅德仿佛有些忌惮地眯了眯眼,咬牙道:“你为什么要护着这个人类?我要杀他,和你没什么关系!” “如果是在几个小时前,我还不会这么做,现在么……”阿尔法目光炽热中带着冰冷,缓缓抬起手,身后的巨大身影亦然:“我可舍不得他死呢……” “那你就陪着他去死吧!”新路雅德再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对于诡秘的真知者,他是有些忌惮的,但是这个该死的人类从进入修炼室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它是可以躲避某些规则,却不代表它可以当着规则对选手动手。 然而,阿尔法比他更快!就在这一瞬间,他指间猛然爆发出一片璀璨的金光,瘦弱的身体响起如同天神的怒喝,一个古怪的精灵字节从他口中响起。下一秒,他身后的巨大虚影眼中绽放起通天彻地的光华。 如同沉睡的神灵从梦中惊醒,交织成锁链的符文闪耀于身,完全由金光组成的巨大手指缓缓抬起,勘破黑暗的星光,将诸天点亮。 刷拉拉!晨星魔龙四周骤然形成无穷无尽的漩涡,一圈圈繁杂的符文旋转周围,成碗状将它扣住,笼罩方圆数百米。漩涡中央,一柄柄造型别致的灵光匕首,星罗云布地陈列天穹,随着阿尔法一声令下,无尽金光割裂晨星的海洋,万剑星落! “找死!!”如潮的魔气被金光撕裂,露出新路雅德庞大的身影。就在这间不容发的刹那,它全身鳞片层层竖起,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喝。一圈肉眼可见的波纹疯狂扩散,所有匕首在进入波纹范围的立刻被震碎成为金色灵光,化为金光的羽毛飘散天地。 轰隆隆……这方空间都因为音波而疯狂扭曲,羽落如雪,拉扯出金与黑的汪洋。极致的扭曲之中,阿尔法好似白色闪电激射而出,狂风吹动他的银发,如同银瀑飞悬。而他身后的巨大虚影竟然拉扯出道道符箓的丝线,在他手上凝结出两把造型极其华美的匕首。 猎猎白袍若扬起的天鹅羽翼,追风掣电。穿过的金色羽毛都没有晃动一丝,几乎在漫天羽落的同时,他的人影已经出现在了新路雅德面前。 就连新路雅德都愣了愣,这个速度,竟然超越了它视网膜的追捕,神识的扫荡。 “从没有人见过我这个姿态。”白发如潮,白袍如潮,羽翼如潮,掠过阿尔法冷漠如雪的面容,右手缓缓扬起,带动从虚空中拉扯出的一道道符箓之线:“你该庆幸。” “这是……”新路雅德目光微微缩了缩,对方匕首抬起的时候,它已经感觉全身都被一种可怕的杀机锁定:“所罗门的逆刃……难怪……该死的真知者!!” 刷!!回答它的,是悬空如神祗的阿尔法背后轰然长出十六只金色羽翼!华美堂皇,高贵无方,于圣洁中绽放无限杀意。 下一秒,一道银白色的光华龙飞于天! “吼!!”新路雅德发出一声震撼的怒吼,硕长的龙脖上,层层鳞甲飞起,可怖的裂痕整整齐齐,显露出下方银色的血肉,一片耀眼的火焰随之疯狂奔走。然而还不等它反击,这一刻,天……亮了。 暗夜的协奏曲无声绽放,伴随着一声声闷哼,数百道银线几乎同时出现,根本看不清阿尔法的身影,只能看到一道道匕首的银光经久不衰。就像在黑纸上划上一道道白色痕迹,囚禁住这条远古的魔龙。 碎裂的声音响彻天际!新路雅德死死咬牙偏过头,眼睛下面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不止如此,倾尽天河的剑光让它全身瞬间出现无数数米深伤口,鳞甲在这对匕首面前就像纸糊的一样!它上千只眼睛同时转动,却根本无法捕捉到这位光之帝王的身影! 看不见! 完全看不见! 对方的速度此刻已经超越尊圣!达到一个匪夷所思的程度! 白光越来越多!越来越快!不过数秒,这张黑色的纸就像要被白色渲染,金色羽毛飘落之中银光如雪,新路雅德震怒的咆哮连连响起,却根本无法阻挡银色的肆虐,一块块龙鳞飞溅,火焰升腾,就在一道前所未有的银光亮起的时候,这方空间陡然响起一声闷响。 所有光华骤然消失,阿尔法如同天使的身影,匕首正对新路雅德头颅,然而,就在他面前,两扇如同恒古之墙一样的羽翼死死拦在面前。 “真知者……”血液燃烧为火焰喷涌,成为烈焰的巨龙。咬牙切齿的声音从后方传来:“你真的惹怒我了……” 赤红的烈焰在双翼之后冲天而起,无尽炼狱之中,银白色的魔龙抬起头颅,仰天嘶吼,一团漆黑的火焰在口中吞吐不定。口若黑洞,四面八方的魔气疯狂汇聚进去,胸口已经膨胀到十几米大小。 魔王的吐息! “吼!!”毁灭一切的力量喷涌而出!因为过度的愤怒,上千只眼睛瞳孔齐齐竖起。整个圣城都因为这道暴怒的吐息颤抖了一下。 赤炎的怒潮,阿尔法面前的世界刹那间化为永恒的地狱,狂暴的魔气吹得他全身衣服笔直的朝后方舞动,就在同时,他伸出了手。 背后的虚影也伸出了手,一大一小,同样巍峨,同样神圣,仿佛在这一手之下,可以吞吐宇宙。 “υφxψω。”古老的语言穿越时空,面对着排山倒海的火浪,这一声是如此的轻微。然而就在这一声出口的瞬间,已经于眨眼间冲到他面前,甚至让他头发都微微卷曲的滚滚魔息,刹那间化为烟火溃散。 “这是……”新路雅德愣了愣,就在两人中央,溃散的火焰并未消散,而是轰然倒卷!紧接着……一只银白的,虚线勾勒的手,占据它的整个视野,悄然出现。 没有震动,仿佛它从开始就在那里。 没有威严,却好像穿越恒古,占据心灵。 手掌之中,星辰满布,如微缩宇宙,数百米的空间之内改天换地。星穹坍塌! “你们居然打开过雅威的秘典……”新路雅德倒抽了一口气,随着这只手自天而来,掌控一切,它已经感觉到,这方天地都已经掌控在这只手中。无形的压力窒息地朝着它潮水一样冲来,还有数百米,它全身的鳞甲已经卡卡卡蔓延无数裂痕。 “这不可能……”它愕然看着全身崩裂的鳞甲,嘶哑道:“你……在送走我?” “你……这只年幼的生物,居然能做到把我从这里送走?” “发现了吗?”阿尔法微微喘息着,手猛然一压:“晚了。” “可笑!!”随着新路雅德震怒至极的一声怒吼,所有鳞甲齐齐化为火焰。火焰之中,一只仿佛星图的巨龙展开双翼。它没有完全的形体,仿佛只是一团星云,无数的星辰闪烁,被一根根银线连接为它的躯体,就在巨龙出现的刹那,它脚下陡然无数星光冲起。 浩瀚,无尽,神秘,玄奥,这条巨龙沐浴在群星的光泽之中,一个个星辰飞快亮起,竟然形成一个诡异的名字! mammon。